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翔霖】savage

【翔霖】savage-河马的秘密河
【翔霖】savage
此内容为付费阅读,请付费后查看
0.88
限时特惠
5
立即购买
您当前未登录!建议登陆后购买,可保存购买订单
付费阅读
已售 8

———我们都有黑暗面,永远都在沉沦与清醒中挣扎。

01

人为什么要工作呢,为了养活自己?为了梦想?还是为了,有个恣意任性的借口。

“你知道怎么做。” 严浩翔推搡着贺峻霖到了卫生局。又一次。严浩翔急匆匆找借口拉着贺峻霖离开了录制现场,一次两次,队友也发现了,严浩翔,他敏感,特别是对贺峻霖,举手、转身、蹲下、顶胯,他硬了。

今次贺峻霖的造型高雅,却又色/气,微透的白衬衣熨烫的整齐,配上黑色的扣带不紧不松的捆/绑,说好听是黑色的皮带,但任凡你多想那么一点,都能看出那是S/M八件套连不可缺少的缚/带,金属扣环折射出的不仅仅是聚光灯,还倒影出了严浩翔吞咽唾液的表情,他想要。

恃娇而宠是严浩翔的拿手好戏,毕竟谁抵挡得住,年下的暗处撩/拨。贺峻霖被拽进了卫生间,不难猜测出严浩翔是早有预谋,硕大的摄影棚,他怎么就能找到偏远,还宽敞带了大镜子的卫生间。

宽厚的双臂将贺峻霖圈了起来,严浩翔的鼻尖戳上了他的颈窝,贺峻霖保证,最了解他身体的怕不是他自己而是严浩翔。耳垂下方三寸最敏感,一碰就红,严浩翔一手把贺峻霖关到自己的桎梏里,一手掂起他的下巴,贺峻霖抬首望向镜面,自己的眼神逐渐变得迷离,情不自禁的颤抖了一下,身子也软了下来。

两副躯/体前后紧紧的贴在一起,严浩翔几乎可以看清贺峻霖脖颈上的绒毛。

“霖霖你好香。”

贺峻霖身上自带的苍蓝花香在此时成了罂粟之毒,蛊人心神,严浩翔映照在镜子里的眼神也嫉妒******。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以下吧
点赞74 分享
评论 共7条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