【宇日俱曾】我不回头

【宇日俱曾】《我不回头》

1400公里的路驾车需要一天一夜,肖宇梁到达酒店停车场的时候天色已经很暗了。他拉上口罩把帽子压实,从后视镜里看了自己一眼,应该是肖宇栋来了也认不出他的地步。

他本来想给曾舜晞一个惊喜,但是曾舜晞派出的司机提前半小时就向雇主预告过了:“肖先生已经接到了。”

那语气仿佛是替王子殿下从邻国虏了个平民王妃,全须全尾地打包送到。

肖宇梁于是摸出手机,发了个狗狗爬出地道的表情包。

——阿晞我到你楼下啦,你在房间吗?

曾舜晞在微信聊天里语气一向简洁利索,如果有人捡到他的手机,大概会以为主人是个年龄五十岁朝上的直男领导。

——房号1009,直接上来。

——控制一下你的走姿和rapstar手势。

肖宇梁想到他俩流出的密会视频,摇头直笑。为了避免让曾舜晞再掏一笔封口费,肖宇梁这回连电梯都没坐,从安全通道爬上十楼。走廊里很安静,他不想按门铃,刚准备掏出手机发消息,门就从里面打开了。

房间里的曾舜晞直愣愣地看他,眼睛红红的,他刚想问阿晞你这是怎么了,曾舜晞就伸手一把将他扯进来。肖宇梁的肌肉记忆让他下意识张开怀抱搂住对方,但是曾舜晞像憋着一股气一样,非要把他的头摁到自己颈窝里,力气大得像要和肖宇梁打架。

肖宇梁的身形其实比他大一圈,两个人的身高差更是让这个姿势有些别扭。可是曾舜晞抱得太紧了,紧到肖宇梁别无他法,只能同样收紧手臂搂住他。

他们像两株彼此纠缠的树木,没有谁是擅长攀附的藤蔓,所以只有扭曲了自身才能锁死对方。

曾舜晞在他耳边吐出两句话:“我杀了他们。你给我去洗澡。”

两句话的语气皆是一样的恶狠狠。

肖宇梁拍拍他:“我给你带了面包。

两人自顾自说了三句驴唇不对马嘴的话,但是已经交换了所有必要的信息。肖宇梁乖乖放下东西去洗澡,曾舜晞打开包装袋从里面挑挑拣拣,拿出了一个脏脏包。一路从北京到横店,连上面的巧克力粉都没怎么撒。

肖宇梁洗澡很快,围着浴巾出来的时候曾舜晞回头对他说:“刚才你手机一直在响。”

肖宇梁只拿起来看了一眼就又反扣过去。“艹他妈的。”

他喉咙仍然有些嘶哑,说完这句话之后习惯性地准备道歉,就见曾舜晞手上捧着面包,平静地重复了一遍他的话:“艹他妈的。”

这下肖宇梁反而没那么上火了,笑着走过去摸摸他沾了巧克力的嘴角:“你骂什么啊?你还学会骂人了。”

曾舜晞坐在椅子上把他脖子勾下来,“跟你学的。就要骂。”

“你这小孩……不学好。”

肖宇梁灵活的舌头在曾舜晞唇边过了一圈,偏偏得了甜头还要教训人。一吻毕,巧克力被分食完毕,曾舜晞又变成那个干净小孩了,睁大眼睛看着他:“其实……有些方面学得挺好的。”

曾舜晞拉着他的手往自己胸前带。他穿了一件酒店的宽松浴袍,肖宇梁的手被引诱着探入那个深V,没忍住在他******上刮了一下,曾舜晞被逗得吸了一口气,雪白的胸肌一颤。肖宇梁感觉到自己下面一下子就硬了,抬手想揉一揉手感极好的那处,曾舜晞却坚定地拉着他的手继续往下。

路过平坦紧实的小腹,深入浴袍更深处。肖宇梁的眼神变得危险起来,房间里只剩下两个人交错的呼吸声。曾舜晞抬起眼看他,眼睛里荡漾着一汪水,直接把他的手带到了自己腿间。

——那里是湿的。

肖宇梁浴巾下的******狠狠弹跳了一下,伸进去两只手指勾开******,低声道:“自己玩过了?”

曾舜晞扶着他的手臂道:“没、没玩……是我提前……洗干净了。”

肖宇梁挑起眉,“什么时候?”

“就……我让司机提前通知我的时候……啊!”

肖宇梁的两根手指一探到底,在他的敏感点上毫不留情地辗转摁弄。

“你们家的司机知道了会怎么想?嗯?”娇生惯养的小少爷,在酒店里眼巴巴地等着信息,只为了到点就洗干净******主动挨男人艹。

“他不知道。”曾舜晞说,”啊……别,只有月亮知道!”

