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翔霖/霖翔 】草莓糖果(二)(连载中)

外套是草莓味的。

甜甜的。

贺峻霖转过头,奇怪地打量了一下严浩翔。

“哎?你怎么还不回家?”

“……”

“这人情也还了一半,剩下的,慢慢还,急什么,想要今天还完吗。”

严浩翔一听这话,脸又红了。

“不是!”

“哦哦哦~~那你想干什么?”

“嗯……害怕……”

“害怕?”

又到展示自己魅力的时候了。贺峻霖心里暗喜。

“这不简单,我陪你一起回家。”

“嗯…嗯?哎?”

贺峻霖二话不说抱起严浩翔,还不忘低下头吻一下严浩翔的嘴唇。

这吻如蜻蜓点水般,严浩翔只感觉得到一片柔软碰到了自己的嘴。

严浩翔怪不好意思的,不由得垂下眸。

刚要抬起眼,就和贺峻霖火热的双眼对上了,吓得严浩翔脑袋一热。

“你又不知道我家住哪,你怎么抱着…我…回家啊。”

好家伙,忘了这茬了,不行,好不容易进找到这一步,千万不能在这一段垮掉。贺峻霖赶紧想办法回答这句话。

“要不然,你去我家?”

“……”

“我家没有人,咱俩可以有一个愉快的二人世界。”

“谁跟你二人世界啊!”

“那你去不去。”

没等严浩翔回答,贺峻霖就飞奔起来。

过了好久,严浩翔才说:“算了吧…还是我自己回家吧。”

“你说什么?我听不见。”

贺峻霖把严浩翔放下来,“都到我家了,别想逃了。”

映入眼帘的是XX别墅豪华的大门。

“这么快!话说,你家很有钱吗?能在这里买上房子。”

“我不住这,我住在后面的小区里。”

“哦…”

严浩翔用好奇的目光打量着周围的环境。

“快走啊!”

贺峻霖拉上严浩翔的手就走,慢慢的,就变成了……十指相扣?

十个指头紧紧扣在一起,似乎永远不会分开。

严浩翔拉着贺峻霖的手,走在水泥路上,总感觉一股奇怪的力量从手,蔓延到全身。

(是爱情嘛?)

走进贺峻霖家的那栋楼里,贺峻霖熟练的拿出钥匙,******门里,推开门。

“好!到了。”

严浩翔见贺峻霖家一片狼藉,连一片下脚的空都没有。

“哇哦,你家里进贼了!快报警!”

贺峻投来了“核”善的笑容,“我房间就长这样,不是进贼了。”

“……”

“直接进来吧,不用换鞋了。”

“哦…”

“我先去洗澡了,你在家里随便转转吧。”

我去,这么敷衍,连招待都不招待一下吗?严浩翔有点生气。

严浩翔瘫在沙发上,看着茶几上摆放着的零食,毫无食欲。

“好无聊~”

严浩翔闲来无事,就在贺峻霖房间里瞎转。

在贺峻霖的床底下,严浩翔发现了新世界——一大桶草莓味棒棒糖。

这是什么奇怪的癖好……

浴室里哗啦啦的水声戛然而止,取而代之的是贺峻霖的声音。

“我艹,我衣服没拿。”

“呃……严浩翔?呃…帮我拿一下衣服!”

“不要!自己出来拿!”

“求求你了,冰火两重天,我可受不了。”

“好吧……”

来到贺峻霖的衣柜前,严浩翔随便拿了一件睡衣,突然想起一件事,不仅脸红了起来。

(睡衣拿了,还有什么没有拿呢?)

严浩翔脸红心跳,随便拿了一条,就去浴室找贺峻霖。

推开浴室的门,一阵热气扑面而来,映入眼帘的是贺峻霖红彤彤的脸庞,白皙的皮肤展现在严浩翔的眼前。

严浩翔心一横,眼一闭,衣服一扔就跑。

贺峻霖笑嘻嘻地套上睡衣,看着严浩翔害羞逃跑的背影,心中又增添了不少爱意。

“嗯?什么玩意,这睡衣怎么那么奇怪。”

贺峻霖怒气冲冲地跑进卧室里,

“我说严浩翔,你拿的睡衣是真的好哇!你看看。”

“嗯?”严浩翔不明所以。

丝绸睡衣,帽子上有一对兔耳朵。

“我说这也太不符合我的形象了吧,我可是千载难逢的1哎!”

严浩翔不禁笑出了声,“可是你穿这一身真的很好看。”

“好看?”

“嗯…”

“哦对,我有一件衣服,觉得你穿上会更好看。”

“嗯?!等会?”

贺峻霖快步走到衣柜前,翻了一会,翻出了一件…………

女仆装

“呃?你从哪搞来的?”严浩翔想要转移话题。

“hia hia hia~”贺峻霖面带笑容地走了过来。

严浩翔惊慌的后退着。

“啊!!!!!!“

”救命!!!!!!!“

”不要啊!!!!!!”

“停下!!!!!!!!!”

