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朱】【轩鑫】不安于室

【文朱】【轩鑫】不安于室-河马的秘密河
【文朱】【轩鑫】不安于室
此内容为付费阅读,请付费后查看
0.88
限时特惠
5
立即购买
您当前未登录!建议登陆后购买,可保存购买订单
付费阅读
已售 93

1.

刘耀文夜里醒来时感觉到边上的人在翻动,眼睛也没睁就出声:“宋亚轩别闹,好好睡觉。”他睡意浓重的嗓音比平时低沉,霸道的句式却偏偏填满了谁都能听出来的宠溺,说完后自然地把手臂揽过去,身边的人却没和往常一样自觉往他怀里钻。

“师兄,是我…”

“朱志鑫?对哦…我都忘了……你怎么,睡不着么?”

“嗯…好像白天芥末吃多了,胃有点不舒服…”

“怪我怪我,起来吧,哥带你去喝点热水。”

朱志鑫觉得有些好笑,刘耀文每次在他面前都一副大哥样,又是装成熟又是假正经,其实谁不知道他平时就是个小幺儿,就像现在,“喝热水”这种直男式笨方法还要郑重其事的严肃样。心里这么想,嘴上也不好拆台,只老老实实说“谢谢师兄”。

全是大男孩的宿舍里倒还真没有现成的热水,刘耀文找到烧水壶,又翻出胃药,一阵忙活后带着一脸邀功的表情把水杯递给朱志鑫,心满意足地看对方在自己的“照顾”下乖乖喝水。

刚烧开的水太烫,即使加了半杯矿泉水,也还是不习惯的热度,朱志鑫只能小口小口慢慢喝。刘耀文没事做,就懒懒地打量着他。男孩喝水的模样和平时一样怯生生的,又慢又专心,虽然听闻他在三代也算大哥,但他在自己面前好像总是很腼腆,也不知道是不是装的,管他呢,反正自己难得做哥哥,爽得很。

在厨房的暖光灯下,朱志鑫的头发泛着毛茸茸的一圈光,看起来像某种容易受惊的小动物,喝完水会习惯性地伸出一截舌尖舔舔嘴角,本来没有沾到水的唇瓣反而被他舔的亮晶晶,也许是水还太烫,那一闪而过的舌头红得让人移不开眼。

刘耀文强迫自己别盯着人家,余光却又扫到了他没扣好的睡衣领口,那里是一大片晃眼的白皙,嗯,是比自己白多了,但好像没丁儿白…为什么在这时候想到丁儿啊,感觉怪怪的…诶,是因为喝了热水的原因吗,怎么感觉他皮肤白里还透粉呢,不知道别的地方是不是也那么粉?操,刘耀文,别再想了…

“咳,师兄…喝完了,我们回房间吧。”

“嗯…”

回到房间门口,刘耀文拉住了朱志鑫准备开门的手:“等等,你刚喝完一杯水,不能马上躺下,坐这里揉会儿肚子再进去。”朱志鑫心想你怎么这么多事儿,却没反驳,懒洋洋地坐在地上,敷衍地半眯着眼、抬手潦草划着圈。

“我看你都快睡着了,要不我帮你吧。”

朱志鑫下意识往后缩了缩,但狭小的衣帽间让他退无可退,他又习惯了听从刘耀文的指令,一时间,还没想好怎么挣扎,就不小心错过了躲开的机会。刘耀文一只手撑在他肩侧的墙上,一只手撩开睡衣下摆,就这么大剌剌地把掌心贴上他的腹部。

好软!这是刘耀文的第一反应。他情不自禁来回摸了摸,朱志鑫的腹部没有肌肉分明的线条,摸上去软乎乎的,和自己完全不一样,和宋亚轩也不一样…宋亚轩,要命,他和丁程鑫就在一门之隔的地方睡觉,自己居然在这里揉别人的小肚子。

该死的,都怪朱志鑫,明知道自己拍摄时捉弄他也不反抗,乖乖吃了那么多芥末,辣得眼睛都湿漉漉,还边笑边看自己。胃痛了翻个身还往自己身上瞎蹭,害他大半夜被勾得心猿意马,妈的,干脆谁也别睡了,都是他自找的。

“师兄…那个…手不用伸进衣服里吧…”

“你慌什么,我看看你有没有腹肌。还有,别叫我师兄了。”

“哦…文哥…”

“啧,果然没有腹肌,这么软…我再检查一下你的胸肌…”

“别…唔……”

“胸肌也没有,一样的软呢,不过…小奶头倒是硬得很。”

“文哥…不要……”

“怎么,还搞欲迎还拒这一套?大半夜的,不睡觉勾引我,别叫,我就摸摸,乖。”

