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祺管严】调酒师(全篇)

马×顾客严(我没有写浩翔舔狗,就是追夫,类似于,妻追总裁?谢谢,请某一些脑残不要扛喔)反正自行避雷吧

设定马攻严受

自行避雷 这次车车我尽量write

 

 

 

 

 

 

By 严郁Y. THE BEST. 

 

 

 

 

 

 

 

 

 

 

灯红酒绿,街边的酒吧把严浩翔吸引了进去,好久都没喝酒抽烟了,嗓子很紧。

 

酒吧里人很多,酒调的很好看。

 

“一杯蓝色鸡尾,谢谢。”严浩翔付了钱,做到了一个不显眼的沙发上,喝着桌子上的柠檬水。他今天穿的很朴素,白色的衬衫配了个牛仔七分裤,把细长又白的脚踝漏了出来,衬衫上一条项链,十分耀眼。

 

调酒师是个男生。手上黑色蕾丝手套,在手腕上系了个蝴蝶结,少年的脸很清秀,头发输的整整齐齐,衣服也没有褶皱。摇酒地手法熟练的很。

 

他的名字,是马嘉祺。在他的工作牌上挂着。

 

 

 

 

 

 

“您好,您的蓝色鸡尾,度数可能有点高,给您解酒的药或者糖,您自行使用。”马嘉祺把严浩翔的酒端来。马嘉祺瞟了眼这位顾客,看上去也就十八九的样子,反正肯定没多大。

 

“谢谢。”严浩翔声线很低,张口就是具有特殊吸引力的声音。他看了眼调酒师,嘴角扯出一丝坏笑。

 

马嘉祺回到了工作岗位,站在那里等待下一位顾客的到来。

 

马嘉祺勾起了严浩翔的征服欲,他决定每天晚上都要来。

 

但是他的酒,好像不只给自己调,有点不爽。

 

严浩翔抿了一口蓝色鸡尾,真的很好喝,也很美,就像本人一样,清冷而不可靠近的傲娇模样。

 

真有趣。

 

 

 

 

 

 

 

 

 

 

严浩翔以后的每天都会来点一杯鸡尾酒,永远坐在那个小角落里,来了近半个多月,突然换了酒。

 

“老样子?”马嘉祺已经要调蓝色鸡尾。

 

“不,今天换草莓果茶,想换点甜的喝,谢谢。”严浩翔又一次付了钱,坐在那个角落里,看着马嘉祺熟练的调酒,哦不是,调饮料。

 

马嘉祺不知道,这小鬼,其实是当代最大财阀的继承之子。也就是严氏。他,就是下任首席执行官,代号Y. 

 

马嘉祺把饮料端到严浩翔面前。严浩翔依旧小口小口抿着。

 

“手艺不错。”严浩翔夸赞。

 

“谢谢”马嘉祺拿着托盘,招待下一位顾客。

 

这么长时间,马嘉祺对严浩翔只说过这么几句

 

“嗯”

 

“行”

 

“知道了”

 

“谢谢”

 

最长的一句话应该是第一次见面加了那么几句官方的什么醒酒药。严浩翔不爽,我就这么没魅力??

 

严浩翔心头荡漾着一个十分幼稚的想法:装醉。

 

客人几乎都走了,夜幕也慢慢降落,马嘉祺擦拭着酒杯,收拾着店铺,准备打烊。不知道是因为严浩翔坐的隐蔽,还是压根没关注到他,一直以为他走了。

 

只是这半个月来觉得这人眼熟而已。

 

马嘉祺觉得,能来酒吧喝酒的,似乎都不是什么好人。再加上严浩翔付钱的阔气,明明几十块钱的东西给了一百块钱还不带要多于的,马嘉祺一眼认出这是个富贵公子哥,心里又想了许多严浩翔根本不会做的事,所以一直一副生人勿扰的样子。但是不得不说,这人,长的还算凑合。

 

严浩翔影帝开始,捂着脑袋晃晃悠悠从角落里走出来,踉跄了几步,扶着门框干呕。

 

“……”马嘉祺停下手中的活儿,靠着门看他。

 

“您吐能去外面吐吗?您在门口我不好处理,明天我还得营业呢。”马嘉祺语气一点友好不带,有那么冷嘲热讽的意思。

 

严浩翔听了暗暗骂街,操,等老子征服你不把你按在床上操哭我和你姓。

 

马嘉祺就纳闷了,这哥们儿原来喝个草莓果茶都能晕?我也没给他加酒精陷害他啊?而且,您不是在那儿小鸡尾喝的挺好的吗?。

 

