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赤】恋爱课业


木兔光太郎又陷入了消极模式。
虽然说他不能算是传统意义上的好学生,但是作业也都会一次不落的卡点交上,就是写的都马马虎虎罢了。
而今天,在上大学生心理健康课的时候老师布置了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作业”,要求在下节前完成。
不——也不是说绝无可能,只是很难做到。
被命名为【约会】的作业,和【请找一位异性朋友约会一次(同性恋者请找同性),一起讨论并填写婚姻生活计划书,聊天吃饭并做简单记录与拍照存证,上传】的详细要求。
不可否认老师居然连同性恋都考虑到了,真是极为妥帖。
而这次作业上交时间也正好卡在了情人节后的第一节课。
这个作业一布置下去,整个阶梯教室的人全都沸腾了。有对象的立刻开始将牵着的手从桌子底下拿出来,单身的男男女女开始悄悄打量着可能成为约会对象的人。
“木兔同学?”
后座的女生用笔戳了戳木兔光太郎结实的后背,木兔一回头看见好几个女生都在看着他。而拿着笔的那位女生是一个留着栗色波波头,带着黑色眼镜的女生。
“我们想问问你,我们之中,”她用笔又比划了一下和她挨在一起发笑的那几个女孩,她们的脸都红扑扑的,透露出一种羞涩的好看,“有没有你想要一起完成作业的对象?”
木兔认出来其中有一个还是他上次一起完成小组合作的作业的女生,因为她正小幅度地冲他打招呼。作业是无论和谁做都可以的,可是对象……恋爱对象不行。
约会对象怎么能够随意呢?木兔觉得恋爱和约会都是非常严肃的事情,就算是作业也不应该随随便便找一个人。
而这次作业设置的时间也正好在中央体大在情人节前的最后一节课,与其说是找小组合作的队友,不如说是在情人节前能促成更多年轻人结为伴侣,使学生能够彻彻底底体验到大学生活的美妙滋味。
“抱歉。”
还好那几个女生也都很体贴地跟他说打扰了,一副被拒绝也是意料之中的样子。
木兔背着包往回家走的路上还在想这个问题。
找谁好呢?女生的话除了姐姐们只有和白福与雀田比较相熟,但是想到要请她们假扮情侣和讨论“婚姻生活计划”,估计会被敲诈到下个月零花钱一分不剩吧?
和男生……只是……
“赤苇!”
木兔眼前一亮,没想到能正好在路上遇见赤苇,丝毫没察觉是因为神游天外地在JR线提前了四站下车后,任由肌肉记忆走到了东大的门口。
“木兔前辈?”
赤苇显然也很吃惊,虽然今天是周五,但木兔通常应该在排球馆加训或者带着他一个背包的行李从学校宿舍回家,而不是跑来要坐一个多小时电车的东京大学门口。
直到赤苇被木兔撞进怀里,他们羽绒服摩擦发出窸窸窣窣的声音时,赤苇才有一丝“这个真的是木兔前辈”的实在感受,而不是他出于熬了几个大夜赶小论文后出现的幻觉。
“赤苇帮我一起完成作业吧?”
赤苇刚想说,木兔前辈你对那写的一塌糊涂的数学作业还是稍微再上点心吧,又立即想起来他们已经不是高中生了。
木兔已经大二了,在中央体育大学打排球,不会再写数学作业了。
“什么作业?”赤苇有些狐疑地看着木兔,想不到已经不再打排球的自己还能在课业上帮到木兔什么忙。
“这个!”
木兔兴致勃勃地将手机掏出来给赤苇看他拍的ppt照片。
饶是赤苇的表情也经不住出现一丝裂痕。
“木兔前辈是想来找我……”赤苇斟酌了一下用词,回想着最近女生们热衷于讨论的话题,不少女生都说要在情人节的时候约打扮成自己男朋友的人一起出去玩。虽然赤苇也不能完全理解这是什么意思,但他还是提炼出了几个贴合木兔所言的词。
“扮演委托男友?”
“对!”木兔兴奋地回答,随即又一脸困惑地偏过头去,问道:“不过赤苇,什么是委托当男朋友啊?”
“就是两个人用情侣身份共处一天,进行约会什么的,最近好像还挺流行的。”
“喔!真不愧是赤苇,什么都知道。”
我看是木兔前辈除了排球什么都不知道吧,赤苇默默吐槽道。
“那赤苇可以当我的男友吗?这周末你要学习吗?你哪天有空?我们什么时候去约会?周天可以吗?”
赤苇想纠正说是“委托男友”不是“当木兔前辈的男朋友”,这两句话在程度和意义上有着巨大的差别。他也想说情人节一定会有巨多真情侣一起出门,或许他们连家正经餐馆都排不到号,但是想到木兔可能会喜欢热闹,便将建议改为情人节的前一天出门的话咽回肚子里。
“那就再见了?”
木兔的眼睛又亮了起来,赤苇感觉就木兔连发胶支撑了一天,正处于难以为继的边缘的头发也开始重新立了起来。
他又大力抱了一下赤苇后,习惯性地拉过赤苇的手表看了一眼时间,大喊一声“糟了”后就迅速往车站跑去。
留下赤苇站在原地还保留着伸手供木兔看时间的姿势。
“这个忘了给你了!是我们食堂出的新口味,就想着给你带一份。”
木兔又冲了回来,将一直放在口袋里那个鼓鼓囊囊的小塑料袋交到赤苇手里,面朝着他倒着走了好记步,直到赤苇冲他挥手告别,才转过身又迅速往车站的方向跑去。
赤苇解开袋子,里面装的是蜂蜜梅子味和芥末牛肉味的饭团,甚至因为放在贴身的兜里,饭团的尖尖被压得有点变形,海苔也变得潮湿了。赤苇把它们拿在手心里,还能二月的还带着凉意的风中微微感受到一丝温热。

