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翔霖】成年禮物(中)

【勿上升】

【车车小心开?】

【一些话想说】
我的车文不是那种甜的,如果想看甜的可能要再等等。至于礼物的下可能要等我构思一下,到时候也会有个鑫祺的番外篇。

————————————————-

“嗯呜…哈…你悠着点啊浩翔…欸!”
严浩翔抓着贺峻霖冲回房间后反手就锁了门,锁门时另一只手也没閒着,伸手就抚上了贺峻霖的脸颊,捧着他的脸就是一阵索吻,看着贺峻霖那漂亮的嘴形早就想吸吮了,一憋就是一整天,为了拍物料根本没办法去亲他的小宝贝。

“欸你这人怎么这么烦人啊…叫你慢些…嗯?你喝酒了?”
贺峻霖闻到了些许酒气,是淡淡的且带有葡萄香味的酒味。
“嗯…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终于可以拥有你了”
严浩翔抱起贺峻霖瘦小的身板,直直往床上走去。抱起他时,浩翔脸是能够直接埋在贺峻霖胸口的,他身上总是散发着淡淡的果香味,无时无刻撩拨着严浩翔,此时更是像催情剂般鼓捣着严浩翔仅剩的理智。

“哈哈什么话呢,不是本来就拥有我了吗,我们平时不是就有抚摸过彼此吗?”
这是实话,早在几年前两人就互相表达了爱意,从刚开始的小心翼翼到后来的每天索取彼此的温暖,两个不懂爱情的小朋友摸索着他们合适的相处方式,后来发现彼此会想要霸佔对方的身体、体温、眼神,会嫉妒别人碰自己的人,嫉妒对方触碰他人。
两人的独佔欲渐渐压抑不住,干脆就摊开对彼此的情感,做一些对其他人不会做的事。
比如现在的行为。

严浩翔低下头眼神迷蒙的看着身下的爱人,手撑在他的两旁也没有任何作为,深情款款的看着他。说来贺峻霖也是个男人啊,看着这么诱人的嘴唇就在眼前,怎么忍受得了呢,撑起手肘一抬头就精准的对上那薄唇,轻啄了几口诱惑一下在******的宝贝后,伸手就环起严浩翔的脖子,深吻了起来。
一直以来主动的人都是贺峻霖,因为严浩翔总会怕他太粗鲁去吓到他的贺儿,而贺峻霖也总是温柔的指引着他去触碰自己舒服的地方。
这次也不例外,点火的还是贺峻霖,轻柔的舔吮着浩翔的嘴唇,舌头顺势就伸了进去,轻轻舔了舔他的上颚,亲了这么多年,哪个区块能撩拨起严浩翔他最懂了。
严浩翔被又舔又吮的有点受不了,这几年贺儿的吻功又增强了不少,他总是被亲的没一次忍受住,害得他常常被逼的在不合宜的场合帮贺峻霖解放,说起慾望,严浩翔还是比不过贺峻霖。

“浩翔生日快乐”
贺峻霖勾着他的脖子,把他的头往下压埋在自己的肩窝上,脸颊在他耳边磨蹭着,严浩翔哪忍受得了这既撩人又温柔的举动,他的小兔子从交往前就一直都是这么温柔。
“霖霖……你好香”
严浩翔轻啄着贺峻霖耳下,一路从耳边沿着脸颊亲到锁骨,手慢慢的撩起他的衣摆,抚过有点肉肉的腰,再往上摸向他的******,拨弄起他的敏感点。
(真的可以吗……)
严浩翔咽了口水,一手拉开他的衣服,头埋在他的胸口开始舔舐玩弄起已经坚挺的两颗荳荳,舌头绕着舔了一圈后便吸吮起来,贺峻霖被弄到全身都在发热,下面更是早就湿一片,却一直等不到严浩翔的抚摸,******都已经被吸到发红发肿了还一直不碰其他地方,像是严浩翔刻意不去碰一样。
贺峻霖挺起腰用下面去蹭严浩翔的******,手探下去帮浩翔解开裤头,贺峻霖漂亮的指头灵巧的钻进了他的裤裆,隔着******来回抚摸着他的坚挺物,这触摸更加******到了严浩翔的感官,抬起头看向了这磨人的小兔子,贺峻霖勾起一抹笑,心想这下终于忍不了了吧。
“嘿嘿,谁让你调皮。脱下来吧,我帮你吸,当你的生日礼物”
贺峻霖不太喜欢用嘴来吸,平时只会用手帮对方解决,毕竟他认为用嘴还是太羞耻了,光用想像的就觉得害臊。
老早想好成年后的第一次的亲密要给他这个礼物,他一定没有料想到,贺峻霖十分满意自己送他的礼物,用章鱼烧来换都不一定帮他呢。

