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日俱曾】雨林一夜

【宇日俱曾】《雨林一夜》

 

————

“帐篷里好热。”曾舜晞忽然说道。

旁边的肖宇梁闻言凑过来,眼神沉静地盯着他。

“你干什么?”曾舜晞有点奇怪地看着他。

“本来我下一句也没台词啊,就纯眼神戏么。”肖宇梁歪着头凑过来,很无辜的样子,“小曾老师,我眼神不对?”

曾舜晞不着痕迹地后退了二十公分,笑道:“我是说,现在帐篷里真的很热。” 不是要和你对戏!

“哦。”肖宇梁反应过来,无趣地伸了个懒腰。“那咱俩出去走走?好歹外面还凉快点儿。胖哥,你去吗?”

成哥翻了个身,用一声呼噜回答了他们。

他们这几天都在雨林里度过,来回车程就需要好几个小时。好在再熬一个大夜就能把雨林戏杀青了,所以导演干脆带领着他们在帐篷里扎营睡了几晚,节约通勤时间。这戏拍的,实在是苦,每个人都蜕了层皮,播出之后不火没天理。

不过我好像就是没有大火的命啊。天理这种东西,你去找谁评?

曾舜晞正这么想着,肖宇梁探头出去看了看,回头粲然一笑:“没人,走吧。”

“你为什么弄得像做贼一样?”

“哥,咱俩明天都是一整天的戏啊!”肖宇梁好像非常恨铁不成钢的样子,像校霸带着优等生翻墙,自鸣得意的同时还十分不满于他的不上道。“大晚上的还不睡觉出去遛弯,被导演发现了还不把咱俩抓回去?”

“……哦。”

二人摸出帐篷,来到树林背阴面的一个小豁口处,终于有了几缕凉风透过来。

“这里不会有蛇吧?”曾舜晞谨慎地问。

“没关系。”肖宇梁看了他一眼,低声道,“小哥保护你。”

他眼眸漆黑,远处营地的灯光在他侧脸上打下分明的高光与阴影,唇线微抿。

“大哥,人戏分离。”曾舜晞无语地看着他,“我求你不要在没穿连帽衫的情况下试图扮演张起灵。”

“噗!”肖宇梁穿着一件胸前印着行蓝色日语的白色T恤,转身莫名其妙笑得很开心,肩胛骨一耸一耸的。

曾舜晞收回目光。真是,完全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他才是真正的天真吧?

“哎,你是吧?”

“嗯?是什么?”曾舜晞被凉风吹得颇为惬意,听到这话之后疑惑地问道。声音从鼻腔哼出来,软软的。

“风吹得很舒服?”肖宇梁忽然说。

他的语气明明是带着笑的,可是在暗夜中,他的眼神却似乎带着点其他的意味,这让曾舜晞没来由地一阵心慌。

很快他这心慌就落到了实处。

“拍戏辛苦了。”肖宇梁的表情看起来温和无害,像在策划一场席地而坐的野餐,或者短暂出逃的郊游。“想不想更舒服?”

他的手暗示性地抚上曾舜晞的后腰。

“你干什么!”

曾舜晞一瞬间大力甩脱他的手。

但是论身手,演吴邪的永远比不过演张起灵的。肖宇梁抓住他的肩膀把他拉回来,另一手直接摸上他的牛仔裤,灵活的手指一下就挑开了拉链,娴熟地触碰到了里面沉睡的东西。

“你是吧?”他眨眨眼,对男生来说过于精致的下巴颇具攻击性地抬起,又问了一遍。

曾舜晞瞬间觉得所有的血液都涌上了头顶,同时心直直地坠入谷底。

他狠狠地揪过肖宇梁的衣领,咬牙切齿道:“你找死?!”

很奇怪,明明全身最脆弱处受制于人,足以毁掉自己职业生涯的最大秘密被并不熟悉的同事轻飘飘地道出,他居然还有精力分神去想,刚才的那三个字真是我用过的最恶毒的语气了,下部戏如果要上演不共戴天的戏码,我可以调动刚才的情绪。

二人的距离极近,他想自己现在的表情一定是凶狠无比,因为肖宇梁手上的动作停了,眼神认真地看着他。

然后凑过来,就着这个姿势在他嘴唇上亲了一下。

这人TM有毛病吧!

他张嘴就咬上去,但是肖宇梁的时机控制得很好,在他反应过来之前就吻上来,又在他尚且愣神的时候就收了回去,笑吟吟地看着他。

万般情绪憋屈在心中,曾舜晞现在满脑子只有一个想法:杀人犯法吗?肯定犯的吧?家里能兜住吗?不能的话要坐多少年牢?出来我还能接到戏吗?

“是初吻?”肖宇梁问,捏了捏手心里手里软软的东西,熟练地******了一下,自顾自道,“啧,肯定不是。我看过你拍吻戏。”

曾舜晞满脑子还在盘算着杀人埋尸的戏码,肖宇梁忽然神秘兮兮地凑过来,像分享什么秘密似的掂了掂手上的东西:“阿晞,你硬了。还挺大的哎。”

随着他的提醒,曾舜晞才第一次注意到自己身体的变化。

他当然是。如果不是的话,怎么会在同性的抚慰之下……

他浑身一颤,像是一个秘密被戳破的孩子一样无措地看着肖宇梁,而此刻的对方就是那个总能诡计得逞的混世小魔王一样,得意道:“我就知道,你是。”明明上演着的是成年人之间毫不纯洁的戏码,他们却仿佛退行成了两个互相赌气的幼稚孩童。

“你猜我是怎么知道的?”肖宇梁凑过来,在他颈窝处暧昧地说道,“因为吴邪也是。你和他一样,深柜。”

滚烫的呼吸打在他皮肤上,曾舜晞在身体泛起热意的的同时,脑海里最先冒出的念头居然是,他和我对角色的理解是一样的。

他也觉得,吴邪一定是深柜。当初看完剧本,他最强烈的想法就是:吴邪不可能不喜欢张起灵,正如张起灵不可能不喜欢吴邪。

那么,演吴邪的人,有可能不喜欢张起灵吗?