肖宇梁扯开他的浴袍,跪下来含住他。曾舜晞的性器已然依然翘得很高,******闪着晶莹的光泽,引人采撷。酒店的方凳没有靠背,曾舜晞把脚盘到了肖宇梁的背上,手指胡乱按在桌子上,仰头看着天花板喘息,没有一点点压抑自己的意思——我的所有最美好和最不堪,都只给你看。

“阿晞真好看。”肖宇梁吐出来嘴里的东西,奖励似地在顶端亲了一下。他甚至觉得曾舜晞连这里都生得很好看,全身上下、从内到外,没有哪里不好看。

肖宇梁的******在终极笔记时期就锻炼得很好。那个时候在雨林里条件有限,两人第一次睡到一起之后曾舜晞腿酸了两天,偏偏那段时间还连着拍吴邪背小哥和胖子的戏份,曾舜晞在片场苦不堪言,下了戏后就在酒店房间摊平,负气似地支使肖宇梁替他拿东拿西。从那以后肖宇梁就很注意控制插入的次数,更多的时候两个成年已久的大男人都是用手和嘴来互相纾解,把边缘性行为尝试了个遍。时隔一年后肖宇梁回忆起那段时光,还是只有三个字:憋得慌。

但是今天曾舜晞都把自己洗干净了,不做全套是不可能的。

肖宇梁把他整个人端起来,浴袍半坠不坠的碍事,索性直接甩掉。他单腿跪上床把曾舜晞先放上去,自己刚刚跟着踩上床,曾舜晞就像小动物似地爬过来,张开腿坐在了他身上。

肖宇梁的性器把浴袍顶起个帐篷,他的小孩就跨在上面磨,挺立的奶尖就在肖宇梁面前乱晃。他的皮肤太嫩太白了,连这里都好像天生就适合被男人用手指摁住揪弄。肖宇梁一手玩着他一边的胸,舌头舔过他精心锻炼过的胸肌分隔线,在锁骨处埋头吮吸。

肖宇梁的手顺着他的肋部下滑,掐住那把对男人来说过于曼妙的腰,把他整个人往下一按。怒涨的性器顶着粗糙的毛巾毫不讲理地入侵******,竟然硬生生陷入了半个******。曾舜晞发出一声崩溃的******,大腿肌肉一下就绷紧了,身体一颤,前面的性器吐出一股前列腺液来。

肖宇梁掐着他的腿根把他抬起来,看到浴巾已经被沾湿了一小块。

“阿晞流水了都。前面后面都好多水,你是水做的吗?”肖宇梁探身从床头柜上拿了个套,单手用嘴撕开。

曾舜晞不说话,咬着下唇摸到肖宇梁腰间碍事的浴巾,干脆利落地扯掉。

已经硬到极致的******终于被暴露出来,肖宇梁笑了一下,利落地戴好套之后挺着******直接操进去,在全根没入肠道的时候,手掌寻到曾舜晞湿润的茎头,用力一揉。

曾舜晞只觉得闪过一道白光,回过神来的时候,肖宇梁的******还抵在他最里面没有动,缱绻地吻着他的耳垂。

“舒服吗?”肖宇梁冲他笑。

因为刚刚射过精的关系,曾舜晞的腿还在打颤,穴肉不受控制地收缩,一下一下地绞着肖宇梁的******,爽得他呼吸都粗重了,打在曾舜晞的脖子上。

曾舜晞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太久没做了,还是肖宇梁的身体太让他着迷——他明明才刚射过,理应还在不应期,可是肖宇梁的气息让他全身从头顶酥麻到脚尖,他的******居然又硬起来了。

他们今晚不可能只做一次,更何况,肖宇梁的第一次才刚刚开始呢。

曾舜晞调整了一下呼吸,“宇梁,你摸摸我。”

对于他在床上的要求,肖宇梁向来是百分之二百地满足,揉着他的******不怀好意地让臀肉******自己的******,嘴唇衔着挺立的乳粒用舌尖逗弄。

“是摸……我前面……”

可是肖宇梁偏偏这次就没那么听话了,摆腰顶了他一下,诱哄道:“阿晞这次用后面射。”

又不是在拍GV!“哪能每次都……啊!”

这一下刚好戳在他敏感点上,曾舜晞控制不住发出一声惊叫,然后迅速偏过头去,颧骨上方已经红了一片。肖宇梁当然能分辨出他是舒爽而不是难受,凑上去蹭了蹭他的头发,“可以的。趴下来做好不好?”