朱志鑫觉得冤枉头顶,自己怎么就勾引他了…就算要说,也是他勾引自己好吧…总是这样,说的话又凶横又温柔,眼神深邃专注地盯着自己,明明像狼一样危险,却让他忘了要逃。就像现在,也不管自己还没同意,就直接吻了上来…

双唇终于相贴的刹那,什么矜持什么顾虑都不再是借口,既然已经沦陷,就让欲望带着彼此共赴深渊。灵活的舌头长驱直入地侵占了朱志鑫的口腔,它像它的主人一样霸道又炙热,把自己的每滴津液都尝尽。而他就像缺氧的困徒,招架无力,只能竭力张嘴索取氧气,却让对方的气息趁虚而入。

“怎么连换气都不会,小笨蛋。”

“唔,还不都是你…呼……”

“在这儿等我一下,马上回来,乖。”

逼仄的空间里只剩下自己尚未喘匀的呼吸声,朱志鑫感到一丝茫然,万一里面睡觉的两位师兄正好出来发现自己怎么办,这幅衣衫不整脸红耳赤的样子很难不令人多想。不如就趁现在溜进去吧,但万一刘耀文回来生气了怎么办…刘耀文!都怪他!怎么吻技这么好,把自己都亲懵了…唉呀好烦……

朱志鑫还在一边数落一边苦恼的时候,罪魁祸首已经再次把他摁在怀里,这下好了,反正也不用自己抉择了。没想到,他如释重负的眼神在对方看来就和嗔怪“你怎么才回来啊”无异,简直让刘耀文得意透顶。

“这么舍不得我啊?就去拿了个润滑剂,乖,哥哥操你。”

2.

宋亚轩是在听见刘耀文的声音时惊醒的,他分不清自己是在做梦还是现实,只朦胧中听见对方的声音在说“******”“好紧”之类的字眼,以为刘耀文要操他,但又猛然想起还睡在大通铺,惊惶失措地醒来后发现房间里只剩下他和丁程鑫。

丁程鑫显然比他醒得更早,一双媚丽的眼睛在黑暗中亮着明灭的光。他笑眯眯地凑近宋亚轩,看对方摸索着似乎想下床,便按住他的肩膀出声制止:

“亚轩儿~干嘛去呢?”

“我好像听见刘耀文的声音…他是不是在外面的衣帽间?我去看看…诶你拦着******嘛?”

“别着急呀…他们玩他们的,我们玩我们的,不好么?”

“他们?刘耀文…和朱志鑫?他们在做什么?”

“想知道呀?问问就是了…刘耀文~是你在门外嘛?”

宋亚轩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感到不安,但也没来得及细想,丁程鑫就已经问出了口,门外的动静似乎静止了几秒,然后他听见那最熟悉的、几乎每晚都在他身边的、明显粗喘着的声音:

“嗯是我…我和朱志鑫在这,他有点胃痛…我带他喝热水,怕打扰到你们,就在外面休息会儿。”

“哦~那要不换我陪他,你进来睡?反正我也醒了。”

丁程鑫的声音带着显而易见的促狭,他甚至笑着冲宋亚轩眨了眨眼,但刘耀文并没察觉有异,还以为自己回复得够妥当:

“不用,还是我吧…唔,好紧…放松…”

“你说什么?我没听清。”

“我…我说朱志鑫他内向,换你的话,他紧张…”

“哦好吧…小朱你胃还痛吗?喝了热水有没有舒服些?”

“不痛…唔嗯…舒服的…”

“行了丁儿你赶紧睡吧,别把亚轩儿也吵醒了。”

宋亚轩在听见刘耀文说第一句话的时候就明白发生了什么,震惊吗?倒也不至于,反而算是意料之中了。只是没想到他们会就在一门之隔的地方******,朱志鑫的声音听起来显然很动情,那刘耀文呢?他一定也很爽吧,那根让自己************的坏东西,现在在别人的身体里征讨挞伐。

“亚轩~没想到刘耀文一边操着别人还一边关心你呢,啧~但怎么办呀,亚轩已经醒了呢~下面这根宝贝也精神起来啦。”

“唔…丁儿,别…”

“亚轩的******好硬哦,哥哥帮你呀~”

性器被湿软滑腻的舌头舔到,舌尖勾着伞状端绕了个圈,本就硬涨的******受了******翘得更高,宋亚轩紧张地看着丁程鑫,向来仰慕尊敬的大哥竟给他做这种事…对方朝他狡黠地笑了笑,带着一脸甘之如饴的表情将它整根含进口中。

好爽…以前刘耀文偶尔给他******也只是意思意思算小情趣,而丁程鑫显然娴熟得多,他灵活的软舌沿着青筋的纹络舔了遍,让勃发的******在自己口腔内横冲直撞,它越硬,他就吮得越紧,直到******顶端都溢出体液,他才恋恋不舍松开了嘴。

“现在还不能射哦,哥哥也好想要~亚轩这里插过别人吗?哥哥教你…用大******干我、******我的******好不好?”

