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翔霖】溺死(三)(连载中)

吼吼吼,号弄丢了,我就是“农夫三拳有点疼”,不要说我抄袭了。

“开心?”严浩翔怒了。

化妆师意识到不对,赶紧离开。

严浩翔发了火,桌子上的东西被他扔到了地上。

“哐当哐当”的碎了一地。

新娘听到声响,赶紧来了,看到这个场景,着急地问:“摔什么东西嘛,有话慢慢说,出了什么事情吗?”

严浩翔瞪了她一眼。

新娘穿着洁白的婚纱,头戴花环,脸上画着精致的妆容。

“臭******。”严浩翔暗骂了一句。

新娘是王氏千金,原来到处勾引男人,也只是看严浩翔长得帅,还有钱,才勉勉强强和他结婚。

“你怎么不说话?出什么事了?”

见严浩翔不回答,新娘上去和严浩翔拉拉扯扯,被严浩翔一把推开,踉跄了几步,跌在了地上。

严浩翔正想要再踢她几脚,被别人拦了下来。

新娘赶紧站起身,走出房间。

“出去!都滚出去!”严浩翔大吼。

待到房间里只有严浩翔一人,严浩翔反锁上了门。

房间里放着音乐《marry me》。

虽然音乐优美动听,但在严浩翔耳里,却显得格外刺耳。

突然,严浩翔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逃婚。

这时候,门把震动,见门打不开,就敲了敲门,出于礼貌,严浩翔开了门。

是父亲。

“你知道的,这几年生意不好,经济也损失,联婚很正常,你要理解。”

“理解?你要让我怎么理解?选择自己的一生注定,是我自己的事,哪由得你来掌控我的人生?”

“嗯…其实这个姑娘人挺…”

严浩翔打断了他的话:“不行!”

并且表示:
图片[1]-【翔霖】溺死(三)(连载中)-河马的秘密河

父亲脸一拉,“我说什么就是什么,你有什么权利阻止我!”

“婚礼还有三个小时进行,你不去也得去!这就是规矩!”

严浩翔冷笑一声,根本不把他的话当回事,站起身,摔门而出。

严浩翔快步奔向自己的房间,迅速执行逃婚计划,从床底下找出行李箱,装上了足够的钱和衣服。

还有贺峻霖的照片。

严浩翔抚摸了一下照片上贺峻霖的脸庞,默念到:“我回来了。”

脱掉西装,卸掉妆,戴上口罩,戴上鸭舌帽,改头换面,严浩翔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

拉上行李箱,趁着没人看守,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冲向大门。

应该是因为今天都在忙着布置婚礼现场和邀请亲戚,并没有人跟上来。

看到后面没有人跟上来,严浩翔长舒了一口气,心想,没有想到逃婚竟然如此顺利。

严浩翔打了一个出租车,前往机场。

坐在出租车上,严浩翔回忆着和贺峻霖甜蜜的点点滴滴,想着快要和贺峻霖见面,既激动又紧张。

激动是因为即将和心爱之人见面,紧张是因为生怕父亲会像三年前说的那样,伤害到了贺峻霖。

到达机场中,严浩翔快速买了一个离现在最近的飞机票,一刻也不能耽误了。

检票,上飞机,起飞,严浩翔舒舒服服地坐在飞机上,心里一块大石头落了地。

到达国内,几经波折,终于到达了贺峻霖所在的小城市。

严浩翔下了飞机,呼吸着熟悉的空气,

“贺峻霖!我回来了!”

走在熟悉的路上,严浩翔掏出手机,给刘耀文打电话,要知道在国外时,根本没有机会给国内的朋友打电话。

“来接我,我在XX路口等你。”

“嗯,好。”

接着,严浩翔又打给贺峻霖,“您所拨打的电话号码是空号。嘟嘟——”

“?贺峻霖换号码了?忘我忘的这么彻底?”

严浩翔翻着相册里他和贺峻霖的照片,正思索着贺峻霖现在怎么样了。图片[2]-【翔霖】溺死(三)(连载中)-河马的秘密河

突然听见有人喊他:“严浩翔!”

