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翔霖】都市怪物6

    本文是和歖上墨北作者共同发布的合作篇.

 

 

       天色晦暗,乌云翻墨,苍穹中翻滚着的厚重云层传来一声沉闷的雷鸣。

 

 

 

       急促的敲门声响起,管家开门,一个头发凌乱的少年踉跄几步,小声道了声谢,像是心里有鬼似的,慢吞吞的迈入别墅内。

 

 

 

       贺峻霖正想上楼给办公的严浩翔送些水果,见有人敲门,蓦然回首,刚好和那人对视,刘耀文看见他,一副吃了屎的表情,僵在原地。

 

 

 

       他差点失去表情管理,手里的果盘都没拿稳,尴尬的红了耳尖。刘耀文也无地自容,讪讪的冲贺峻霖打了声招呼,便挪着步子向他走来。

 

 

 

     你别过来!贺峻霖在心里无声的呐喊,刘耀文还是厚着脸皮,加紧脚步凑上前,“那个……之前那件事…我喝醉了,脑子有点糊涂,所以…对不起。”

 

 

 

        贺峻霖尴尬的矗立在原地,皮笑肉不笑,低着头,避免两人眼神接触,“没事,你要不说我都快忘了。你今天来这是要和严浩翔商量工作要事吗?”

 

 

 

        什么工作要事,明明是你家严浩翔要来找我算旧账了,还等着你给我收尸呢。刘耀文在心里叫苦连天,“咳咳……呃他找我聊聊上次那事。”

 

 

 

        “啊?哦……”贺峻霖此时只想找个裂缝钻进去,不过尴尬之余,他也为严浩翔吃他的醋沾沾自喜。

 

 

 

        到了房间门口,刘耀文站都站不稳,脚像打了蝴蝶结一样站着,还是贺峻霖轻轻叩了叩门,余光瞥见他满头脸颊旁的冷汗,不禁憋笑。

 

 

 

         “进。”一道性感而又成熟的声音从门里传来。

 

 

 

        刘耀文狠狠吞了口唾沫,不知道在心里念了多少遍观音菩萨保佑我,说实话,严浩翔这个人不怎么发脾气,但是一旦惹到他,他非把你整死不可才满意,早知道贺峻霖是他托付真心的人,自己就算喝醉一头栽地板上撅死都不会这么干了。明年我的坟头草就能长三米了…他深深感慨道。

 

 

    

        “……我帮你拿进去吧。”刘耀文接过贺峻霖端着的水果,硬着头皮推门而入,贺峻霖清楚的看见他向自己求助的目光。

 

 

 

        他偷偷扒在狭长的门缝往里看,隐约看见严浩翔优雅的坐在沙发上,架着腿,吞云吐雾。刘耀文就像一个犯了错的小学生,手里还端着盘水果,头低着,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在默哀。

 

 

 

       

 

 

 

 

 

       一排排用檀木制成的架子上,堆满了各式各样的收藏书籍,每本似乎都价值连城。青藤翠蔓缠绕着一旁的百叶窗,空气中弥漫着雪松和麝香,贺峻霖触摸着桌上的砚台,没想到严浩翔这家伙还别有一番闲情逸致。

 

 

 

        他实在无聊,虽然很想知道刘耀文和严浩翔那两人聊了些什么,但他贺峻霖也不是偷窥狂。闲来无事,就被严浩翔这书香墨色的书房给吸引过来。

 

 

 

       他环顾四周,注意到桌上宣纸旁的一张精美的相框。

 

 

 

       里面是一张泛黄的照片,边边角角的细微破损印证了照片的久远。

 

 

 

       那是一个白******嫩的小男孩,对着相机莞尔一笑,手指比的耶不像耶,露出一排整齐洁白的牙齿,唯独有一颗上前排牙齿离奇失踪,贺峻霖笑了起来,好一个可爱的缺牙巴。

 

 

 

