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盆碗/轩文、棍碗/朱文]小狗观察记录

房间里没开灯,宋亚轩跷着腿坐在椅子上,等着幽暗角落里的人清醒过来。他知道刘耀文能睡,但这回睡得未免太久了。他反复计算自己下药的量,确认足够把人药晕而不至于药死。
所以他到底是真睡着了还是装没醒呢?明明饭桌上一直给自己灌酒的是他,假装喝醉往自己身上靠的也是他。如果刘耀文醒来第一眼看到的是宋亚轩,他一定会很开心的。宋亚轩忍不住起身走到角落,用手背拍拍他的脸。
漆黑的眼珠融在一片黑暗里,勉强睁开眼的刘耀文模模糊糊看到人影。
“宋亚轩?”刘耀文试探地叫出声。
习惯黑暗的宋亚轩这才意识到没开灯。他走到墙边打开灯,瞬间的光明让他眼球感到刺痛。
刘耀文环顾四周,四片白墙,没有窗户,头顶悬挂一盏寂寥的灯。身体逐渐恢复知觉,他发现双腿发麻,想动一动才发现自己被绑着。
“怎么了,见到我是这种表情?”宋亚轩很失望。
“是谁把我绑起来的?你快给我解开啊!”
“见到我不开心吗?不应该呀?”宋亚轩没有回答他,他站得笔直,用一双困惑的眼睛向下看着刘耀文。
类似的对话重复了几遍,刘耀文吼得脱力,靠在墙角大口喘着气。而宋亚轩依然用古怪的眼神看他,看得他心里发毛。
宴席上他喝的不算多,但很容易就醉了。饭桌上同事们讨论着宋亚轩明天将要开始的保密研究项目,期间甚至提到刘耀文,叫他再努力一点,说不定下次的研究活动能和宋亚轩一起参加。他暗下决心要加油,不止因为作为圈内最年轻生物学学者的宋亚轩是自己的榜样,更因为那人他已爱慕多时。
但现在的宋亚轩和以往见到的都不一样。宋亚轩总是温柔包容的,他会以微笑应对刘耀文所有的幼稚时刻,每当刘耀文试探地接近他时,他总会把人揽进自己怀抱。刘耀文能感觉到宋亚轩对自己和对待别人的不同,他的心小鹿乱撞,觉得自己在他心中是与众不同的。这样的宋亚轩让刘耀文深深着迷,反复拉扯中一点点积攒爱恋。
不,如果仔细回忆,刘耀文还是能记起一些零星片段。当刘耀文和其他人说话时,余光里映出一张阴郁的脸,转过身去看时,宋亚轩恢复了温和的表情。
他不寒而栗,此时宋亚轩的目光更让他胆颤。刘耀文往后又移动了一点,让后背紧贴墙壁,又生怕铁链的声音吸引宋亚轩的注意,仿佛他是一只黑豹听到响动下一秒就要向自己扑过来。
但宋亚轩没有动。刘耀文没说话,他也一言不发,只有目光不曾离开过自己。他终于明白宋亚轩想听什么,他小声说:“看到你我好开心。”
宋亚轩轻轻笑了。他蹲下来抬起刘耀文的脸,问他:“真的开心吗?你好像有点害怕呀。”
曾露出同样表情的宋亚轩对刘耀文来说并非全然陌生,却让他感觉到前所未有的恐惧。他想宋亚轩曾经以这种表情注视他时,心里是否想的是将他逼至角落,看到他的恐惧与心碎。他害怕说错什么,自己会有什么样的下场,声音颤抖。
“我哪有……”
宋亚轩移开视线,站起来:“已经开始骗我了吗?真是太不听话了。”
