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翔霖】练习室

贺峻霖舒展了一下身子,一边用纸巾擦拭颊边滴落的冰凉水珠一边慢悠悠地朝着练习室走。

“啪。”

细微的声响传入贺峻霖的耳朵,随即身边世界陷入了一片黑暗。贺峻霖有些迟缓地眨了眨眼睛,两秒钟之后意识到应该是停电了。

黑暗总是让人没有安全感的,尤其是在这样一个并不熟悉的大楼中。

贺峻霖下意识地摸索着移到了墙边,手扶着墙壁试图从中汲取一点有限的安全感,一边在心里骂自己怎么不带着手机来卫生间。

“严浩翔?”贺峻霖看见有隐隐约约的光亮由远及近,试探性地小声发问。

“我在这儿。”

是万分熟悉的声音笃定地传递了过来,贺峻霖松了一口气,开始扶着墙慢慢朝人来的方向挪动,直到双手被那人总是温暖的手掌包裹住才彻底卸下紧张。

“怕不怕?”严浩翔极自然地把贺峻霖牵到身侧,另一只手握着手机电筒照亮前路。

“有什么好怕的。”贺峻霖一贯的嘴硬。

严浩翔低下头笑弯了眼,并没有戳穿自家胆小的男朋友,只是把人冰凉柔软的小手更握紧了些。
言谈间已走回到了练习室中。

这时候已经晚上九点多了,其他几个队友已经回宿舍了,两人特意留下来加练是为了不久之后的双人舞台。

“那我们叫助理哥哥提前过来?”贺峻霖终于和自己的手机重逢,一边扒拉屏幕一边问身边的严浩翔。

“再等等嘛,说不定电很快就来了。”

“嗯,也行。”贺峻霖不疑有他,放松身体开始玩手机。

坐在旁边的严浩翔却不安分,头抵在贺峻霖肩上还捏住人家的手。

“不许看手机。”严浩翔又开始用那种甜腻又可爱的语气对贺峻霖撒娇,屡试不爽。

贺峻霖本来也只是无聊随便点点,于是从善如流地把手机扣在腿上,顺嘴接道:“那看什么?”

“看我。”

贺峻霖被逗笑,正欲回嘴,就被一个黏黏糊糊印在颈侧的吻打断。

“嗯……不要,会被看到。”贺峻霖不安地扭动了一下身子,很没有底气地说着阻拦的话。

“不会……”严浩翔一边慢吞吞地哄人一边继续专注地亲吻人侧颈,“我轻轻的,没有印子。”

“你上次也这么说。”贺峻霖不满地回答,手上却温柔得很,轻轻推了推身侧毛茸茸的脑袋。

“那是个意外嘛。”严浩翔意外听话地直起身子******了一句,没撑到三秒钟又把人圈在怀里讨甜头,这次换了目标,直接吻上了贺峻霖又软又甜的嘴唇。

“唔。”贺峻霖的身体先乖巧地作出了反应,被撬开牙关舔舐摩挲还双手圈住人家的脖颈。

“这里不会留下印子,”严浩翔被这个甜腻的吻和贴着自己脖子的温热手臂搅得心思旖旎,胡乱地说话,“你刚才吃的糖是什么味道?”

贺峻霖微微脸红气喘,抵着人额头,手臂也并未有放下的意思,答非所问道:“你吃的橘子味是不是?”

“猜对啦,”严浩翔心软得不行,“可我还没猜到,让我再尝尝。”

说罢严浩翔把贺峻霖抱到自己腿上,惊得人一瞬收紧了手臂,反应过来后又轻飘飘捶了他一拳。

“亲亲我。”严浩翔被捶得很开心,依然黏糊糊地讨要好处。

明明黑暗中只能看见模糊的轮廓,贺峻霖却觉得自己好像看见了严浩翔仰着头看他的亮晶晶充满爱意和期待的眼睛。

于是心软地低头轻轻啄吻了一下。

严浩翔自然是不会就这样放人离开的,一边加深这个吻一边还不安分地把手从贺峻霖的t恤下摆伸进去摩挲。

初尝情事的少年人哪受得了这样的撩拨,身子软成了一滩水,性器却硬的发疼。

“霖霖,”严浩翔知道人脸皮薄,于是也不说破,只把手移到前边隔着裤子揉捏,“我帮你。”

“不行……唔……这是练习室。”贺峻霖觉得自己脑子已经不太清醒了,所有感官都只能感知到严浩翔的声音和触摸,感受着他一边在亲吻间隙低声说甜蜜潮湿的情话一边隔着衣物亵玩自己的性器。

“不怕,停电了,没人看得见。”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以下吧
点赞64 分享
评论 共3条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