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朱】蓝色妖姬

“你的名字,我的心事。”

 

   十五岁的朱志鑫也有了想要守护的那颗星星。夜空虽暗淡,但那是贯穿他流金岁月里的一抹光,繁星点点,但唯独那颗小天狼星在朱志鑫眼底熠熠生辉。那个人是他烙印在心扉、手掌心中写过无数遍的名字——刘耀文。

 

    众所周知,单相思的苦应该是每个少男少女在青春期里的必经之路,谁的青春不会为一个人爱恨交加呢?朱志鑫也一样,那个人的容貌、身材甚至影子都在心里根深蒂固,可他就像水中月镜中花一样,可望不可即。

 

   他和他的距离,遥不可及,远到有时只能在手机上才能看到他。团里很忙 ,朱志鑫也知道,可每当看到刘耀文和其他师兄在嬉戏打闹,甚至动手动脚肢体接触,他都会嫉妒的眼睛发红,喉咙里酸的像灌了一瓶五味陈醋。

 

    唯一略感欣慰的是,每周还能找刘耀文师兄打篮球。这似乎就是接近他的唯一途径了吧,朱志鑫重重的叹了口气。

 

   这周末,朱志鑫一如既往在篮球场上等待刘耀文。他焦急的往那个人即将出现的的方向东张西望,待看清那抹熟悉背影的轮廓后,他又紧张的垂下头,白暂的脸庞也涨起潮红。

 

    该死,你怎么这么没出息。朱志鑫在心里一遍又一遍咒骂自己。

 

     “哟,这么早。”刘耀文笑着对他打了个招呼,来了个简单的胯下运球练练手。还不是为了等你,朱志鑫心想。刘耀文一来,朱志鑫赶紧收回胡思乱想,努力让自己恢复正常。

 

    “来吧。”刘耀文冲朱志鑫招了招手,“啊……来了。”朱志鑫赶紧跑到站位,刘耀文的球技还是像之前一样得心应手,他宽大的手掌仿佛有磁力一般,将篮球死死的吸附在手上,对手只能望尘莫及,妄想抢到一次球权。

 

    好帅……当刘耀文第N次投进一个三分时,朱志鑫忍不住在心里称赞。可惜自己技不如人,刚抢到球笨拙的运了几下,就被对手轻松的抢走了,一场下来,朱志鑫大多数时间都在欣赏刘耀文矫健帅气的球姿,他自己似乎是篮球绝缘体。

 

    长得帅,身材好,性格温柔,打球又好……怪不得网上都说刘耀文是团里最适合做男朋友的人……可一想到他和自己的差距,朱志鑫就心里一阵绞痛,刘耀文是未来要成为顶流的人,而自己出不出得了道都还不一定,像他这么优秀的人,自己怎么能入得了他的眼……

 

   就在朱志鑫胡思乱想的时候,刘耀文喘着粗气走过来,“想啥呢,这么出神?”他戏谑的问了一句,脸红呆萌的师弟看起来真想让人咬一口。“啊……没什么。”刘耀文的声音把正在瞎想的朱志鑫拉回现实,脸上的潮红更浓烈了,不知是心里的悸动还是被热的。

 

   刘耀文刚打完篮球,点点细汗染湿了额前的碎发,更加衬托了他与生俱来的少年感。朱志鑫歪头看入了迷,刘耀文注意到了他小迷弟一样的目光,不自觉得意起来,“喏,喝口水吧。”刘耀文朝他递了瓶水。

 

    “谢……谢谢师兄。”朱志鑫红着脸道了声谢,他如获珍宝般拧开了瓶盖,小心翼翼的一小口一小口抿着嘴喝,看起来就像一只乖巧的小猫一样。这个拿回去也要好好收藏起来,朱志鑫摸着矿泉水的瓶壁,上面还残有刘耀文手掌心的余温。

 

   “不用叫我师兄,叫文哥。”“嗯……好。”刘耀文盯着淑女般喝着水的朱志鑫,感到有些好笑。平时看到他在三代耀武扬威的模样,在自己这就像个顺从崇拜的小迷弟,是时代峰峻祖传怕师兄,还是自己的魅力太大了呢?刘耀文开玩笑的想。

 

   他又去打篮球了,朱志鑫只好安静的坐在一旁,与其说是观摩球技,不如说是少年的怀春。

 

   天色越来越暗沉,球场里的人也寥寥无几了。刘耀文在最后一次扣篮后,一边擦着脸上的汗一边喊朱志鑫回公司,朱志鑫连忙起身跟上去,给大汗淋漓的刘耀文递上一张纸巾。

 