刘耀文不明白宋亚轩为什么就这样走了。他既没有告诉自己为什么被困于此,也没告诉自己目的何在。刘耀文肚子很饿,如果墙能吃的话他一定把这里啃个洞出来。饿得脱力最后躺在冷硬的地面,不知不觉睡了过去。等他醒来眼前仍是雪白的四面墙壁,头顶的灯在身下投出一片小小的影子。现在他没有饥饿的感觉了,他发现自身处于孤独和未知的恐惧中。没有钟表,时间的流逝也失去意义,他面对的始终只有白色墙壁。起初一段时间他想着观察周围,寻找离开的办法。他看到白墙墙漆中的细碎缝隙,敲击沉重的防盗门估算它的厚度,最后只能观察自己投在地上的影子。大脑中装载的事物一件一件溜走,逐渐空无一物。
宋亚轩开门进来,看到刘耀文把脸贴在墙上,转过来时一脸泪痕。
“宋亚轩,你放我出去好不好,求求你了。”他的声音沙哑。
宋亚轩从带来的东西里取出吊瓶和软管,不紧不慢地组装在一起。他为刘耀文解开绑带。不出所料,瞬间获得自由的刘耀文用力推开他,向门口跑去。但他实在太虚弱,没几步就倒在地上。毕竟他已经五天滴水未进。
“想要钥匙吗?过来。”宋亚轩对着他晃了晃手里的钥匙,于是他看到刘耀文向他艰难爬过来。在他触碰到钥匙的一瞬间收回手,用另一只手紧紧抓住他手腕。
刘耀文不知道是他太虚弱还是宋亚轩力气太大,他竟无法挣脱。连止血带都没用上,刘耀文的手背已经浮现出青筋,宋亚轩将针尖推进血管,起身把装营养液的瓶子挂在架子上。
宋亚轩把刘耀文调整了下姿势,自己也坐下身让对方靠在他怀里。
“我们已经五天没见了,你有没有在想我?”宋亚轩的手指按在刘耀文几乎抬不起来的眼皮上,戳他的睫毛玩。
居然过去了五天,刘耀文为这个数字震惊了一把。“我想你。”他几乎无时无刻不在想宋亚轩,他怨恨宋亚轩把他困在这里,又对他的行径感到困惑,他思考着宋亚轩为什么要这样做,以及,在感到孤独时他也希望宋亚轩能出现,像现在这样抱着他。
宋亚轩满意地笑了:“不像假的。那我问你,你想永远和我在一起吗?”
刘耀文心中警铃大作,他差不多明白宋亚轩做这一切的原因。他在宋亚轩怀里扭动,手摸索着想找到宋亚轩藏起来的钥匙。他是想和宋亚轩在一起,但不可能是以这样的方式!
宋亚轩迅速反应过来,擒住他手臂,将他按倒在地,迅速取出链条将他两手手腕铐上。针尖因刚才的动作在血管里移了位,尖端扎在血管壁上,他觉得皮肤上有个点像被塞进一粒冰,非常冷。现在刘耀文彻底动不了了。
宋亚轩把他的衣服从衣角推上去。“我亲爱的,你只有这种方式和我永远在一起。”
他依然笑得那样好看,可他的手按在刘耀文小腹,往下移动到裤子里,顺着裤子边缘一把扯下。他塞入几根手指匆匆扩张两下,就插了进去。
空气里逐渐弥漫的血腥味道飘进刘耀文鼻子,他艰难抬起头往下看到红色,在宋亚轩进出的性器上沾着深红色的血液。下身的阵阵剧痛让他攥紧拳头,手背上的针管因他的发力退出来一截,继续在血管内乱钻。
进出很顺利,有血液做润滑,即使里面再紧也能******。顶端挤开吸附上来的紧致穴肉,在狭窄的内壁往前挤入。“你是第一次吗?”宋亚轩问他。
刘耀文不想回答他,他已经被逼出了生理泪水。但宋亚轩延续他得不到回答不罢休的做派,在他已经被撑成宋亚轩形状的、不断有血水流出的******再塞进一截指尖。撕裂般的痛苦让刘耀文不得不投降:“我是!”
