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翔霖】寻光

*内含婴儿车

*严浩翔×贺峻霖

*狗血校园文

*请勿上升正主,上升的孩子不是好孩子

*原创谢谢,本人对抄袭极其反感

*本人小学生文笔,欢迎提供修改建议

——————————————

正文

00.

少年时代的风是纯洁美好的。

窗外鸟声阵阵,桌前书声朗朗,十六七岁的少年,脑子装满了难懂的题目和对未来的美好愿景。

少年的心动也在这个季节茂密生长。

17岁的贺峻霖遇见了16岁的严浩翔。

01.

开始,严浩翔处处看不惯刚转学过来贺峻霖,认为他抢尽了他校车的风头,也就总喜欢找贺峻霖的茬。

“走开啊,别坐我旁边,真碍眼。”

“喂,别挡道,走开。”

贺峻霖不说话,他觉得说了也是对牛弹琴。

对这种人没什么好说的。

那为什么严浩翔会改变对贺峻霖的看法?

也许是贺峻霖的大方宽容,面对严浩翔处处刁难满不在乎;

或者是每天中午,他会给严浩翔打包饭堂的菜,告诉他午饭很重要;

亦或者是,在严浩翔被别人欺负时会站出来帮他,事后会帮他包扎伤口,劝他不要以暴制暴……

“我不需要你的同情。”严浩翔冰冷冷的对贺峻霖说道。

当严浩翔被一群人围在厕所门前时,就知道自己逃不过了。

他已经被打了一拳,舌头死死抵着牙齿,嘴角细细的淌着血。

但即使如此,那一抹红色却显得他的肌肤在黑暗中更加冷艳迷人。

“呸,还校草呢,不就是半个瞎子,平时装的那么牛逼,现在还不是要被我们踩在脚下?”

严浩翔小时候生了一场大病,治好后却留下了慢性失明的症状,一直到后来才被发现,动手术的风险很大,严家不愿意让他去。

也就是说,再过几年,严浩翔就会双目失明。

“你闭嘴!”

“哟,瞎子还不让人说了?”

严浩翔握紧了拳头,眼底的戾气更加沉重。

只要他们再多说一句,我就上前去和他们拼个你死我活。

他想

这个动作被对方看在了眼里,嘲讽道:“你就一个人,打得了我们这么多人吗?”

“怎么他就是一个人了?”

就在严浩翔要挥拳时,一个清脆而带有几分嘲讽的语气响起。

那群人转头,光照在严浩翔身上,一个男孩清瘦的身影撞入了他的眼。

是贺峻霖。

“好亮啊……

“你谁?”

“你们刚刚的所作所为我都录像了,你觉得如果让那群校领导看到了,你还有机会出国留学吗?。”

“不是,你是他谁啊?”“还是说你根本不怕,一心奔着牢房去的?”贺峻霖没有回答,而是步步紧逼着。

那帮人的领头怕事惹大,切了一声和贺峻霖擦肩而过,带着人离开了。

贺峻霖睨了一眼,便大步上前,光跟着他一起来到严浩翔的眼里,或者说,贺峻霖此时就是严浩翔的光。

贺峻霖从校服口袋里拿出了创口贴,轻柔地贴在严浩翔的伤口上。

严浩翔也意外的没有反抗。

“录像删了。”

“没拍,吓唬他们的。”贺峻霖呼出口暖气,舒展了眉头,“下次如果发生了这样的事,不要以暴制暴,这样解决不了问题的。”说着递给严浩翔一颗糖。

严浩翔没有接过,冷笑了一声,光暗淡下去,“你根本不知道我经历了什么。”

贺峻霖组织着语言,鼓起勇气说出口,“你的眼睛……我不了解你的那些私事……你没事吧?”

“我不需要你的同情。”

虽然表面如此,但严浩翔确实是开始留心观察贺峻霖的好,渐渐和他亲近。

他觉得,去掉原先的有色眼镜下的贺峻霖,好耀眼。

贺峻霖成了他心中的那道光。

他从未想过自己会对他心动。

或者说,他心动了,但他不知道。

02.