       没想到小时候的严总这么稚嫩可爱,贺峻霖真想掐一把照片里看起来很好捏的婴儿肥。再看看现在的严浩翔,虽然眉眼依旧精致,但那张生人勿近的冰山脸和以前真是天壤之别。

 

 

 

       贺峻霖被勾起兴趣,从书架里抽出一册布满灰尘的相册,抖抖上面的尘土,开始一张张品味人类幼崽时期的严总。

 

 

 

        好家伙,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严浩翔小时候是真的很Q很萌,圆脸,总是眨着一双水灵灵的欧式大双,谁看了都想rua一口糯糯的小脸。

 

 

 

       贺峻霖笑的前仰后合,回过神后慌忙捂住嘴,害怕隔壁严浩翔听见他魔性的笑声到时候找他兴师问罪。

 

 

 

        看着看着,贺峻霖心里泛起一阵苦楚。说实话,他真的不了解严浩翔,他所看到的严浩翔只是他想让自己看到的他。仅凭此点,他贺峻霖还没有资格和他肩并肩站在一起。

 

 

 

 

        严浩翔是众星捧月的上流社会公子哥,他是碌碌无为的无业游民。要是他没遇见严浩翔,说不定自己现在还在为柴米油盐发愁。

 

 

 

         一瞬间,他感觉严浩翔太耀眼了,自己被他的光环笼罩着,犹如一只微不足道的蚂蚁。如果哪天严浩翔突然新鲜感没了,漠然离去,他也只能顺其自然,无家可归,无处可去。

 

 

 

 

          [他和他的距离不止十万八千里。]

 

 

 

         贺峻霖静静合上相册,小心的把它放回原位,离开书房后,装作从来没人进过的样子。

 

 

 

        隔壁两人依然没有要出来的意思,贺峻霖定定的看了一眼,便扭头下楼。

 

 

 

         他决定去找张真源。

 

 

 

 

 

 

 

 

 

 

         高档奢华的桌球馆内,穿金戴银的男男女女挤在一起,空气里弥漫着呛人的烟味,还有时不时因为进球而爆发的欢呼声,贺峻霖皱起了眉头。

 

 

 

        贺峻霖努力惦着脚尖,放眼望去。张真源应该挺好找的,毕竟,也是和严浩翔刘耀文一样是180的大个。

 

 

 

         果然,张真源轻倚在柜台前,依然是那身笔直的西装,气质不凡,看样子是在与人交谈。

 

 

 

        他微微侧身,瞥见人群中苦苦逆流而行的贺峻霖,没办法,他优越的外貌和裹的严严实实的打扮实在很难不引人注目。

 

 

 

         张真源略显诧异,随即轻笑一声,跟身边交谈甚欢的人示意,那人心知肚明,然后消失在人群中。

 

 

 

          “下午好。”张真源盯着跌跌撞撞向自己走来的贺峻霖,“哈……哈喽,下午好。”贺峻霖大口喘着气,刚才正好挤过一群女人堆,那浓郁的香水味快把他熏吐了。

 

 

 

         贺峻霖张了张嘴,刚想开口,“里面说,外面有些吵,你可能不太适应这烟味。”张真源带着他来到vip休息室。

 

 

 

        “你今儿怎么有心思来找我?我以为你在和严浩翔度蜜月呢。”关上门,外面嘈杂的声音瞬间小了不少,张真源示意他坐下,一边给他倒水一边打趣道。

 

 

 

         

         贺峻霖腼腆一笑,艰难的开口,“那个……张先生,我来是想了解了解严浩翔的过去。”

 

 

 

         张真源微微怔了一下,准备递水的手臂也悬停在半空中。望着他虔诚而又渴望的眼眸,随即温柔笑了笑,“你不用叫我张先生,叫我张哥就行,”沉默了几秒,“为什么会忽然想了解他的过去?”