宋亚轩取出沾血的手指,在刘耀文的腹部划出几道血红,再去捏他的******,挺翘的尖端沾上几点鲜红。
他射在刘耀文身体里,抽出来时翻出红肿的穴肉,精水混着血水从******流出,在地上积了一滩。刘耀文痛得已经麻木,在宋亚轩擦干净手指过来抚摸他汗湿的脸颊时,支撑不住昏睡过去。
宋亚轩把刘耀文抱到自己腿上,坐在地上拿出笔记本记录,这已经是第六天,依然表现出强烈的想要离开自己的想法。他用纸巾为刘耀文擦擦脸上的汗水,替他拨开沾湿贴在皮肤上的头发。他俯身将自己的脸贴在他发间,听着他平静的呼吸声,深深叹了口气。我会把你永远留在我身边,变成我的所有物,宋亚轩有这个自信。

刘耀文醒来时发现自己被好好清理过,房间也是。他使劲嗅嗅,没有一丝血腥味。好像之前发生的只是一场噩梦,但他抬起手发现肿起小包的针眼,意识到那都是真的。他现在只有脚踝被套上锁链,连接着墙角的固定装置,手腕上留着上次被铐的伤痕。
他又开始觉得饥饿,营养液的注射只让他勉强恢复了点精神。他摸着自己凹陷下去的小腹,回忆起宋亚轩也曾经抚摸过这里。想起他,刘耀文心中充满复杂的情感,他知道了一点:宋亚轩是确实喜欢自己的。但他所作所为也让刘耀文不可理解,如果宋亚轩真的想和自己在一起,他有什么理由不同意呢,可宋亚轩为什么要用这样的方法?刘耀文没有意识到,他摸着自己小腹的动作不知不觉变成宋亚轩曾经抚摸自己的样子。顺着皮肤表面游走的指尖,逐渐划出“syx”的痕迹。
饥饿感很快转化成其他欲望,刘耀文忘乎所以地抚慰起自己。他竭力回忆和宋亚轩的接触,企图从充满痛感的情事中找到一丝自己曾经被撩拨起的欲望。他太孤独了,渴望有人能陪在自己身边,哪怕那个人是把自己关在这里的宋亚轩。就算如此粗暴地对待自己也没关系,刘耀文想要感受到被需要,被拥有。
他太过投入以至于没听到开门声。宋亚轩进来看到眼前的场景吹了声口哨,让刘耀文有些感到羞愧。但宋亚轩带着饶有趣味的表情向自己走来,一把抓住他没来及遮住的下身,替他打手铳。刘耀文很快在他怀里动情地喘出声。
“刚才是想着我做那事的吗?”
刘耀文羞愤难以回答。宋亚轩心里已有了答案,因此他也不急于要求刘耀文立刻给出回答。他拿出带来的压缩饼干,递到刘耀文嘴边。即使是这样食之无味的东西,刘耀文也大口咽下,宋亚轩及时把水瓶送到他口中,见他喝得太急趴在地上咳嗽不止。
“急什么,我还会让你饿死吗。”宋亚轩轻轻拍着他的背。
听到这句关心,刘耀文心里瞬间涌上苦涩。他质问宋亚轩:“那你想把我关在这里一辈子吗?你为什么?!”
宋亚轩依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我是主人,你无权向我提问。”
刘耀文用尽力气扑向宋亚轩,扯着沙哑的声音嘶吼:“你才不是什么狗屁主人!回答我,你要关我到什么时候!”语气凶狠,但他已经委屈得哭了出来。一想到自己喜欢了多年的人是这样看待自己,深深的无力感袭遍全身。
宋亚轩的手机响了起来。他稍稍使劲就推开了身上的刘耀文,起身走向门外按下接通键。身后的刘耀文大喊着放自己出去,铁链响动的声音回荡在房间。
师弟朱志鑫说他在门口,来送资料。宋亚轩回到一楼打开大门迎进朱志鑫,告诉他自己也有资料待整理要他交回研究院,于是他留朱志鑫在这里吃晚饭。
席间朱志鑫谨慎问起:“师兄你是一个人住的吗,刚才电话里好像听到有其他声音。”
“是吗?我倒是没注意什么声音。”宋亚轩不动声色地给师弟夹了一筷子菜。他脸上表情很自然,看不出丝毫异样。
饭后朱志鑫跟随宋亚轩来到工作室,在师兄埋头整理资料时打量起周围,一个普通的摆满文件的房间。他在茶几上看到一块手表,认出这是刘耀文师兄的同款。他记得宋亚轩师兄不怎么戴机械表,那它究竟是为了刘耀文买的同款,还是根本就是刘耀文的所有物?回想起来电话里听到的尖叫也像是刘耀文师兄的声音。
