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严文】势均力敌

     梦里,是一个男人粗暴疯狂的占有着他。

     他,严浩翔,一个愤世嫉俗不可一世的rapper,众人眼里散发着生人勿近的绝缘体,在那个男人在他身上翻云覆雨的占有时却不选择反抗,反而渐渐**其中,愈发沉沦。

      在灭顶的意乱情迷中,他似乎不想结束这个梦,浓密的睫毛迷蒙着微张的双眼。

      “唔……”严浩翔吃力地睁开双眼,干涩的喉咙中迸发出一声沾染着些许哭腔的**。坐在床边的人愣了一下。

      “翔哥,你醒了?”刘耀文皱了皱眉,好像在故作镇定,他的衬衫上解了几颗纽扣,若隐若现的肌肉半裸在空气中。

     “耀文?”严浩翔有些没反应过来,刚刚梦里的人怎会出现在自己身边。待含糊的脑袋慢慢清醒,他想起身舒展一下酸痛的身子,谁知这才发现自己的双手被一根还残有法国香水的领带捆的结结实实,他瞬间明白了什么,迟来的腰间酸痛和**的撕裂感逐一袭来。

     昨日午夜那个迷乱色淫的记忆重新涌入严浩翔的脑海,一点一点侵蚀着他后知后觉的自尊。

    原来……不是梦啊……

     望着严浩翔沉思的模样,刘耀文心情很好的勾了勾嘴角,他重新欺身而上,带有几丝挑衅意味的语气说,“翔哥,我昨晚可是弄疼你了?”

    “呵……”严浩翔收回了刚才迷茫的眼神,取而代之的是不可一世的警告,“玩够了吗?”

    “啧啧啧,你昨晚可不是这种语气跟我说话的。”刘耀文对上了他冰冷的眼神,他将头埋在严浩翔柔软的颈部,啃咬舐吻,肆意玩弄。严浩翔企图躲开,却又无处可躲。

    “翔哥?”刘耀文见严浩翔没有任何反应,抬头瞥见他沉默禁忌的目光有些被唬住了。这样一个强势而又有些自负的rapper,或者说他的哥哥,才是刘耀文喜欢上的那个严浩翔。

    严浩翔咬着柔软的嘴唇,抑制着即将脱口而出的**,身体虽然随着刘耀文的动作而律动着,但目光中已无半点**之欲。

    他昨夜已经丢人现眼了,他不要再继续**下去。

    “滚开。”严浩翔冷了眸色,带着毋庸置疑的语气命令那个正在低低的喘息着的刘耀文。

     刘耀文有些怔住了,严浩翔冷若冰霜的声音刺痛了他的心。不过片刻他轻笑了一声,居高临下地开口道,“哼,我早就想这么干了。”

    严浩翔压制着即将爆发而出的怒火,红血丝充斥着他水雾朦胧的眼眶,可即便这样他依旧不动声色缄默着。

    刘耀文好像对冷眼相待的严浩翔渐渐失了兴趣,停止了动作。他穿好衣服后随手解开了绑在严浩翔身上的领带,“昨天的事,不要跟任何人说。你今天要是不舒服的话我去向飞总替你请假,药放在桌子上了,记得擦。”话音刚落,刘耀文收起轻薄玩弄的眼神,回头恋恋不舍的看了一眼那个被他玩熟了瘫在床上的人儿,不禁吞了口唾沫,便推门而去。

    严浩翔回想着刘耀文究竟是什么时候才喜欢上他的。

     也许是在严浩翔手把手教他找flow时刘耀文心不在焉却意味深长的盯着他看时,也许是在他们课下battle时刘耀文故意唱一些带有不明意味的歌词,更或者是那些在练习室练舞时不经意间的肢体接触。

     他不知道刘耀文为什么喜欢他,两个拽上天的rapper会有什么结果,更何况他觉得自己的性格是那么好强自负。

      世人眼中,他严浩翔是那个站在舞台中心的焦点,穿着嘻哈范的演出服把场子燥的热火朝天,令台下无数少女倾心尖叫。他,是无数摄像机前奕奕生辉的rapper,是未来的超级巨星。这样一个骄傲的人儿却被刘耀文压在身下娇喘连连。

       严浩翔不想在继续想下去,心里烦得慌。是的,他也喜欢刘耀文,两个势均力敌的对手很容易产生互相欣赏的爱慕。是初经人事的羞耻令争强好胜的他不得不维护自尊从而对刘耀文厉声呵斥,而且这种事情不应该是两情相愿才能做的吗?刘耀文这种鲁莽冲动的行为是要付出代价的,他的第一次也不是那么容易就交给这个毛头小子的。

      如果刘耀文没去他的房间,他也克制住了内心的欲望,事情的结果就不会这么糟糕。

      严浩翔烦躁极了,内心的纠结和矛盾令他痛苦万分。他深吸一口气,索性把一切乱七八糟抛到脑后,颤抖着手拿着刘耀文给他留的药抹在刺痛的**。

     **,好痛。

     刘耀文揉着发涨混沌的脑袋走出了房间。待过了许久后,才后知后觉的意识到了什么。原来书上说夜晚肾上腺素分泌会加倍是真的。

     他简直想抽自己一巴掌,他亵渎了那个唯我独尊而又骄傲的哥哥。刘耀文自己也是个十五六岁不知天高地厚的少年,但他的所作所为已经不亚于那种酒后乱性的成年人。刘耀文心中翻江倒海,独自跑到厕所冷静一番。

