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赤】小揪揪

赤苇踏入体育馆的时候,差点被蹲在门口埋伏他的木兔扑了个跟头。

“赤苇!”

木兔扑了上来,丝毫没有顾及到自己的体重和力量,赤苇及时后退一步稳住身体,木兔一手揽住他的肩膀:“迟到啦!”

“嗯。”赤苇应付着回答,其他队员已经列好队做热身活动,不知道为什么作为队长的木兔却偏偏要在门口埋伏他,“那就请前辈先放开我。”

“不要,惩罚——”

木兔拖长声音,死死搂着赤苇的脖子不放:“赤苇选一个吧!”

赤苇没好气地皱起眉:“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木兔故作惊讶地扬起眉毛,“迟到了就要惩罚,这不是枭谷的规矩嘛!”

“我是说,您也知道我迟到的原因吧?”

“赤苇不要找借口!”

“还不是因为您在部长会议上睡大觉,根本没听见昨天要交材料的事,早上被学生会的人来催,才害得我不得不今天下午赶完交上去吗?”

赤苇叹了口气,没告诉木兔自己还在学生会里被三年级的其他学长好好批评了一顿。

木兔却还是满脸无辜:“有这回事?”

“下次您还是自己交吧。”

“诶!”

眼看赤苇隐隐有生气的意思,木兔连忙软了下来,讨好地挽留着他:“我怎么搞得懂那些材料啦。”

“重点是这个吗?我又不介意您交给我做。”

“唔,知道啦知道啦,下次我绝对不会在开会的时候睡觉了!”

木兔举起手发誓,赤苇见他认识到错误,便暂时决定放过他一马。

然而木兔却没有放过他。

“该惩罚还是要惩罚的吧,毕竟迟到了。”

木兔义正辞严地说。

赤苇的脸猛地沉了下去,木兔连忙补充道:“不过常规惩罚就算啦,赤苇还要保持好体力晚上陪我练习扣球呢!”

“您到底想做什么?”赤苇交叉起双臂,不禁有些不耐烦。

“嗯……”

木兔认真地思考了一会儿,随后露出一个窃喜的笑容。

“赤苇就,扎一个小揪揪怎么样?”

“……”

如果不答应胡闹并且满心期盼的木兔前辈,今天的训练大概也别想消停了。

深知这一点的赤苇叹了口气。

——不过他也不想接受普通的惩罚,枭谷的惩罚内容和迟到时间成正比,迟到得越久,惩罚就越重。而他为了赶出部长需要上交的材料,又在学生会挨了一顿训,已经迟到了足足半个小时,如果普通地接受惩罚的话,大概会是让人累趴的程度。

比如训练结束后在操场上跑三十圈,或者做三十分钟平板支撑,再或者做三百个蛙跳或者俯卧撑。无论是哪个都不会让他再有力气去陪木兔练习扣球,而如果他不能好好把球托给木兔,最终的结果还是木兔本人闹起脾气,疲惫不堪的他还得想尽办法去哄,赤苇实在不想受这个苦。

“……好吧。”

他不得不答应道,但也没有完全认输。

“如果木兔前辈能给我扎上的话,我就接受惩罚。”

 

事实证明,作为男生的木兔根本没有这个手艺。

为了不耽误训练,惩罚挪到了第二天,木兔特意从家里顺了母亲各式各样的头绳皮筋儿,放学后提前来到体育馆,还招呼上了其他队员。赤苇知道自己逃不掉木兔的魔爪,干脆自暴自弃地坐在地板上,任凭木兔抓着他的头发一顿操作猛如虎。

“赤苇头发好短啊。”

木兔撇着嘴,怎么抓也抓不好适合扎起来的一撮:“我这个长度就很好扎。”

“那要不然木兔前辈扎算了。”

“不要!这可是赤苇的惩罚!”

“一起扎不也挺——嘶!”

“啊啊啊抱歉!拽疼你了吗?”

赤苇被他一把拽得仰过头去,木兔慌慌张张地松开手,围了一圈的其他同级生纷纷表示看不下去,木叶率先谴责:“我说,木兔你就放了赤苇吧,赤苇不是因为你才迟到的吗?”