他翻开茶几上散落的文件纸,依然是会出现在普通的生物学学者工作室中的研究文件。朱志鑫试着拿起那块手表查看,上面布满细密的划痕,显然已经用过很久,但他从没见宋亚轩师兄戴过。
“朱志鑫,”师兄在背后幽幽的声音吓了他一跳,宋亚轩走到他身边,“虽然是秘密研究,但给师弟看看也没有关系,毕竟下一次实验你也会参与。”
朱志鑫点点头,有些心虚又有些期待地放下文件:“也会有我吗?”“当然。这里的文件不要泄露出去哦。”宋亚轩叮嘱他。

送走师弟,宋亚轩重返地下室。隔着走廊老远还能听到他撕心裂肺的喊声,他觉得还是把刘耀文喂太饱了。走到门口他停下来,透过猫眼看到刘耀文疲惫地倒在地上,用最后的力气吼叫。他忽然不想进去了,不听话的宠物要被独自关禁闭。
“刘耀文,你省省吧,”他在门外说,“来的人已经离开,没有人会听到你的声音。”
门内的声音停了下来,渐渐变成抽泣呜咽。宋亚轩停留了一会,终于还是打开门进去。多么可怜、无助、孤独的,他的小狗。
刘耀文没有反抗的力气了,当宋亚轩向他伸手时,他抱住了宋亚轩的腰,把脑袋往他怀里蹭。
“别哭了,我又不会把你杀了吃,害怕什么。”宋亚轩从怀里捧起刘耀文满是泪水的脸,用袖子为他擦干眼泪。
刘耀文的声音还在哽咽:“那你能不能放我走?”
宋亚轩温和的表情立刻变冷:“你为什么想走?”
他仍抽泣着,可怜巴巴地对宋亚轩说:“谁会想被关在这里啊?”
“如果你喜欢我,那你为什么不想和我在一起?”
刘耀文绝望地发现跟这个人说不通。他只能再度把头埋进宋亚轩怀里,无声哭泣着。他不能信任他,但他只能依赖他。
他因身体异样的感觉而醒来,发现裤子被褪下,双腿被打开,宋亚轩的东西在他身体进出。这次他没有感觉到疼痛,想来是扩张做得很到位。身上的人发现他醒了,俯下身给了他一个吻。宋亚轩的动作那样温柔,他的吻又那样炙热,刘耀文几乎要陶醉于这个吻,不知不觉将双腿张得更大,手臂也控制不住想要拥抱压在身上的人。带着和他气质截然不同的热度,在刘耀文体内点起一团火。他啃咬刘耀文的胸口,啃得那里鲜红肿胀,因情动而勃起的******夹在两人之间,在宋亚轩进出时摩擦过小腹的皮肤,留下几道透明粘稠的体液。刘耀文比他先一步射出来,喷出的******粘在两人腹部,又随着宋亚轩的动作蹭在自己的柱身。当自己结束******后发现内壁变得更加敏感,宋亚轩稍稍进出都能引起他腿根轻颤。******的皮肤变成发亮的深红色,不断有混合了润滑油的体液从******流出。最后几下宋亚轩顶得很用力,刘耀文背部几块突出的骨头在地板上磨得通红。他狠狠射在刘耀文身体里。刘耀文靠在他怀里轻轻喘气时,听到拨弄他头发的宋亚轩说,要是他能生下和自己的小孩该多好。刘耀文本能地对这个生物学学者毛骨悚然的调情感到恐惧,他有理由相信宋亚轩真的会在他身上做些人体实验。

宋亚轩记录下第十二天的状态,有想要离开的想法,但已经没有行动力去付诸实际。对比这几天的记录,刘耀文睡着或者昏迷的时候比醒着多,除了唯一喂食食物的那次表现出强烈反抗,他正变得越来越萎靡。
于是他再次拿上吊瓶针管前往地下室。刘耀文手上因上次针尖事故鼓起的小包差不多恢复,宋亚轩在旁边挑了个位置给他扎上。
太久没吃东西,不仅他的胃空虚,心更加强烈地感觉到寂寞。刘耀文顺从地伸出手让宋亚轩在自己皮肤上扎针。他将另一只手举到面前,啃咬指尖,用这点微乎其微的模拟进食动作补偿自己的胃。同时他也想抱住眼前深爱了几年的人,来填补自己心脏的空缺。明明自己被宋亚轩关着,他觉得和宋亚轩见面的时间甚至变少了,时间过得好慢好慢。
“宋亚轩,”刘耀文吸了下鼻子,小心翼翼地问他,“我可以吃点东西吗?”
