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祺鑫】薄荷与柠檬

 

本章含ABO,不适慎进。
薄荷**柠檬

“阿程!”

“妈的!又特么做梦!”

这位看似性格暴躁的alpha,是JQ集团的董事长,马嘉祺。

顶着令无数少女痴狂的脸,他没有做偶像,而是,回家继承了公司。

在外人面前,他冷漠无情,板着脸是常事,遇到来搭讪,抛媚眼的女员工,他也习惯了,瞥了一眼就走。

于是他们公司的女员工,就做到了,看着帅哥工作无动于衷。

反正帅哥董事长不会理自己的。

马嘉祺的信息素是薄荷,当他走进公司的第一刻,整个公司的员工都清醒了。

马嘉祺控制信息素的能力很强,他发火也不会释放他令人脑袋发直的信息素。

明天是和洛思集团合作的第一个项目,听说,老总是个omega,这很有利啊。

但是马嘉祺不喜欢用信息素压制omega,这,很不道德。

谁知道,这个性格冷冽的alpha,也有一段苦苦单恋的爱情故事呢?

 

只是商业关系的联姻,能为马家获得不少的资金,可是马嘉祺,却对联姻对象动了情,即便对方对马嘉祺没什么想法。

“你好,我叫马嘉祺。”

“丁程鑫。”

马嘉祺看着眼前的omega,长相清秀,不矫揉造作,他的腺体,还贴了抑制贴。

“婚后就别贴这个了。”

“管的着?”

“你随意。”

要不是洞房那晚,父母在外听动静,两人才不会做了一晚,以至于第二天,丁程鑫下不来床。

“要命啊!疼死了!”

“对不起。”

“嘶!不对!你标记我了!”丁程鑫摸了摸腺体,一阵痛感袭来。

“你父母让我标记的。”

“得,离了婚我就去清洗标记。”丁程鑫接过马嘉祺递过来的粥,小口小口地喝了下去。

马嘉祺虽有些无奈,但是他也管不着。

婚后生活平平淡淡,两人的生活互不相交,像两条平行线。

这婚结的,还不如说是******呢。

“戴套。”

“知道了,都多少次了,记着呢。”

每次结束,房间里都弥漫着柠檬和薄荷交融的信息素。

虽然是假结婚,马嘉祺还是每天细心的,做好早餐,照顾丁程鑫,即使晚上回来的晚,也会帮他掖好被子。

“阿程,我好喜欢你啊。”

直到有一次,丁程鑫听见了马嘉祺表弟宋亚轩马嘉祺的谈话,“你最近咋样啊哥?”

“还行,他信息素我有点受不了,柠檬的味道太涩了。”

“哥,马上时间到了,就可以离了。”

“看他怎么说吧。”

柠檬信息素不好闻……

又酸又涩……

丁程鑫有点儿难以接受,他在背后这么说自己。

原本还是有一些好感的,贴心,温柔,找不到比这个还要好的alpha了。可是,他应该不喜欢我吧。

只是一个幻想罢了……

晚上,他贴上了抑制贴,拿出离婚协议。

“签吧。”

“你不想……再等一两年吗?”

“结婚离婚,我说了算,你拿了我的钱,就得乖乖听话。”丁程鑫一脸不屑。

“你怎么贴抑制贴了?”

“我不想闻到柠檬信息素的味道,又酸又涩。”说罢,丁程鑫走出房间。

原来,他听到了。

我没有这意思……

马嘉祺还是签了。

丁程鑫搬走了……

“谢谢你,阿程。”

马嘉祺的公司,这两年发展很快。他很忙,但是他从来没有忘掉,他的,丁程鑫。

丁程鑫也没有忘记,马嘉祺,讨厌自己的信息素。

离开他的一个月,他总是吃饭吃一半,吐一半。

他去了医院,原来是怀孕了。

男omega怀孕到分娩,都是很艰难的过程,何况这位omega,他的alpha,已经抛弃他了。

怀孕期间的omega需要alpha的信息素来维持胎儿发育正常,可是,哪儿来alpha呢。

要是当时马嘉祺死缠自己,说不定,自己心一软,就不离婚了呢?