校运会前,贺峻霖报名了800米长跑,每天放学,贺峻霖都会到操场去练习。

严浩翔没有报名,但每天放学会等着贺峻霖跟着他一起去练习。

贺峻霖也没有觉得不对劲,只不过回家路上多了个跟班罢。

可能,还增加了一点安全感吧。

如果说谁是贺峻霖努力的见证者,那一定是严浩翔。

“实在太累了就放松一下吧。”

不行!我要为班争光!”贺峻霖坚持到。

他们做足了准备,却千算万算没有算到在校运会那一天贺峻霖会被其他选手恶意推倒。

鲜血慢慢染红了少年的短裤,可他依旧挣扎着想要起来继续。

严浩翔冲上前去扶住了他,他看见,他的光,哭了。

是少年的不甘与愤怒,是准备许久后的失望,是未能达到目的的难过,期待终究落了汤。

校运会那一天,学校论坛炸了锅。

是校运会作弊,后来是严浩翔公主抱贺峻霖去校医室,是翔霖cp的诞生,再后来是学校通知校运会800米长跑项目隔日重新举行……

以及后来的后来的严浩翔代替贺峻霖参赛。

【校运会上作弊,是人性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

【惊!今日校运会严浩翔光明正大公主抱受伤贺峻霖,是兄弟情义or地下******?】

【严浩翔贺峻霖公然秀恩爱,是人性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

【校运会800长跑因某班某某同学作弊,该同学取消校运会参赛资格,成绩清理,我校定明日下午重新举行】

【据知情人员提供:严浩翔代贺峻霖参加800米长跑,xlszd?!】

严浩翔不知道当时自己为什么会那么冲动。

那一刻,他当着全校师生的面打横抱起来贺峻霖。

全场的鸡叫声由此点燃,就连老师都是一脸“我磕到了”。

怀里的少年不知所措,眼泪也忘记了流动。

他抱着懵逼的贺峻霖来到了校医室,在校医的注视下亲自为他擦了药,绑了胶布。

“现在的年轻人啊!”

但是,严浩翔心里很难受,他很心疼。

这是他的光啊……

看着小兔子眼旁的眼泪,他心痛的下意识地起身靠近,抬手拭去。

对方沾满泪水和充满惊愕的双眸被无限放大,他们的呼吸近在咫尺,双方的心脏都漏了一拍。

贺峻霖反应过来后红着脸偏过了头,抿起嘴唇。

严浩翔也赶忙收回了手低下头,在沉默中,他开口问道,

“所以你觉得你是我的什么人……

……哥哥吧。”

严浩翔愣了下,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滋味。

这个时候严浩翔才意识到,他心动了。

隔天,严浩翔为班级夺得了一块金牌。

03.

“烟花是圆的还是扁的?”

在离高考不远的日子里,六一对于这群即将面对人生的巨大考验的学生们来说,也失去了它原有的色彩。

在教室坐久了的贺峻霖只是想出来透个气,没有想到会遇到严浩翔。

“你累吗?”

“怎么了?”

Follow me.

贺峻霖带着迷惑与好奇,跟着严浩翔爬上了通往高处的楼梯。

看着严浩翔熟练的打开了天台的锁,他就知道严浩翔带他来的这个地方不会简单。

轻轻推开了门,门外的景色撞入了贺峻霖的桃花眼。

栏杆外的晚霞,校园,晚自习,书本。

这些名词,贯穿了他们的整个青春,是属于他们的少年时代。

“好美哇……

“有没有感到很放松?”

“嗯嗯……不过,你不在教室里自习,在外面溜达干什么?”

“等你啊。”

“啊?”

严浩翔靠在栏杆上,勾起了嘴角。

“听说,你喜欢拜仁?”

“好像是的。”

“我还听说,今天是你18岁生日。”

“你怎么什么都知道。”

“生日快乐,成年快乐。”

严浩翔从口袋里掏出了一颗糖,递给贺峻霖。

“成年是什么感觉?”

