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鑫祺】心心_烟瘾

马嘉祺感觉到喉咙有些痒痒的,很久都没有抽菸,以为已经戒掉了,没想到隔了这么久,忽然就来了烟瘾。

当初是沈昌给了他一支菸试试,试过几次后就戒不掉了,有时候会偷偷抽几支,跟丁程鑫交往后更是一支都没动过,今天实在忍不了决定破戒。

翻了翻员工柜,找到了被深藏在最里面的菸盒,敲了几下后掉出仅剩的几支菸,庆幸里面还有后,抽了一支出来,将菸盒塞回柜子深处。
“一支就好…”
安慰般的心想着,此时离丁程鑫交班还有段时间,赶紧去后门抽一抽再回来。
跟店里借了把打火机,撷取一枚星火后,菸味窜起缕缕菸丝,浅浅的吸了口后,满腔的菸草味充斥着,吞下一口后才缓解喉咙传来的空虚感,那些搔着喉底的******瞬间消逝无踪。
马嘉祺靠在门旁发呆,吸了一口又一口的菸,手指间的菸渐渐在忽大忽小的火光中挥散去,将烟灰弹落在地上,准备汲取最后一口******时被人抓住了手腕,要对进口中的菸头停留在半空中。

“马嘉祺,你什么时候学会抽菸了”
丁程鑫刻印压低的口气可以感觉到他此时非常气愤,还加大了握他手腕的力度,痛的马嘉祺手一个松软,剩馀的菸掉落到地板。
啊……太可惜了。
“我本来就会抽菸,很久抽一次而已”
理直气壮的说着,却越说越小声,最后剩滴咕般的说给自己听。

“抽什么菸,以后不许你抽菸”
一脚撚掉剩馀的菸火,些许震怒的将人压在墙边,双手贴着墙壁,把他锢在两只手之间。
马嘉祺不敢直视他,低着头看向地上零星的菸头,总觉得有些无辜。
“……就戒不掉”
“戒不掉的话我帮你戒”

一手抓起马嘉祺的下颚,毫无预警的就吻了上去,双唇交叠,侵略性的用舌头拨开马嘉祺紧闭的唇,发现他牙齿紧咬着不让自己伸舌进口腔,就一把拦起马嘉祺纤细的腰,悬空着迫使他脚不着地,马嘉祺低声惊呼后,微张的嘴巴抵不住丁程鑫的强硬入侵,被抓了个满怀。
丁程鑫这次的吻又狠又急,紧紧扼住他的后颈不让他退缩,舌头像要舔净他的口腔般肆意扫荡,捕获马嘉祺的红舌后就是一阵舔舐,硬是将他的舌头推挤出口腔不让他有喘息的空间,异物感在捣弄口腔使马嘉祺有种呼吸不来的感觉,想推开却又推不动,被吻的有些没力的瘫在丁程鑫的怀中。

扫荡过他的唇齿后,口腔中已没了菸独有的草药味,丁程鑫这才心满意足的收了手,在有些肿红的唇上啄上几口。
“下次还抽不抽?”
“不抽了…你放下我…”
被亲的满脸涨红,手脚没力的,马嘉祺有说不出的委屈,本就没想让他知道自己会抽菸这事的。
“再被我发现就不是这样而已!”
丁程鑫笑的很灿烂,眼底下却是一片乌青。
抱着手中的人儿,心情转变的倒也很快,见他着实在反省,晃晃他的狐狸尾巴亲了亲他的额头就回去接班了。
“…下次抽菸不能给他知道”
马嘉祺心里这样盘算着。

——————————

【瓜瓜说】

心心是心之所向的番外哦!

#私设#勿上升

新的介面要好好研究一番,比之前更完整了些好感动!而且也看到可以设定权限

看来离车文可以发在外站的日子不远了

下次见!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以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共2条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

      • 瓜瓜的头像-河马的秘密河瓜瓜等级-LV3-河马的秘密河作者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