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翔霖/霖翔】 草莓糖果(三)(连载中)

严浩翔一睁开眼睛,就是贺峻霖熟睡的脸庞。

严浩翔想,贺峻霖脸蛋圆圆的,看起来很可爱的样子,但是咋就是个“1”呢?

严浩翔坐起身来,打了个哈欠。

“哈啊!”

张开双臂,伸了个懒腰,不禁惨叫一声:“啊啊啊!腰疼!”

严浩翔心疼地揉了揉腰。

“这家伙精力真旺盛。”

打开手机,刚刚六点钟。

揉揉眼睛,起身去厨房。

要是按照严浩翔的习惯,早上比较喜欢做三明治吃,但是,按照现在这个情况,应该是做不成了。

打开厨房的门,里面一片狼藉。

严浩翔烦恼的挠了挠脑袋,“这么邋遢。”

把地上的垃圾扫干净,桌子上的东西摆整齐,严浩翔才开始做饭。

打开冰箱,里面全是小零食,一点日常食材都没有。

严浩翔在第一层里找到几个还算比较新鲜的鸡蛋,还有两盒没有过期的酸奶。

“这家伙都不买菜的吗?”

严浩翔边想边把鸡蛋放进锅里,又顺手把吸管******酸奶里。

“吨吨吨。”严浩翔喝起了牛奶,“啊嘶,这牛奶味道好怪,可是没过期啊!?”

正当严浩翔思考时,远处传来了一阵阵脚步声。

“哒哒哒——”

“严浩翔!!!”贺峻霖快步来到厨房。

“嗯?”

“干啥呢?”

“做饭。”

“哇哦,真疼我,还给我做了一份。”

“你再说一遍!谁疼你了!”严浩翔想要捶贺峻霖。图片[1]-【翔霖/霖翔】 草莓糖果(三)(连载中)-河马的秘密河

扬在空中的手被贺峻霖一把抓住,

贺峻霖凑近严浩翔,说:“大早上的,不要因为一件小事而伤了和气。”

“呃……”严浩翔看着眼前这张被放大的脸,倒吸了一口凉气。

“啊呃…鸡蛋应该煮好了,可以拿出来了。”严浩翔慌张的转移话题,殊不知耳朵滚烫,脸上潮红。

贺峻霖看着严浩翔手忙脚乱的样子,笑了笑。

“呼呼……好烫。”

鸡蛋刚从锅中拿出来,还冒着丝丝热气。

严浩翔用凉水冲洗了一下鸡蛋,开始剥壳,瞅到了在旁边痴痴地看着自己的贺峻霖,没有好气地说:

“看什么看!快来帮帮我!”

“啊啊…好的。”贺峻霖这才回过神。

贺峻霖呆呆地剥着鸡蛋,脑袋里却想的是严浩翔洁白细腻的皮肤。

严浩翔见他目光失焦,不轻不重地打了一下贺峻霖的脑袋瓜。

“想什么呢?鸡蛋已经剥好了,都快被你扣烂了。给你牛奶,别噎着了。”

“哦……”

“你今天怎么病恹恹的。”

“没有…”贺峻霖连忙找借口,“只是有点头疼…”

“头疼?”严浩翔嘴上不关心,心里却心疼的要命“谁叫你昨天睡那么晚的?”

“那还不是为了满足你……”

严浩翔打断了贺峻霖:“谁满足谁啊?”

贺峻霖不说话,闷着头吃鸡蛋。

空气突然安静………

五分钟,早餐下肚。

严浩翔突然意识到自己没有校服。

“有多余的校服吗?”

“这倒是没有,我的给你吧。”

“那你穿什么?”

“没事,老师又不管我。”

贺峻霖脱下校服,往严浩翔头上一盖。

严浩翔嗅着这个熟悉的味道,顿时感觉充满了安全感。

麻利穿上校服,推开家门,清晨的阳光洒在脸上,暖烘烘的。

刮来微风,轻轻吹起发丝,弄得鼻子痒痒的。

贺峻霖把手搭在严浩翔肩膀上,另一只手对着周围指指点点。

严浩翔便随意地“啊啊哦哦”地答应着。

贺峻霖挽起严浩翔的手,冰凉的指尖在严浩翔暖暖的手心里化开。

严浩翔的手小小的,******嫩的。

贺峻霖把严浩翔的小手轻轻把玩着,用自己的手包住严浩翔的手,默默感受着肌肤触碰带来的******。

“阿欠!阿欠!呃…”严浩翔打了两个喷嚏。

贺峻霖关怀的回头询问:“感冒了吗?”

“嗯…”严浩翔的说话声音有点哑。

贺峻霖心疼地摸了摸严浩翔的头,“是不是昨天晚上冻着了?”

严浩翔想到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脸红心跳。

“行了行了,赶紧去学校吧,我没事。”

“好~以后要注意身体,别再冻着了。”

“嗯嗯。”

严浩翔静静地感受着夏日的晨风,欣赏着清晨的风景。

走到学校门口,这亲密的动作引起了不少人的关注。图片[2]-【翔霖/霖翔】 草莓糖果(三)(连载中)-河马的秘密河

在几十双亮晶晶的眼睛的密切注视下,这对小情侣手拉手进了教学楼、上楼梯、进入各人的教室。

上课时贺峻霖根本听不进去,心不在焉的,脑海里总是里浮现出来不可描述的画面。图片[3]-【翔霖/霖翔】 草莓糖果(三)(连载中)-河马的秘密河

(没写好!!!!)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以下吧
点赞14 分享
评论 共26条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