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翔霖】都市怪物2

“少爷,他醒了。”女仆恭敬的低着头。

“知道了。”严浩翔整理了几下颈前的领带,优雅的起身。

偌大的走廊里挂着几副价值连城的壁画,奢侈而又华丽。严浩翔走到走廊的尽头,推开那扇紧闭着的门。

房间内精美的家具已经在地上七零八落,似乎在宣示着房间主人的不满和愤怒。

严浩翔蹙眉,顺手把地上的毛毯捡了起来,拍了拍上面的尘土,故作不解,看往那个对他怒目圆睁的人。

贺峻霖见严浩翔推门而入,不知是因为恐惧还是愤怒身体微微轻颤,“严浩翔,放我离开你这破别墅!”

“怎么,我薄待你了吗?”严浩翔凑上前来,搂住贺峻霖娇小的身体,戏谑的捏住他的下巴。似乎是因为自己把贺峻霖买下来的缘故,他对他的态度更加放肆和张扬 。

贺峻霖耳根微微泛红,极力挣扎着想要站起来,无奈自己力气太小,“唔……我又不是你的私有物,我是一个有血有肉的人!”清冷的声音沾染了些许哭腔,好像下一秒眼泪即将呼之欲出。

严浩翔颇有趣味的用舌尖舔了一下贺峻霖的耳垂,“唰”的一下整个耳朵都红的滴血,“你知道我用多少钱才把你买下来的吗?”他淡淡的说,“如果你能把这些钱还给我,我倒是可以考虑让你离开。”

“好啊!”贺峻霖倔强的抬起头,当听清楚严浩翔嘴里那串天文数字时,顿时大为震惊,恹恹的丧失了所有勇气。严浩翔看到他这副模样很满意,蔓延的控制欲慢慢侵蚀了他的内心。

有钱人都有病吗?!贺峻霖感到大为不解,但尽管如此,他还是坚定的想要逃离严浩翔。现在的他又算什么东西?严浩翔只是贪图他的容貌,待他风华已逝,自己还不会落得个被主人丢弃的狗一样的下场。

严浩翔仿佛看穿了他的心思,慢条斯理,挑衅般开口,“离开我,你还不是要去为那点杯水车薪发愁,况且你从小独自一人长大,又没有什么可牵挂之人。留在这,吃穿不愁,岂不是一举两得?”

短短几句话却狠狠砸在贺峻霖的心上,自己的所有秘密仿佛都在严浩翔面前******出来,果然钱就是万能的啊,他自嘲的叹了口气。

不管怎么样,他都有能力自力更生,不需要严浩翔所谓的******,尊严是他最后的底线,他不可能去挣一份不干不净的钱。

在贺峻霖思考之余,严浩翔熟练的从身上掏出一套纹身器具,待贺峻霖才反应过来,他已经用那根还残留着法国香水的领带给贺峻霖绑上一个牢固的结。

“你干嘛!”贺峻霖惊叫,眼睁睁的看着严浩翔褪去自己上身的衣物,为接下来即将发生的不堪后果惴惴不安。

“待会你就知道了。”严浩翔修长的手迷恋的抚摸着贺峻霖光滑雪白的脊背,他不禁哆嗦了一下。

严浩翔娴熟的在他的后背上用器具划刺,痛的贺峻霖龇牙咧嘴,绝美的小脸上流淌着两条泪痕,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血腥味,飘到贺峻霖鼻翼中不禁令他倒吸一口凉气。

“好了。”严浩翔用干净的酒精棉小心翼翼的擦拭着残余的血迹,满意的看着他在贺峻霖躯体上留下来的杰作,指尖轻触着那还在疼痛的纹身——严浩翔在贺峻霖背上纹上了他的名字。

“唔……******!”贺峻霖羞耻万分,大颗大颗的泪水从眼眶里涌出,气的他身体颤抖,他想用胳膊肘攻击身后的严浩翔,却被对方轻而易举的躲开。

“呵……别人都以为你才华横溢,前途一片光明的严小少爷,谁不知道你还会经常去烟尘场所寻欢作乐呢!”贺峻霖稍微平静了一点,他开始想要激怒严浩翔,他要让他越生气越好,到时候就能把自己赶出这个鬼地方,重获自由。

看着严浩翔的脸色越来越难看,目光越来越阴沉,贺峻霖心中发怵却依然喋喋不休,“你……你只不过就是个把自己快乐建立在别人痛苦之上的衣冠禽兽……”话还没说完,严浩翔粗暴的把他拽到身下,居高临下的看着他。

他眯起眼睛,冷若冰霜,“说完了吗?说完了该我了。”严浩翔扯开贺峻霖的衣服,单薄的衬衫顿时被撕的稀碎。贺峻霖恐惧到了极点,为什么会这样?他难道不该让自己滚吗?盘算好的计划居然适得其反,躲闪的眼神暴露出他的害怕。

当身下的撕裂感传来后,贺峻霖才后知后觉的哭着求饶,“唔啊……严浩翔……不要……求你……轻点儿……”声音绵软又无助,他含着泪水的美眸饱含着痛苦。

贺峻霖不知道自己的求饶是否更激发了严浩翔的******,只是在疼痛和******中************,依稀听到了这样一句话:

“贺峻霖,记住我带给你的痛,以后这就是惩罚。”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以下吧
点赞3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

    暂无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