以及,演张起灵的人,会……喜欢吴邪吗?

他愣愣地看着肖宇梁,不说话,不发怒,也不辩解。他只是看着他,而肖宇梁仅仅是因为被他这样看着,心里就泛起一种类似于愧疚和怜惜的情绪。

“别看了。”他哑声道。

你再拿那双眼睛这样看着我,我心都要挖出来给你了。

而一直呆愣任人施为的曾舜晞却忽然表情一变,他猛地握住肖宇梁的手,冷冷道:“这话应该我来问你。”

肖宇梁有些意外地抬起眉毛,示意他问。

“你是吗?”曾舜晞盯着他的眼睛,“毕竟先对我做出性骚扰行为的人,是你。”

今天发生的事情已经完全超出了他的理解范围,让他不得不有了一些阴谋论的猜想。他一定要引导肖宇梁亲口承认这件事,那么哪怕事后流出什么录像录音,他至少不会平白无故被人泼脏水。

肖宇梁思索了一下,然后道,“我可以是。”

什么叫可以是?

这意思他是双?

“不好意思。”曾舜晞都快气笑了,腾出手拍了拍他的脸,“我不招惹直男,更不喜欢双插头。”

“我不是双插头。”肖宇梁皱起眉头,“我只用前面。”

“那你怎么就确定我是下面那个?”曾舜晞捏起他秀气的下巴,反客为主:“你想做?可以。”

曾舜晞勾起嘴角一笑:“躺平了,给我上。”

肖宇梁看了他三秒钟,然后把手从他裤子里拿了出来,还想贴心地为他拉上拉链。不料他下面还没有完全软下去,肖宇梁略带歉意地一摊手,意思是不怪我啊,实在是不方便操作。曾舜晞被他气到想踹人,就看到肖宇梁大马金刀地就地坐在了雨林的枯叶层上,还对他招了招手。

“你到底想干嘛?”曾舜晞觉得自己此刻应该离开,甚至可以大声叫人——哪怕是像他这样具有严格自省精神的人,扪心自问,自己也没有做错任何一件事,所以他不怕任何对质。

“我说了啊,我可以是。”肖宇梁坦坦荡荡道,“阿晞,来呗。”

曾舜晞平生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他不是没听说过直掰弯、0.5这种事情的存在,也不觉得******的上下就能代表什么,他只是从来没想过……似乎更偏向直男的肖宇梁,居然会真的愿意躺下来给他上。等等,我到底为什么要上肖宇梁?

“我后面是第一次。”肖宇梁抬起眼看他,委委屈屈道,“阿晞,你待会儿轻一点啊。”

曾舜晞没忍住在心里骂了句脏话。

他蹲下来,扶着肖宇梁的腿道:“那个,宇凉。”

这是他第一次去掉前面的姓,如此亲密地叫他。

被这样称呼,肖宇梁好像很开心的样子,满脸期待地看着他。

“我们,慢一点好吗?”曾舜晞艰难道。“你这样……我不太习惯。”

肖宇梁环上他的脖子,小心翼翼道:“可以呀,都听你的。不过我估计我撑得住,我打小练舞的么,其实不太怕疼。”

“不是!”曾舜晞一个头两个大,“我不是说这个慢点!我是说,我们俩,慢一点。不要一开始就……上床。”

他一字一句地说的很慢,自己也觉得词不达意。不要上床,然后呢?难道他还能真和肖宇梁……打住!不可能!

可是肖宇梁已经抓住了他话里的内核,他足够聪明,也足够敏锐,可以抓住一切稍纵即逝的机会。他按下了曾舜晞的肩膀让他坐在自己腿上,眼中焕发出摄人魂魄的神采。他的性感在此刻全然展现出来,丝毫没有了刚才委曲求全的样子。

“不行。”肖宇梁笃定道。“我就要今天。”

“阿晞。阿晞。阿晞。”肖宇梁凑在他脖子旁边说话,呼吸打在他敏感的颈窝处。“吴邪那么喜欢张起灵,你的吴邪演得这么好,你难道没有一点点动过心?”

曾舜晞推着他的胸口把自己*********,纠正道:“喜欢张起灵的是吴邪,不是我。我动什么心?”

“我知道。”肖宇梁用一种“明天会下雨”的自然语气说道,“你喜欢的是我么。”

“你胡扯!”

“我胡扯?”肖宇梁忽然话锋一转,一改方才谨慎态度,“在片场*********都快长我身上了好不好?”

“小曾老师,我是个生理功能正常的成年男人,你当着那么多人把我蹭硬了是想干什么?”

曾舜晞一瞬间脸色爆红,不是害羞的,是被气的。这还是那个礼貌懂事、在他面前还时常有些羞涩的肖宇梁吗?

“ 我说了,那是吴邪对张起灵的感情!”他努力深呼吸劝自己不要跟精虫上脑的人计较,严肃道:“我或许有那么一瞬间没有抽离,但是现在,我很清醒。”

“是吗?那我觉得你对角色理解得不太到位。”肖宇梁半强迫把他箍在怀里,认认真真地给他讲戏,“吴邪的形象是清新脱俗小郎君,他不是一个,在公众场合摸男人******的,骚、货。”

曾舜晞被最后那两个字给震懵了。他没有想到肖宇梁会有这个胆子,更从来没想过这两个粗俗的字眼会被安在自己头上。可是除了愤怒,他居然还有一种自我怀疑:我……是吗?

