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祺鑫】负重.12

丁程鑫的状态渐趋恢复,由于药物原因,******期并不稳定。那天下午两个人如同往常一样一个看书一个工作。丁程鑫突然而来******,许是上午洗完头发后,头发未干透就和马嘉祺去了医院一路上有些着了风寒,身体发热外加体内的临时标记淡了,有些不受控制的******。

丁程鑫感受到体内悄然发生的变化,从细麻的火烧到席卷全身的欲望。咬住嘴唇时咬到了上次咬破已经结痂的伤口,丁程鑫皱眉,燥热的感觉正在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袭来,以前留下的恐惧并没有完全消散,他对******的抗拒并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够散去,此时身边就有一位极其深爱自己的alpha,他却不知要如何开口求救。

“你要相信他”,宋衍的话回向在耳边,坚持不住的丁程鑫向马嘉祺求救:“我好像真的******了,马嘉祺。”神经松懈,浓郁的雏菊肆意飘散。

这一次没有任何药物的催情,如同所有的omega一样,接受本能带来的洗礼。

马嘉祺迅速地放下腿上的笔记本,将丁程鑫正过身来小心地释放出淡淡地木香。

面对熟悉的信息素,******中的omega总会渴求更多,起身跨坐在马嘉祺的身上,脸却红得出血。

“我……我该做什么?”

“你什么都无需做。”

这是丁程鑫第一次在马嘉祺面前清醒状态下的******,他不敢去看马嘉祺,他还是有些厌恶这样的自己,厌恶却又想要从马嘉祺的身上索取更多。

马嘉祺慢慢吻住丁程鑫,动作轻柔缓慢,小心翼翼顺着下巴吻到后颈腺体,唇瓣轻轻吻住腺体,舌尖轻轻舔舐,粗糙的舌苔划过腺体带来一阵******。后颈腺体的敏感远大于其他地方,带来的******让丁程鑫止不住束缚的******,他恐惧又期望,紧张地攥住马嘉祺的衣服。

虎牙稍一用力划破柔软的皮肤,源源不断的木香进入到雏菊的体内,与它融合产生临时标记。

丁程鑫忍不住轻哼一声,面对大量的信息素的输入,他目前还不能完全接受。临时标记形成后靠在马嘉祺的肩膀喘着粗气,身体中躁动的情绪慢慢压下,身体产生地诚实反应让丁程鑫窘迫,他可以感受到此时抵在股缝间的物什,想要从马嘉祺的身上下来却被越抱越紧。

丁程鑫索性不再挣扎,靠在马嘉祺的脖颈反应,只是眼皮越来越重,马嘉祺本欲和丁程鑫聊一聊,却听到了狐狸均匀的呼吸声。

自己忍着欲望将丁程鑫抱回房间,转身去了浴室败火。

冲着凉水的马嘉祺心想,恐怕以后这样的日子只会只多不少。

自讨苦吃。

上午带丁程鑫去医院体检时,听到状态恢复得不错自己的心终于落了下来。有了alpha的标记,omega的身体的各项机能指标好转。

宋衍见到比以前满面红光的丁程鑫,忍不住开起玩笑,“被滋润过的人果然不一样。”

“才不是。”

马嘉祺确实很爱吻自己,有时睡得朦朦胧胧会被他吻醒,但是他除了亲吻,没有再做出任何事情。

马嘉祺在慢慢养狐狸,丁程鑫已经适应了亲吻,接下来要适应什么呢?

宋衍偶尔不正经地几句话,丁程鑫已经习惯。与宋衍相见不过隔了几天,丁程鑫发现他的肚子又大了些。两个人等检查结果时,丁程鑫忍不住抬手摸了摸。

“怎么了?”

“是不是很辛苦。”丁程鑫已经看出来了,宋衍的体力已经大不如从前,今天的大部分检查都是其他医生进行,而他只是陪在自己身边,担心自己害怕。

“因为很爱他,所以想让他更圆满一些。”

“不过你不用纠结,你还小。”如果让马嘉祺知道,此时人家已经在纠结为他生孩子,恐怕会高兴得飞上天。

“他们那样的家庭不可能没有后代的吧?”丁程鑫很聪明,他懂得人情世故。

“都说了,你刚18,不需要为这些所困住,你目前可以追寻你想要的梦想。”

“梦想?”

