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祺鑫】清明 two

受作者Britney的提点,特此感谢。

*新的第二章出炉(我不会删文章)

*看文愉快

*老三条

*有战争  爱国情义

 

丁程鑫没有看见桌子上那孤零零的一角。还是老样子备课。

“先生,时辰不早了,该歇着了。”林祺端了碗汤进了丁程鑫书房。

“谢谢,放那吧我等等喝 ”丁程鑫没有抬头。

“嗯。”林祺走了出去。“马嘉祺,他好像真的很爱你。”林祺在门外,看着汤一点点凉透,丁程鑫也一口未动。

快到午夜十二点了,丁程鑫刚写完教案。懒懒的伸了个懒腰,便脱下衣服歇息。躺在床上,枕头上还有马嘉祺身上淡淡的薰衣草香味。丁程鑫贪婪的吸了一口那味道,好像闻到了马嘉祺身上的味道。

次日早上。

“鑫儿,扶着夫人起来吧”林祺和丁程鑫去了总堂,给丁老夫妇敬酒。

“鑫儿,过来,母亲有事与你交谈。”丁夫人把丁程鑫带到了卧房。只剩下丁老爷和林祺还有几个侍从。

“鑫儿,你和嘉祺究竟怎么回事?你怎么悄无声息的就成家了呢?”丁家不是封建思想的家庭,相对来说,丁夫人喜欢马嘉祺喜欢的紧。

“他死了。”丁程鑫淡淡吐出三个字,丁夫人惊了惊。

“怎么就走了?马家那边也没有操办丧事啊?”丁夫人觉得这事儿它不靠谱,马嘉祺可是马家最喜爱的小少爷,那么聪明乖巧,长的也是副好模样,马家那边不但没有哭天喊地,竟然还…一点动静也没有?

“不知道啊…母亲,莫要再提及鑫儿的伤心事了。”丁程鑫一听到有关于马嘉祺的事儿,泪水就忍不住在眼眶里打转。

“母亲知道了,回头我让你爹去马家总宅子看看,不过你既然忘不了这嘉祺,何必娶了祺儿回来呢”丁夫人是个聪明人,何事必有千万打算。

“我…”是啊,为什么要娶她呢。

“如若不成,趁着人家孩子对你没心思到一定地步的时候,就把和离书备好吧。”

“鑫儿知道了,回去便于祺儿商量。”

“嗯,快回去吧,自己的感情,鑫儿还要自己把握。”丁夫人拍了拍儿子的肩,踩着高跟鞋哒哒的走了出去。

“父亲,母亲,鑫儿和夫人还有事,改日再来看您们。”

“回去吧鑫儿,路上多加小心。”丁先生点点头。

丁程鑫出了府邸,老夫妇相视,叹了口气。

“祺儿,”丁程鑫捏着衣服边“我们还是离了吧”

“丁程鑫?有刚结完婚就离的吗”林祺被吓到了。

“我不爱你啊 ”丁程鑫抬眼,看到林祺那不同凡响的光暗了下去。

“我知道了,我回去就收拾收拾。”林祺把大衣整理了一下。马车很快,到了丁程鑫的宅子里。

林祺收拾东西收拾的迅速,马上一个箱子就出现在了丁程鑫眼前。

“丁程鑫,送我去火车站吧”林祺抱着衣服,提着箱子,对在沙发上十分愧疚的丁程鑫道。

“好。我帮你拎。”丁程鑫拎着箱子,给林祺开了车门。

火车站到了,林祺买了一张往重庆的票

“不在北平了?”丁程鑫跟着林祺到了火车口。

“不了,去重庆看看,”林祺进了火车,火车要开了 

“丁程鑫,谢谢你,让我体验了一次爱过的滋味。”林祺转身,朝着他笑了。林祺很美,身材也很好,皮肤白白净净,笑起来也很好看。只是…丁程鑫的心里实在住不下林祺了。

“好好的,保重。有事…回来找我。”丁程鑫双手******兜里。

门,关上了。

“丁  程  鑫   祝 你 幸 福”林祺在玻璃上哈了气,写了七个字。又对着丁程鑫笑了笑。

北平,下了冬天的第一场雪。

 

丁程鑫回了宅子,宅子一如既往的安静了下来。先走了马嘉祺,又走了林祺。丁程鑫有气无力的躺在沙发上,揉着太阳穴,脑袋好疼,好像要炸开了一样。

这一年,好累。

 

雪,还在呼呼地下。就好像闹脾气的孩子,哭着,但又很安静。雪悄悄的落。

丁程鑫在咖啡馆内,看着窗外的雪,捂着滚烫的咖啡,突然就觉得,十分暖和。

“呼”丁程鑫吹了吹手里的咖啡,喝了一口。嘴内瞬间布满香甜。

丁程鑫摸着手上的戒指,那是马嘉祺和他的定情信物。

 