“等等,我不是故意的!而且我一开始没有摸到,是你拉着我的手……还有,你后来不是也摸了我?”

他已经语无伦次到不知道自己在分辩什么,甚至无法准确地复现自己当时的心情,满脑子只有一个想法:有别人看到吗?演阿宁的女演员,她看到了吗?

“是啊,我拉着你摸了。喜欢吗?”肖宇梁拉着他的手让他再度触摸自己硬挺的性器。“你还有脸说我摸你,妈的我要不是摸了你******两把解了解瘾,我当场就能扒了你。”

曾舜晞瞪大了眼睛看着肖宇梁,冷静理智的外壳完全被击碎,只剩下了无措和无辜。他无法自控地想象着那个疯狂的画面。当着所有人的面,被扒下裤子……

还是个孩子啊。而且还是个养尊处优的孩子。肖宇梁在心里叹了口气。

他再度抓住了那个挺翘的、在片场时就在他眼前乱晃的******。这次不同于之前隔靴搔痒的触碰,他的手指完全陷入了他的臀肉里,像是想要掐出印子一样狠命地揉。

“你不相信?”肖宇梁呼吸粗重,觉得自己在亵渎一朵花、一个梦。“你下一次再试试背对着我撅******,你看我敢不敢当着大家的面操你。”

他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言语中充盈着恶意,明明他最擅长甜言蜜语。

曾舜晞闭上眼,痛苦地呜咽了一声,前面却又硬了。肖宇梁低头看见,笑了一下。

“别害羞,很正常。男人不都这样?”肖宇梁摆腰顶了他一下,开始宽慰不敢面对自己身体反应的小朋友,“你猜,那天晚上我回去想着你打了几次?”

曾舜晞明确地感觉到有什么东西隔着裤子抵在了他腿上,他迷茫地睁开眼,像是想要看清这个男人脑子里都在想什么。

“猜猜嘛。”肖宇梁哄他,“猜对了,我给你口。”

“*********……”曾舜晞的手指在地上抓起一把污泥和树叶,良好的教养让他无法说出更难听的话、做出真正想做的事,他只是从牙缝中挤出一句:“我想把你嘴缝上……”

肖宇梁凑过来,用他的嘴堵住自己的,把他攥紧的手指一根根捋开,清理掉他掌心的泥土,再同他十指相扣。

“你不要学你二叔说话嘛。”他一边凑在曾舜晞唇边说话,一边熟练地解开他的裤带,“阿晞,我问你个问题。你觉得吴邪和张起灵睡过没?”

曾舜晞在应接不暇的状况中终于捕捉到一个自己可以回答的问题,他努力思考了一下:“按本传来看,应该是没有……”

“那就不对了,吴邪不是生了蘑菇?”肖宇梁的手往上探,掀开他的衬衫在小腹上摩挲:“奇怪了,没******过,怎么怀的?我觉得他们肯定做过,说不定就在蛇沼,就像我们现在一样……”

他嘴上说的是吴邪,手上摸的是自己,角色和本人交织的倒错感让曾舜晞仿佛触碰到了某个禁忌领域,浑身都起了鸡皮疙瘩,而更强烈的,是涌上心头的委屈。

“如果他们做过,张起灵就不会进陨玉了。”男孩坐在他腿上,衣衫不整,仰头望着夜空,“张起灵,他、他本来就不该走……”

糟了,本意是想让他因戏生情半推半就,没想到情绪引导过头了?肖宇梁自觉失言,想了想之后说出一句:“张起灵,他有自己的难处。”

“什么难处?和你一样的难处?”曾舜晞都快被气笑了,简直不知道他们现在是在干什么。他抬手脱掉自己的T恤,说道:“肖宇梁,你想做就做,你不要扯张起灵给你背书。”

此话一出,肖宇梁所有的笑容都褪去了,露出一种堪称阴鸷的表情,让他浑身战栗。他早就该知道,这个人不是斩蛇的英雄,他更近似野兽本身。

肖宇梁把他扯过来毫不犹豫地吻上他的脖子,手指娴熟地捻上他的******。

“你早说你愿意,我还搬什么张起灵?”

曾舜晞裸身坐在肖宇梁身上,大口喘息着,半晌才找回呼吸频率,抱着他的头笑道:“朋友,你很自卑啊。”

他的手指抚过肖宇梁的鬓角,将他过长的刘海分开,再分别掖进耳后。这几天为了方便拍戏造型,他的头发惯常垂在额前,遮住了一遍的眼睛。但是他记得不拍戏的时候,肖宇梁似乎是更偏爱这样的发型。

“谁能在你面前不自卑?”肖宇梁含住他另一边的******,含混道,“白富美。”

“你少来……”曾舜晞挺着胸口,腰线弯曲出一个诱人的弧度,如果从侧面看,能看到一个明显的的S形,柔美至极。肖宇梁看不到,但是他把手放了上去,在那个凹陷处不断地抚摸。

他的手不断向下,吻也不断地向下,吻过对方两片白皙胸肌之间的沟壑,又舔湿了他年轻而紧实的腹肌。

当他的舌尖勾过曾舜晞的肚脐时,曾舜晞忽然说,“三次。”

“嗯?”肖宇梁抬起头。

曾舜晞抓住他的头发,收紧了力道,眼神中夹杂着一丝恃宠而骄的骄矜:“我猜你那天晚上,想着我打了三次。”

肖宇梁忍不住笑了,低头笑了好几秒,刘海一颤一颤地打在对方小腹上。然后他扯掉曾舜晞的裤子,毫不迟疑地含住了他弹出来的分外精神的东西。

他没用什么技巧,只是直上直下地吞吐了几下,但是也没让牙齿碰到他一点儿。曾舜晞忍不住仰头低低地******,差点因为失去平衡从他腿上跌落。

肖宇梁扶住他的后腰,把他的东西吐出来,笑着问他:“爽吗?”

