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翔霖】*********05

—重圆进度85%

—百万有什么坏心思呢

—勿上升真人!!!

 

 

贺峻霖睡梦间感到手上一阵阵濡湿,粗糙的触感让他的手指不安分地动着。手上的触感终于让贺峻霖醒了过来,抬眼便直直对上了萨摩耶真挚的汪汪眼。

 

贺峻霖觉得自己一定还没醒透,裹紧被子,也不知道这个宿醉的人哪来的力气麻利地蹲踞在床脚。

 

百万还想往前凑,贺峻霖指着他:“你…你…你别过来!我警告你啊!”

百万看他气鼓鼓的样子愣在原地,贺峻霖看小狗狗没什么动静才稍稍安分下来。

 

这熟悉的床,这熟悉的窗帘以及窗台上长势甚好的小雏菊,另外还有传来的不太熟悉的脚步声。

 

贺峻霖手里紧紧攥着被子,眼见的严浩翔身后跟着十万走进来,急切切地问道:“怎么了贺儿?”

 

然后看着眼前的人慌乱地把萨摩耶牵到身后,小心翼翼地开口:“贺儿,它很乖的,你不用怕。”

 

尽管是那么说,贺峻霖还是保持警惕的姿势。严浩翔一定是故意的,他明明知道他最怕狗了。贺峻霖想一头钻回被窝里去,转念一想那岂不是太掉面子了。

 

他快速地平复了自己的心情,出的声却带着颤音:“你…你…严浩翔?”

 

他走下床来,小心提防着白团子,眼见的十万扭着肥嘟嘟的身躯蹭了蹭他的脚踝。十万真是被严浩翔养得太好了,毛发柔软还带着光泽,贺峻霖控制不住顺了顺它的毛。

怎么又肥了,可严浩翔怎么还是那么瘦,是不是又没好好吃饭。

这一切在严浩翔看来都十分可爱,他的小兔子上蹿下跳的生动样子他一辈子都看不够。听他微微颤抖的声音,又是止不住的心疼,也隐隐嫉妒着十万和它亲密的模样。

他同样也不知所措着,只能低低应答:“嗯。”

 

想着一句话是不是显得疏离,又补上一句:“醒了就出来吃饭吧。”

 

“你怎么会在我家里?”贺峻霖想了一夜的人突然就这么出现在了面前,真真实实的模样却让他有点不敢接近。

“霖霖,这是我…额嗯..的家。”严浩翔不知道怎么向贺峻霖形容这个房子。

“你的家?哦,装修得还蛮好的,大学没白上。”想想补上了一句,“还有,别叫这么亲。”贺峻霖这么些年没听到这个称呼,他怕再听到一遍,心里的声响就藏不住了。

“就…照着我记得的样子。”他讪讪摸了摸鼻头,眼睛眨巴眨巴的还是和以前一样。

严浩翔怎么老觉得这种小心思他会上当啊,贺峻霖哪有这么肤浅。

贺峻霖觉得不应该再继续这个尴尬的话题了,于是提出回自己家,摸着床沿警告严浩翔把那只装无辜样的萨摩耶牵远一点。

“贺儿,它不会咬人的。”严浩翔摸摸委屈的小狗狗,“我买了早点,你吃点再走吧。”

贺峻霖摸到客厅边边,看到桌上是他最爱的那家灌汤包,决定看在美食的份上勉强留下来。

两个人各坐在餐桌的两侧,相对无言。

严浩翔很快就潦草解决完了自己的早餐任务,接下来的时间就默默看边贺峻霖把嘴塞得鼓鼓的还一边就着豆浆。他的小兔子怎么还是这么可爱啊。

贺峻霖无法忽视严浩翔炽热的目光,费力咽完嘴里的食物,拍拍胸脯朝严浩翔说道:“你也吃啊。”贺峻霖明明心里压着股气,开口却不知道为什么使不上劲。

要换做他之前,他之前是怎么对严浩翔来着?也许会装出恶狠狠的模样威胁严浩翔:“你快点吃!再不吃你今晚自己哪凉快哪呆着去吧。”又也许是一顿苦口婆心直说到严浩翔环着他的腰,把头埋在他的颈窝里说:“好好好~”

