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赤】更衣室

同学们眼中的赤苇,无论在球场上,还是在学习上都是一丝不苟的,精确宛如刻度尺的球路,字迹工整的笔记,名列前茅的成绩,处处都透露着她规规矩矩的优等生身份。虽然她自己本人没意识到,但她的人气在男生女生中都很高。男生们说,虽然赤苇又漂亮,运动又厉害,但实在想不到她会跟谁谈恋爱啊;女生们说,赤苇真漂亮呀,而且个子好高,跟我们说话也很温柔……不过你们有没有觉得,赤苇不是高冷系,而是天然系?

天然的赤苇坐在教室里,帮不靠谱的木兔学姐补社团活动日志,今天得上交给负责的老师做检查。她刚补好,木兔就气喘吁吁地跑来了。她直接走进了赤苇的班级,大大方方地跟她打招呼。赤苇把日志交给她,叮嘱她下次不要再忘记写了,木兔好像听不见一样,一把将赤苇搂住:“不愧是我的二传手!赤苇最可靠啦!”

“我倒是希望有一天我可以不用这么可靠啊。”

木兔刚要走,又被赤苇叫住了:“木兔前辈,你的领结都歪掉了。既然是要去见老师,仪容仪表还是得规范一点吧。木兔前辈总是让人这么操心。”她站起来帮木兔整理领结,用手指抚平衬衫上皱巴巴的地方。

旁边几个同学见状小声讨论起来:“明明在说抱怨的话,但还是忍不住帮前辈打点一切的赤苇好可爱哦!这是那个,傲娇属性吗?”
“不像啦,这是******属性吧?赤苇的女子力好惊人!感觉就是电视剧里面妻子送丈夫出门的情节……”

 

木兔利落地跟老师交接完工作,一路小跑,在更衣室里找到了赤苇。她们约好今天等没人的时候,就尝试实践之前在************上看到的东西。
她们在这间更衣室完成了第一次心照不宣的牵手,拥抱,以及第一次亲吻,现在她们要尝试更多更深入的亲密举动。

赤苇坐在桌子上,腿微微张开,脸上虽然没什么表情,但扣紧桌边的手指暴露了她的紧张。木兔蹲下来,手摸到赤苇的膝盖,慢慢上移,抚摸到赤苇大腿腿内侧时,又稍微使了点劲揉捏。

木兔抬头看着她:“赤苇,之前每次我消极的时候就会钻到这张桌子底下去。后来大家都不管我了,只有你每次会走过来哄我……我从桌底下只能看见你的腿,你在想方设法鼓励我的时候,其实我早就想对你做这种事了。我是个很恶劣的前辈吧?”

赤苇扣紧桌边的手又使劲了一些,她强行压住声音中的颤抖:“都把手放在后辈的腿根了,还在反省什么?”

木兔毫无愧疚:“我没有在反省啦!我只是在诚实告诉赤苇我的想法而已。之前我们一起看的************上的教程,不是说要诚实对待你的伴侣吗?想到什么、感觉到什么就说出来,我这么照做了,所以赤苇马上有什么感觉也要一五一十地告诉我哦?”

木兔拽掉赤苇的运动短裤。她曾经抱怨过枭谷运动服太宽松了,因为她看过赤苇穿自己的长护膝,赤苇的大腿很肉,能被紧身的布料勒出一点弧度来,木兔从那以后就一直心痒痒的,但后来她再让赤苇穿,赤苇却拒绝了,理由是“一穿上长护膝,木兔前辈就一直在我身边绕开绕去,球都不能好好练了”。

不过眼下毫无遮挡的风景已经胜过了所有。木兔用手指隔着赤苇的******和她那隐秘的地方打了个招呼,先是试探性地摸了几下,见赤苇没什么抗拒或不舒服的样子,便渐渐大胆起来,手指向更隐秘的******处浅浅戳了一下,赤苇像是被按到了开关,一下蜷缩了起来。

木兔一边揉戳并用,一边观察赤苇的反应,她已经将力气收着了,但不知道是自己的问题,还是赤苇太敏感,她每揉一下,赤苇就小小地颤抖一下。

“这样就受不了的话,接下来可怎么办啊?”木兔脱掉她的******,手指放在******处抚摸。赤苇一边轻轻地抖,一边强装镇定地回道:“等前辈把全部流程都做对了再说吧。”

木兔拨开她的两瓣******,露出花蒂,两根手指轻轻并拢夹住,赤苇立刻就像是被电到了一样:“不要碰!”