“我好晕啊老板…你这酒是不是有问题啊…”严浩翔顺势想要躺在马嘉祺身上,马嘉祺灵活躲开。

 

“哥,您点的果茶”

 

完,露馅了。

 

“………………”空气不是一般的寂静,严浩翔现在脑子里全是怎么演下去怎么演下去。

 

“有什么话直接说吧,演戏多没意思啊,我这可困着呢我得回家。”马嘉祺继续转身擦着酒杯。

 

“嘿嘿,没事,一回生二回熟,咱俩吃个夜宵呗?”严浩翔呲着嘴朝马嘉祺笑,马嘉祺此时已经把手套和工作服换下来,换上了普普通通的衣服,单肩背着一个小书包。

 

“吃什么啊少爷,我这可都是去吃小摊位。不必麻烦您赏脸了”马嘉祺一句好话自始至终没给过严浩翔。

 

妈的,嘴真毒。

 

“没事没事,我不嫌弃”严浩翔不嫌弃?笑了,您怕是忘了您洁癖吧。

 

“行,走。”马嘉祺把酒吧门上锁,转着钥匙走在严浩翔前面。

 

“老板,就还是老样子。”马嘉祺坐在一家小烧烤店内。

 

“好嘞,小马来啦。”店主是一个老奶奶,给马嘉祺开了个瓶啤酒。

 

“是,今天生意怎么样啊阿婆”马嘉祺吃着老奶奶端上来的热面,问着。

 

现在的马嘉祺判若两人,温柔细腻。

 

“我不错,你呢”老奶奶坐在旁边摆着饺子。

 

“也挺好的,嗯,这不,遇到个奇葩客户”马嘉祺抬头示意严浩翔

 

老奶奶看了眼严浩翔,笑了起来

 

“我们嘉祺的幸福要来咯”老奶奶的思想一点也不封建,已经完全把马嘉祺当成了孩子对待,马嘉祺也一样,在这家馆子吃出了感情。

 

“?奶奶胡说什么,就他?要不是他在我门口装醉我太累了都没想来着。”马嘉祺抱怨道,严浩翔想张嘴说什么,马嘉祺总是抢了过去。

 

严浩翔:我也很累。

 

“我没有装醉。马先生,您可是怼了我一路了。”严浩翔挑了挑眉,看着马嘉祺津津有味的样子,气不打一处来。不是,给我点一份能死??

 

老奶奶没说什么,看着他俩笑了笑,摇了摇头。

 

不过严浩翔听到自己是马嘉祺的幸福,也乐了一下。

 

走出饭馆,深夜的风轻轻的,没有声音。

 

“你调查我啊?没被我的背景吓到吗”马嘉祺低头看手机,准确来说是在打车。

 

“没有啊,还好啊,不就是家庭不是很完美吗。”严浩翔看到了马嘉祺的手机界面“我送你回去?”

 

“不必了,我实在不行自己走回去。”马嘉祺是个倔的人,不错,家庭背景是挺不好的,自己十五岁就出来打拼,打拼的还算不错。这就是他一身傲骨的性格。严浩翔也一样,天生为王。

 

“快一点了。”严浩翔执意要送马嘉祺回家。马嘉祺不是那种随随便便的人,他觉得没有在一起就不能上别人的车。再说了这深夜里,谁知道他严浩翔到底是什么人。

 

“我已经习惯了。谢谢严先生好心。”马嘉祺留给严浩翔一个瘦弱的背影。

 

他真的好瘦。

 

“你怎么知道我叫严浩翔”严浩翔对着他喊道

 

马嘉祺没说话,转过身指了指自己脖子上。严浩翔家族要求每个人都要在耳后部位刻上Y,马嘉祺挥了挥手,表示明天见。

 

严浩翔摸了摸自己用狼尾盖住的Y,笑了笑。

 

真不是个好弄的家伙。

 

 

 

 

 

 

 

 

 

 