“可是赤苇难得迟到,不抓紧机会怎么行。”

“你这样捉弄学弟也太过分了吧。”

“哪里过分了!”

“哪里都很过分!喂赤苇,不用这么惯着木兔也可以,前辈们会为你主持正义的。”

“我无所谓,木兔前辈开心就好。”

“看到了吧!赤苇都这样说!”

“……木兔你不会真的听不出来这是在生气吧!!!”

“诶?有吗?”

赤苇一如既往地板着脸,木兔绕到他前面,像猫头鹰一样左右摇晃着脑袋,努力从他脸上辨认出一丝怒火。

“我没有生气。”赤苇推开他近在咫尺的脸,“迟到了就应该接受惩罚,我没什么好特殊的。”

“就是就是!”

“反正木兔前辈也不可能扎成功。”

“怎么这样!”

木兔委屈巴巴的瘪起嘴,随后又眼睛一亮,一把拽过身边看热闹的雀田:“让雀田来扎好了!雀田是女孩子,一定可以扎起来!”

“诶?”突然被点名的雀田愣了愣,“可是我只会扎马尾啊……而且也不会给别人扎。”

“什么!那阿雪会吗?”

木兔求助地看向短头发的白福,其他人则在木兔的视线范围外对白福拼命摇头。

“嗯?”正走神想着晚上吃什么的白福并没有注意到他们的话题。

木兔立马改了说辞:“我是说,我晚上请阿雪吃饭,阿雪能不能帮我给赤苇扎一个小揪揪。”

“那当然没问题啦!”

在免费晚餐的邀请前,白福自动无视掉木兔身后其他人不可置信的目光,从木兔手里接过头绳和梳子。赤苇顿觉不妙,刚试图起身躲开,便被木兔死死按住了肩膀。

来自全国前五主攻手的力量压在自己肩膀上,赤苇依然不甘心地想要挣扎。

“赤苇。”

木兔言简意赅地命令道。

“不要动。”

来自自家王牌的命令让赤苇一秒钟放弃了挣扎的念头。

白福的手法比木兔要轻柔许多,双手灵巧的女孩子先问好了要扎起来的位置,木兔在赤苇额前比比划划,白福用梳子小心地梳顺赤苇的头发,梳齿刮过头皮,弄得赤苇痒痒的。很快,白福手底下的梳子往上一捋,赤苇配合着微微抬起头,还没反应过来,一撮头发就已经攥进了白福手里,白福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不知用了什么方法,三下五除二地把手里的那撮头发扎在一起,松紧程度刚刚好。

“晚饭GET!”

随着白福的欢呼,赤苇抬起头,看见其他前辈纷纷不忍直视地别开视线,只有木兔大张着嘴巴注视着他,这让他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很奇怪吗?”他有些不安地问道,体育馆里没有镜子,训练时也不允许携带手机,赤苇左右张望一阵,看到了放在椅子上用来复盘的平板电脑。

他伸手拿过平板,打开保护套,借着平板锁屏的反光,赤苇清晰地看到了自己扎着个小揪揪的模样。

——并没有预想之中的那么难看。

就这样吧,赤苇自暴自弃地叹了口气,如果能满足木兔前辈的话,稍微羞耻一点也没什么,更何况这个模样比自己想象中的要稍微强一点。他试着晃了晃脑袋,白福没有给他扎得太紧,一个小揪揪并不会阻碍他的活动,也许三五分钟以后就会适应。

“这样就可以了吧?”他问道,木兔显然还处于呆滞的状态,“可以的话就开始热身吧,一会儿教练该来——”

不等他说完,木兔粗暴地断了他:

“赤苇好可爱!!!!”