“你真的第一次和男人?”他的动作实在太过自然了,不像有一丝丝抵触的样子。“不像啊。”

“所以你应该觉得很荣幸。”就着自己唾液的润滑,肖宇梁手上有一下没一下地捋动他的性器,“感觉不错?看来我这么多年的片儿没白看。”

他只说了这一句话,就俯下身再度将他整根含入,甚至试图用收缩的喉咙讨好他,白皙瘦削的脸颊被撑住一个明显的弧度。此刻的他无法再说出那些撩拨的话语了,只用一双漆黑的眼眸自下而上地望着他,似乎是含着某种情愫的。

一定是我看错了。

在荒郊野外苟合的剧组情侣,说好听点是因戏生情,说难听一点是露水情缘,不对,都不用等到今夜的露水被朝阳烤干,他们之间的这场情事就会消散。

“不要了。”曾舜晞推了他一把。“来做吧。”

一个合作过两回半生不熟的同事,一对不是荧屏情侣胜似荧屏情侣的双男主,一个和他戏路差距颇大的隐形竞争对手,一个确实对他有性吸引力的……同性。

和这样一个人做了的话确实会有很多麻烦,而不做的话……曾舜晞闭上眼。不做的话,则有利无弊,万事大吉。但是他此刻确实,情难自禁。

他转过身去,试图趴在泥地上。

肖宇梁拉住他。

“嗯?”

“地上脏。你受不了。”肖宇梁把他往自己怀里扯了扯,曲起腿道,“我抱着你做。”

但是他已经在地上坐了这么久。刚才的这段时间,自己一直坐在他的腿上。

肖宇梁顺着他的目光低头看了看,无所谓道,“反正我这裤子已经一周没洗了,你嫌弃不嫌弃?”

这是张起灵的裤子。肖宇梁从口袋里掏出一个软管,攥在手心里,“嫌弃的话就帮我脱了。”

曾舜晞实在没忍住,吐槽道:“你怎么在张起灵的戏服里放润滑剂!”

肖宇梁可不这么想,“你怎么知道张起灵不会随身带润滑剂?他不带的话让吴邪带吗?就算蛇沼没做过,他们去巡山的时候,肯定也要做的……”

“你少说两句吧……”曾舜晞伸手摸上他的裤带,小声笑道,“你到底都看了些什么稀奇古怪的东西……”

二人抱在一起的这个姿势十分不方便操作,最后还是肖宇梁自己两下蹬掉了裤子,曾舜晞低头看了一眼,用一种难以言喻的表情看着他。

肖宇梁一脸无辜地看着他:“你不喜欢海绵宝宝吗?”

“你出来约炮都知道带润滑剂,你怎么就不知道换一条上面没印着海绵宝宝的******?!”曾舜晞简直想抱住他的脑袋,摇摇里面进了几斤水!

肖宇梁抱着他笑,头埋在他怀里,“我错了我错了,我下次穿丁字的给你看行吗?这不是成哥在帐篷里,我不方便换……”

他一边这么说着,一边单手启开瓶盖,将捂热了的润滑剂送进他里面。

“嘶……”曾舜晞的手撑在他大腿上,双膝自觉地夹住了他的腰部。

“疼不疼?”肖宇梁一手撑开他的股缝,另一手在他******处缓慢地转圈。“疼要说。”

这个时候他的眼神无疑是认真的,让曾舜晞有一种真实的被宠爱的感觉。明明对方一直试图表现得游刃有余的样子,一直在放肆地入侵他的领地,但是他却觉得,对方始终是惶恐和不安的。

“我不疼,你别紧张。”他摸了摸肖宇梁的脸。

他自觉是弯得更早的那个,也并不希望被当成什么白富美来宠爱,于是自觉承担起安抚这个男人的责任。他用自己最轻松的语气道:“你要是真的紧张,就再亲亲我,嗯?”

他挺着胸口,有意无意地让自己的******在对方面前晃动,但是肖宇梁却会错了意。他扶着他的后脑勺将他拉下来,封住他的唇。

这是一个唇舌交接的吻。他们从未如此亲密,但是曾舜晞始终觉得,在很多很多时候,戏里、戏外,他们之间都欠缺一个这样的吻。

他跪在肖宇梁的腿上,闭上眼,主动将舌头伸过去,手臂环上对方的脖颈。肖宇梁的动作似乎愣了一秒钟,然后将他压到自己身前紧紧抱着,极度缱绻地吻他。

“宝贝。”肖宇梁低声叫了他一声,然后带着他的手往自己下面摸去。他没有确切看到他的性器,但是他摸到了一根粗大而热涨的东西。

“******抬起来,自己扶着点儿……”肖宇梁在他下唇上亲了亲,低声吩咐道。

肖宇梁褪下他早就半敞的裤子,把着他******的臀部,他则依言反手扶着对方怒涨的性器,一点点握着它,把他送进自己身体里。

“啊……”

这一声压抑的******在安静的雨林里分外清晰。肖宇梁现在反而说不出什么撩人的话了,他只是专注地盯着他,关注着他的每一丝反应。

曾舜晞在他怀里拧紧了眉毛,平时灵动的大眼睛半闭着,不适地扭了扭腰。对方的东西实在太大了,他感觉到自己的身体被凿开,被开拓到可怕的地步。他觉得自己就像这片雨林一样湿,浑身都出了一层薄汗,胀痛、酸麻、还有夹杂在其中的丝丝******……他快被灌满了。

肖宇梁似乎也忍得难受,他的胸膛大幅度地起伏,淌下的汗水顺着白皙的肌肉缓缓流下,惑人心神。他强迫自己呼出一口气,伸手轻轻撸动着曾舜晞前面,分出拇指碾过敏感的******和冠状沟,“感觉怎么样?”