真像严浩翔说的,一回生二回熟,马嘉祺再次见到他虽然也是警觉性很强,但是基本上是放了下心。

“加个微信呗嘉祺”严浩翔蹭着脸去找马嘉祺要微信。

“我和你很熟?”马嘉祺摇着酒杯,要去给客人上酒。

客人们都看着严浩翔和个挂件一样贴着马嘉祺,马嘉祺倒也不反感,久而久之,被小孩搞笑到了。

毕竟这么多年,严浩翔是唯一一个愿意和自己说话的人。

马嘉祺还记得易烊千玺前辈演过的电影《送你一朵小红花》里说过:“我怕我一付出真心我就死了”他觉得这句话特别符合自己。

没错,我怕我自己死了。所以,他单独一个人二十多年,没想过交朋友,也没想过搞对象。

“停,严浩翔,我加,OK吗”马嘉祺拿出手机胡乱扫了一下,发了申请就把手机随手揣在兜里。

严浩翔看到了申请,傻笑了一下。马嘉祺的头像是白色的,别问,纯白。昵称就简简单单的一个M,没有其他,朋友圈不知道马嘉祺是习惯性屏蔽所有人还是根本就没发过这玩意儿。

严浩翔又等到了马嘉祺下班。

“你怎么还不走?”马嘉祺今天换了身衣服,包也换了一个,马嘉祺说,这是对自己的奖赏。

“等你下班。”严浩翔拉起西装外套,屁颠屁颠跟着马嘉祺走。马嘉祺背着严浩翔偷偷笑了笑,严浩翔没有看见,以为又惹得马嘉祺烦了,泄了气。

“吃冰激凌吗?”马嘉祺问,严浩翔被惊喜到了,戒了很久的糖,还是脱口而出:“吃!草莓味儿的”

“你很喜欢草莓?”马嘉祺到了一家烟酒店,买了两根冰棒,一根草莓味的,是好牌子,挺贵的。一根普普通通的小酸奶,给自己的。

“喜欢,你就吃这个?”严浩翔看着自己手里的,又看了看马嘉祺手里一口闷的小冰棒,疑惑至极。

“嗯,这个好吃。”马嘉祺啃了一口。

严浩翔记住了,马嘉祺爱吃酸奶味的。

马嘉祺也记住了,严浩翔爱吃关于草莓的所有东西。

“你每天这么闲,工作不用你干吗”马嘉祺一边啃冰棒一边问。两个人走在小路上,不清楚的以为他们已经热恋很久了。

“不用我管,也没什么好管的。”严浩翔手里的那根快吃完了,马嘉祺的已经吃完,木棍被扔在垃圾桶里。

“哦。”马嘉祺回答人都是哦嗯,他觉得说一堆太麻烦。

严浩翔不知道该说什么,两个人极为尴尬的走到了严浩翔车前。

“今天,送你回家?”严浩翔开了车门,十分绅士的请马嘉祺上车。

“没那个必要,我把我家地址发你,来我家看看?”马嘉祺扫了辆共享单车,坐了上去。

严浩翔乖巧地点头,看马嘉祺一飞千尺。

真好玩儿啊。

 

“叮”备注小马的人来了信息,是一条位置。

[就这,你开车五分钟吧]马嘉祺已经到家,给严浩翔发了过去。

[知道了,等我。]严浩翔回复,紧踩油门,到了马嘉祺家。

“你家挺好看的,也不是没有钱啊看这意思”严浩翔看了看马嘉祺家周围,暖色的装修格调,整洁干净,比自己屋子里乱七八糟一堆歌词合同好得多。

“合着你一直以为我没钱呗,我都能开一家酒吧你觉得我能穷到哪里去”马嘉祺给严浩翔到了杯水。

“你不一直在我面前表现的很贫苦”严浩翔开玩笑道。不知道怎么回事,觉得马嘉祺已经在慢慢接受他了。

“…”马嘉祺沉默不语。“带你去个地方吧”马嘉祺坐起来,带着严浩翔到了自己的卧室,卧室底下有一个暗格,下面是实验室。

“好阴森”严浩翔必然不怕的,就这?比鬼屋好玩好嘛

“诺,”马嘉祺指了指地下室正中间的位子“我的实验床,试试吗”

“你搞科学啊?”严浩翔插着兜

“我搞科学干嘛,我研究人体。”马嘉祺带上白色手套,推了小推车走到严浩翔面前。

“笑死了,你病娇?霸道占有?”严浩翔打趣儿,不过说真的,看到推车上还有一把血迹没怎么擦干净的小刀,冷汗还是出了些。自己…不会喜欢了个脑子有病的人吧?