正当贺峻霖要起身帮他时,严浩翔把他摁回了床上,一手把他的双手手腕压制在头上,另一手抓住他的大腿往胸口压去,双脚呈跪姿顺势的扣住他的双腿,让他的双脚没办法并拢,这姿势简直就是男女交欢时的动作了。
这举动还真把贺峻霖整个人搞蒙了,一直以来他们的亲密行为,顶多就是接吻跟打打******,但也从来没有用这种姿势来做过。
“严浩翔??你是不是喝醉啦?你在……你在干嘛!嗯……哼嗯…痛!!哈……严浩翔!”
浩翔姿势一撑好,就直接拉下贺峻霖的裤子,手指稍微按压了一下他的******,就直挺挺的直接插入,毫不留情的直捣进他的身体深处,初嚐那软嫩******的严浩翔,只觉得里面热到不行,整个人被慾望冲昏了头似的,脑袋也跟着热烘烘的,完全没办法思考。
“丁哥……说这是成为大人后才可以做的亲密行为…霖霖…你里面好热好舒服”
“啊?丁哥?呜啊…哈…你!你不要再进来了…呜呜呜…你不要听他乱讲”
贺峻霖整个身子捲缩了起来,很想逃离异物侵入自己身体的闷痛感,一直很怕疼的贺峻霖,疼痛的忍受程度完全没办法承受这突如其来的撕裂感,痛的他全身紧绷了,讲话也语无伦次了起来。
“浩翔!浩翔….啊呜…你别动了很痛,你别…啊呜呜呜…你拔出去…求你了求你….”
贺峻霖泪眼汪汪的哀求着严浩翔,字字句句都在讨饶,但严浩翔因酒意催化了慾望的关系,早听不见贺峻霖在说什么,只觉得贺儿怎么连哭都这么诱人,下身也感觉不同以往的舒服,这是用手或用嘴都没法比的******。
“严浩翔…你再这样我要生气了喔呜呜…你走开!放开我!”
恼怒的贺峻霖认定他应该是不会罢手了,只好转用威胁的方式看他会不会放手。
严浩翔完全没听进半句话,反而直起身子把自己送的更深,最后干脆就勾起贺峻霖的双腿,一进一出快速的******了起来。
在快要达到******时,严浩翔低下身抱住了贺峻霖在他耳边低语。
“霖霖…我的贺儿宝贝…好爱你…你太棒了”
贺峻霖听了更是火大了起来,推推咬咬的就是推不开他的怀抱,急的他又火又没辄的,整个过程太痛了,痛到他也没办法思考等等怎么痛骂他…跟丁程鑫。
一股热流流进贺峻霖的身子后,他总算是肯*********,脑袋也清醒了不少,但还没完全进入状况前就被贺峻霖打了一巴掌。
“你这人!真是!哈我真是快被你气死了!不要碰我!你以后都不准碰我,碰了我就把你的那话儿拿去餵狗!”
贺峻霖撑起身子,大力推开还没理清头绪的严浩翔,穿起裤子就要开门往外走。
“欸等等!霖霖!对不起麻霖…”
严浩翔抓住他的手撒娇了起来,但贺峻霖完全不领情,手一甩转身就走,关门前还狠瞪了一下严浩翔。

贺峻霖感觉身体有一下没一下的在抽痛,这么痛的交合怎么可能成立麻,又不是女生,******哪是给人这样操的!一想到丁程鑫乱教严浩翔就一肚子火,边想边走去张真源的房间,张真源房间只有他一人睡,当初本来是三个人睡同一间房,但他说“有点吵”,于是才转去单人房。
“张哥…张哥,今晚我跟你睡好不好”
折腾这么久也都快凌晨三点了,张真源都已经熟睡不知道多久了,贺峻霖只好轻摇醒他来询问他意见。
“嗯?是贺儿啊,怎么了?你们吵架了吗”
也没答应或拒绝的,真源一手就把贺峻霖拉向自己,挪一个位子让贺峻霖直接躺在自己旁边,把他当娃娃般环抱住后,说梦话似的低咕几声就又睡着了。
“……”
贺峻霖本来还担心他会多问,还好没有,本来尝试推开张真源的怀抱,发现根本连挪开手都没办法,心想反正也很久没跟张真源这样抱着睡了,他的怀抱总是给人一种心安的感觉,过了几分钟就也跟着入睡了。

 

(发现好像分段会容易看些,这样的分段希望能让你们更能看进去,下次见?)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以下吧
点赞72 分享
评论 共13条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