“唔……”

“嗯?”肖宇梁皱眉,“说话啊宝贝?”

曾舜晞一开始因为这过度温柔的语气而有点想要发笑,但是他很快就笑不出来了。这才刚刚开始,怎么就会这样让人难以招架……肖宇梁的东西磨着他的肠道一路顶进去,因为速度缓慢,他的感官似乎变得更加敏锐了。他从来不知道自己是这么敏感的体质——******着后面,前面就能硬得几乎要流水。他努力转移自己的注意力,以抵御这快让他发疯的生理反应。于是他看向眼前的男人,这个正和他亲密无间的人。

他靠在一颗树上,穿着件在暗夜里白到发光的T恤,像个日系漫画里的少年。若是单看他的上半身,谁也不知道他下面正操着一个男人。一滴汗从他额角落下来,滑落到他眼角,他略有些烦躁地眨了眨眼,一时间又有种不羁的野性。

我们究竟是为什么走到这一步?仅仅因为他戏里是张起灵?还是因为……我本来,也会被这样复杂的、矛盾的、优秀的他所吸引。

异性相吸,并不只是指两个不同的性别,还有可能是两个迥异的灵魂。虽然隔阂如天堑,但却抑制不住地想要贴近。那么下一步呢,是因吸引而贴近,还是是因了解而分离?

他揪紧了肖宇梁的T恤,咬着嘴唇问:”这行字,是什么意思?”

“我喜欢你。”肖宇梁忽然道。

“……啊?”

“意思是,我喜欢你。”

肖宇梁扶住了他乱动的******,摆动劲腰,一个深深的挺入将他的注意力拉回这场情事之中。

“啊……”曾舜晞的眼角被逼出一滴泪,濡湿了他颤动的睫毛,又被肖宇梁亲走。

他吻过他天赐珍宝一般的脸、他形状优美的唇、他澄澈动人的眼睛,感觉到在他微阖的眼皮下眼球在紧张地转动,睫毛一抖一抖的,像两只不慎被捉住的蝴蝶。

习惯了他平时矜贵文雅的样子,这种手足无措的状态反而更让他觉得可爱。越珍惜,越想要破坏。

他想要由慢到快,想要让他欲罢不能,最好再也离不开自己,可是他的身体好软,肠道里面的穴肉也好软,柔顺缠绵地包裹着他。不,还不止是那里,他整个人就像一朵甜丝丝的棉花糖,似乎可以被摆弄成任何形状。他像是一辈子没吃过糖的穷小孩一样,控制不住想要将自己和这种甜蜜合为一体,像没有明天一样和他******。

“阿晞,你好漂亮。”他赞叹道,“我第一眼看你就觉得你漂亮。”

这么漂亮的人,惹人喜欢的性格,近乎完美的履历,他有什么缺点吗?会有人不喜欢他吗?但是他此刻窝在自己怀里,四肢纠缠,眼角发红,在荒郊野外毫不避讳地和自己******。他放任自己将性器埋进他身体最里面,每一下都插到底,抵着他肠道末端细细地磨,然后缓慢地抽出,******刮过敏感的前列腺。

“然、然后呢?”曾舜晞在喘息的间隙问道。

从小到大,他习惯了别人对自己外貌的夸奖,并不觉得来自他的赞美有什么特殊。当然,这纯粹是因为他没有看到此刻肖宇梁的表情,也不知道自己现在是一副什么样子。

他仍然试图做这场情事中的主导者,那个包容一切的人。他感觉到肖宇梁忽如其来的冲动——又或者说,今天他们所做的一切都是冲动。曾舜晞扶着他的胳膊,抚摸过他劲瘦的小臂和骨骼突出的肘部,试图给他一点安抚。然后他自己调整了一下角度,把他尚且露在外面的部分全部吃进去了,尝试跟随着他的节奏摆动腰肢。

“然后?想睡你。”肖宇梁像得到了许可一样抱着他起身,改坐为跪,单膝跪地凶狠地摆动腰部,性器抽送的频率快到发出此起彼伏的黏腻水声。明明对方都快被他插得快受不了,他嘴上却撒娇一样地说,“本来就想睡你,还要跟你演对手戏。每次你用吴邪的眼神看着我,我就想亲你。”

他居然是认真的在抱怨,像任性的小孩一样吻他的唇。曾舜晞上下两张嘴都被堵着,几乎喘不过气,偏偏对方还委屈上了。

而最可怕的是,他居然似乎能理解这种感情。

“你……唔,你慢一点!”在这个姿势下,哪怕他的双腿已经尽力夹紧了他腰部,可是随着对方每一个抽送的动作,他仍然觉得自己在缓慢地下滑。滑得越低,就更方便了对方干得越深。他的性器始终硬着,夹在二人中间无人抚慰——肖宇梁的手用来抱着他,而他的手则用来环住对方的脖颈。

“我要掉下去了!”曾舜晞努力蹭了蹭他的额头,喘息道:“肖……你不累吗?你放我下来。”

“你叫我什么?”肖宇梁停了动作,抽出来半根性器,放任他收缩的穴肉不管,竟然是像在要挟他。他皱着眉头,在暗光下眉眼都有种摄人的攻击性。

“……宇凉。”他低声道,声音里带着罕见的示弱。

没想到对方仍然不满意,他竟然全部都抽出来了,只留******还卡在******。

“我记得,我好像比你大两岁?”