给他挂吊瓶的宋亚轩愣了一下,多可爱的小家伙呀!宋亚轩用力闭了下眼睛,整理好面无表情地蹲下去看刘耀文。“下次会拿来。”
刘耀文得了一个重要的承诺,表情不自觉变得讨好,在宋亚轩抚摸自己脸颊时主动靠上去,看着宋亚轩的眼睛一眨也不眨。宋亚轩笑得很满意,小狗的眼睛像星星一样亮,带着胆怯,带着讨好。他当然一直知道刘耀文对自己有意思,但在经历了这些后还能对他保持纯粹的好感,那才叫了不得呢。
看着吊瓶的液体一点一滴落下,刘耀文很快困了,躺在宋亚轩腿上睡着。在遇到危险时动物会警惕神经,只有确认周围安全才会进入睡眠。刘耀文睡在自己怀里是一个好信号,说明在刘耀文心里,宋亚轩依然是值得依靠的,他潜意识中并未将自己当成加害者。他握起刘耀文的手腕捏了几下,感觉到比之前细了一圈。可怜的吃不饱的孩子。

记录下第十三天的状态,主动请求食物,未见反抗行为。宋亚轩挑了方便喂食的食物——一盒小饼干,前往地下室。他并不打算让刘耀文吃太饱:饥饿感是他表现顺从的一个主要原因。
刘耀文几乎是吞下了前三块饼干,从宋亚轩手里接过第四块时,宋亚轩止住他的行动,并且伸出了手。小狗纯洁的眼神中闪现困惑,试探地问他:“怎么了?”
“握手。”听清宋亚轩的话后刘耀文脸色突变,没有去接那块散发好闻黄油味的小饼干,他爬回角落里缩成一团,抱紧自己,看起来小小一只。
宋亚轩坚持把饼干递到他脸前,重复道:“握手。”刘耀文推开他的手,没剩多少力气了。
“希望你下次做好准备。”宋亚轩带着只少了三块的饼干离开。刘耀文重新倒在地上,捂着肚子。因饥饿而虚弱,他本可以在刚才和宋亚轩大打一场,但他只能选择用沉默来反抗。这温顺的模样太不像他了,他居然像只宠物一样讨好宋亚轩来获得一点食物。这是宋亚轩期待他变成的、偏离自己的样子吗?刚吃下去的饼干现在开始消化,胃分泌出大量胃酸将食物溶解在胃液里,他觉得胃里空荡荡的,过多的胃酸开始侵蚀胃壁,更强烈的饥饿感涌上来。他弓起背,手指狠狠按在肚子上,试图抵御胃部越来越恐怖的空虚感。

第十四天,反抗指令。接下去的几天宋亚轩只给他输营养液。补偿食欲的是******,刘耀文和宋亚轩******,在宋亚轩亲吻他时咬对方的嘴唇和舌头。为对方******也十分尽力,用舌头盖住自己下排牙齿,一整个吞进对方的顶部,舌头舔过每一片区域,让柱身沾满水淋淋的唾液。他用力将宋亚轩的东西吞至喉咙,以狭窄的喉道为容器承接宋亚轩的顶入与抽出,抽出时又被他含进口腔,用力吮吸直到射在他口腔,他伸出舌头给宋亚轩展示布满拉丝白色液体的口腔,然后一口吞下,再次伸出干净的舌面给他看。他用冰冷的润滑液灌进******,将两根手指塞入口中润湿,再************,在狭窄的内壁撑开手指,指尖在布满褶皱的肠壁顶出轮廓。他在宋亚轩身下尽力张开双腿以便容纳他更多更深,他像按压胃一样按压自己凹陷下去的小腹,按到埋在身体深处的一段凸起,那是宋亚轩的轮廓。他的腿勾住宋亚轩的腰,手臂环抱宋亚轩的后背。宋亚轩在他耳边喘息时他亲吻宋亚轩的发际,舔舐宋亚轩的鼻尖和唇角。宋亚轩射在他身体里,他夹紧******,宋亚轩抽出时被穴肉层层吸住,一滴******都没有流出来。他期待宋亚轩把他填满,从******到胃部,从心脏到大脑,他想要宋亚轩填满他的一切,让他不必再感受到所谓饥饿,所谓寂寞。

