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翔霖】教室是个好地方

*双性,慎入

*纨绔富二代×学生会主席

 

贺峻霖被推倒在桌子上的时候还在迷迷糊糊的算着下课时间。这节体育课已经过半,他在自由活动的时候被叫回去给周年庆典的方案做定夺。捧着一沓策划书回到空荡的教室,刚从冷柜里拿出来的矿泉水瓶凝着水汽,他拧开含了一口被冰的直皱眉。

“昨天胃痉挛今天还喝冰的,我看你是想死。”来人经过他的桌子,夺过矿泉水抛进了垃圾桶。“学生会那帮人就是见不得你闲,怎么你就学不会使唤别人?”

贺峻霖抬起下巴似笑非笑的看着眼前人,“不像您严大少,生来就是使唤别人的主儿。”他单手托腮眯起眼睛吐出揶揄的话,“您球场上给观众席一个眼神,台下女生都能疯了,别说使唤了,都巴不得给你睡呢。”

严浩翔着看他伶牙俐齿怼人忍不住笑出声,平日里清冷的学长,在他面前只唇角一勾就充满娇嗔的味道,勾的人心痒痒。“那你呢,主席大人,给我睡吗?”

两个人距离贴的太近,灼热的呼吸烧在耳畔,严浩翔揽着腰把人抱在桌子上,贺峻霖慌忙按住那只往他衬衫下摆里钻的手,“疯了?别在这******。”

严浩翔顿住,氤着水汽的眼睛一眨不眨望着他,唇角微微下垂的样子太无辜,贺峻霖明知道这双眼睛看电线杆子都深情款款,却还是禁不住被蛊惑的心跳紊乱,再说不出拒绝的话。愣神的瞬间衬衫下摆被推到胸口,嫩粉的******像刚破壳雏鸟的喙,在微凉的空气里渐渐挺立。严浩翔用手覆上一边柔润的******,像少女一样的,刚发育不久仅有着略微的隆起,却和掌心完美贴合。脆弱的******被手指粗砺地碾磨,在主人的颤抖中渐渐肿大。“你……别碰这了……等下衬衫盖不住了……”贺峻霖咬着衬衫下摆,羞耻的眼圈泛红,他只担心半小时后下课回到教室的同学会不会看出什么异样。严浩翔却变本加厉,温热的唇舌吻上幼嫩的乳晕,舌尖反复拨弄已经红肿的******,手抚上怀里人细白的大腿根,指尖往穴处一探,果然一片湿润。

“其实学长很喜欢这样啊,下面都比平时还要湿了呢。”他手指故意在******的唇瓣撩拨,发出极轻微又刺耳的黏腻水声,******着贺峻霖敏感的神经。身体和女人相似的部分,从来都异常敏感,仅仅是被手指******来戳弄,贺峻霖已经咬紧嘴唇也忍不住眼泪。何况那人的动作一点也不温柔,他好像存心要让他难堪,用比以前还要漫长的前戏开始折磨。

身体里越来越空虚,难以言喻的地方升腾起强烈的想被填满的欲望,贺峻霖难以自制的扭动着腰,他只想快点摆脱这难耐的撩拨,“快点……求你了……”

“求我什么?学长要说清楚哦。”这个人还是那么恶劣,好整以暇地用手指变换角度磨蹭内壁的褶皱,若有似无的捻弄着******,引起身下人激烈颤抖的哭腔。

贺峻霖只好认命地把头埋在严浩翔颈窝,闭上眼睛暴自弃的在他耳边抽泣着,“求你……快点……******来……”

被压在桌子上双腿张开的插入,比起被顶到敏感点的******,更今贺峻霖心惊的是桌子和地板摩擦出的响声。太明显了,真的太明显了。他听着隔壁教室传来的老师上课的声音,害怕下一秒外面走廊就会有人路过。

“学长今天很配合呢,一直在夹我,身体也更敏感了,”严浩翔角度刁钻的******,故意让肉体碰撞的声音进一步******身下的人,“让我想想,是因为喜欢这个环境吗?学妹们心中,温柔正直的学生会主席贺峻霖,也会在教室里******到哭着******呢。”

明明是恶魔一样的话语,贺峻霖却在听到之后哭叫着******了,喷射出的体液在试卷上格外刺目。可严浩翔并没有放过他的意思,把人摆成趴在桌上的姿势从背后狠狠地******去,捂住他的嘴在耳边呢喃,“小声点哦,隔壁教室还在上课呢。”

贺峻霖被迫把腰身下压,幼白的臀翘起,被摆成一个极屈辱的姿势,嵌在身体里的东西烙铁一样,每次浅浅的抽出又狠狠地******来,敏感点被反复碾过,他只能像小猫一样呜咽着发出微弱的求饶。

“看一下表哦学长,离下课还有十五分钟了,”严浩翔把手腕的表伸到他眼前,可贺峻霖已经眼神涣散听不进去了,“学长可要努力了哦,十五分钟之内我射不出来的话,主席大人这幅样子就会被全班同学围观呢。”

贺峻霖仅凭最后一丝游离的理智认清他现在是衬衫褪到手臂,下身被剥干净压在自己的课桌上,旁边还有沾了******的试卷。飞快的估计了一下把一切整理好需要的时间,他只能认命地把严浩翔按在椅子上,咬住他的喉结,自己坐上那根粗硬的性器。他不习惯骑乘的姿势,体力一向也不好,动起来很吃力。手臂撑着那人的肩膀借力,努力收紧穴肉,用肥厚的******摩擦那根坚硬。却冷不防******被狠狠咬住,大腿颤抖着卸了力,硬生生把身体里的东西坐到了最深。被逼出可怜的呜咽,抑制不住的尖叫被绵长的吻堵在喉咙里,他再也没有力气主动了,整个人瘫软成水,委屈又可怜,可身下承受的撞击却愈发狠戾。太深了,他有被顶到内脏的错觉,******被磨的红肿,却还溢出一股股******,时间的紧迫感加剧了情欲的升腾,神经已经承受不住太激烈的******濒临崩溃。

严浩翔帮他把满脸的泪水擦干,穿戴整齐后,下课铃刚好响起。眼前的人眼圈鼻头都是红红的,白衬衫扣的整整齐齐,可经过刚刚一番欺负,肿胀的******还挺立着,透过衬衫布料看的清清楚楚。严浩翔把外套拖下给他披上,又在人耳边交代了几句,“学长要夹好哦,我留在里面的东西,流出来裤子可是会湿的。”

 

文章来源:https://archiveofourown.win/works/22551181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以下吧
点赞142 分享
评论 共6条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