已经尝过了舒爽滋味的******缓慢地收缩,感觉到一阵空虚的凉意。他被搁置在绵长浪潮的顶端,上下皆是极乐,可是他偏偏哪一个都摸不到,世界之大,也只有眼前整个人此刻在他身边,与他连为一起。

他不觉得自己是个聪明人,此刻更不是他反应敏捷的时候,可是对方的意思,他偏偏能理解。他们总在一些奇怪的地方有这种共鸣。

“肖哥。”他喃喃道。“别让我掉下去。”

是肖哥,还是小哥?不管是哪一个,都不会让他掉下去。曾舜晞被自己的想象激得浑身一抖,而肖宇梁就在这时候撞进来,顶得他发出一声呜咽。

“乖。”肖宇梁嘴上安抚他,行动上可没有一点心疼他的意思。他的东西还插在他身体里面,居然就这样抱着他起身。

怀中抱着个人还要站起来的动作需要极强的腰力和腿部协调性,换了别人还真做不到。性器在他体内几个恐怖的横冲直撞之后,二人变成了面对面拥抱的姿势。曾舜晞赤身裸体挂在另一个男人的身上,被顶得话都说不出来。这感觉已经不仅是******了,而是羞耻,他从未体会过这样全身心依赖另一个人的感受,这令他觉得恐惧。肖宇梁像抱孩子一样抱着他走了几步,摆动腰部,嘴巴又去寻他的唇,却没有得到回应。

曾舜晞仰着头不发一语,白皙的脖颈呈现出一个脆弱的弧度。

——这几下的******太过恐怖,他想自己此刻的表情一定非常狰狞,所以不想让任何人看到,哪怕是肖宇梁也一样。但是肖宇梁却误解了他的意思。

”宝贝?”他的声音里是罕见的惊慌,他想把人放下来,却四处寻不到一处干净的地方,连鞋袜都不知道刚才被扔哪儿了,干脆直接道,“腿还有力气吗?踩我脚上。”

曾舜晞顺着他的身体滑下来,光裸圆润的脚趾踩在他的鞋面上,在他领口处蹭了蹭眼泪,小声道:“太爽了。”

如此肖宇梁终于放下心来,他吻了一下的他的发顶,重新把他打横抱起,道:“我们换个地方。”

曾舜晞已经不想就二人的姿势再争取什么了,但仍然没忍住说了一句:“你怎么弄得,好像我没办法直立行走一样。”

肖宇梁心想像你这样的小公主就应该被抱着,永远脚不沾地才好的,但又怕说出来他生气——他自认为还是有几分了解他的,这个人最不愿意听到别人说他可爱,自我认识说不定是个硬汉。

他找了一棵看上去还算稳固的大树,用脚将底下较为干爽的枯叶拢作一堆,然后才把怀里的小公主放下来。“翻过去,背对着我。”

曾舜晞的脚终于能踩在实地上,已经有些痉挛的肌肉却一时没控制好平衡,落地时踉跄了一下。

他一时有些羞赧,但是肖宇梁却心情颇好的样子,评价了一句:“平地都能摔,还怪我抱你。”

他单手扯下身上唯一还剩的那件T恤扔给他,“垫着点。”

曾舜晞没明白,“垫哪儿?”

肖宇梁的手顺着他仍然湿润的******探进去,啧了一声,“垫树上,这么硬你受得了?”

他的另一手环到前面,捻上已经挺立多时的******,意有所指道:“万一磨破了怎么办。”

树干硬不硬曾舜晞并不知道,但是肖宇梁确实很硬。

肖宇梁又勾起手指按压了几下把他后面揉开,确认他不会受伤,同时挺着胯着让自己的性器在曾舜晞的臀部上不住地戳弄,恶意地把肉冠处分泌的黏液抹在他的臀肉上。

曾舜晞把对方的T恤展开,贴在上面抱着树干,忍着羞耻撅起臀部。“差不多可以了……”

他被肖宇梁箍在怀里,脊背和他******的胸膛相贴,几乎所有的敏感点都被照料到了,他自觉已经准备好了,对方却迟迟不开始,他忍不住开口催促。

肖宇梁蹭过他的侧脸去捕捉他的唇,还带着润滑液的手指握住他前方唯一被冷落的性器,低声道:“宝贝儿,站稳了。”

话音刚落,他就换上了自己的性器。

背后位本就是最适合男性******的******,刚才那种树袋熊一样的姿势其实限制了肖宇梁的大部分发挥。这个姿势终于让他能大开大合地抽送,曾舜晞这才知道他刚才的预警并非虚言。他很快不得不抱着树干维持平衡,这个姿势让他的腰塌得更厉害、臀部也翘得更高,似乎是……送上去给人操一样。

肖宇梁的动作是野性和温柔的******,明明每一下都毫不含糊地刮过他的敏感点,******似乎要撑开他肠道里的每一丝褶皱,但是力道却控制得极其克制,时不时挺腰转动性器,不断带来新鲜的******。他维持了一个巧妙的平衡,让他在一波波恐怖的******并不会完全失去神智,而是清醒地感觉到对方的每一下动作。肖宇梁一边就这样持续不断地干着他,一边极富技巧性抚慰着他同样硬涨的男性器官。

和这个人******确实是一种享受,曾舜晞心想。

他被夹杂男人和树干之间,挺立的******也不由自主地隔着布料在粗粝的树皮上轻轻蹭动,仿佛是被男人粗糙的带着茧的手指拨弄。他的脸颊埋在肖宇梁柔软的T恤里,闻到上面属于年轻男性的清爽味道,想到上面印着的那行日语:我喜欢你。

他从鼻腔中逸出一丝夹杂着痛苦的******,不得不仰头呼吸些新鲜空气来保持冷静。

太可怕了……这个人,这种感情。

肖宇梁摸摸他的脸,凑上来道:“走神?”

