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翔霖】主仆演员

“我记得在我班级前晃来晃去,跟我对上不少眼的是你吧。”

“你怎么就知道我在看你了呢?”

“你现在这句话已经出卖了你在看我的事实,也承认了那个人是你。”

 

果然,高智商。

 

“我才…”

 

严浩翔断了接下来要说的话。

 

“我也喜欢你,贺峻霖。”

 

也?你怎么就知道我喜欢你了?

 

“你起反应了,霖霖。”

“靠,你变态啊。”

“还想要我更变态吗。”

 

伸进睡衣衣摆,再次掠夺对方的空气,哼唧声从贺峻霖滚动喉结后发出,吸吮口水,吞下,顿时口干舌燥,给予水的,则是对方舌头绕著自己给的。

 

“少爷,给吗?”

“我还有说不的余地吗?”

“没有。”

“那你问个…嗯啊…”

 

不知道何时被对方撤去的衣物,温热的握住自己的兄弟,上下撸了两把,被堵住的叫声,随着在啃咬的过程中放出,身上深浅的红印也渐渐浮出。

 

持续安抚被压住的人,扩张行动也在持续,嘴上也没嫌著,舔了舔耳后,贺峻霖特别敏感,身体不安全的抖动,一手抓著棉被感受身下给自己的娱乐一手抵在严浩翔属于保镖的体格,明显的线条,脸上的红晕又上升了一档次,熟透的章鱼烧。

 

“霖霖…你也说说你喜欢我好不好。”

“我喜欢你。”

 

语气染满了暧昧和情欲,像是陆地上的鱼渴求大海一样,贺峻霖将严浩翔在拉下来更靠近自己一些,在他耳边喘气,就是要断了他现在撩拨的人理智线。

 

“快点。”

“我等你先释放。”

“操,我才没…”

 

还没说完话还真第一次**了,全数交代在严浩翔手上,他藉著这温热的液体再次伸入******,进出三次后,将自己的进入贺峻霖的身体。

 

“疼…”

“第一次难免的,你会习惯的。”

 

要不是现在身子软不然早拿枕头丢死他,几个意思?

 

“所以你的意思是你之前…”

 

严浩翔大力顶进去,寓意闭嘴。

 

“没有,你是第一个也是第一次,但不会是最后一次,永远不可能。”

“凭什么…”

 

再次被惩罚大力**,撞的贺峻霖喊的只有啊一个字。

停下动作,慢了下来,抱住身下人,啃食颈窝。

 

“凭我,是你男朋友。”

“马的,到底谁是少爷,扣你工资。”

 

严浩翔把物体抽离******,瞬间的空虚感让贺峻霖妥协。

 

“对不起…继续。”

“为什么我要继续?”

“因为…我是你男朋友。”

 

似乎得到满意的答案,再次没入,却没有动作。

 

“快动啊…”

“只是男朋友吗?”

“不然呢。”

 

一次抽离大力撞进。

 

“嗯啊…你…到底想让我说什么。”

“叫老公,我,满足你,宝贝。”

“…老公。”

 

看着自己的主人一次一次的向自己妥协,因为欲望而撒娇,这是一件多爽的事情,将自己的老板压在身下的感觉一样。

亲吻流出的生理泪水,拭去。

 

“乖。”

 

九浅一深的速率对于第一次的贺峻霖来说是最不受伤害的,严浩翔也寻找到了敏感点,每撞一次,声声沉迷,多想录起来一早听几百遍来发泄。

 

“嗯….呃啊…嗯…”

 

带着鼻音的**,他知道他在克制。

 

“霖霖,叫出来,更爽快些。”

 

贺峻霖捂著脸摇了摇头,他只觉得他现在很羞耻。

 

“叫出来,要不然我咬你哦。”

 

扒开遮住脸的双手,俯身吻住发出声音的通口,配合著慢慢拖出用力顶进,一顶,贺峻霖喉结就来回滚动一次,若有似无的吟,在严浩翔的耳边回荡。

放开快窒息的身下人,在绕到耳后说一次。

 

“叫出来,贺峻霖。”

“嗯…啊…啊…”

“乖。”

 

到达第三次**的时候,贺峻霖已没有力气,严浩翔直到第二次贯穿他就停止,在浴室清洗了好一会儿,不过就是在浴缸里又要了一次,贺峻霖被蒸气熏的更加红润更加晕,整个视线失焦。

 

“严浩翔,我他马的,你一个礼拜不准进我房间门,滚,禽兽。”

 

这是下午严浩翔叫他起来吃点心,他和他说的第一句话。

 

严浩翔戏谑的笑,“所以,一个礼拜后还能继续上你的意思吗。”

文章来源:https://archiveofourown.win/works/20563367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以下吧
点赞41 分享
评论 共3条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