 

 

 

          贺峻霖接下水,“谢谢,”他抿了一口,“我觉得,以我至今的身份是不配他喜欢的。我们的身份相差太悬殊,我甚至发现我对他好像根本不了解,所以想来找你问问。”似乎像是没了底气,他声音越来越小。

 

 

 

        说罢,他又小心翼翼的眨了眨眼睛,“我今天来,应该没打扰到你吧?”

 

 

 

       张真源听着很不是滋味,他感觉眼前这个人很缺乏安全感,而且自卑到了骨子里,每个字说的都那么小心翼翼。

 

 

 

        “没有没有。”他清了清嗓子,“你要想知道什么,尽管问我。”张真源的声音很轻柔,温润如玉。

 

 

 

        “嗯……”贺峻霖歪着头,想了半天,“那就说说你们上学的时候吧。”

 

 

 

         “上学的时候啊……”张真源回忆着,“那时候,我,耀文和浩翔,我们三个是铁三角的兄弟情,我和浩翔成绩都不错,倒是刘耀文在最后一个学期不知怎么,在学校里就开始沾花惹草,天天都有女生前仆后继的扑上去,他倒也乐意。桃花运那是一年365天都旺着,成绩嘛……emmmm一言难尽。”

 

 

 

       “噗哈哈哈哈哈哈看的出来。”贺峻霖半开玩笑的说,“那…你和严浩翔应该也收过不少情书吧?”他试探性的问。

 

 

     

       “嗯,是不少呢。”张真源如实回答,贺峻霖的醋坛子溢出来一点醋,心中泛起苦涩,张真源注意到他细微的表情变化,继续说,“虽然但是,严浩翔义正言辞的拒绝了所以女生的示好,那时候的他真正诠释了什么叫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男德班班长,模范三好生当之不愧。”

 

 

 

      见贺峻霖表情舒缓一些,张真源心里也松了口气,“虽然他大部分时间都用在了学业上,但是平常没事时喜欢踢球,他以前一直念叨着想要去慕尼黑看场球赛。但是毕业了,我们几个陆陆续续都要继承点家业,时间少了,也就再也没踢过球了。”

 

 

     “啊……原来他曾经也想过去慕尼黑啊。”贺峻霖想起之前去游乐场餐厅自己偶然跟他提过的慕尼黑,没想到以前严浩翔也早就期盼着想去了。只不过,那时看他的反应很平静,可能是长大成熟了,不会对小时候的愿望大惊小怪了吧。

 

 

 

       “我们仨的学生时期都挺普通的,除了被女生青睐,也没做过什么很叛逆的事情,这些应该就差不多了。”张真源简单的说,喉咙有些干燥,起身接了杯水喝了一口。

 

 

 

      三个人毕业以后各自继承家业,只不过刘耀文不知怎么就混成了玩世不恭的纨绔子弟,张真源凭一己之力开了家奢侈消费场所,而严浩翔慢慢长成一个金钱开道的事业脑。

 

 

 

       看似惺惺相惜,什么都没变。可物是人非,彼此早在不同的道路上分道扬镳,渐行渐远。

 

 

 

       “谢谢你啊,张哥。”贺峻霖感到这个称呼有点别扭,但还是试着习惯它。“其实……我最想知道的是严浩翔……他有没有前任什么的?”

 

 

  

       这个问题看似问的漫不经心,实则一针见血,每个字都布满了陷阱。张真源犯了难,自己要是不好好答,两人本就缘浅的命运说不定会被自己引到不归路。

 

 

 

        “嗯……他有的。”张真源决定坦白,耸了耸肩,偷偷盯着贺峻霖的脸,企图从他眼中读到什么线索。

 

 

 

        “这样啊……那…他有几个?”贺峻霖听到了他最不希望听到的答案,他努力让自己镇静下来,故作轻松,殊不知言语中的颤抖已经彰显出他的心凉。

 

 

     

         老实说,他不希望张真源再说下去,因为还没有做好充足的准备听到接下来那些猝不及防的意外。

 

 

 

        但他必须要承认一个事实,他的初恋——愚蠢的献给了严浩翔。

 

 

 

        

          “也就……一个。”张真源也知道贺峻霖对于这个话题的讨论很难受,似乎能感同身受,“要不…咱们换个话题吧?”