 

总之,不会是现在的样子。

 

“我吃饱了。”回答倒还是亘古不变。

 

贺峻霖还是在一片沉默中度过了他的早餐,但又好像和他一个人的早餐不太一样。今天的灌汤包怎么这么咸啊。

 

他拿起包走的时候,严浩翔还是忍不住了:“贺儿,给我抱抱你。可以吗?就当是…”

 

贺峻霖不知道为什么自己总对他心软,没等他说完便轻轻搭在他身上。

 

严浩翔不敢把他搂太紧,好像那样他就会突然消失。他低下头在贺峻霖颈边闭上眼睛深深吸了一口气。

 

他心里很庆幸贺峻霖没有推开他。贺峻霖总是无声的,他不会声嘶力竭、歇斯底里地状告你的罪责。他的沉默会是他让你负罪的最好手段。

 

空气的温度痒痒的,贺峻霖怪道:“你干什么。”

 

耳边传来严浩翔闷闷的声音:“贺峻霖,你还和以前一样。”说着把手收紧了一些。严浩翔很少叫贺峻霖名字,他听得出来,他叫得很认真,很虔诚。

 

“我也没有变。”

他的手停在空中,最终还是轻轻拍了拍严浩翔的背。你明明就变了。

“我走了。”

“嗯。还有,你不要喝太多酒,你胃不好的。”

“你管好自己再说。”

 

 

贺峻霖转身进了门,背靠在门边,听着对面依依不舍的关门声。

 

还好是周末。希望昨天自己“醉酒”的样子在他看来没有太糗。

 

 

都那么努力了,还是没有醉啊。不搞点小把戏,都对不起贺峻霖的努力。

 

 

严浩翔这都没有看出来,真的笨死了。

 

 

他长大了好多,抱他的时候感觉更有力了。他也没有很讨厌公主抱,他只是有点讨厌这个名字。严浩翔身上还是那股清香的味道,让人怪安心的。

 

 

他居然还记得那束小雏菊,那是花店剩下的最后一束小雏菊。贺峻霖望着窗台上的小雏菊,当然它早就不是三年前的那束了,只不过是贺峻霖偶尔光顾花店买来的。

 

 

 

还有,严浩翔是不知道他贺峻霖怕狗吗?虽然知道它不会咬人,但毛茸茸的样子是真的很吓贺峻霖诶。

 

 

当初严浩翔接来十万的时候,贺峻霖欲前不前的怂样子还被严浩翔嘲笑了好久。十万温温顺顺的很讨贺峻霖喜欢,眼见的十万日渐肥胖他居然有种莫名的成就感。

 

 

每次严浩翔嫌弃十万的时候,贺峻霖就急着护犊子,惹得严浩翔一个人吃飞醋。还得是最后贺峻霖连哄带亲亲才作罢。

 

 

严浩翔乐此不疲地玩着小把戏,仗着贺峻霖不恼他。原来那么自然的事,现在说来只能被称作回忆。

 

 

话说严浩翔这几个月叮叮当当的原来都是在装那些东西,要不是那只小萨摩耶和十万他都要以为自己做了一个梦。他这大费周章的,也太费钱了吧。果然还是那个小败家子。

 

 

说不触动是假的,那个人就活生生地摆在面前啊。还是微微高他一截的个子,顺顺的头发遮住凌厉的眉毛,抱住他的时候似乎他们又回到了三年前严浩翔抱他入睡的每个夜晚。

 

 

每个他在他耳边说着悄悄话,一只手调皮地往他衣服里钻的那些晚上。夏天贺峻霖总是嫌又热又闷,严浩翔就是死皮赖脸地凑上来,故意贴得更紧了。贺峻霖嘴上嫌着,心里却想着要是这么一直热热闹闹下去挺好的。

 

 

起码跟昨晚拘谨的他比,挺好的。严浩翔谨小慎微的样子让贺峻霖不禁感叹时间在把他们的思念埋得深深的浓浓的同时,也让他们之间隔了层层的雾。

 

 

他们甘之如饴地踏进雾中,却抓不到彼此努力伸长的手,他们呼唤着彼此的名字,得到的只有自己的回声。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以下吧
点赞11 分享
评论 共2条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