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祺鑫】一星陨落,黯淡不了星空灿烂 -02

上升你和李飞嘴对嘴

/没有车,本清水//清水//清水//清水//清水//

军官✖️戏子

代入丁程鑫的《画心》

——————————————————

“你带我到你府上做什么啊?!马嘉祺你有毛病吧!”丁程鑫踹着他

 

“为了你好,你这几天就乖乖待在房间里,别出来,我会叫人给你送饭”马嘉祺招呼侍卫“别让他出来,他要什么你就给他”

 

“你把我关起来干什么啊,放我出去啊”丁程鑫捶打着门,透过窗户缝隙看到外面那人走后,他开始求着侍卫

 

“小哥,放我出来呗,我给你唱戏”外面的侍卫压根儿不理他,丁程鑫又开始提着各种要求

 

“那小哥,我饿了,有点心吗?”

 

那侍卫想着马嘉祺叮嘱他的话,便撇过头问

 

“桂花糕行吗”

 

“嗯…我想吃粘糖”

 

侍卫马上吩咐人去买。丁程鑫看着外面的院子,心里盘算着

 

待到粘糖买回来,外面的人开了门,丁程鑫疯似的冲出去,他跑到院子角的湖边,一行人站在对面

 

“别过来,谁要过来,我…我跳下去”

 

“祖宗啊,别闹,我要命”侍卫伸开手,随时准备去接丁程鑫

 

“你们全都退到正殿外”一行人乖乖退后,生怕丁程鑫跳湖

 

丁程鑫看着人们都走了,连忙顺着藤蔓爬上墙,他翻身一跃,凭着戏班里的功底,轻轻松松翻出墙,可谁曾想,他刚翻出墙,就被一个人打横抱起

 

“想逃?”马嘉祺磁性的声音响在他耳边

 

“没有…我就是想出去逛逛”

 

“逛逛?那为何阿程要翻墙?”

 

“你…明先是你把我关起来的,你不让我出去,我本能的要逃啊”

 

马嘉祺低笑,“阿程想出去可以跟我一起”

 

“算了,我觉得待在房间里挺好的”

 

马嘉祺轻吻他的耳垂“外面不安全”

 

“啊,你府上就安全吗?”

 

“想知道哪最安全吗?”

 

“你说”

 

马嘉祺楼着丁程鑫,在他耳边说

 

“我怀里可安全了”

 

红烧狐狸头出现了,马嘉祺笑着看怀里红着脸的人

—————————————————————

总感觉有种兔入狼窝的感觉

还会更的,这篇就水一下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以下吧
点赞7 分享
评论 共5条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