“奇妙的感觉吧。”

贺峻霖笑着接过糖,晚风吹过贺峻霖的脸庞,他嘴角微微上扬,转过头看向严浩翔问道:“为什么会想到带我来这里?”

“贺峻霖,你说,风吹幡动,是风动还是幡动?”

贺峻霖对这个突然的问题感到有些意外,“什么?”

“是风动,幡动,也是心动。”

“我向18岁的贺峻霖承诺,我以后会带他去看拜仁的球赛,一起走在德国的街头。”

“贺峻霖,我不想只当你的同学,你弟弟。”

“贺峻霖,我好像喜欢你。”

天渐渐黑了,教室里开起了耀眼白炽灯。

“咻……砰!”

外面放起了烟火。

所有人都放下了笔看向窗外,

那一刻不知道他们是在珍惜青春还是憧憬未来。

而烟花绚丽的色彩照亮了两位少年的侧脸,他们亲吻着彼此,青涩,而美好。

“贺峻霖,生日快乐,我喜欢你。”

“我好像也是呢,严浩翔。”

【赠送婴儿?

严浩翔的手轻轻抚上了贺峻霖的胸口,隔着衣物玩弄着那颗小红豆。

小红豆被挑弄得挺/立,贺峻霖猛地睁开眼睛,挣扎起来。

奈何严浩翔的手劲太大,贺峻霖只好狠心猛地咬了一口严浩翔。

严浩翔吃痛,松开了贺峻霖的嘴,血腥味慢慢蔓延在口腔内。

这时严浩翔才反应过来自己做了什么,脸“唰”的一下红了。

“对……对不起!”

“这……这里是学校。”

严浩翔内疚极了,他知道在贺峻霖面前自己引以为傲的自制力会变差,但他没有想到会这么差,连连低头道歉,不敢直视贺峻霖的眼睛。

“你……很想做吗?”贺峻霖结巴的问道,话音刚落,他就羞红了脸,在烟花的照耀下显得格外的诱人。

严浩翔闻声愣住了。

“今晚在宿舍,我帮你吧。”说完,贺峻霖捂着脸跑下楼区,留着严浩翔一人呆在原地。

“什……什么?”

【宿舍】

贺峻霖小心翼翼地拖夏严浩翔的裤子,看着那庞然大物,他不禁愣住了。

介也抬打了吧。

“那个……要不我们还是算了。”严浩翔别过头害羞的说道。

但贺峻霖好似下了决心,双手握住那/物/什/的底部,舌头轻轻舔了一下马//眼。

严浩翔哪里//受//过这种刺/激,不//禁//呻//吟出/声。(怎么有种霖翔的感jio?)

贺峻霖用嘴汗朱,舌头扫过每一寸,牙齿时不时划过。

而另一个人舒//服的仰//起了头,情//不//自//禁的抚//上//了贺峻霖的头。

“嗯~哥哥这么熟练……是帮别人做过吗

贺峻霖闻言,用牙齿轻轻咬了一下,严浩翔爽的倒吸了一口气,险些缴械。

“你就舒服就行了,哪还管这么对。”

最后,贺峻霖试着做了几个深///喉,严浩翔交代在了贺峻霖的嘴中。

贺峻霖被呛到了,低头狠狠咳起嗽来,今夜从他的嘴里六出。

“唔!”

“霖霖你没事吧!快吐出来!”严浩翔焦急道。

确认贺峻霖没事后,严浩翔将贺峻霖压//在了身//下。

“严浩翔你你你干什么!”

严浩翔坏笑了一下。

“那当然是,回赠哥哥啰。”

————————

求求求过审

打错字的地方是刻意的,看不懂的包被大声念出来,特别推荐在人多的地方念哦

最后说明一下,这篇文是我这个暑假的最后一篇文,看过前言的包被都知道这篇文是还没完的,我会把下半段留在寒假,同时在寒假我也会发出《云鸿过岸》系列二

友友们记着我是言 梓 霖 ,等我寒假回来(虐虐虐虐虐虐)哦?

掰掰。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以下吧
点赞2 分享
评论 共8条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