(不是凑字数。)

“当当!你穿这件衣服真好看。”

衣服很宽松,严浩翔很清瘦,显得衣服空空荡荡的,裙子很短,只能遮住一半******,严浩翔使劲把裙子往下拽。

“别动,这样可不乖。”

严浩翔眼里噙着些许泪水,气鼓鼓地插着腰,大声斥责贺峻霖不知廉耻,不讲道理。

贺峻霖笑嘻嘻地听着,根本不当回事。

严浩翔诉说完了他对贺峻霖的控告,便闭上了嘴。

“就这?说完了?”

“啊啊啊!贺峻霖你还好意思说话!你真是…”

(此处省略一万字…)

严浩翔又开始说贺峻霖了,贺峻霖有点烦了,直接扑了上去。

严浩翔还在闭着眼睛控告贺峻霖,突然一阵天旋地转,倒在了床上。

一个软软的东西贴在了嘴唇上。

睁开眼,是贺峻霖趴在自己身上孜孜不倦地讨要着。

贺峻霖贪婪地吸着严浩翔的嘴唇,略夺着严浩翔嘴里的空气,来不及吞咽的津液从嘴角流下。

“嗯~”

一阵******从鼻子里发出,贺峻霖吻的更猛烈了。

贺峻霖的舌头滑进严浩翔口腔里,和严浩翔的舌头缠绵,手伸进严浩翔的衣服里,挑逗着胸前的两点。

被挑逗的两点挺立了起来,严浩翔在贺峻霖身下扭来扭去。

这动作让贺峻霖******更硬了,直直抵着严浩翔的小腹。

贺峻霖把严浩翔翻了个身,在床上跪趴着。

贺峻霖从枕头下摸出了一盒润滑剂,挤了一点在手指上,顺着窄腰往下滑。

到那******处的时候,贺峻霖没有怠慢,在******抹了一点润滑。

等******沾满了润滑之后,便顺势将手指插了进去。

严浩翔没绷住,不禁叫出来。

液体凉凉的,在身体里很不舒服,这不禁让严浩翔打了个寒战。

贺峻霖的另一只手捏住他的******,不停地蹂躏着。

“呃……”严浩翔受了******,腰弓了起来。

这一举动看得贺峻霖的心脏都受不了。

贺峻霖又伸进去了一指,突如其来的感觉让严浩翔有点不适应。

严浩翔撑着身子,咬住牙关,想让自己叫不出声。

贺峻霖听见严浩翔没了声音,加大了手上的力度。

“啊呃~慢点儿~”

贺峻霖快受不住了,抽出了手,严浩翔瞬间感觉到后面一阵空虚。

“翻过来。”贺峻霖喘着粗气。

严浩翔乖乖翻过身,贺峻霖把严浩翔的腿掰成了M形,一下顶到了底。

“啊呃…”两人同时发出了赞叹。

严浩翔适应了一会,贺峻霖才开始慢慢******。

贺峻霖熟悉了严浩翔,每一下都顶到了严浩翔的敏感点。

每碾过一次敏感点,严浩翔的******就会变一个调,他的声音让贺峻霖如痴如醉。

温暖的肠肉包裹着什物,舒服地让贺峻霖头皮发麻,被包裹的紧迫感涌了上来。

贺峻霖低下头,俯在严浩翔耳边,轻轻舔着严浩翔的耳尖,咬着耳垂。

鼻息喷洒在严浩翔耳边,惹得严浩翔抖了一下,耳朵红得像滴血。

贺峻霖逐渐加大了力度,一下又一下。

严浩翔攥紧了被单,脚趾蜷缩,闹着被单。

******随着******慢慢流出,打湿了被单。

******       喘息         水声

“啊啊…贺峻霖…你慢一点……”

“要…撞坏了……”

******紧紧吸住什物,贺峻霖知道,严浩翔快要到了。

最后一次,贺峻霖狠狠顶了一下严浩翔的敏感点,穴道骤然紧缩,******注入******中,

贺峻霖拔出什物,上面还遗留着白浊。

白色的液体和肠液从一张一合的******中流出,在被单上留下了印记。

看着穿着女仆装,在床上喘粗气的严浩翔,贺峻霖不禁又硬了。

正想把严浩翔拉拢在怀里,严浩翔意识到了不对,挣脱了贺峻霖。

“呃…我要去洗澡,别跟着我。”

说着就跑进了浴室。

浴室里,严浩翔一边脱衣服,一边骂贺峻霖禽兽不如。

在卧室里的贺峻霖毫不知情,笑着打开了一根棒棒糖,叼在嘴里,狠狠的咬掉一半,在嘴里嚼着。

等到嘴里的糖嚼没,贺峻霖把剩下的一半放在了书桌上,跑到了浴室门口。

打开了浴室的门,贺峻霖冲进了浴室里,严浩翔则一脸懵逼。

“想干什么?”

严浩翔一脸惊恐地看着贺峻霖。

贺峻霖笑得极为猥琐,拽住严浩翔就吻了上去。

两个人在浴室里缠绵着。

不仅外套是草莓味的,吻也是。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又是放水的一天!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以下吧
点赞17 分享
评论 共9条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