“没有!”曾舜晞连忙分辨道。

“阿晞。”肖宇梁停了动作,手扶上他柔软的腰肢,“这时候走神,你这不是等于在说我不行?”

“不是!”

但是肖宇梁并不准备听他的分辨,或许这本就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他的一只腿抵进他腿间,迫使他两腿分开,然后换了另一种极高的频率抽送,性器每次都浅浅地抽出然后发泄一样深深地顶入。

“刚才在想什么?”肖宇梁咬着他的耳朵把热气呼进去,“嗯?”

曾舜晞觉得自己的每一个细胞都在燃烧,失神道:“你……”

“骗人。”

“我没骗你!”曾舜晞几乎要崩溃,“我没骗过你!”

肖宇梁不再说话,只是两手把着他的腰,用自己的身体把他禁锢住,沉默地操他。此前一直被温柔对待的性器不再有人去管,可怜兮兮地挺立着,把垫在树干上的T恤都洇湿了。可是曾舜晞现在完全抽不出手来照料自己,他放弃挣扎一般地主动磨蹭着布料,以祈求那一丝隔靴搔痒的快意。

“别哭了。”肖宇梁终于大发慈悲地握住他已经硬得发痛的性器,用手指快速撸动了几下:“你一哭起来……我更控制不住了。”

曾舜晞觉得他在瞎扯。他并不觉得自己哭了,但是好事是肖宇梁终于慢下来了。他的******方式又变了,性器先是缓缓进入,等到开拓最里面了,******也积累到了一定的程度,再重重地一碾,逼得他发出急促的喘息,生生把交合的过程延长成波谷一般此起彼伏的浪潮。

曾舜晞确实觉得自己的眼前有些模糊,他不知道是泪水,只觉得是过强的******让他眼神发黑。他无法自拔更无法抵御,只能断断续续地念着他的名字,“肖、肖……”

肖什么?

他不是小哥,也不是张起灵,他是……

男人从背后吻上他的侧颈,散乱的额发撩拨着他敏感的耳廓。

曾舜晞听到自己说,“……肖宇梁。”

被叫到名字的男人手上发出一声压抑不住的低喘,拇指在他的******上重重一揉,让他射在了自己手心。

曾舜晞整个人几乎要瘫软下去,被人提着腰拉起来,肖宇梁的东西埋在里面没有再抽送,但是二人 的身体仍然密不可分,他******后的******还绞着他依旧勃发的性器。

肖宇梁咬着他的肩膀不说话,捱过那阵让人头皮发麻的痉挛之后,又尝试性地浅浅抽送了几下。

可是只要他一动,曾舜晞的身体就跟着一抖,两腿都在打颤,******得艳红的******推挤着对它来说过于粗大的******,曾舜晞的手指也掐紧了树干,破碎从他白皙的指缝中漏下来,他像只被欺负狠了的小动物一样,发出状似拒绝却语焉不详的呢喃。

“宝贝儿?”肖宇梁扶着他沁出一层薄汗的后背,“还撑得住吗?”

“嗯……”

大概是个肯定的回答,但是看他他这样子……肖宇梁皱紧了眉头把自己*********,带出一丝亮晶晶的黏液。艳红的******还张着个小口,像一朵半开不开的花。

肖宇梁呼出一口浊气,盯着他那处看了好几秒,一直到******完全闭合、根本看不出来刚刚才******过的样子,曾舜晞才疑惑地回头看他:“嗯?”

他现在思维迟钝,反应一律比平时慢半拍,看上去便更加有种娇憨之感。

我这是哪辈子修来的福气。肖宇梁心想。

“宝贝儿再忍忍……”肖宇梁把他******的双腿并到一起,仍然坚硬的性器******他腿间,“我很快的,嗯?”

曾舜晞本来还觉得有点不舒服,听他这么一说忍不住笑了,“你快个鬼啊……”

男人这个时候是什么谎都能撒出来的,肖宇梁一边在他腿间轻轻地抽送磨蹭,一边哄他:“真的很快的,我马上就好……”

他一边说着,一边让自己的性器在那片最敏感、连主人都没这么触碰过的皮肤上肆虐,刻意滑过他尚且湿润的******却并不顶进去,而是一路往前磨过会阴,前端撞在他的囊袋上。

曾舜晞低吟一声,伸出手拦了一下,让他的******在自己手心磨蹭,在腿交的同时替他******。

他倒不是被他说动,他纯粹觉得这个时候黏人的肖宇梁有点可爱。是了,可爱。他愿意用这个词来形容他。就像一只并不亲人的黑猫忽然对你示好,跟在你身后撒娇,伸出爪爪来讨一顿吃的。但凡你有,你怎么能忍心不给他呢?