“找一找你的兴趣,做一做你喜欢的事情。”

丁程鑫不禁想到有一天晚上和马嘉祺散步,已经入冬的天气,气温越来越冷,两个人并肩走在这片别墅区内,绿化很好,只是因为天气原因鲜少会有人出来行走,只有三三两两的行人。

丁程鑫和马嘉祺闲聊着,说着家里的趣事,迎面跑来一位小女孩,在丁程鑫面前停下,抬手想要送出自己手中的糖果。

丁程鑫蹲下身子与她平视,笑着接下小女孩手中的糖果。丁程鑫想要说话却见她一溜烟地转身跑走,跑到一位年轻omega的身边,仰头似乎是在讨要奖励,omega身旁的alpha抱起了小女孩,一家人很是温馨。

他们朝丁程鑫走来,热情善谈的omega率先打起招呼:“嗨,终于见到马先生的身边有一位omega了。”

丁程鑫闻言看向马嘉祺,他们似乎是认识的。

“我和我的先生初到这里时,见到的第一位邻居便是出来遛狗的马先生。”

丁程鑫会意地点了点头,目光打量起这对夫夫,他的alpha是一位西方面孔,中外混血的小女孩更是格外的可爱好看,像市中心橱窗内的洋娃娃。

丁程鑫想,那个alpha一定很爱这个omega。

他的目光一直看向比他矮一些的爱人身上,他的目光随着爱人的喜悦变化而变化,见他的爱人笑得明朗,目光不自觉的柔和。

马嘉祺也是一样,目光自始至终追随丁程鑫。

两位alpha自始至终没有加入他们的谈话互相打过招呼倒是寒暄了一些。丁程鑫很意外那位alpha会说流利的中国话。

“我的爱人说,中国有句老话,说嫁鸡随鸡嫁狗随狗,我跟他来到了中国,自然要说中国话。”

“您说的很好。”丁程鑫莞尔一笑,小女孩忍不住惊呼。

“漂亮哥哥!”

“那要不要漂亮哥哥抱你?”omega凑到小女孩身边,小女孩似乎是有些害羞,看了一眼丁程鑫又看向自己的爸爸,猛地点头又害羞地捂住了脸。

丁程鑫从alpha的手中接过小女孩,虽然手法生疏些,但经过指导,小女孩趴在丁程鑫地肩膀笑得开心,向自己的爸爸扮了个鬼脸。

丁程鑫看着小女孩,小女孩也看向丁程鑫,趁着丁程鑫没有反应过来偷亲了一下,惹得在场的人笑意满满。

“她很喜欢你呢。”omega开口说到。

“他也很喜欢小孩子。”丁程鑫忙在一旁逗着小女孩,马嘉祺开口替他说着。

马嘉祺能看出丁程鑫喜欢小孩子,之前和沈哥商讨案子的事情,顺带也带着丁程鑫去了沈哥家里。沈哥儿女双全,一大二小坐在玩具区其乐融融。

他对宋衍肚中的孩子也很上心,自己去市中心为宋衍挑礼物把自己吓得不行。他偏偏不在意似的,说着自己又不是小孩子。

只是,在马嘉祺眼中,他一直都是小孩子。

omega主动提出和丁程鑫交换微信,邀请他没事常来家里玩。

丁程鑫同意微信的好友申请,这样马嘉祺去工作自己也不至于无所事事。

两家人互相告别,各回到自己的家中。一路上丁程鑫还在和马嘉祺说着小女孩。

嘴中含着小女孩送的糖果,糖纸被丁程鑫保留了下来。

“我本不想让你过早地感受为人父的,只是你既然如此喜欢小孩子,这件事倒是可以着手准备了。”

狐狸圆目瞪过马嘉祺,自己喜欢归喜欢,若是去养育一个孩子,丁程鑫倒不知道如何下手,况且他和马嘉祺并没有走到那一步。

“但我想去个幼稚园工作,每天陪一陪小孩子。”