   刘耀文身上荷尔蒙的味道融入进空气中,淡淡的薄荷香,飘进朱志鑫的鼻翼。微风袭过,他小心的嗅着这美妙的气息,意犹未尽。

 

   走进公司,两人该分道扬镳了。“下次见。”刘耀文和朱志鑫道了别,便头也不回的离开了。望着刘耀文潇洒而去的背影,朱志鑫心里很不是滋味,空落落的。下次……还要等多久?我也想成为陪在你身边的那个人……偌大的楼道里只剩下朱志鑫一个人孤零零的站着。

 

   每周日的傍晚,总是朱志鑫最美好的时光,他总是渴求时间能在此刻暂停,每当分别的时候,他的心情总会随着刘耀文的离开而跌入谷底。

 

   ……就这样吧。朱志鑫不敢奢求更多了,只要每周日能和他有个相处的时间,足矣。

 

 

 

 

 

   这个风和日丽的下午,朱志鑫向往常一样在舞房练舞练到虚脱,stf突然径直推门而入,面色凝重的叫停了他的舞蹈。

 

   朱志鑫见往常和蔼可亲的stf今天是如此的郑重其事,心中隐隐有一种不祥的预感,他暗自祈祷着事情不会向他想的那样发展。

 

    他忐忑不安的跟着stf来到一个空旷的教室,惊讶的发现往日嬉皮笑脸的小伙伴如今个个正襟危坐,窃窃私语。朱志鑫惴惴不安的融进人群里,只见stf组织大家安静,欲言又止,最后一字一句的宣布两个星期后三代十三个练习生中有一部分要止步于此,遗憾下楼。

 

   大家面面相觑,果然该来的还是要来,师兄经历过的历史即将重演,毕竟他们未来是要进军娱乐圈,弱肉强食的生存法则往往比现实中更残酷冷血。朱志鑫的心脏仿佛漏了一拍,气氛降到了最低点,所有人眼底的光都一点一点的黯淡下去,一言不发。

 

  朱志鑫像失了魂一样回到宿舍,关好门,深吸一口气,大脑试图容纳进这过大的信息量。为什么……?朱志鑫的泪水在眼眶里打转,往日和小伙伴朝朝暮暮的回忆涌上心头。原来……所有人都会离自己而去吗?

 

    朱志鑫蒙着被褥声泪俱下,那令人心碎的哭声任谁听了都会觉得好像全世界都错了。

 

    那天晚上,待听见小伙伴睡着后均匀的呼吸声,朱志鑫从床上爬起来,看了一晚上的月亮。月光倾泻在他的侧脸上,忧郁而又动人。

 

 

 

 

 

    往后几日,朱志鑫茶饭无心,食不下咽,本就白暂的脸颊更加苍白没有一丝血色,无神迷离的双眼神似多愁善感的林黛玉。他强撑着精神,可每当看到同伴的身影心脏都会抽搐几下。

 

    他每天都恹恹的,做什么事都无精打采。朱志鑫一反常态的样子引起了刘耀文的注意,起初是刘耀文像往常一样邀请朱志鑫去打球,可惜却出乎意料被他婉拒了,再加上最近师弟们沉重的模样,刘耀文隐隐约约猜出来点什么。抱着一种大哥罩着小弟的想法,刘耀文决定好好给朱志鑫做一个心理疏导,不仅能安抚师弟难受的情绪,还能逞一逞当大哥的******,一举两得。

 

    朱志鑫受宠若惊,心里多多少少还是挺感动的,不自觉涌出一股暖流。可心情刚好了没多久,才慢慢意识到无论听了多少刘耀文给自己灌的心灵鸡汤,都无法阻止形影不离的好兄弟的离开,他最多只能勉强挤出一个笑容。而刘耀文看着朱志鑫这副心不在焉的样子,心里难免会生气。好家伙,我准备的长篇大论都算是白给你讲了,刘耀文有些不爽,见朱志鑫也没有什么挽留的意思,两人不欢而散。

 

  

 

 

 

   这天晚上,刘耀文练舞练到很晚,待他疲惫的路过楼道,突然听见隔壁房间传来断断续续的哭声。他有些诧异,小心的推开房门,只见朱志鑫衣冠不整的跪坐在床上,脸上流淌着两道深深的泪痕,红红的眼眶看起来既像是警告又像是乞求,衬衫最上面的两颗纽扣已经被解开,露出一大片瘦削雪白的锁骨,令人浮想联翩。

 

    刘耀文见状,被朱志鑫这副弱不禁风的模样激起了极大的保护欲,他心疼的将朱志鑫揽入怀中,一边用手抚摸着他柔软的碎发,一边轻声细语的安慰着。

 