“…那是哪门子狗血剧情”马嘉祺无语,“哥,我就只是研究一下酒啊,只是地下室选的阴森了点,那刀是火龙果没擦干净好吗”

“哈…哈哈哈哈…可能脑残小说看多了吧”严浩翔挠挠头。

“今天想研究一下粉红水母”马嘉祺把火龙果切开,不知道弄了什么稀奇古怪的配料,火龙果汁一倒进去,整杯酒美的不像话,里面一只栩栩如生的水母畅游着。

“成了,尝尝吗?”马嘉祺递给他“没毒,放心,就算难喝也死不了。”

严浩翔抿了一口“好喝”

马嘉祺笑了,严浩翔第一次看马嘉祺笑,他笑起来有一对虎牙和兔子牙,甜甜的……

 

 

 

严浩翔的日记到这就没有再叙述了,话说数一数,马嘉祺和严浩翔已经半年没有见面了,这是马嘉祺翻出来严浩翔的日记第五次看了。

马嘉祺的头像还是白色的,严浩翔的头像还是纯黑的。

马嘉祺每天老样子在酒吧里调酒,但始终不见那个坐在角落里的小熊了。

马嘉祺心里很空虚,严浩翔他,到底去哪了呢。自己是不是,也喜欢上他了啊。反正就是很难忘,之前很嫌弃他,现在觉得,还是好喜欢,好需要他。

“老板,一杯粉红水母,谢谢。”熟悉的男声打破了马嘉祺脑海里的画面,半年了。没见了。马嘉祺抬起头,刚想质问严浩翔*********去哪了,就看到了让自己把话咽下去的一幕:严浩翔特别宠溺的十指相扣着一个女生,眼神里和当初他看自己的眼神一模一样。

为什么不点蓝色鸡尾了呢,因为蓝色鸡尾度数太高了。

为什么点粉红水母了呢,因为马嘉祺说过,这杯酒特地为女孩子们调的,甜而不腻,度数还小,很适合女孩子或者酒量不好的人。

真是细心呢严浩翔。

马嘉祺把话咽了回去,这几个月的热情,对严浩翔的热情全都消失,消失的有马嘉祺一颗微微振动的心,还有一句差点冲动的告白。

笑死了,作为一个被喜欢,而且还是攻的同性,没有勇气追喜欢的人,还要自己的小朋友来追自己,人家不喜欢了,很正常嘛。

而且严浩翔,对自己,不一定是喜欢吧。

自己是男孩子,他应该喜欢女孩子的。

马嘉祺这么想。

“好的,您稍等。”马嘉祺熟练的调出粉色水母。送到了严浩翔的桌子上。“这个度数不高,所以给一罐糖吧 ”马嘉祺把一盒千纸鹤糖放在他们面前,是用粉色纸包的,因为,是草莓味的。

“谢谢。”女生很有礼貌的向马嘉祺到了谢,马嘉祺也回到了调酒台。心不在焉。

快要关门,马嘉祺还是把严浩翔扯了出去。

“有事儿?”严浩翔对马嘉祺的语气已经冷淡了几分,他们的微信留言停留在:知道了,早点睡。       嗯,晚安。也就是半年前。

“严浩翔,你有什么你能直接说吗 ”马嘉祺心里有点火,不过真的,自己的心好像又死了。

“我有什么可以说的 ”严浩翔问到,严浩翔比马嘉祺矮了一点点,马嘉祺还是高的。

“半年,你怎么解释?严浩翔,见面的时候你就是,有什么不说”马嘉祺把日记本摔在严浩翔肩膀上“你喜欢*********能不能直说,现在牵着你女朋友来我店里恶心我还是挑衅我啊?”马嘉祺没给严浩翔半点面子,他太喜欢他了,他忘了要珍惜自己的小朋友了。

严浩翔泪水在眼眶里打转,被马嘉祺凶到了。

“要么你就说出来,要么你就别再回来了啊?!”马嘉祺皱着眉,看着严浩翔眼眶,还是开始后悔自己的所作所为。

“你以为我敢说吗马嘉祺,我哪知道你会不会烦我,我就是喜欢你怎么样,你不是也喜欢我?你看我日记干嘛,你送******莓糖干嘛,你新酒都是草莓系列的干嘛,你天天偷偷来找我又回去你又干嘛?你不说,你就要让我说吗?我你妈放下面子追你,你不要,现在跑来指责我?”严浩翔越说越激动,最后一句已经染上哭腔,现在是冬天,耳朵也冻的很红。马嘉祺看着严浩翔,呼着哈气。没有回答,把严浩翔搂在怀里,拍着他的肩膀。

“我喜欢你,特别喜欢你…”马嘉祺紧紧抱着,他不想放开了,他怕,严浩翔又跑了。严浩翔抓着马嘉祺的衣服,泪水已经染湿了一大片,“那又不是我喜欢的人,她死皮赖脸我有什么办法,我不就是想气你,让你看到我吗…”