肖宇梁显然感受到了他的纵容,侧脸亲了亲他,很乖巧地说:“小曾老师对我真好……”

而与此同时,他狰狞的性器毫不留情地顶开小曾老师两条细白的大腿,每一下都撞在曾舜晞的手心里,将前端分泌的黏液涂满他的指缝。

被他这样撞着,渐渐走出不应期的曾舜晞忍不住又有点情动。不是那种火山爆发式的******,而是一种泡在温水里的舒服。不知在这样温柔的海浪的徜徉了多久,肖宇梁抓着他臀部的手忽然用力,手臂流畅的肌肉线条隆起,腰部凶猛地发力。曾舜晞喘息着******,感觉到他在操着自己的整个******,竟然比******的感觉更让人羞耻。

肖宇梁眼角发红,死死盯着二人交合的画面,看着他原本白皙的腿肉被磨得发红,却依然柔顺地服侍着自己。

他最后顶在他穴******精,眼看着的自己东西顺着他的腿缝淌下来,留下一道白浊的痕迹。末了,他多少有些粗鲁地伸手将自己射出来的东西在他身后抹匀,然后搂着他的腋下带着他一起坐在地上。“舒不舒服?”

曾舜晞呆呆地看着他,眼神仍然是有点懵。

肖宇梁发出一声愉悦的低笑,“看什么呢?”

”你很帅。”曾舜晞从他怀里抬起头,认真地说。

这是一句真心实意的夸赞。曾舜晞自己长得好,自然眼光就高,平时其实很少被什么俊男美女所打动。可是这个人的气质实在太过独特,人群中总是扎眼。他自然曾经以同性的眼光暗自品评过他的外形:极低的体脂率,紧实而不夸张的肌肉,冷静中透出几分不羁的眼神,还有那一种无法反抗的、蓬勃旺盛的生命力。他是爱神的杰作,是青春本身。

肖宇梁挑起眉,“谢谢。”

他伸手拿过曾舜晞一开始就被脱掉的T恤,抖开看了看大致还算干净,便撑开替他穿上。

他的衣服是不能穿了,但是曾舜晞很爱看他******上身的样子,有一搭没一搭地捏着他的腹肌玩。

“喜欢吗?”肖宇梁帮他将胳膊穿进袖口,趁机在他脖子上咬了一口,“男朋友。”

“啊……咳!”曾舜晞有点惊恐地看着他。

“我开玩笑的。”肖宇梁面无表情地问,“好笑吗?”

曾舜晞看着他,努力组织着措辞:“我没有觉得好笑的意思……”

“是吧,不太好笑。”肖宇梁嘴上说着不太好笑,但是自己却在不停地笑,“还吓到你了?”

“没有!我是说,我们……”曾舜晞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他,几乎要说出一些过分天真、甚至可能真的会引人发笑的话语。

“我们明天一整天的戏。”肖宇梁打断了他,“回去吧,还能睡几个小时。”

曾舜晞感觉到他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只得闷闷地跟在他后面走。

曾舜晞看着他的背影,一字一句道:“我搞不懂你。”

“没关系。”肖宇梁把他捉到前面从背后抱着他,下巴抵在他的肩膀上,两个人像连体婴儿一样走路。“我也搞不懂我自己。”

 

“再保一条。”导演从监视器前抬起头,“怎么样?小哥还行么?”

肖宇梁把黑金古刀换了一只手,用戴着半指手套的右手比了个没问题。

绑威亚、腾空、疾走、跃起、拔刀、斩蛇。

导演终于喊了一声过,肖宇梁在落地之后以刀杵地,不易察觉地甩了两下手。

“小哥。”曾舜晞也不知道出于什么心态主动凑了过去,状似不经意道,“怎么,手酸?”

肖宇梁看了他一眼,“没事,还抱得动你。你不用减肥。”

这旁边还有人!曾舜晞心脏猛地一跳,就听旁边的女演员笑着道:“就是,小哥抱不动谁也不可能抱不动你呀!就是吴邪要多锻炼了,我怕你背不动小哥啊!”

他这才反应过来,并不是所有人都会往那个方向去想。

“放心吧。”等她走后,肖宇梁看着他道,“我不会捅出去的。

曾舜晞想说我不是这个意思,就听肖宇梁继续道“就算我捅出去,他们也不会信。”他活动了一下脖子:“他们只会觉得,哎呀肖宇梁真想红,哎呀这小伙营业起来真生猛,你看他上赶着蹭人家小曾的热度。”

他的笑容中带着点讽刺意味,曾舜晞想了一下,讷讷道:“不会的。到时候……我也会配合你的。”本来么,戏外的营业也是演员工作的一部分。

“是吗?那我怕你到时候兜不住我。”

肖宇梁从他身边挤过去,手背故意蹭过他的臀部,意有所指道,“不过他们倒也没说错。我确实挺喜欢蹭你。”

曾舜晞站在原地反省了一会儿,觉得自己就是送上门来被调戏的。

正在愤愤不平之间,他的心里却忽然生起一个念头。是一个有些牵强的念头,哪怕被证实了也并不能代表什么,但是他此刻却抓心挠肝地想要知道真相。他简直一刻也不能等,趁着拍摄间隙找到工作人员拿回手机,像做贼一样地潜进营地,很快找到了肖宇梁昨晚洗净晾好的衣服。

“你在干什么?”一个声音忽然从他背后响起。

曾舜晞吓了一大跳,等到在看到来人是谁的时候,却露出了小狐狸一样狡黠的表情。

“你骗我。”他一口咬定。

“我什么时候骗的你?”肖宇梁问。

曾舜晞像终于赢回一筹一样,得意地将手机上的拍照翻译软件拿给他看,“你衣服前面那行字,意思根本不是我喜欢你。”

“没错。”肖宇梁扬起眉毛,干脆利落地承认了。

“但是,我没骗你。”

 

End

文章来源: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31186706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以下吧
点赞4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

    暂无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