丁程鑫打掉了三个月的孩子……

他开始继续在事业上耗心血,新办的公司,洛思,很快在大众面前出现,并与JQ集团在排行榜上不分伯仲。

但是丁程鑫从来不去谈生意,omega去露面,就会被一群图谋不轨的alpha在信息素上压制,直到被动******。

因此,洛思的老总身份,一直是个迷,与JQ集团的合作,是他第一次露面。

因为他,想再一次,见到马嘉祺,不为别的,为证明自己,omega不一定就是甜甜软软的,不要因为一时冲动,换来,自己公司的,覆灭……

“阿程,祝福我合作成功吧。”

“马董,去会议室吧,洛思的人要来了。”

马嘉祺一行人坐在会议室,等待洛思的人来。

“大家好,我是洛思老总,大家可以叫我丁程鑫。”

马嘉祺猛地抬起头,会议室门口站的,不正是自己朝思暮想的人吗?

“这次合作,我们很有诚意,强强联手,在市场上占的优势可就不小咯。”丁程鑫与JQ集团的人先聊了起来。

“那丁总,我们这次五五怎么样?”

“你当我们洛思白跑一趟吗?这次,最少我们七你们三,少于七我们马上走人。”

“你…这是无理取闹!”JQ的地区总监先站了起来,把桌子拍得很响。

“坐下!”马嘉祺大吼一声,“这次决策是我做,我有权决定!”

总监坐了下来,气的脚直跺。

“丁总提的要求,不是不能考虑,这次我们一,你们九,就当是第一次合作的诚意,以后还有机会再合作,行吗?”

“还是马董明事理。”丁程鑫心里想着,这马嘉祺,真有意思。

“马董,这万万不可啊!这次会亏很多的啊!”地区总监皱着眉头对马嘉祺说。

“这次公司亏损的,我用我自己的钱填上。”

“马董真是深明大义,有全局精神,既不得罪洛思,又能有下次合作的机会,马董这个朋友,我是交定了。”丁程鑫在旁边鼓掌,“那么,合作的酒局,就今天晚上吧,我们先去准备了。”

洛思的人走了,JQ的人也回去准备酒会的衣服了,马嘉祺一个人坐在办公室,望着丁程鑫的照片,一言不发。

阿程,你回来了……

这次,就不要再走了,好吗…

酒会上,大家吃喝尽兴,洛思的人庆祝公司的大收益,JQ的在庆祝方案成功被应用。

“大家好好玩玩儿,我出去一下。”丁程鑫出去了,马嘉祺也跟了上去。

饭店的洗手间,丁程鑫撕掉抑制贴,为自己打抑制剂,浓浓的柠檬信息素充斥整个洗手间,马嘉祺进来了。

“阿程,你,******期。”

“别,别过来,求求你了,别释放信息素。”

马嘉祺舍不得看丁程鑫打抑制剂,他释放了安抚信息素,大口呼吸的omega总算缓了劲,呼吸变得平稳流畅。

“你,没洗我的标记?”

“你管的着?洗太疼了,你要是看不惯,我明天就去洗。看在马董让90%的份上。”
丁程鑫推开堵在门口的马嘉祺,朝吃饭的包厢走去。

流掉的孩子,被信息素伤害破碎的心,让丁程鑫觉得,自己不能心软,既然离开了,就不要再重圆。

“阿程,对不起。”

“马董说这个做什么?”丁程鑫一声冷笑。

“你的信息素,我很喜欢。”

“马董说这种话,太违心了。既违背内心,又的不到一个好结果,马董何必呢?”丁程鑫很喜欢马嘉祺,也许当时没听见那句话,自己可以和马嘉祺在一起一辈子。

他真的是个很好的alpha……

可惜他让自己丢掉太多……

“阿程,你再给我一次机会行不行?”

“马董记着,爱一个人只有一次机会。”

马嘉祺喜欢丁程鑫,但是他对自己的冷淡,使自己认为,丁程鑫不喜欢自己。

放手了,就还要再抓回来,只要自己还爱着,就没有理由放弃。

“马董明白了吗?”丁程鑫歪歪头,甩出一个温暖的微笑,“在我这里,没有什么破镜重圆。”

omega的心都是软的,谁不希望一个标记自己,而且一直喜欢着的alpha,回到自己身边呢?