♥♥
是什么时候开始喜欢赤苇的呢?
或者说,是什么时候发现自己开始喜欢赤苇的呢?
第一个问题可能是很久之前,第二个问题木兔想不出答案。他猜是最近,不过是最近一年、最近三个月还是最近一周,他给不出明确的答案。
但是在上课老师将约会布置成作业的时候,木兔很明确的知道,他可以和很多人出去玩,但是他只想和赤苇去约会。
【AAAAAkaahish】饭团很好吃,谢谢木兔前辈
聊天框从手机顶部弹出来,木兔从床上一跃而起。
【我就知道你会喜欢吃这个的!从听见村上吐槽我们食堂新出的饭团是芥末味道的,我就想着给你带了!】
【AAAAAkaahish】倒也不必告诉我是被“吐槽”的口味
但是村上确实吐槽了嘛,木兔想不出来芥末牛肉应该是什么样的味道。直到大姐第三遍带着明显不耐烦的声音喊他,已经轮到他泡澡的时候,木兔才放下手机。
吃饭、看电影、表白。
木兔将头埋进浴缸里,白天被发胶支配后与重力抗衡的灰色头发现在正蔫哒哒地浮在水上。木兔在心里默默演练约会的安排,回忆着老师发到班级群里要填写的那张婚姻生活计划书。好确切的计划,根本完全没有想过将来会结婚如何如何的设想。
木兔在水里将空气全部吐出来,平静的水面立刻炸开无数上浮的气泡。
“呼!”
在最后一口空气耗尽之前木兔坐直了身体,将后背靠到了滑溜溜的浴缸上,头发沾的水在脸上不断往下淌,让原本就因为蒸汽而模糊的视线更加不清晰了。
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做啊!怎么就真的跑到东大去找赤苇了呢?!
而且赤苇居然还答应了这么奇怪的请求。
或许他真的觉得这只是帮忙完成作业罢了,赤苇确实会答应的。
木兔气得用手砸了一下水面,而然泡澡水也只是钝痛了一下后就包容地让他的胳膊又沉进了水中,只留下浴缸外溅出的一圈水痕。
不管了。
既然完全不知道该怎样做那就学好了。就像以前写数学题一样,反正有赤苇在赤苇会教的。
不对……赤苇也没有谈过恋爱,应该也不知道才对吧?!

