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肖】浮生一日

“唔……”

窗帘倾泻进一丝天光,照在眼皮上,青年从熟睡中渐渐转醒,颧骨还透着些慵懒的淡红。他蹭蹭枕头,只慢悠悠翻了个身的功夫,旁边躺着的人似乎也被织物摩擦的细碎响声唤醒,眯着眼睛,又把被子向上抓了抓。

青年哼哼着呼出今天第一口浊气,看着枕边人还磨蹭着想睡回笼觉,不禁觉得好笑。他侧着伏在旁边,伸出脚轻轻踢了踢那人小腿,然后就被一只手臂抡过来打在腰上。

“……别闹”对方哑声道。

“别睡啦……一博……”他也不想闹的,够到手机看了眼时间:“……快八点了。”他无奈道:“我可提醒你,再不起来,大帝又要挠门了啊。”

“哎呦……”王一博嘟囔:“它是条成熟的狗了,该学会自己溜自己。”

话是这么说,过了一会儿王一博还是不情不愿地从床上坐起来,微微嘟着嘴,顺手胡噜一把肖战的头毛,再在对方炸起之前一溜烟儿逃进卫生间刷牙。

等王一博刷好牙后站在洗手池那里洗脸,肖战才伸了个懒腰走进来,隔着王一博拿到了架子上的剃须刀,机器发出轻微声响,肖战一边刮一边幽怨:“这个牌子的猫砂再也不买了,跟网上说的差距也太大了,你知道昨天你回来之前我废了多大劲把它从马桶里冲下去。”

王一博刚洗过的脸显得更白净,闻言直乐,挤着大宝的手都不稳。

肖战狠狠戳他一下,“笑我!”

这时沙沙沙的挠门声响起,他放下剃须刀拿起漱口杯:“唉,幸亏咱家门是铁的。”

狗爪点地的声音来回来去,从大门口到卫生间,再从卫生间到大门口,周而复始。王一博走进卧室换衣服,杜宾犬摇尾似拨浪鼓,叼着绳颠颠地跟着,眼神里的渴望几乎要溢出来。

他很快套了条运动裤,一边穿半袖一边安慰家里的狗子:“马上啊大帝,别着急。”

大帝这个名字说来话长。杜宾刚来的时候挺小,肖战觉得,不然就跟坚果搭个情侣名儿,叫薯片什么的,归到零食区。王一博左思右想没有同意,换了很多名字都不满意,最后实在烦了,某天打游戏的时候灵光乍现,说就叫大帝好了,配我的狗,够酷。

他给狗扣好绳子准备出门,没忘了高声喊一句:“我出门了——”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以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

    暂无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