 

 

 

 

         “不了,我想听听,你说吧。”贺峻霖低着头,盯着着手上倒满水的纸杯摩挲着,看不见他的表情。

 

 

        “那……好。”空气凝结了几秒,张真源深吸一口气,侃侃而谈,“那是个瘦弱的女孩子……经济条件也比较糟糕,他们是同校同学,而且是地下恋情,几乎没有人知道他两的关系,也就我们几个铁哥们知道。”

 

         

       “本来一向遵守校规男德的他,也误食了初恋那颗禁果而一发不可收拾。”

 

 

 

 

         “后来,都知道,纸是包不住火的。浩翔他爸知道以后气的半死,严浩翔那家伙也倔,加上青春期叛逆,还非得跟他爸顶嘴说以后非娶她不可。这一下直接把老爷子气到高血压住院,他爸年纪也大,一生为事业奔波,这不,那会直接进ICU了。”

 

 

 

 

         “那阵子也真不知道严浩翔是怎么熬过来的。被逼的手足无措,天天颓废的要死,成绩也是直线下滑不少,还总把那些悲观泄气的话挂在嘴边。”

 

 

 

 

         “高考完以后,那女孩成绩不错但是没钱读大学。严浩翔以男友的名义给她学费可她死活不收,她知道因为自己严父都进了ICU,本来就心中有愧。最后,为了学费竟然背着严浩翔长期在黑市卖卵感染而死。”

 

 

 

         “我和耀文这辈子都忘不了严浩翔收到女孩死讯那天。他把自己锁在家里整整三天三夜,出来以后,我们还在担心他精神问题,谁知他整个人都变了,像是经历了一场猝不及防的成人礼。反正,直到现在,也从来没人敢在严浩翔面前提那个女孩半个字。”

 

 

 

          “他说走就走,去加拿大留学。回来以后风风光光正式继承了家业,老爷子也从ICU里出来了,颇感欣慰,到处炫耀他儿子出人头地了。”

 

 

 

        贺峻霖呆呆的坐在沙发上,震惊到久久无法回神,像听了一部主角逆袭之路的狗血电视剧。

 

 

 

         果然,他眼里所认知的严浩翔,只不过是九牛一毛,沧海一粟。真正的冰山一角下,潜藏的可不只是几百万吨的冰层。

 

 

 

         哪有什么一夜成长,都是在一次又一次的重创中蓄势待发;所谓成熟稳重,那是用挚爱的香消玉殒换来的。

 

 

 

         他恨自己没能在严浩翔最无助的时候出现,那些黯淡无光的日子,他严浩翔是怎么孤身一人撑起一片天的。

 

 

  

         严浩翔在他穷困潦倒的时候空降,虽说是坑蒙拐骗,但也算是捞了他一把,从此自己也算衣食无忧了。而他贺峻霖,只能从别人嘴里吐出的几句轻描淡写的话,第一次感同身受爱人那段不堪回首的过去。

 

 

 

         更令他心痛的是,从张真源的只言片语中,他能确认严浩翔曾将自己的一片真心托付给那个女孩,年少时的山盟海誓,虽是昙花一现,但也饱含着稚嫩青涩的情感。

 

 

 

         

          这也能印证严浩翔把他第一天带到别墅里,给他纹上自己的名字。那是他害怕自己像初恋那般措手不及的人间蒸发,所以用极端的占有欲掩盖那颗脆弱敏感的心脏。

 

 

 

         可惜,两个严重缺乏安全感的人相爱本就是一场水深火热的灾难。

 

 

 

         贺峻霖大脑恍惚,难以置信,只觉得耳鸣。

 

 

 