♥♥♥
赤苇打开手机发现又是来自木兔光太郎的一通消息轰炸。
从早上开始木兔前辈就兴奋的不得了,一直在确认今天“约会”的流程。
是偶尔也会扮演靠谱前辈角色的木兔呢。
虽然一直在心中告诫自己,这只是帮木兔做作业,是和委托男友一个性质,和高中的时候给他讲数学题没有任何差别,但赤苇依旧自欺欺人的在日程表上用淡粉色的“约会”字样标注了今天的安排。
由于对真情侣对情人节的热情已经持续好几年在新闻上被大肆报道,赤苇还是建议将约会的时间提前,以此避免出现在东京春寒料峭的二月里冻上几个小时后被告知“今晚已经结束营业了”。
或许这也是木兔前辈从起来就不停确认下午日程的原因——他们打算先去涩谷的电影院看一场新上映的电影,体验一下情侣约会的模式后,再去他们之前常去的烤肉店吃饭和完成填表的作业。
【木兔前辈】赤苇我跟烤肉店的老板说好了!六点的时候会给我们留位置!
【木兔前辈】你不用再担心了!!
【木兔前辈】猫头鹰比耶.jpg

等到赤苇再看到手机里弹出来的消息的时候,已经是下午出地铁站的时候了。
涩谷街边的树上虽然已经冒出细嫩的新芽
,就看到在电影院门口斜靠着等他的木兔光太郎。
明明已经知道他来电影院了,木兔却表现的还像刚刚知道一样。从早上一直在提醒他不要忘了的人是木兔前辈吧,赤苇在心里默默吐槽了一句,想到这里反而感到不紧张。
“木兔前辈。”
木兔立刻跟被抓包了的小学生一样立正了身体,很可爱。
“赤苇。”
木兔递过去已经买好的爆米花和零食,单人份的蜂蜜芥末味的爆米花,对两个人胃口估量的很合理。
电影是新上映的爱情片,男男女女被组成生硬的恋爱关系,用肉麻的台词先是吵架闹矛盾再互诉衷肠,最后竟然是以一个吻告终。
木兔有点坐不住,他用拿过爆米花的手碰赤苇会弄脏他的衣服,干脆将指头塞进了他的掌心,反正都是拿过爆米花的手,谁也别嫌弃谁了。
赤苇注意到木兔在挠他的手心,于是侧过头来似笑非笑地看着木兔。
“我们班里女生推荐的进口片,”木兔尴尬地笑了笑,屏幕上非常应景地传来一阵思密达的声音,“我也没想到这么……”
木兔完全忘了他问的是正好是情人节之前,大家都是要完成这项功课的人,撮合情侣去看爱情片简直是理所应当。而且木兔没说清楚他邀请的是男生,他不想叫别人议论赤苇。
“走吗?”赤苇压低声音问。
木兔眼前一亮,拼命用点头的方式在电影院里无声地传达着想要离开的讯号。
等两人冒着一米八几的身子从漆黑的电影院溜出来,将最后一句撒浪嘿彻底关在屋内,两人不由自主地大笑起来。
“还不如上次陪你看的那部奥斯卡片子好看呢。”
赤苇知道木兔指的是役所广司夺得戛纳影帝的《完美的日子》,木兔也耐着性子看完了一整部电影。
“确实,”赤苇抬起手腕看表,指针已经到五,他便建议道:“要不直接去吃烤肉,顺便把你要填的那个表给完成了。”
填表是正事,算在成绩里的。
两人干脆直接走过去,路上几乎全是成双成对出来约会的情侣,手挽着手十分亲昵。
“木兔前辈,需要我拉你的手吗?”赤苇一本正经地问道。
“还可以这样吗?”木兔微微睁大了双眼,手已经迫不及待地从羽绒服口袋里拿了出来。
“毕竟我接受了你的约会委托。”
赤苇面不改色地回答,将手也伸了出来,让两人的手指在空中交叉、握紧,形成情侣拉手的标准姿势。
虽然暴露在空中,但木兔的手很热,并不会让人感受到手冷。
起初在人多的时候赤苇还试图将手抽走,但木兔坚定地握紧了他的手,在路人鼓励和祝福的眼神中,赤苇也就放缓了紧绷的身体,让两人的手臂自由的随着身体的走动而摆动。