宋亚轩翻开记录,上一条显示时间是第十八天。从地下室出来时他把灯关上了,接下来这些日子刘耀文只能在黑暗中度过。
刘耀文其实够得到灯的开关,但他太累而没有精力去开灯。他又不需要光亮,也不在乎时间过去多久。现在他已经感觉不到饥饿,胃已经被缩得很小,但空洞感仍一天天扩大,在他心上开出******。
“宋亚轩。”轻轻念出的名字也随着黑暗弥漫在空荡的房间里,被吸收至听不见回声。什么也不剩。他抚摸手背密密麻麻的针眼,想念宋亚轩的手握住他的手的感觉。
宋亚轩打开门进来,刘耀文冲过去抱住他的腰,将自己的脸埋在他腹部。非常可爱,完全就是在撒娇。宋亚轩摸摸他头顶,刘耀文在他身上蹭了蹭。
“你有,你有几天没有过来?”除了宋亚轩的名字,这是刘耀文这么久以来第一次和人对话,他甚至有些磕磕绊绊。
宋亚轩蹲下身,搂住他肩膀:“是不是超级想我了?”
刘耀文用力点头:“超级,想的。”
他开始解宋亚轩的腰带。“想要,我想要和你……”他说。
宋亚轩抓住他的手移开了。他这才发现刘耀文的指尖全部被啃得血淋淋,指尖的皮肤结不出痂,任伤口暴露在空气中。
“我去拿药膏。”
“你不要走!”刘耀文抱住转身的宋亚轩,“求你了,别让我一个人……”
宋亚轩原本不想听从他的话:宋亚轩才是主人,才是发号施令的那个。但谁没有被宠物的撒娇迷过心窍呢?“那好吧。”他知道刘耀文想要什么,他勾勾自己的腰带:“你想做什么呢?”
刘耀文解下他的腰带,脱下他的裤子含住那里。他很熟悉这套流程,舌尖灵活地舔过柱身,包裹住顶端用力吮吸,那里很快鼓胀变大,挤在他口腔里顶着喉管。
“好孩子。”宋亚轩按着他后脑,将下身往前顶。他的喉道光滑紧窄,控制不住的呕吐动作让喉道收紧,他拍拍刘耀文的脸,叫他放轻松。接着宋亚轩在他喉道里浅浅地进出。刘耀文张大嘴巴,舌头包裹柱身,顺着嘴角流出唾液和******翻出的泡沫。他的眼眶蓄满生理泪水,让黑色的眼睛看起来更清亮,更楚楚可怜。
宋亚轩没有拿润滑油,事实上他今天来就不是干这事的。当刘耀文用自己沾了唾液的手指往下放时宋亚轩制止了他。他擦干净刘耀文伤痕累累的手指,让他躺好摆好姿势,将自己的手指伸进他口中搅动。刘耀文的舌头追逐他手指,牵出几条银丝。宋亚轩第一次替刘耀文扩张,进去得很小心。他清楚刘耀文在极限边缘,搞不好会再次昏过去。
刘耀文很满足,他从宋亚轩温柔的行为中感受到“被爱”。看啊,宋亚轩害怕他受伤,在好好对待他。在宋亚轩不紧不慢的抽送中,他感觉到全身心被填得满满当当。
刘耀文第一次被叫醒来时宋亚轩很担心,害怕他是昏过去了。
“我只是太困了,没有睡很久吧?”