         “你……还好吧?”张真源见贺峻霖缓冲的时间差不多了,但瘦小的身子仍然微微颤抖着,不由得一阵心酸。

 

 

 

        贺峻霖的嗓子眼堵的慌,他怕他说出来的话会沾染哭腔,“我没事。”还好,只是有些沙哑。

     

         

 

       “这些事呢,需要你自己回去好好消化,我想你需要点时间,也别太在意他的过去,像现在和以后看齐。”张真源温柔的安慰道,“其实…我现在……想替耀文跟他解释一下那天强吻你的事。”

 

 

 

       你又是怎么知道的?贺峻霖心力交瘁,还没从刚才的信息里缓过来,现在又突然提这茬,他只觉得这种事越多人知道越难堪,贺峻霖扶着沉重的额头,艰难的吐出两个字,“……什么?”

 

 

 

        “或许现在跟你说有点突兀,但我还是有必要跟你解释一下。”张真源尽量把声音放的轻一些,“刘耀文之前有一个喜欢的人,苦苦追求不得,把所有的精力都投了进去,可那人反而对他避而远之,后来悄无声息的离开了,他走的时候杳无音讯,刘耀文……嗯……也就变成你现在看到的那样……”

 

 

 

         “他那天还懊恼的和我说没能控制住自己,第一次见你,就觉得你跟那人特像,不论动作还是神态,加上酒精的******,这才是真正强吻你的………原因。说实话,我第一眼看你,也觉得你和那人神似。”

 

 

 

         “虽然但是,我还是得为那家伙鲁莽的行为而向你道歉。”

 

 

 

          “你向我道啥歉啊张哥,其实那事我都快忘了。”其实张真源都说了些啥贺峻霖压根没怎么听,只觉得脑袋要爆炸,“天不晚了,我先回去了。今天真的很感谢你!”贺峻霖紧紧握住了他的手,微微欠身鞠躬。

 

 

 

         “没事,要不我开车送你回去?以后记得常来,就当交个朋友了。”他婉拒了张真源的好意,勉强挤出一个微笑。

 

 

 

        天色渐晚,已是黄昏。窗外的残阳余晖斜射进白色的轻纱,为贺峻霖的侧颜镀上一层金。在张真源眼里,这个角度的他宛如被上帝惩罚而下凡的仙子,那种凄美的易碎感栩栩如生。

 

 

 

        临走前,贺峻霖突然想起张真源刚才说的一句话,“张哥,你觉得我长的和那个女孩有多像?”

 

 

 

         张真源被这句话愣住了,一下子怔在原地吐不出话。

 

 

 

         贺峻霖别过头,轻声低笑,早已心知肚明。

 

 

 

        此时无声胜有声,沉默已经给出了最好的答案。

 

 

          “张哥,谢谢你,后会有期。”

 

 

 

 

 

   

    夕阳已经完全坠落到地平线,唯有几丝余晖还在弥留之际,贺峻霖疲惫的推开别墅的门。

 

     刚进屋,便看见猩红着眼睛的刘耀文朝门走来,似乎是受了什么******,草率的跟贺峻霖打了声招呼,便消失在暮色中。

 

    看样子两人交谈结束,结果倒是并不怎么好。

 

      严浩翔轻倚在沙发旁,风骨清阙,意味深长的看了眼离去的刘耀文。转身瞥见头发凌乱的贺峻霖,眉眼弯弯,“霖霖,你去哪了?怎么这么晚才回来?来,过来抱一会。”

 

      贺峻霖打量着眼前的严浩翔,百感交集,复杂万千,他看样子什么都没变,却又什么都变了。贺峻霖有千言万语想要质问他,想脱口而出的话语却哽在喉咙里,硬生生给吞了回去。

 

      严浩翔,你究竟是一个怎样的人啊?贺峻霖在心里无声的质问谴责。

 

      [海的那边……还是海吗?]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以下吧
点赞19 分享
评论 共27条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