“我们先来捋一遍表格的内容吧。”
烤肉店还没有到正式营业的时间,是老板认出他们两个后直接让他们先坐进来了。桌子擦的很干净,他们便直接将打印好的表格摊在桌子上,商量如何填写。
名为“婚姻生活计划书”的表格着实为难住了两人。
“先从最简单的职业规划开始吧,对于木兔前辈来说应该很确定了。”
在木兔脱口而出“排球运动员”的时候,赤苇同时把这几个字填进了表格里。
“赤苇想要做什么呢?”
赤苇沉思了一会,如实说道:“我也没有完全想好,毕竟我才大一,大概会从事文字相关的职业吧。”
“那赤苇要不写作家吧,从书店找到一本封皮上印着赤苇京治的书,也太酷了!”木兔突然想起来什么,又幸灾乐祸地补充,“还能让编辑去催稿,听起来很好玩。”
赤苇无奈地勾起了嘴角,但还是从善如流地写下了作家。
“自我提升计划,”木兔开始许愿,就像他写了这个表他们教练就能凭空多出来几条人脉一样,“希望能多打几场比赛,许多大学的实力都相当不错,和职业队的比赛更是能学到很多东西。”
“我还是希望能多阅读和写作吧,一个月能读完四本书,保持每天写作的习惯。”
赤苇很务实地将两人的提升计划汇总成“多打排球比赛”和“坚持阅读与写作”。
在日常生活安排一栏两人又开始犯难。高中时倒是每天见面,假期里的时候也会到对方家里去住,虽然往往出发点是补习,但是会途经打游戏,最终开始盘点排球比赛。还有特训与合宿的时候要住校,木兔跟赤苇也通常住在一间寝室(并没有同居,是四人间)。两人不在一个年级,但午休的时候也经常会一起吃饭(木兔有时候会忘记带饭,于是会去“抢”赤苇的蟹柳玉子烧,再在下午课间的时候来分享炒面面包,但赤苇一般也只是看着木兔吃完一整个)。
总之,两人没有同居过,不知道情侣间会做出什么样的日常生活安排。
“木兔前辈如果打职业比赛的话,应该也很难和恋人同居吧?”赤苇一针见血地指出木兔的问题,又用笔尖指着自己说,“我毕业后应该还会考虑在东京生活。”
木兔发出了长长的失望的气音,上扬的唇角被拉成正在深思的弧度,在备受打击中快速琢磨着解决方案,半晌他说:“那赤苇能来看我吗?至少得来看我比赛吧!”
恐怕来看木兔前辈的话就无法只是单纯地看比赛了。赤苇咽下腹诽,嘴上却很坦然:“会的。”
语毕,他用秀丽的字体在表格上写下“由于异地的问题,一个月保证见面两次”,木兔心满意足地点头。
理财计划一栏木兔直接理直气壮地看向赤苇,数学不及格的记录在此时似乎成了他的免死金牌。赤苇哭笑不得地看着木兔孩子气的一面,提出了无理的要求。
“木兔前辈以后的挣的钱都得给我。”
木兔听见这话反而跟期待已久一样,金色的眼瞳焕发出更加夺目的光彩,立刻应声说好。天知道税金会让人多么头大,而姐姐们肯定会说要锻炼他的数学能力,和爸爸妈妈一起看他头疼的样子。
赤苇这时候才意识到自己被反将一军,倒是不恼,在纸上留下“双方收入一部分用于理财,一部分作为日常生活基金,一部分留作家庭购房基金存入银行,剩余的收入存入共有账户。”
木兔立刻露出了敬佩的表情,在此之前他从未有过理财的观念,房子也是在家里或者学校宿舍住。和赤苇单独买一间房子,这样的事情就算只是落在一次作业的纸面上,也让木兔多了几分遐想。
提升生活幸福感一栏分成了两个小格,很显然是要两个人都动脑子,一起去维护更加幸福的生活。毕竟,单方面的复出鲜少能得到等量的回复,而爱情的天平难以维系住不平等的感情。婚姻不是幼稚园的家家酒,若想要它不是爱情的坟墓,找到合适的人与为对方付出缺一不可。
“我们约会的话,大概会在……”
两人相视一笑,异口同声说:“排球馆。”
“我会再为您托球的,木兔前辈。”赤苇淡定地说。
木兔倒是难得有点不好意思,他摸了摸鼻子回想起来电影里演过的约会,跃跃欲试道:“我们也可以经常换换地方,比如一起逛超市,我们一起出来吃饭,我也可以试着给你做芥末口味的饭团!”似乎又想起来什么,木兔急急地补充,“只要我们别再出来看今天这种电影,我宁可陪你看丧尸片和文艺片也不想看这种电影了!”