木兔发出一声惨绝人寰的哀嚎。

有吗?赤苇疑惑地歪过头,求证似的看向其他前辈。

那些口口声声扬言要为他主持公道的前辈们,此时此刻正该擦鼻血的擦鼻血,捂眼睛的捂眼睛,甚至还有人捂着嘴拼命忍住一脸慈母笑,着实让赤苇摸不着头脑。

 

更让他一头雾水的是之后的队内练习赛。

为了培养新人,队伍内部的练习赛偶尔会通过抽签的方式打乱队伍组合,通过前辈提携后辈的方式来给予新人锻炼的机会。木兔没能抽到和赤苇一队,和木兔同队的一年级生穴掘则因为拿到了给王牌前辈托球的机会而兴奋不已,赤苇在场下对他简单教导后,踏入了木兔对面的场地。

他以为木兔会因为自己被惩罚而满意,今天的情绪问题完全可以不用操心。

——他原本是这样以为的。

直到穴掘一个传球砸在了起跳后根本没有挥起手臂的木兔的脑袋上。

穴掘脸都绿了。

“非非非非非常抱歉!”

他惶恐不已地对木兔鞠躬道歉,木兔却傻呆呆地望着与他一网之隔的赤苇,目光呆滞且迷离。

然而赤苇看都没看他一眼,只是拍了拍己方队伍里一年级的肩膀:“下一分也拿下来。”

“喂,木兔你在干什么?”

面对小见不满的嘟囔,木兔迟迟不肯收回目光,只是直勾勾地盯着对面的赤苇。赤苇被他的目光盯得浑身不自在,不得不转过身来,疑惑地询问他怎么了。

不转身还好,一转身,木兔瞬间露出窒息的表情。

“赤苇!!犯规!!!”

赤苇困惑地皱起眉:“我哪里犯规了?”

“太可爱了!犯规!!”

“木兔前辈,请您好好对待练习赛。”

“不行!这根本没法打!看到这么可爱的赤苇根本没法打嘛!!!”

“是您要这样惩罚我的。”

“赤苇就是犯规!犯——规——!”

“请您稍微讲点道理!”

“呜哇,凶起来的赤苇更可爱了怎么办!”

隔着拦网,赤苇把目标值转移到了自家后辈身上:“穴掘。”

“是!”

“接下来不要给木兔前辈托球了,让他稍微冷静一下。”

“诶?”

“穴掘现在不要听赤苇的!赤苇是我们的对手!这是他的战术!”

“诶诶?”

“听我的,穴掘,不要陪着木兔前辈胡闹,这样下去会没完没了。”

“诶诶诶?”

“穴掘——我才是主将!听我的听我的!!”

“诶诶诶诶??”

穴掘一阵迷茫,仿佛自己的两个前辈就像是吵架中的父母,一边一个拽着自己的胳膊,大声问离婚以后准备跟谁过。

果然还是和赤苇前辈过比较安心,穴掘迷迷糊糊地想,至少远征的时候赤苇前辈做的食物很好吃,木兔前辈则根本没有进入厨房的权利。

“我听赤苇前辈的!”穴掘挺起胸膛,大声回答道。

木兔愣了一秒钟,随后用更大的声音控诉起来:“为什么!就因为他可爱吗!”

“不是的!”

“什么?你不觉得他可爱??”

“可、可爱是可爱,但是……”

“果然还是因为他可爱!”木兔猛地一甩头,“喂白福!快点给我也扎一个!我也要!我也要那种小揪揪!”

“那明天的晚饭——”

“我来请!”

“OK!”

白福痛快地答应下来,木兔得意地叉着腰,尾巴都要翘到天上。他得意洋洋地看着赤苇,一副我赢定了的胜券在握的表情。

赤苇摸了摸脑袋上的小揪揪,不禁一阵疑惑。

这个……不是惩罚来着吗?

 

坐在场下的监督瞬间比在场的任何人都感到窒息。

年轻人真有趣,上了年纪的监督摸了******口,以确认自己带了速效救心丸。一直以来队伍里最靠谱的副主将突然扎了个小揪揪,这也许就是年轻人特有的情趣,或者是这孩子终于迎来了叛逆期,接下来也许就是耳钉和染发,后天就是青龙纹身,年轻人都有这样的一段时期,作为长辈的他充分理解这一点。

真是上了年纪,监督感叹道,岁月不饶人,老了,跟不上时代的玩法了。

现在的年轻人,可真会玩啊。

 

END

 

沙雕,沙雕,沙雕,这篇就是在沙雕

放飞自我.jpg

 

点梗完成31/45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以下吧
点赞5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

    暂无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