     他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喜欢上的严浩翔,第一眼看他只觉得他是个浑身散发着禁欲系的纨绔子弟。后来,对他的崇拜渐渐扭曲成了压抑在心底的爱意,他想占有他、欺负他,想把他压在身下听他哭着求饶,他想让他为他笑,为他哭……他……要他……

 

 

     那时,刘耀文被自己这些邪恶的念头吓了一跳。可他依然无法控制住正值青春期野蛮发育的身体。当他再一次看见严浩翔练舞后大汗淋漓的样子,半解的衬衫里**着雪白的锁骨,那一声声喘息传到他耳朵里简直像是一杯杯鬼迷心窍的**。

 

       他有些后悔自己疯狂的行为,要是他能耐着性子再等等,说不定一切结果还不会像现在这样糟糕。事情发展成这样是刘耀文隐隐约约感觉到双向暗恋的痕迹,这才有了事后还有脸面对严浩翔的底气,他相信他会为他的任性买单。刘耀文回想起他昨晚被欲望侵袭的媚态,甜腻的叫声久久萦绕在耳廓,他舔了舔嘴唇,意犹未尽。

 

    显然易见,两人冷战了一个月。

    这一个月中,严浩翔处处回避着刘耀文,再也没和他唱过一次rap,练舞时站在角落里躲的远远的,注射着刘耀文的目光中也带有几分敌意,对他的示好充耳不闻,更没和他说过一次话。

    每当两人擦肩而过时,刘耀文欲言又止,而严浩翔冷漠地对他置之不理,令他尴尬不已,心中又平添了几分内疚。

    如果刘耀文能回头瞥一眼,就能惊奇的发现严浩翔红的滴血的耳根。

    刘耀文和严浩翔形同陌路的状态引起了stf和其他几个土豆的注意,他们轮流询问两人是不是吵架了,得到的答案大多是几句简短含糊的搪塞,两人都是小孩能有多大点事,过几天就和好了,其他人劝了几次,也没多在意。

    严浩翔表面对刘耀文态度冷漠,其实是为了掩盖日益增生的羞耻,他躲着他只是无法直视那个曾经乖乖叫他哥哥的刘耀文,一想到之前在床上失态的模样自己也过不去这道坎,谁也不知道他内心无时无刻不经历着海啸。

    谁叫他是个从不甘败于他人脚下的狮子座呢,骄傲的狮子从未想过自己有朝一日会被他人挑逗玩弄。抱着这样一个幼稚可笑的想法,严浩翔冷哼一声,再也不想看见刘耀文。

 

    月黑风高的夜晚,漆黑的苍穹挂着一轮皎洁的明月,璀璨繁星交织成身后流动的银河,这天他们练舞练到很晚,严浩翔意外地心情不错,散发着一身香汗回到宿舍。

 

   刚推开门,他看到刘耀文半倚在墙上,似乎等他很久了。严浩翔心中一惊,转身想走,却被刘耀文蛮横的揽住腰拽了过来,顺手也把门给锁了。

 

   “有事?”严浩翔挑衅一般开口,言语中带有几丝愠怒。

 

     刘耀文尽量躲闪着对方如炬的目光,曾在内心排练过无数次的话语此时此刻哽在喉咙里,他摩挲着手掌,轻声回答,“翔哥……对不起……上次的事……都怪我……我没有经过你的同意就先入为主了,我今天打扰你就是想跟你认个错。对不起,我……我就是个畜生,我罪该万死。”刘耀文像一个犯错的小孩子一样,声音越来越小,头也埋得越来越低。

 

    听到他这么骂自己,严浩翔忍不住想笑,望着眼前委屈巴巴低着头的刘耀文,他故意凑到他耳畔前,用似远似近的声音问道,“还有吗?”

 

    刘耀文愣了愣,依然不敢抬起头与他对视,这是在搞哪一出?刘耀文心想。他琢磨着严浩翔的用意,抓耳挠腮,最终眼睛一亮,仿佛明白了什么一样。那几个字卡在干涩的喉咙里吐也吐不出去吞也吞不进去,磕磕巴巴却什么也说不出。

 

    严浩翔见状,翻了个白眼,暗骂他**。他们的距离近到都能听清彼此的心跳,倒是刘耀文低着头将毛茸茸的脑袋枕在他肩膀上,窗前迷幻的落日灯光渲染了此时微妙暧昧的气氛。

 

  彼时,在内心纠结了一万次的刘耀文才缓缓开口,“翔哥……嗯……我……喜欢你……”他不确定这是不是双向的爱,甚至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这听起来不像是告白,而更像是小心翼翼的试探。

 

    严浩翔勾了勾嘴角,他终于听到了那个满意的答案。他歪着头,黝黑的眸子中深不可测,“与其说是幸运,不如将你我二人之间的情分称为孽缘。别人的第一次是两情相悦,而我的第一次却误打误撞的给了你,”严浩翔自嘲道,“我也想责备你,只是……时机未到。所以,你明白我什么意思吗刘耀文?”