宋亚轩听了这话叫刘耀文好好睡一觉。他太激动了,回到楼上取东西时忍不住利用这点时间写下记录。第二十二天,主动请求************,配合主人行为,对主人表现出依赖。
刘耀文第二次被叫醒时闻到食物的香气。
“原本想等你醒了再吃的,但你再不醒来披萨就凉了。”宋亚轩把还冒着热气的披萨捧到他面前。
刘耀文拿了一块,又因手指感受到披萨高温的疼痛而被迫放下。宋亚轩拿起一块递到他嘴边,他大口咬下。吞下一口时,他想起上次的饼干,愣在披萨面前。
小狗难得这样主动,宋亚轩充满期待地抬起另一只手:“握手。”
刘耀文缓缓抬起自己的手,他大脑像电视的雪花屏幕,什么也不想,他的手搭在宋亚轩手上。宋亚轩微微屈起手指,避开伤口握在他指节处,向他露出欣慰的笑。
“做得好。”宋亚轩抓着他的手握了几下,“快吃吧。”听到宋亚轩的话,刘耀文才继续进食。
他只吃了小半个披萨,宋亚轩就不让他再吃。一方面长期饥饿后突然大量进食容易出事,另一方面刘耀文的胃被饿到缩小,他属实是吃不了这么多。刘耀文觉得宋亚轩十分贴心,他再一次感觉到自己被好好爱着。但他总想再吃一点,就像他想要宋亚轩一样,长期积存的食欲依然顽强地萦绕在脑子里。小狗捂着肚子趴下身,将头撒娇地靠在宋亚轩腿上。
“把手给我。”宋亚轩说。
刘耀文将左手递过去。宋亚轩用棉签取来药膏给他涂药,将他十根手指包扎成小馒头。
“我要走了,我还要工作。”宋亚轩说。
“不要走可以吗?我很乖的。”
“不行哦。我下次会再来看你的。”
“下一次……是什么时候?”因为宋亚轩的承诺,刘耀文忽然觉得时间对于他有了意义。
“就是明天。”宋亚轩留下这句话就要离开。刘耀文叫住他,最后问他:
“我来这里多久了?”
宋亚轩想了想,决定回答他。在开口前他又仔细想想,告诉他:“五六个月了。”
居然过去了这么久。刘耀文已经回忆不清这几个月他是怎样过来的,只觉得一天比一天想念宋亚轩。在这个房间睁开眼的那天恍如隔世,连情绪也被冲刷得稀薄。他曾经……想离开这里吗?是有这么回事吧。那么现在呢?……
……
好想宋亚轩。刘耀文重新躺到地上,闭上眼睛。睡一觉起来就能看到宋亚轩了吧。

第二十三天,对主人表现出依赖,主动配合行为。
第二十四天,对主人表现出依赖,主动配合行为。
第二十五天,对主人表现出依赖,主动配合行为。
第二十六天,摘下脚铐活动三十分钟,未见反抗行为。主动配合行为。
第二十七天,清醒状态下摘除脚铐与主人共浴,未见反抗行为。
……

 

师弟来取文件。宋亚轩这边的研究已经做得差不多了,只等朱志鑫取回文件回研究院加以分析。两边的交接还有些许细节待商议,宋亚轩又留朱志鑫吃了顿晚饭。
“项目快结束了,师兄终于可以解放了。”朱志鑫敬宋亚轩一杯橙汁,“结束后师兄打算去哪里放松一下吗?”