在酒会上,丁程鑫索性喝了很多,反正他觉得,马嘉祺肯定死心了,自己就一个人,******期到了,就打支抑制剂,又不是没有一个人生活过。

“你们先回去吧,我认识丁总,过会儿把他送回去。”

马嘉祺把醉了的丁程鑫扛下楼,到了地下停车场,丁程鑫开了口。

“小王,我跟你讲,那个马董啊,是个渣,他是我遇见的,最差最差的alpha,标记了我,对我冷冷淡淡,说我的信息素不好闻,我和他离婚了呀。”

马嘉祺听着,听着,自己觉得很对不起丁程鑫,没有给他安全感和作为alpha的细心照顾。

“离婚了,一个月,我怀孕了,可是我跟你讲,每次都戴套的呀,真的烦死了。”

“什么!你怀孕了?”马嘉祺脚步一停。

“小王你继续走,我继续说,医生说要alpha爸爸的信息素,你说都离了,我还能怎么办,孩子流掉了。”

马嘉祺可算是掉了泪了。

丁程鑫这么不心疼自己,让马嘉祺都很难过。

到了家,丁程鑫昏昏沉沉的睡着,马嘉祺亲吻了一下丁程鑫的额头,“你会给我机会弥补的吧,阿程。”

丁程鑫睡着了……

早上的阳光打进来,照着身旁人儿的脸,长长的睫毛翘翘的,头发闪着光。

“你真的好漂亮,阿程。”

马嘉祺去做早饭,却听到咚的一声,回卧室一看,丁程鑫醒了,床头灯掉在地上。

“谁让你和我睡一起的!”

“我昨晚睡沙发的,怕,怕你误会。”

“这是你家?”熟悉的陈列映入眼帘。

“是,等你吃完早餐,我就送你回去。”马嘉祺仍然是那副温柔模样,丁程鑫出了房间,一只小狗跑了过来。

“六,六斤?”

“你要是喜欢,就常来玩玩儿,喏,早餐给你,马上我开车送你回去。”

丁程鑫突然走不动了,他哭了,坐在地上哭了。

“阿程,你怎么,怎么哭了啊?”

“阿程,阿程对不起,我不该送你来我家,我…”

“你要是下次不想来,就不来,我没有别的意思。”

丁程鑫拿了早餐袋,三明治里依然是两片午餐肉,马嘉祺的仍然是一片。

“为什么,你明明不爱我,你为什么要让我觉得你很好,很爱我啊?”丁程鑫不想离开这里,马嘉祺还是原来的马嘉祺,永远记得自己的喜好,习惯。

“阿程,对不起,我不该说你信息素的那些话,你如果真的忘不掉这些话,我以后就不再出现在你面前了。”

“马嘉祺你******!你不喜欢你跟我说啊!为什么在背后议论,你不喜欢你告诉我,我可以做手术,换信息素啊!”

“我不想让你受苦。”

“阿程,我爱你。”

“只要你同意,我会给你你想要的所有。”

“我不喜欢你的信息素,但是是真的喜欢你。”

丁程鑫愣住了,两年了,也许,他和自己,可以有一个重新开始的机会。

“阿程,你要是不愿意,没事儿,我不强迫你,走,我送你回家。”

“谁谁,谁说我不愿意了?”坐在地上的omega哭成了小猪包,气呼呼的站了起来。

“我,我就姑且给你一次机会吧。算我拿了90%的钱,给你的奖励。”

“我回,回房间睡觉去了。”丁程鑫跑进房间,关上房门,他听到外面一阵欢呼。

也许你是真的喜欢我,我没有发现吧。

不对,我是一个有原则的omega,我说了不同意,怎么回事。

明天就是元旦了,今天晚上,会有一场很大的烟花表演。

马嘉祺家的天台,可以看见。

晚上,丁程鑫站在天台上,等待着零时的烟花,十二月的风很冷,丁程鑫没穿外套就出来了,在那里哆哆嗦嗦跺着脚。

一阵温暖袭过全身,丁程鑫回头看,是马嘉祺。

“别冻着了阿程。”

“你不也没穿吗。”

“看着你就暖和了。”马嘉祺笑了,这是丁程鑫结婚时都没看到过的笑。

“你为什么当时不喜欢笑呢?”

“我怕你不喜欢我。”

两个傻瓜,一个天天盼着对方喜欢自己,一个害怕对方不喜欢自己。

丁程鑫视线越发模糊,他看不清,远方绚烂的烟花,期待的烟花不再重要。

擦干泪水,烟花还在空中绽放,象征来年的生活,丰富多彩。

“阿程,你知道吗,听说和喜欢的人看一次烟花,就可以在一起一辈子!”

“阿程!我喜欢你!”

刚清晰的视线,又模糊了,他只记得,这个之前不要他的alpha,亲了他。

一个迟来的吻,胜似一块儿薄荷味蜜糖。

–end–
番外后续会出,只有一篇,可能不够尽兴,第一次尝试ABO,主线还是情感,信息素涉及不多,希望各位喜欢呀!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以下吧
点赞5 分享
评论 共21条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