“我们可以下次再去枭谷校门口的书店看漫画。”
赤苇也提出了建议,他们以前训练完,遇上《JUMP》发行的时候,一整个排球部的人都会去枭谷门前的书店看漫画。飞速长身体的少年们零花钱大多用在吃上了,谁也不嫌弃谁没钱,大家合买一本《JUMP》愿意先看的就在书店一起看,家离得远的就等过几天轮完了再看。
木兔属于一定要第一波看完再回家的那种。赤苇原本对看漫画不是很感冒,但是在木兔拉着赤苇看了一次后,赤苇对于漫画的分析太过于到位,在下一期内容中立刻得到了验证。这让几位漫画瘾大的前辈佩服地五体投地,全都愿意和赤苇讨论漫画剧情。于是赤苇也不得不陪着木兔一起看完漫画后再回家。
“好啊,”木兔也回想起他们有时候明明已经训练晚了,还非要赶在发刊日买漫画的事,回家挨骂的记忆已经很淡了,但是在路灯下对漫画剧情各抒己见依旧记忆犹新,“赤苇分析漫画真的很厉害。”
“谢谢夸奖。”赤苇不客气地收下了木兔的称赞,在自己一栏的表格中填上:只为木兔前辈托球、策划两人共同喜好的约会与定期旅行。
木兔接过笔写下:从别的情侣身上学习到合适我们的约会模式、做他喜欢吃的食物。
现在只剩下生育计划一栏没有填了。
“您有什么安排吗?”赤苇没有将表格拿回来的意思,“我可没有生育功能。”
“那就是无。”
木兔用能霸占住一整个格子大的字写下“无”。
将笔帽扣起来后,木兔趴在桌子上看向赤苇,“如果赤苇能生孩子的话,我倒是挺希望有一个女孩和一个男孩在家里的。”
赤苇难得没搭理木兔,他知道这位前辈已经不会在面对这种问题时陷入消极模式,。是从木兔肩膀下挪出表格,在填表人一栏潇洒签上“赤苇京治”,又示意木兔这个婚姻生活计划书还缺最后一笔。
木兔尽力工整地签下自己的名字,写完后木兔长舒一口气,感叹道:“有种在签婚姻届的感觉,赤苇没有吗?”
赤苇面上看不出什么表情,紧紧盯着已经冷掉的大麦茶,似乎聚焦目光就能让它回温一样,他最终冷硬地回复:“我只是木兔前辈的一日委托男友。”
“就不可以去掉‘一日’和‘委托’吗?”
赤苇端起凉掉的茶喝了一口,试图******自己清醒过来。
“您难道是在告白吗?可是哪有这样告白的人——”
想到木兔就是这样一个不会按照常理出牌的人,赤苇感觉茶在嗓子里又泛起一点甜味。
“赤苇,我喜欢你。”
“我说不清楚是什么时候发现的喜欢你,但是这个作业布置下来的时候,很多人问我愿不愿意和她完成作业,我们都知道这是心照不宣的恋爱预告。”
“我第一个想到的就是你,我不由自主地来找你。”
木兔想起揣在口袋里被捏的有些变形的饭团和没有提前发消息就冒冒失失跑到东大蹲赤苇的举动,不由得感慨还好遇见赤苇了,不然可能冷风一吹,他就会立刻变回在爱情中的胆小鬼。
两个人都会各自缩回前后辈的舒适区维持着变了质的友情。
“无论是今天模拟的婚姻生活计划书,还是真正的恋爱,情侣间的约会,我都只想和你一起完成这项恋爱课业。”
“虽然发现的有点晚了。但我要告诉你:我喜欢你,赤苇。”
赤苇没有立刻回复他,但是等到第一盘烤肉上来,看着木兔因为恋情受挫而吃不下去的肉的样子。赤苇清了清嗓子,熟练地使用猫头鹰饲养手册的原则,说道:“多吃肉才能有力气打好球,我的王牌男友。”
END.

Notes:

情人节快乐!

Series this work belongs to: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以下吧
点赞7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

    暂无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