木兔手缩了一下,又重新摸上去,歪了下头,一副天真又任性的样子:“什么嘛,我这做的不是挺好的吗!赤苇,你这里出了好多水,你感觉得到吗?”

赤苇把脸别开,不想再去听这些话。她努力稳住自己的呼吸,但下身一阵一阵奇异的******无法忽视,赤苇觉得自己有些坐不住了,扣紧桌边的手指也因为太用力而有些发痛。

木兔沾了点赤苇流到腿根处的水,手指探到******,刚抵进去没两个指节,赤苇就小声叫了出来。

木兔立马把手退出来,抬头紧张地问她怎么了。赤苇摇摇头:“没事,就是有点不习惯,也没有很疼……”木兔便安抚性地亲了下她的腿根处:“那我们今天不用手,下次再试着用手进去,好不好?”

赤苇点点头,眼睛泪蒙蒙的,木兔看得心里喜欢的不行,又猛的站起来想要亲她的脸。

她这一下太过突然,一张小小的桌子也像是吃了一惊似的,颠簸了一下,差点把赤苇晃下去。木兔连忙捞住她,慌乱地说了几声对不起,然后讨好般地凑过去轻啄了好多下赤苇的脸颊。

经历了刚刚有些滑稽的那一幕,赤苇好像恢复了一些,不再紧张了。木兔又蹲下去,表情好像在做数学题:“不能用手指的话……啊,那直接用嘴好了!”

还没等赤苇开口询问“用嘴”是什么意思,下身被湿软物体浅浅戳刺的感觉便让她噤了声,她愣了一会才反应过来,那似乎是木兔前辈的舌头。

这个认知让她有些崩溃,她扭动了一下身体,想要逃离这些荒唐事。木兔按住她:“等下,你这样我不方便弄了……”木兔前辈的嘴唇周围,连着下巴都还是湿漉漉的,赤苇真不想知道那是什么。

木兔重新调整了一下姿势,她让赤苇站起来,后腰抵在桌子上,这样她的舌头可以更方便地够到。赤苇已经放弃了思考,她紧紧闭着双眼,咬着手背抑制住自己不像样的喘声,接着任由木兔在最敏感的软肉处作祟。

穴道被木兔的舌头浅浅******,她的动作很青涩,不知道该往哪发力,怎么找敏感点,怎么用舌头打转或是用其他的花样,不过对于同样的新手赤苇来说已然足够,再加上她牙齿时不时的啃咬,双手在腰腹和臀部的揉捏,******已经快让赤苇的小腹有些发酸,要不是木兔双手还托着,她无力的双腿现在就连支撑自身体重都有些极限了。终于,在一阵模糊的滚烫中,她脑子空白了一瞬,喷出了一股水液。

而罪魁祸首还沉浸在喜悦的情绪中,她抬头,眼睛亮晶晶的:“赤苇,我做的很好,对不对?”

她把赤苇重新抱回桌子上,语气很兴奋:“赤苇,你有没有听到,今天我去找你的时候,你同学说你是我的老婆哎!要是你真的是我的老婆的话,我们是不是可以天天做这样的事?”

如果是平时的赤苇,肯定会毫不留情地吐槽一句:“我们现在根本没有结婚,我的身份只是你的后辈,不也在做这种事情?以及能不能把脸上的……水擦一擦再说话?” 但赤苇刚经历了******,思考能力还没缓过来,只是本能地被木兔的笑容感染,于是她也跟着幅度很小地笑了一下:“做的非常好,木兔前辈。你想的话当然可以天天做。”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以下吧
点赞11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

    暂无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