这种抱在怀里的姿势虽然体贴,但是却实在不方便下面的那个人发力。要换成背后位的话……就说明肖宇梁真的要往死里干他了。

曾舜晞眼神有点迷蒙,从胸膛往上都透出了粉红,缓慢地挪了个位置,背对着肖宇梁撅起了******。这个姿势更显得他腰细臀翘,看得肖宇梁额角青筋一跳,对这春色无边竟然有些无法招架。塞在里面的******才*********没几秒,那个刚******开的小洞就已经自动闭合了,像未经人事的处女一样。肖宇梁一手把住一边的臀肉往两边扯,这才露出里面实际上已经******熟过的穴肉,******得他双眼发红。他握着自己的******在他臀缝间恶意地滑动,******顶到腰窝里,把二人的液体蹭他满身都是。

“呜……里面……”曾舜晞轻轻摆着腰暗示道。

“里面什么?”

肖宇梁戒烟有段时间了,可是此刻他的嗓子带着点粗粝的质感,像是被西北的风沙打磨过。曾舜晞拼命摇头,想起来之前那些带着烟味的吻,身体里的记忆被唤醒了。肖宇梁抽烟时总是有点凶的,会扔掉烟头吻他,把他摁在墙上干到路都走不稳。

那些疯狂的回忆让曾舜晞莫名有些害怕,下意识地膝行了两步逃出肖宇梁的桎梏,没想到这一下子点燃了对方的占有欲,肖宇梁啧了一声后抓住曾舜晞的腰把他捞回来,按回自己的******上。

”啊!宇……宇……”

被沾湿的紫红色******在雪白的臀肉间******,打桩一样每一下都捅进最深处,曾舜晞******得叫不出爱人的完整名字,而如果他能看到此刻肖宇梁的表情,想必会更加心惊。对方的眼神堪称凶悍,目不转睛地盯着两人交合的地方,明明极度珍惜,偏偏更想占有和破坏。

“宇梁!”曾舜晞的语气比起求饶更像求助,他向后探出一只手,“梁……哥哥……”

肖宇梁曾经觉得自己在床上没什么折腾人的癖好,看来是没碰上这么能惹人失控的曾舜晞。他都快把人操得跪不住了还嫌不够,他拽着那只手把人捞起来,把他整个人固定在怀里操。

曾舜晞的腰很软,如果不够软的话,压根无法胜任这个姿势。他们之前试过那种把人困在身体和墙壁之间的网红姿势,可是这一次的肖宇梁更过分,他甚至不需要一堵墙,直接用手臂就能把曾舜晞桎梏在自己怀里。曾舜晞的面前没有任何可供支撑的东西,他往前探寻只能摸到一片虚空,如果放心地向后倾倒,反而能陷入温柔的牢笼。

“宇、月亮……”

肖宇梁抽送的速度越来越快,手掌摁在对方胸膛上,感受到他呼吸愈来愈急促。曾舜晞的肠肉开始不受控地收缩,显然是到达顶峰的前兆,紧到连都性器出入都困难,肖宇梁咬着牙一记深深地顶入, 抵在他前列腺上******。

曾舜晞发出一声,******跳动了一下,不是用射的,而是汩汩流出了几股******,居然真的靠后面******了。肖宇梁用手心接住,熟练地全部摸在他******上,曾舜晞像被欺负狠了似的,在他怀里挣扎了一下,被肖宇梁更加蛮不讲理地抱紧。

肖宇梁按耐住内心深处凌虐的冲动,摸了摸曾舜晞的喉结,讨好卖乖似地把头埋进了对方颈窝里,隐藏住自己的攻击欲,就听到对方柔声道:“月亮不怕……”

肖宇梁抬起头,声音嘶哑:“我怕什么?”

“我不跑。”曾舜晞的声音低到几乎不可闻。

曾舜晞怕他还不懂,反手摁在肖宇梁大腿上,别过头去以一个极其别扭的姿势和他接吻。“月亮不走,我就不走……”

肖宇梁紧紧盯着他,像落水者紧紧抓住浮木,也像猎人困住自投罗网的猎物。几秒钟之后,不讲理地捂住了曾舜晞的嘴不让他再说话。

可是他控制得了曾舜晞的身体,却控制不了自己的心情。

他偏过头嘴上含混地骂了一句,眼眶发烫,视线控制不住地模糊。

“操啊……”

肖宇梁是爱哭,可是他还从来没在床上哭过。一路憋在心里的泪水尽数在曾舜晞的面前倾泻而出,可他的******还插在曾舜晞身体里面,没有完全软下去。他为了挽回面子,负气似地发力猛顶了几下,顶得曾舜晞不住地叫,可是他自己眼泪根本关不住闸。