 

    平静的话语搅动着刘耀文心中暗波涌动的大海,他长吁一口气又不敢置信,晶亮的眸子对上了严浩翔笑靥如花的桃花眼。

 

    严浩翔双臂攀上他的脖颈,嘴里呵出的热气弄的刘耀文耳朵痒痒的,刺挠着他躁动不安的心,“我也喜欢你。”

 

    刘耀文看到严浩翔眼中跳动的炽热火焰,他的手狠狠捏了下眼前人儿的细腰,终于微眯着双眼吻上严浩翔的唇。刘耀文极享受这柔软的触感,忍不住加重了嘴上力道。

 

   少年的初吻绽放在曼陀罗丛中,青涩而又热烈,但却蛊惑着纯洁的灵魂。刘耀文撬开他的牙齿,缠绵悱恻,贪婪地吮吸严浩翔口中的琼浆玉露,**的水声充斥在耳底。

 

    半响,刘耀文松开怀里早已被吻的如溺水般窒息的严浩翔,他像只小猫一样娇声喘息,冷白皮的脸颊上也早已浮现出绯红的粉晕。“哟……你练过啊……这么会……”严浩翔半开玩笑的说。

 

   他软软的瘫在刘耀文身上,望着严浩翔这副勾人的模样,他抿了抿意犹未尽的嘴唇,慢条斯理,“翔哥,我们玩点有趣的吧。”

 

   “什么……?”严浩翔还没反应过来,刘耀文轻松地把他抱了起来,他隐隐约约感到一丝不祥的预感,他眼睁睁地看着刘耀文把他摔在床上,然后从兜里掏出避孕套和润滑油。

 

“你……又来?”严浩翔无奈,羞耻感油然而生,不过转念话锋一转,“那……这次该我在上面了。”

 

    刘耀文嗤之以鼻,“你打得过我吗?”他注意到对方身为年长者的自尊,言语中带有几分戏谑,可双手却麻利的剥下两人碍事的衣物,迫不及待地伸出手揉捏严浩翔**的臀部。

 

    严浩翔哆嗦了一下,扯住被子蒙上早已面红耳赤的自己。刘耀文见他这副娇羞的模样甚是合他口胃,于是在手指上涂上润滑油,掰开那两条修长的玉腿小心进入那处敏感的禁地。

 

    虽然不是第一次,但那对欧式大双早已水光潋滟,严浩翔呜咽一声,“嘶……***给我轻点……”

 

   “别装了,又不是第一次,老司机。”刘耀文恶劣的说,但手上还是心软地放慢了动作,他再一次惊叹于严浩翔紧致的**,怕弄疼了他于是轻轻将残留着银丝的手指抽了出来。

 

    歇息片刻,“我能进去了吗?”再得到一声渺远的哼唧后,刘耀文终于按耐不住**,狠狠地顶进严浩翔柔软的**,长驱直入。

 

    严浩翔在刘耀文一下比一下用力的**中有节奏的律动着。明明他才是哥哥,为什么要被这个小毛孩压在身下操。几滴细碎的泪珠挂在睫毛上摇摇欲坠,他搂紧刘耀文的臂膀,一边伴随着几声销魂的喘息一边咒骂刘耀文禽兽不如。而刘耀文听到这些倒是又好气又好笑,像是报复一样用滚烫的顶端触碰严浩翔深处的软肉,乐此不疲。

 

    严浩翔在刘耀文身下****的模样勾的他玩心大起。刘耀文坏心地挑了挑眉,“舒服吗?”

 

   “唔……啊……你滚……”

 

   “有你这样被人操的吗?”刘耀文不满的撇了撇嘴,“问你呢,快说,不然我不动了。”

 

  “啊……别……舒服……”

 

    刘耀文很满意,自己的床上功夫得到了认可。他**大发,扶着严浩翔的细腰大力动作起来,惹得身下春光乍泄的人惊叫连连,哭着求饶。

 

    云雨暂歇,严浩翔额前的碎发早已被汗水染湿。窗外朦胧的月光给他的面庞镀了层银纱,使这个散发着一身香汗的虚脱美人更加楚楚动人。刘耀文回想起之前那个目空一切的rapper和如今被他压在身下操熟的销魂模样形成巨大的形象落差,这使他内心获得一种极大而又变态的满足感。刘耀文俯下身,吻住了严浩翔的唇。

 

     

 

   “神明没收了人类的胆怯,这使得少年的爱轰轰烈烈。”

 

   他们是两个平分秋色的rapper,是未来站在台上出类拔萃的超级巨星,也是彼此床上缠绵交织的初恋,更是未来相濡以沫厮守半生的百年之好。

 

    我们从来都是势均力敌的。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以下吧
点赞147 分享
评论 共13条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