“嘉祺,这是什么呀”

“戒指啊,我的刻着你的名字,你的刻着我的名字,要一辈子带着,听到没……”

 

回忆结束,丁程鑫看了看戒指,笑了笑。

“马嘉祺,我可一直带着呢哟。”丁程鑫小声说着。

角落里,一个身披黑色大褂的男人安静的注视着丁程鑫的一举一动。男人嘴角也扯出一个弧度。“我的阿程,真坚强。”

男人离开了咖啡馆,点了一支香烟,离了去。

“嗯…这个和这个,今天能打赢吗”马嘉祺叼着烟,吸了口,问着。

“这可以,不过这军资不行 ”手下回答。

马嘉祺吐出白烟,眯着眼。“不行?我上阵呢?”

“将军,您都已经假死过一次了,这次鬼子派了内奸,更何况,您假死的消息鬼子大半部都知道了。以为北平的硝烟结束了,没想到又来了鬼子间谍,他们真是不消停。”

“要不是我爱人做文革的,我也不干。”马嘉祺把烟掐灭。“打不打得了都得上,我就不信没一个活儿的,他们还能知道我马嘉祺还活着。”

“将军…”

“不必再劝我了,你下去吧,通知兵们,准备好随时上战场 ”马嘉祺站起身来,看着地图。

“是!”手下敬了个军礼,转身出了马嘉祺的办公室。

“哼…我看你还能装多久。”马嘉祺说着,根本就没有日本间谍,全都是学生叛徒,装的这么假,真当我马嘉祺是个******。

假死,自然而然也是给他们吃的假药,死什么死,活得好好的。

“嘉祺,都处理好了吗?”丁程鑫从门外进来。

“好了,那人演的真假,辛苦你了阿程,还要配合他们演戏”马嘉祺抱住丁程鑫。

因为丁程鑫身边的人,大半部分学生都是鬼子的奸细,毕竟丁程鑫是马嘉祺最疼爱的人,看住了他,就等于抓了马嘉祺大半部分心,可他们没想到,这么老套的剧情,他马嘉祺和丁程鑫早在三年前就把敌人玩了个遍。丁程鑫演技也好得很,在墓地的哭诉,和林祺结婚,全都是马嘉祺安排的。林祺,也是军营里得意的人选。也就是说,这么久的全部,都是给鬼子演戏看的。

真傻,就这还要打?

果不其然,给鬼子报告的,全都是假消息。

什么马嘉祺假死,什么丁程鑫娶媳妇…全都是马嘉祺的戏码。

“阿程演技好好啊”马嘉祺吸着丁程鑫的脖颈。

“那不然?大半夜备着课看到那死学生在窗户外头,还得假装问枕头,螨虫就好像爬了我一鼻子”丁程鑫对螨虫过敏,问了以后就打了好几个喷嚏。

“噗哈哈哈哈,他们是想看咱俩做?”马嘉祺笑道。

“你能别满脑子的废料吗?现在打仗要紧,想什么呢你。”丁程鑫打了马嘉祺胸口一拳,脸颊还是红了红。

“话说起来,我多久没碰你了”马嘉祺想脱丁程鑫外套,丁程鑫也没反抗。反而攀上了马嘉祺的脖子。

“一年了马将军,我演戏演了快一年了耶,咱俩这一年没一起睡了……”

“没事,等打赢了赔你个宝宝。”马嘉祺被丁程鑫撩的不管不顾,低头亲着丁程鑫地唇瓣。

“马嘉祺…别闹嘛…这里就没眼线了?”丁程鑫蹭着马嘉祺的下身 

“有又怎么样,老子一枪崩了他。再说了,你忍着不出声,谁知道啊丁先生”马嘉祺挑眉,看着丁程鑫下身的动作。顶了顶丁程鑫的下身 

“唔…哈…”丁程鑫把头埋在马嘉祺军衣里,把声音闷在了里面。

“阿程的叫声,真是让我日思夜想”

“咱俩好像偷情,明明是真的相爱…”丁程鑫抓着马嘉祺的袖子,声音变了个调,马嘉祺快速顶弄,随着马嘉祺一声闷哼,泄了出来。

“呼…呼……”

“阿程,你这副样子,真的好像偷情啊”

“什么啊,你不喜欢我?”丁程鑫不开心了,瞪大眼睛看着马嘉祺

“什么啊这,我哪里不喜欢你,我爱你爱的紧”马嘉祺揉了揉丁程鑫的脸,对着身下人笑着。

“困死了,”丁程鑫闭上眼睛,靠着马嘉祺缓缓入睡

 

 

第二章【END】

 

快要期末考了,想好好复习,更新时间会缓和,在强调一下!!两个版本的第二章!!看你们喜欢哪个我写哪个的第三!!

支持建议,谢谢。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以下吧
点赞11 分享
评论 共2条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