“……唔!”曾舜晞半张脸都被他捂在掌心下,只露出一双澄澈的大眼睛,里面有惊恐更有讶异,仿佛一场不知情的献祭。

肖宇梁抹了一把眼泪,深呼吸了一下,把他在床上放平。

曾舜晞终于能活动一下酸痛的四肢,他瞪着肖宇梁泪流满面的脸,“肖宇梁你发什么疯啊。”

肖宇梁手指带过他眼角,叫了他一声,“阿晞。”

曾舜晞这才发现自己也哭了。

谁比谁正常啊。

他疯了,你不也一样?你们性别一样,职业一样,上下求索的经历一样,执迷不悟的疯魔一样,连撞南墙的姿态都一样。你们是形状迥异但材质统一的两块拼图,前世可能来自女娲手里的同一团泥,外人看你们哪儿哪儿都不相同,拼在一起却严丝合缝。

曾舜晞释然地一笑,伸出脚在他腿间踩了一下,低声道:“别哭了,也不害臊。”

他的脚腕极细,皮肤白到能看到青涩的血管,所以虽然是男人的双足,却莫名带着点纤弱感。探出足尖夹住还沾着不明液体的性器,不甚熟练地拨弄了一下。肖宇梁挑眉看他,曾舜晞则一脸无辜地回望过去他,也没用什么技巧,就是一下下不轻不重地踩着,感受着对方的******在他足下重新硬挺起来,烫着他的脚心。

肖宇梁换了个新的套。

身体上下交叠,是在最古老也最亲密的******方式。肖宇梁用自己的身体覆盖住他的,曾舜晞用手掌圈着他的背,腿盘到对方腰后环紧。肖宇梁再度进入的时候他轻轻哼了一下,肖宇梁就像怕弄疼他似的,在他唇上吻了无数遍。

“我枕头呢……”曾舜晞呢喃道。

肖宇梁抽了个软枕垫在他腰下。他抓着对方的腿根全根没入,已经******得艳红的小嘴毫不费力地把******吃了进去,内里的软肉却把它裹得紧紧的,抽送间发出的水声格外******。

曾舜晞手掌陷入肖宇梁流畅的背肌里,望向他的眼神里是全盘的信任,他的目光像丝缎一样,把肖宇梁裹起了一层又一层,为他搭起一个安全网。

第二次巅峰来临的时候肖宇梁堵着他的嘴,曾舜晞前面吐出的腺液都快把他的腹肌打湿了一片,肖宇梁一边伸手下去熟练地******,一边拿******抵着他的敏感点转圈,让他的前面和后面一起到达了******。

这一发射出来之后曾舜晞觉得自己一根手指都动不了了,只能感觉到肖宇梁的东西抽出去时似乎带出了很多液体。对方把被灌满的套熟练地打了个结,投篮似地丢进垃圾桶里,回身抱住他。

曾舜晞轻轻地蹭了蹭他的脸,换来对方在他头顶不住的摩挲,没个够似的。

忽然之间肖宇梁的手机******大作,打破一室静谧,曾舜晞下意识去寻找寻找声音的来源,肖宇梁探身摸过来手机,摁断。

“就完全不管吗?”曾舜晞皱着眉,不放心地问。

“先晾晾他们,明天再谈。”

曾舜晞刚想问问你们到底达成了什么协议,几秒钟后,换曾舜晞的手机******响起。肖宇梁脸色冷下来,放开曾舜晞,抢先拿过来曾舜晞的手机。

”小曾,本来不该打扰你,但是……我们也是没有办法了,请问你有没有肖宇梁的消息?”

曾舜晞瞪大了眼睛,压根不敢发出一点点声音,伸手拼命找肖宇梁要手机,对方却直接按了免提。

他盘腿坐在床上,侧脸被夜色勾勒出个凌厉的剪影。

“你疯了吗?打这个电话。”

对面发出一声不可置信的惊呼:“肖宇梁你在哪儿!我看你才是疯了!”

“方案我已经发给你了,你还有一点思辨能力的话,就应该明白那是唯一我们双方都能接受的办法。你考虑一晚,明天我们再谈。”

肖宇梁扔了手机回身搂住他,一秒变脸,委委屈屈地抱怨道:“我是天山山脉吗?”

“什么?”

“为什么全国的智商盆地全在我身边啊?”

肖宇梁见他没懂,解释道,“塔里木盆地,还有准格尔盆地,在天山南北两面。阿晞,高中地理。”

曾舜晞一时间被这个笑话冷到了,“……你这是在骂我吗?”

肖宇梁低笑着亲了他一下,“不是骂你哟,不过……我看你确实不太聪明的亚子。”

曾舜晞这句话是听懂了,抬眼瞪他,肖宇梁把手机开了飞行模式,点开了一个本地歌单。夜晚还很漫长。

文章来源: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31186808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以下吧
点赞2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

    暂无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