“天天在家还不够放松吗?项目结束了也不太想出去,还没家里好玩呢。”
一个人住有什么好玩的?朱志鑫瞬间敏锐地想起上次来这里发现的异常。他一直在关注着刘耀文师兄,他想:搞不好宋亚轩师兄在和刘耀文师兄同居。而且说起来,自从开始项目前一晚的宴会后,他就再没有刘耀文师兄的消息了。
“一个人在家里不会憋坏吗?师兄好像并不是宅人啊。”
宋亚轩往后靠在椅背,带着一脸温和笑容瞧着朱志鑫。“因为家里有好玩的。我一个人,”宋亚轩眨眨眼睛,“玩得很好,偶尔也有点小烦恼。”
光听宋亚轩的描述完全是恋爱中,他越发确认刘耀文就在这栋别墅里和宋亚轩同住。只是他为何像人间蒸发一般失去消息。朱志鑫大着胆子问他:“难道师兄恋爱了?”但朱志鑫隐约觉得,不像恋爱关系那样简单,从手机通话那头传来的尖叫依然回荡在他心里。
“我给你看看我养的宠物吧。”宋亚轩没有回答朱志鑫,而是径直把人带到地下室。穿过挂满器具和链条的走廊,朱志鑫心中充满害怕和期待。在听到门后铁链摩擦的响动时,这种感觉达到了顶峰。朱志鑫按住胸口,那颗狂跳的心脏几乎要冲破肋骨而出,压迫得胃部有欲呕的感觉。他没发现自己嘴角挂着笑,黑暗中眼睛散发跳动的光。
“他应该醒了。”宋亚轩打开门。朱志鑫依稀见到角落有一团影子,开灯的一瞬间眼前只有白色,眨了几下刺痛眼睛后他看清了:角落里的正是许久不见的师兄刘耀文,脚踝被铁链锁着。
师兄和以往有些不一样。看到朱志鑫的第一眼他吓了一跳,转过身缩回角落里,抱住双膝。他像小狗一样从喉咙里发出委屈的呜呜声。但宋亚轩俯下身,用温柔的语气对墙角的刘耀文说:“别怕,你再看看这是谁,他不是坏人。”
刘耀文这才慢腾腾转过身,茫然打量朱志鑫。“认出来了吗,朱志鑫啊。”显然刘耀文没有。他想靠近宋亚轩,又惧怕宋亚轩身边所谓“陌生人”。压在地上的膝盖在发颤。直到宋亚轩朝他拍拍手,说:“过来,孩子。”刘耀文才手脚并用向宋亚轩爬过去,膝盖在地板上磨得发红。
宋亚轩抚摸刘耀文的脑袋。朱志鑫看到刘耀文陶醉地蹭着宋亚轩的手,抬起手等着宋亚轩另一只手握住自己的。手背上密布针眼,手腕上是结痂掉落后露出的新生皮肤。
“别担心,”宋亚轩对朱志鑫说,“他不会随便咬人的,也不再乱叫了。”宋亚轩拍拍刘耀文的脸,将他的头扭向朱志鑫方向。“你可以摸摸他。”
朱志鑫心中涌现一股奇妙的冲动,他向刘耀文主动伸出手。他仍对眼前保持困惑,但有更大的激动占据他心脏,比起询问宋亚轩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他更想要感受宠物的挨蹭。
刘耀文失焦的眼神定格在朱志鑫手心,在宋亚轩背后不断的鼓励声中,终于抬起下巴,慢慢向朱志鑫的方向爬去。铁链的响动让朱志鑫平添几分心慌。但刘耀文靠过来了,柔软的脸颊贴在他手心,温暖的触感,心中涟漪一圈圈漾开。刘耀文用脸轻轻磨蹭他的手,嘴唇擦过掌心。朱志鑫动了下手指想主动抚摸他,但刘耀文的眼神突然闪过一丝慌乱,张口咬住他手掌。
宋亚轩比他还着急,想把刘耀文推开,这毕竟是自己养的狗伤人。但朱志鑫用另一只手摆了摆,示意不必担心,刘耀文没有用力,他的牙齿仅轻轻压在朱志鑫皮肤上。
“不要怕,我不会伤害你哦。”朱志鑫另一只手顺着他的发旋抚摸,直到身下的小狗发出可怜的呜呜声,松开他的手。上面只有一排浅浅的牙印。
宋亚轩有些失望:“看来还没有完全驯服。抱歉师弟,让你有不好的体验。之后我会加强训练。”
朱志鑫向亲爱的师兄微笑道:“我很期待。”

文章来源:{laiyuan}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以下吧
点赞11 分享
评论 共2条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