3.

宋亚轩看着丁程鑫坐在自己身上动作起伏,还是深感震惊,可是从胯下传来的销魂感受又******裸地告诉他,这不是幻觉。性器被紧窄湿滑的******紧紧裹住,仿佛是世上最温柔的抚慰,也是最贪婪的索取,从******到每一处神经末梢都被这种致命的******淹没,只想插得更深、更重…可是身上这个人是丁程鑫啊,他那么美那么好,自己又怎么舍得对他粗暴。

“唔…亚轩好棒…好舒服…哥哥的******都******满了…啊…别这么看我…你太可爱了…唔嗯…哥哥会忍不住…想亲…”

那么亲密的两个人,连接吻也是默契缱绻的,舌头的进退和身下交合处******的节奏同步,体液的交换本该因悖德而不堪,却反而让他们俩从身到心的契合都变得更加完整。唇舌交缠、呼吸交错,诺大的房间里回荡着******的喘息和水声。

“亚轩舒服吗?唔…插到哥哥的******里爽不爽?”

“爽…嗯…丁儿…怎么能这么湿这么紧…唔…”

“嗯啊…你舒服就好…耀文现在肯定也是很爽呢…唔啊…小朱看起来那么水灵,他的小******一定紧紧咬着耀文的******…那家伙在床上总是那么狠,肯定又没轻没重地乱来了…怎么…唔啊…一提到他…亚轩的******更大了呢…不如…我问问他?”

“不要…唔……”

“耀文…你还不进来吗?”

“……等会儿,快了。”

“哦…小朱,你好点了吗?”

“嗯…好…舒服……”

“他说吃了药舒服了,丁儿你先睡吧。”

“嗯嗯好哦。”

刘耀文也没想到朱志鑫的******这么紧这么骚,操,明知道他不是久经性事的人,刚才给他扩张的反应也明显纯得招人疼,自己已经暗自打算要轻点慢慢来了…没想到这******太会吸了,天生就是个吃******的******,就该好好操一顿。

他刚开始几下还尽力收敛着力道,后来干脆就摆腰往深处猛插,怎么尽兴怎么来,反正看这小******的反应,自己越用力,他叫得越浪,啧,这就不能怪自己把持不住了。

“丁儿在催了,可是小******还没爽够吧?还要继续么?”

“嗯要啊…别停…还要…好爽…大******用力干我…嗯啊…哥哥还没射不是嘛?就在我的******里发泄也可以的…******…”

“操,你真的好骚,叫得也骚,穴里也骚…还害得我骗丁儿…他叫我都不回去,都是被你这个******缠住了。”

“唔,我也想让哥哥先回去的呀…嗯啊…可是******太紧了…哥哥的******太粗…唔嗯…根本拔不出来呀…丁哥会理解的吧…毕竟我的穴更嫩,肯定比他紧呀…嗯啊…跟轩哥的比呢?”

“操,你紧你紧…妈的,提他们干什么,你有什么比得上…欠操的******,等我把你的穴操松,哥哥就不玩了。”

“嗯啊…要更用力…才能把******的小******操松呀…唔啊…师兄…文哥…哥哥…大******哥哥******…啊…用力…好舒服唔…还要…大******是我的…******也是我的…唔嗯…要到了…好爽…唔…要被哥哥操射了…******的骚点…要…啊啊…”

“唔…别夹这么紧…操,我也*********…”

“射进来…可以…好烫…哥哥的******都被******吃进来了…唔…好舒服……”

尽管他们刻意压抑了声音,但濒临******时仍然情难自禁,******的******和喘息都被房间里的两人尽数听到,刘耀文一出声,宋亚轩就忍不住想象着一门之外的放荡画面,而他的性器也是越来越硬,粗胀到极致。

“亚轩…不行了…嗯啊…******太硬了…************得好爽…哥哥想射了…可是还没吃到亚轩的******…唔啊…”

“我也快到了…丁哥…丁儿…******好厉害…好舒服…”

宋亚轩掐着身上人柔韧的细腰,正准备再冲刺几下,不料丁程鑫的手指趁他不备伸到身后,闯进他的******找到那处凸点,指腹稍一碾蹭,宋亚轩就直接挺着腰缴械投降。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以下吧
点赞420 分享
评论 共30条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

    • 头像未名游客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