然后肩膀猛的一沉,刘耀文扑了上来,“在国外过得可好?”

严浩翔嫌弃地打掉了刘耀文扒拉在自己肩膀上的手,“不好。”

“哟,遇到什么不顺心的事情了吗?”刘耀文厚脸皮地又把手放在严浩翔肩膀上,“好不容易和我见一面,别那么生气嘛。”

“切——”严浩翔不耐烦的说。

“喔对了,你那个npy出事了。”

“???出什么事情了?”严浩翔态度转变,显得格外着急。

“下着大雨,在马路边睡着了。”

严浩翔心想,这是哪根筋搭错了,在地上睡觉。

“那他有没有出事?”

“应该出事了,咱去看看他吧。”

“可是……”严浩翔有点无奈。

本来非常期待和贺峻霖见面,但是真的见面又唯唯诺诺。

“啊呀,没事。”

刘耀文拉起严浩翔的胳膊就跑。

严浩翔还正莫名其妙,就被带到病房门口。

贺峻霖在和宋亚轩聊天,正聊的热火朝天。

刘耀文自豪地说:“看到没,这是我的男朋友。”

“您有事吗?”

严浩翔不屑一顾,同时也很紧张。

刘耀文轻轻推开门,贺峻霖、宋亚轩的目光转移到了刘耀文的身上。

“愣什么,进来啊!”刘耀文对站在门口的严浩翔说道。

“哎?”严浩翔被刘耀文拽进了病房。

沉默……

空气中弥漫着奇怪的气氛。

贺峻霖先开了口:“阿严…你来啦…”

严浩翔低下头,不说话。

刘耀文和宋亚轩以吃瓜的表情看着贺峻霖和严浩翔。图片[3]-【翔霖】溺死(三)(连载中)-河马的秘密河

贺峻霖不顾手背上的输液管,快速起身,抱住严浩翔,头埋在严浩翔胸口。

贺峻霖想,这一定是梦吧,但又怎会如此真实。

“阿严,你走到这几年,我好想你。”

严浩翔用手轻轻拍了拍贺峻霖的头,“我不会再走了,我会一直陪在你身边。”

贺峻霖抬起头,眼睛泪汪汪的,蒙上了一层雾,踮起脚尖,在严浩翔嘴边轻轻一吻。

“我还以为你再也回不来了…这一定是梦吧…”贺峻霖在严浩翔的怀里蹭来蹭去。

严浩翔揉了揉小兔子的脑袋,擦干了他的眼泪。

“我再也不会离开你了,永远永远。”

(刘文、宋轩:你礼貌吗?)

严浩翔撩起贺峻霖的下巴,深邃的眼眸直直地看着贺峻霖,深深吻了下去,凉丝丝的,久违的感觉。

舌头扫过牙齿,麻麻的,

逐渐加猛攻势,贺峻霖也热烈的回应着,竟然有一些喘不上气。

晕眩感。

“唔……”一声不经意的******从鼻子里传出。

空气中冒出了粉红色的泡泡。

这时,病房的门被打开了,“呃…该换一瓶液了。”

当护士看到两个人在病床边缠绵的时候,“啊哈哈,打扰了。”

说完便礼貌的关上了门。

刘耀文和宋亚轩表示:

不要搞我心态啊喂!
图片[4]-【翔霖】溺死(三)(连载中)-河马的秘密河

严浩翔松了嘴,贺峻霖的嘴唇上亮晶晶的,被亲得红肿。

贺峻霖抚摸着严浩翔的脸庞。

“不要再离开我了,好不好…”

说完,浑浑沉沉的闭上了眼睛,一头扎进严浩翔怀里。

严浩翔轻轻抱起贺峻霖,放在了床上。

刘文和宋轩呆呆地站在门口。

“看什么看哪!我来看着他吧,赶紧走吧!”严浩翔有点不满。

“呃…好…”

 

 

我们感谢重逢。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以下吧
点赞11 分享
评论 共34条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