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坤】Clinomania

床一向是安全感与依赖最沉重的负载。

蔡徐坤这个人,是无比贪恋温床的。每当他写歌写到抓掉一把头发又饥肠辘辘得发现冰箱里只剩下矿泉水时,比起出门觅食,他更依赖于一股脑倒回床上用枕头按压住蠕动的肠胃。

所幸这时候,王子异总是会俯下身来亲他纤长的眼睫,如同亲吻蝴蝶的翅膀。

王子异温柔且轻地亲吻,像是某种意义上的安抚,蝴蝶轻薄的翅膀沾染了露水,便湿漉沉重地堕回温床,合翼而栖。

“小坤,睡吧。”

这种时候蔡徐坤总是不肯的,他会从善如流地抓住王子异衬衫的衣领或者T恤的下摆,抬头摆出一副配合接吻的姿态,王子异总是拒绝不了他。

鱼水之欢总是快乐而又水到渠成的事。

最先被褪掉的是彻夜未眠裹在身上单薄又单调的衬衫,王子异从他嘴角吻下去,舌尖舔舐过那小小一枚精巧的喉结,然后得来樱果的奖赏。

蔡徐坤******着上半身,舒展他柔软的肢体陷进更加柔软的床铺里。

蔡徐坤皮肤娇贵,过敏时不时光顾,他忙起来不甚在意,王子异通通看在眼里——所以蔡徐坤顺手摸起来穿一夜的衬衫一定要纯棉干净,他依赖的床铺更要柔软温和。

王子异粗糙的舌苔裹蹭过蔡徐坤左边胸口的红果,那里靠近心脏,酥麻快意的战栗似是要通过还未张开的乳孔直达心室。

蔡徐坤难耐地抬了抬腿,右腿无比贴合地顺着王子异的身体曲线上移,然后轻巧地踩在人锻炼得宜的臀部。

王子异转移了阵地,口水湿亮的左胸被带着薄茧的手指慰藉,那温热快活的空间笼罩在刚刚不满被冷落的右胸******。

第二个被丢到地上的是连带着纯白******的黑色居家短裤,是亲民不昂贵的大众品牌。

蔡徐坤这个人,比起牌子总是更喜欢柔软,就像喜欢王子异一样。

世人再道他们不合适,他也只钟情这一个。

厚度适中的窗帘缝隙漏进一道金色的光,像是诡异入侵的偷窥者,在蔡徐坤眼睛的水平线上落下两指宽的蒙恩。蔡徐坤想起前阵子自己的一个舞台,他眼笼黑纱地表演了新歌,舞台效果很惊艳,下台以后男朋友为他发来庆贺“哪怕只剩最后一束光,那道光也会代替黑纱落入你的眼眸”。

其实他是有一点怕的。

黑纱罩在眼前,一切都看不真切的茫然慌张,他也是有的。

就像此刻,眼上这房间里唯一一束光落入眼中激起的一片白茫涣散,他还是有一点怕的。

可身下柔软的温床实在太过贪恋,所给予的安全感撑起胸膛里的一片鼓胀。蔡徐坤更大限度地舒展开自己,如同献祭般以身饲光。

王子异才是他的光。他在他最温存的柔软里拥抱住他最愿意袒露依恋的一束光。

“小坤?”温柔可靠的恋人察觉他细微的分神,抽出他身后做了一半的润滑的手指扶上他腰侧。人更往下退了一点,重重地吮吻他大腿内侧细白的皮肤。

蔡徐坤踩在王子异臀部的脚顺着王子异动作踩上他的背,他用了点力下压,王子异的腹肌便更亲密地贴上他湿的一塌糊涂的下身。

“子异…”

蔡徐坤喉咙里滚出一声粘糊又好听的上扬语调。

“我好困呀。”

轻巧的尾音是勾人的小蝎子,蔡徐坤抱着王子异的脖子,用乱七八糟的自己更勾人地去蹭他。

王子异终于沉身进入了他,像船舶归入专属的港湾,无比熟悉地身体契合度完美没顶。蔡徐坤缓缓吐出一口浊气,身体似充盈起来。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以下吧
点赞7 分享
评论 共333条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