“你喜欢就去做。”

马嘉祺也很喜欢丁程鑫这样去做,去做自己喜欢的事情,而且这个工作不会让他很累,自己也会为他着手准备。

“谢谢你哦。”心愿被满足,狐狸满足地笑起。

两个人相视而笑,倾诉爱意与喜欢。

他们好像就是顺其自然地在一起,没有轰轰烈烈地告白,就是确定了对方并且靠近他。

他知道马嘉祺喜欢他,马嘉祺也知道自己喜欢他,只是自己还没有亲口对他说一句“我喜欢你”。

好像两个人之间差了些什么。

马嘉祺拉住走神的狐狸,在家门前的树下吻住了丁程鑫,爱意恒生,温柔浪漫。

“我们结婚吧。”

国家没有具体规定结婚年龄,只规定成人之后。但结婚需要审批,家庭需要有经济能力等其他事项。

“你不用急着回答我,我可以等。”

丁程鑫点了点头,他确实需要好好地想一想。结婚意味着他们之间的关系会有更进一步的发展,意味着他们的关系会昭告天下,随之而来会有更多的社会言论,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能够站在他身边的人。

还有许多事情没有结果。

那晚丁程鑫想了许多事,已经忘记的梦又一次梦到,又梦到了小时候的事情。与马嘉祺生活的时间过于安乐,马嘉祺也没有再提到记忆的事情,自己都忘记了记忆已经恢复,忘记了向马嘉祺询问自己的家人。

第二天醒后,丁程鑫依旧记得这个梦。但他却没有主动询问起马嘉祺。

他想要主动去寻找。

他记得马嘉祺说过,等他好后,会告诉他有关自己的所有事情。所以,他想,有关自己家人的事情一定藏在这幢庄园的某个角落。

自己找了许久,每个房间都被丁程鑫打开寻找过,皆是无果后,他将目光落在了后院的仓库。

马嘉祺并不意外,自己在仓库见到丁程鑫的身影。

自己回家没有在房间中找到丁程鑫的身影,赵叔说他去了仓库。

这里的人都知道仓库里存放着什么,赵叔没有阻拦丁程鑫去,这本是他的东西,他理应知晓。

丁程鑫不过是在寻找曾经被自己遗忘过一段时间的归属。

昨晚丁程鑫一直呓语叫着自己的家人,和那个高烧的夜晚呓语的称呼一样。马嘉祺已经猜到,丁程鑫的记忆已经恢复,所以他没有再执意和宋衍提起有关记忆恢复训练的事情。

仓库常年无人进出,已经落了一层灰,但原本属于丁家的东西被马嘉祺完完整整地存放在仓库中。

暗黄的老照片勾起了丁程鑫的回忆。

丁程鑫抬手摩挲过照片中家人的脸庞,泪水不知何时划出眼眶。

丁程鑫感受到身后的有木香靠近,转头看向马嘉祺,蓄在眼眶中的泪水楚楚可怜,“外公后来怎么样了?”

“外公是在你丢失地第二年去世的,老人年纪大了,生老病死人之常情。”

“那外公有没有说过什么?”

“他已经把你托付给我了。”

“就不怕我不认你吗?”粘人的狐狸放下手中的相册,抱住马嘉祺靠在他的肩膀吸了吸发酸鼻子。

“不怕,换个方式也会让你爱上我。”

马嘉祺从来没有设想过丁程鑫不爱自己的结果,他也无法去想他和丁程鑫不能在一起的画面。

他和他,注定是要在一起的。

“丁家后来怎么样了?”

“老人将家产一部分捐给慈善机构,给你留下了一部分,在我的账户中,你随时可以取走。”

丁家已经不在,但自己是丁家唯一的血脉,这点永远无法反驳。

“马嘉祺,我们结婚吧。那部分当做是丁家的彩礼。”

他们依旧是门当户对,敌得过外界蜚语。

丁程鑫不是一时脑热,他的内心在强烈地告诉他,面前的人是值得共度一生。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以下吧
点赞9 分享
评论 共3条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