“好了不哭了,香宝不哭了…”马嘉祺把严浩翔脸上的泪抹干净,一口一口亲着他。

“我们回家。”马嘉祺把严浩翔拎着回酒吧,抱起严浩翔的羽绒服就宣布早些关门,把喝的真高兴的人移到了隔壁的酒吧。

赚钱哪有宝宝重要。

马嘉祺没给严浩翔半点温柔,像对严浩翔半年前的惩罚,一吻吻到了门框。紧紧压着严浩翔地身躯,不得动弹。舌头灵活的撬开爱人的齿关,发出啧啧的水声,******从嘴角往下沿着,延到了严浩翔的白颈。

“哈…”马嘉祺撒开了严浩翔,严浩翔大口大口喘气。

马嘉祺粗暴的撕开严浩翔价格不菲的衬衫,手朝着胸前的两点揉捏,不知道是摇酒的力度还是什么,让严浩翔爽的头皮发麻。

“等一下…唔…”严浩翔脸红的不行,看着马嘉祺的动作,身下已经悄然挺立。

马嘉祺把严浩翔裤子拉链拉开,含住了巨物。

口法特别熟练

“脏啊,我还没洗澡…”严浩翔说话一出来就变了调调

马嘉祺卖力吞吐,严浩翔射了。

“嗯…”严浩翔瘫软在地,马嘉祺抹了抹嘴角的******,居高临下的看着被******侵占的小熊。

马嘉祺从口袋里拿出不知道什么时候准备的避孕套,给自己套上以后,把自己的身体插入到了严浩翔的******。

“啊!”严浩翔的******第一次被填满,疼痛感的舒爽感一起,不知道改喊爽还是改喊疼。

不熟说好我在上面吗,这是哪门子走向?

马嘉祺顶腰作弄,整个过程他一句话也没有说,操弄了大概几十下,泄了出来,把昏昏欲睡的严浩翔放在浴缸里,仔细清洗。(好吧我还是不会写车。)

严浩翔半睡不醒,马嘉祺松松垮垮的穿着浴袍,在床边吸烟。白雾弥漫着整间屋子,严浩翔坐了起来。

严浩翔戒烟已经半个多月了,好不容易戒了,因为马嘉祺唯一发的朋友圈是关于戒烟的。

“你怎么抽烟”

“我在想我们算什么”马嘉祺又吸了一口。

“什么算什么,算谈恋爱啊”严浩翔急了

“不是,”马嘉祺顿了顿“我们算是恋爱吗,只是做了一次爱,互相把半年前的目的说了 出来而已 ”马嘉祺眯着眼

“我怕我自己没法对你负责”马嘉祺吸完了一根,又拿打火机咔嚓点了一根。

“那我对你负责”

“不,严浩翔,你还有很多事没告诉我”马嘉祺吐出白烟

“比如你严氏继承人的身份。比如你的Y.的身份,你都没告诉我”马嘉祺转头,看着呆愣的严浩翔。

“你怎么知道的这么多”严浩翔疑惑。全世界没有超过三个知道自己身份的,两个是爸爸妈妈,第三个是姐姐。

“因为我是M”马嘉祺把烟掐灭了。十分坦然的说出了这个秘密

“你是…M?”严浩翔挺惊讶,虽然已经很早感觉到马嘉祺不对了,但还是很好奇,也没去多想。

“对啊,你是第一个知道的”

“你不怕我说出去?”严浩翔问

“不怕,因为我确信你足够爱我。”

“所以你是在利用我对你的爱?”

“不是,是我足够相信你。”

严浩翔不说话了,他觉得马嘉祺对自己的爱不是粘着他什么的,而是真正的保护以及,信任。不错,自己喜欢了很棒的人。

马嘉祺躺了下去,两个人昏昏欲睡。

“醒醒浩翔”马嘉祺拍了拍严浩翔“今天我们就正式谈恋爱了。要是再自己跑,让我逮到把你绑着操,懂了么。”

“马嘉祺,你能别这么吓人嘛,所以你那个实验室到底怎么回事”严浩翔刚醒,就被马嘉祺吓到了

“我只是给你打预防,我那个实验室就是研究酒的,里面装的枪。”

“好吧。”严浩翔抱着马嘉祺“我不会在逃跑了”

“嗯,乖”

“马嘉祺,你能不能笑一笑”

“行”马嘉祺列了一下嘴角。

“挺好看的,多笑笑,明明很温柔”

“让我适应一下,之前是挺温柔的,给我打回来了”

“以后只能对我温柔,对别人保持冷漠”

“知道了,宝儿。”

当然只对你温柔,只是你的小马,对别人是M

严浩翔,你不会让我心死了对吧。

对,我还会把你以前碎的心,慢慢补回来。

马嘉祺      严浩翔

“遇见你,真好 ”

 

【END】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以下吧
点赞35 分享
评论 共3条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