    朱志鑫也不闪躲,将毛茸茸的脑袋埋在刘耀文的臂膀中,肩膀一动一动的抽泣着,瘦小的躯体和刘耀文形成微妙的体型差。

 

    “哎……多大点事儿啊,”刘耀文垂眼望着趴在他肩膀上的朱志鑫,“分别是每个人的必经之路,离开都是为了更好的遇见,这毋庸置疑。”他把怀里的人搂的更紧了。

 

    “呜……道理我都明白,可……可我就是放不下……”朱志鑫梨花带雨,嘴中呵出的热气萦绕在刘耀文耳廓,刺挠的他痒痒的。

 

     刘耀文叹了口气,有些事只有自己放下了才是真正的释怀,他知道自己说的再多也是无济于事,他决定陪在朱志鑫身边,或许不能安慰他但能让他心里好受一点。

 

     朱志鑫抽搐的肩膀渐渐平静下来。刘耀文这才注意到怀里的人软乎乎的,像只小猫一样依偎在他胸前,他有点舍不得放开手。他这才发现朱志鑫没有穿裤子,两条修长纤细的腿耷拉在自己的膝盖上,诱人而又闪着白光。刘耀文吞了口唾沫,假借安慰之意在朱志鑫两条玉腿来回摩挲,手感甚是好啊,他暗自叫爽。

 

     朱志鑫似乎没有注意到刘耀文的小动作,只是安静的倚在他身上,时不时轻声抽噎。他注意到朱志鑫浓密的睫毛上几滴摇摇欲坠的泪珠,脸上和眼角旁绯红的粉晕此刻还未褪去,一张绝美的小脸愈发愈显得楚楚可怜。刘耀文心中升起一个邪恶的想法,待发觉后又连骂自己畜生,人家正伤心难过的时候自己却满脑子龌龊事,简直禽兽不如。

 

     话虽这么想,刘耀文还是一边用余光斜瞟着朱志鑫,一边往干涩的喉咙里咽口水。朱志鑫仿佛没觉得自己危在旦夕,身边饥肠辘辘的饿狼正等着自己送上门来。

 

     刘耀文感觉到自己起了反应,他尴尬至极,他终于想起来自己是时候该走了,于是简单的叮嘱了朱志鑫几句,正欲离开时,却被满含泪水的朱志鑫央求着不要离开。

 

    “文哥……”从朱志鑫喉咙里迸发出的这两个字,在刘耀文听来像是一声娇嗔,他停下了准备离开的脚步。刘耀文听不得这样的撒娇,他恨自己不能男人一点的离开这个房间,反而心甘情愿的留在这里接受朱志鑫的蛊惑。

 

    裤裆里面的动静越来越大,刘耀文叫苦连天,眼看下一秒就要出丑了,谁知朱志鑫居然吻住了他的唇,刘耀文惊呆了,僵硬的愣在原地,想要将其推开却又停下了动作。

 

    两片柔软的唇瓣触碰在一起,凉凉的,很舒服,这是刘耀文第一次初吻的感受。下一秒,只见朱志鑫熟练的撬开了他的牙齿,舌头伸进温热的口腔,将甜腻的琼浆玉露吸噬的一干二净。刘耀文忘记了要推开他,愈发沉沦其中,无法自拔。

 

     一轮下来,刘耀文轻轻的喘着粗气,而朱志鑫一副肺都憋炸的样子,粉红的唇瓣上还残有着津液,好像他才是那个被强吻的人。

 

     虽然很享受,但是刘耀文还是有些恼火的质问他为什么要这么做,这个猝不及防的行为触犯了他的底线,而得到的回答是朱志鑫恍惚不定的眼神。

 

     他只是软软的依偎在刘耀文肩上,抽抽搭搭的落了几滴眼泪,仿佛忘记了刚才发生的事情,使人忍不住好好怜爱一番。

 

     刘耀文无奈,朱志鑫的细手抚上他的裤裆,“你疯了?”刘耀文不可置信的看着他,“唔……文哥……求求你……”朱志鑫如梦中呓语般,迷离的眼眸中含着泪,手上的动作却没有停下来。

 

     刘耀文迟迟没有阻止朱志鑫疯狂的动作,他内心五味杂陈,残存的理智告诉他这是不对的,可他不知怎么的,竟任凭朱志鑫在他身上胡作非为,心中也浮现出一种不知名的情愫。

 

     当朱志鑫的手触碰到那根滚烫巨大的性器上分明的青筋时,刘耀文神经质的哆嗦了一下,无论他在心底呐喊质问过多少遍事情是如何发展到这个地步的,都改变不了眼前精神错乱的朱志鑫和他做的这个近乎癫狂的事情。

 

      刘耀文庆幸现在的时间是凌晨,他害怕有人经过此处,将他两捉奸在床。朱志鑫跨坐在刘耀文大腿上,两条光滑的细腿有意无意般蹭了蹭他的腰,刘耀文忍不住暗骂他太会撩男人了。

 

     樱桃一样娇嫩的******摩擦了几下******,像是挑逗一般,最后铁了心似的顶到秘密花园中最深的禁地。刘耀文爽的倒吸一口凉气,没有事前准备,没有保护措施,他想问朱志鑫这到底算什么?可初经人事的******灌溉着滋生的欲望,一点点侵蚀着他仅剩的理智。

 

     朱志鑫痛的落泪,水光氤氲了他朦胧的眼眶。这一坐似乎耗尽了他全部的力气,他无力的耷拉在刘耀文肩上,刘耀文依稀听见他微弱的抽泣声。

 

     好家伙,是你先开的头,就别怪我不客气了。刘耀文终于按耐不住心中焚烧的******,在性的蛊惑下早已把理智抛在脑后,他发狠的******着眼下毫无还手之力的朱志鑫,******的水声充斥在血红的耳廓,像是报复,又像是惩罚他勾引自己的代价。

 

     “呜……好痛……唔……”朱志鑫昏昏沉沉,纯欲的声音沾染了些许哭腔,大颗大颗的眼泪掉了下来,刘耀文心软了,吻住他脸上咸涩的液体,动作也轻柔了许多。

 

     柔软的床铺任由两人跌宕起伏,缠绵悱恻,粗浊的喘息和娇媚,粗浊的喘息和娇媚的啼哭声交织在一起,******迭起,精彩纷呈。

 

     一轮过后,刘耀文筋疲力尽,两人的汗液混合着体液染湿了床单。粘稠的******流淌在朱志鑫软嫩的大腿根处,还有许多正从红肿的******汩汩的流出来。朱志鑫像喝醉了酒一样醉醺醺的瘫倒在床上,微眯的眼睛愈加迷离,如同一个被人亵渎完就随手丢在大街上的洋娃娃。

 

    刘耀文看着已经熟睡的朱志鑫,无奈只好自己收拾这烂摊子。他拖着疲乏的身子,仔仔细细擦干净朱志鑫的身体,又换了一张干净的床单,最后替他盖好了被子。刘耀文抚摸着他精致的睡颜,克制住内心再次勃起的欲望,轻轻吻了他的额头。

 

    这些乱七八糟的事占据了刘耀文本就混沌的大脑,他不知道自己以后该怎么面对朱志鑫。明明是他先勾引的他,可他又不是渣男,现在人家的第一次没了自己肯定是要负责的,刘耀文苦涩的笑了,笑着笑着心中涌出一种怦然心动的情愫,原本复杂矛盾的目光也变得温柔起来,就连疲惫也掩饰不住心中野蛮生长的爱意。

 

   “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我一直都在。”刘耀文轻声重复着,语毕,起身离开了房间。

 

 

 

   后来,当刘耀文再次碰见朱志鑫时,还没来得及尴尬慌张,就被对方那似笑非笑的目光怔住了。好一个苦肉计,刘耀文忍不住对天感叹,他对朱志鑫求爱的方式崇拜的五体投地。他一直以为自己对周围爱的出现很敏感,没想到这次却想也没想就落入了朱志鑫精心布置的陷阱。

 

    他先是愠怒的责备朱志鑫一天天不务正业,净想着这些勾引人的歪门邪道,一边却口是心非的吻上了朱志鑫的唇,“小笨蛋,连换气都不会?”刘耀文半开玩笑的说。

 

    世事无常,这天stf召集所有三代练习生开会,满脸歉意的向大家说经过公司内部讨论,不会有人下楼,这次没有,以后也永远不会有。果真世事难料,大家欣喜若狂,如释重负,又蹦又跳的,一边责怪stf现在才说清楚,一边笑的鱼尾纹都出来了,朱志鑫也笑逐颜开,笑着笑着就哭了出来。

 

    “晚风吹过重庆这座城市,没有人永远少年,但山城的夏天永远有少年。”如梦似幻的夕阳斜射着十三个肩并肩的少年,彩霞的余晖给手牵手的恋人一个永恒的归宿。

 

   事业爱情双丰收,这大概就是幸福吧……朱志鑫想。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以下吧
点赞42 分享
评论 共7条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

    • 头像未名游客0
      • Britney-的头像-河马的秘密河Britney-等级-LV1-河马的秘密河作者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