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祺】意①

清明没人like似乎,暂时啊暂时卡一下
还是更喜欢小短文
*微信QQ上线,详情主页见
富贵公子刘×乖巧大哥哥马(对不起马哥我就是想让你受)(设定马哥贫困不喜左上角谢谢你)
*刘攻马受 不喜左上角
*最完整的一个长篇,一篇解决。转折较多,虐转甜转虐?(类似)
序•你能忘记我吗
我们都是执棋人,何必呢。
今天是被关的第几天了?马嘉祺心里默默数着,马嘉祺歪着头,小声嘟囔。穿着病号服,上面刻着“戒”。
多残忍啊,戒掉喜欢你吗。
“所以你现在只有两条路少爷,”
“要么接受药物忘了那马嘉祺,要么继续挣扎,在药剂崩溃中死去”
“你说你死了,马嘉祺会独活吗。”
01.相遇
今天是刘耀文第N次翻墙跑出去了,呼哈呼哈喘着粗气,跑到了桥洞底下。
“马嘉祺,”刘耀文挥手“吃饭了吗?给你带了我家新做的饭”刘耀文把塑料袋窸窸窣窣地打开,对面的少年衣服不是很整齐,脸上也带了灰,捧着课本研读,听到刘耀文喊自己,把书本放下,摘下粘了不知道多少次的眼镜,笑着朝刘耀文走去。
“我不吃,”马嘉祺张嘴就是温柔细腻“我又没给过你什么,不能总要你的东西。”
“喂,算不算朋友啊,我都冒着被我爸家法伺候的风险屈身翻墙来给你吃的了”刘耀文有点不满,撅着嘴就把饭盒塞到马嘉祺怀里。
马嘉祺低头轻笑,笑起来虎牙和兔子牙都能看的清楚“那真是谢谢小少爷啦”马嘉祺的眼睛笑得继承了一条缝,单纯,清澈,可爱。这一切在刘耀文脑海里浮现。
“那…我先走了?别老在这看书,回家看,这里坏人多。”刘耀文挥着手,却迟迟不肯离开。
“没事,我在看一会儿就回家了,这里有灯,光线好点,我家那个灯又坏了,我爹也没在,修不了”马嘉祺又坐下,捧起书本开始读。
“要不…”刘耀文话还没说出,马嘉祺就猜到他会很大方的说我给你一个。所以就把他打断了。
“不用,我回来自己研究”马嘉祺用手势表示他打住。
“好好好,那我回家了?”刘耀文终于离开了桥洞,一路小跑回到了别墅。
马嘉祺看着少年一点点离开自己的视线,心里总会空落落的。马嘉祺捂着自己的胸口,“为什么,会疼呢。”
02.相识
“十五岁的刘耀文也要好好长大呢”马嘉祺用尽所有给刘耀文买了很便宜的一个礼物,送出去的时候特别不好意思,毕竟刘耀文收到的都是什么上千的手表,上万的西服和什么刘耀文爸爸送他的一套房子。
刘耀文脸上的稚嫩已经消散,只剩下少年的成熟和稳重。
“马嘉祺,”刘耀文身穿昂贵的西装,又是跑出来的一天,与其说在屋子里呼吸难受的空气,不如出来寻找自己的******。“我可能,要出国了。”
“嗯?嗯,去吧,你不是一直很想当明星rapper吗,这不正好可以去吗”马嘉祺吸溜着面,说着。
“你不会舍不得我吗?”刘耀文性格直男这不可怀疑,还是有些孩子气。马嘉祺想的是怎么不说错话,刘耀文想的是怎么说对话。
“唔,”一口面把马嘉祺噎到了,马嘉祺喝了口水“嗯,你去呗。不正好你那个学长严浩翔也在那边吗,互相扶持。”
“马嘉祺…那可能我回来就不记得你了啊,我要去好久”刘耀文有些失落。
“噗哈哈哈哈,你记得******嘛啊小少爷,我这么无用的一个人”马嘉祺心里也突然开始剧痛。“你就当我,内存在过?”马嘉祺眼睛还是一如既往的闪烁着光芒,就是那光芒,把刘耀文吸引住了。
“可是我想记得你啊,我们…不算朋友吗…”
“我们不可能是朋友刘耀文。”马嘉祺站起来,低头看着比自己小了好多的弟弟。
03.分开
马嘉祺红着眼眶,几乎是吼出来的,说出了自己最违心的话:“刘耀文?你以为你每天来找我就是想和我做朋友吗?你以为你天天的给我送东西我就会感动吗?你不就是在怜悯我吗?你不就是觉得我可怜而保护欲爆棚吗?我他妈被人可怜了十九年了刘耀文,你真的以为我很开心吗?!”
刘耀文被吓到了,突然觉得自己做的一切都不对。
该死,又搞砸了呢。刘耀文,你真没用。
“所以,”马嘉祺停止了激动的情绪,“你赶紧滚啊。”马嘉祺绝情的说出口。却后悔了自己说的所有。最后的声音几乎是抖着的,拳头快要握出血来忍着不让自己哭出来。他怕啊,怕刘耀文听到,怕自己狠不下这个心。
刘耀文张了张嘴,泪水已经涌了出来,十一岁的生日,他的礼物是马嘉祺;十五岁的生日,还是马嘉祺,是要,离开自己的马嘉祺。
刘耀文的泪水打在西装上,打在地面上,打在马嘉祺的心里。
刘耀文点了点头,“好,我滚。”
又消失了呢,不过这一次,不会再出现了,对吗?刘耀文。
刘耀文,好好追逐自己的梦想,忘了我,忘了这一切吧。
04.回归
“刘耀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W.!!”粉丝们蜂拥而至,刘耀文带着墨镜,抱着衣服出现在机场
“W.!!”闪光灯的拍摄,咔擦声 刘耀文皱了皱眉。他烦了。
终于坐上了飞机,来回来去巡回了好几个城市,刘耀文揉着太阳穴,困得不行
刘耀文,当红rapper,代号W.
“哟西,耀文,欢迎欢迎”严浩翔和刘耀文撞肩。都是有名气的rapper。
“怎么样,最近还好吗?”严浩翔给刘耀文倒了啤酒。
“不好啊翔哥,累的要死了。”刘耀文一杯啤酒下肚,脑袋和身体轻松了不少。
“话说咋贼不回重庆待待”严浩翔也喝了啤酒。
“懒得回去,又得去见我爸。”重庆吗…刘耀文脸色暗淡,那个街头,那个路灯和……那个他。
马嘉祺,最近你还好吗,你…忘了我吗。
“算咯,明天回去看看”刘耀文掏出手机订机票。
“成,我也有一阵子没回成都找贺儿”严浩翔也拿出手机开始订机票。
可悲的是,严浩翔去找的是幸福,刘耀文去找的是痛苦。
次日,刘耀文到了重庆。对面的街头那里已经被拆了,换了全新的小区,路灯也换了新的,除了那条马路和路牌,其他的都不一样了。不再是脏的不行的土地,是马路,一直延伸下去。不是破废的小楼,是好看的洋房。
那么,马嘉祺呢?…
“嘿叔,”刘耀文点了烟“那片楼咋没了”
“你是想问我嘉祺那孩子吧”保安大叔笑着回答“听说被人赶走了,又找了个好人家,娶了。”
刘耀文作势点了点头,猛吸一口烟,回了车上。
“少爷,您看,那是不是嘉祺?”司机指着对面的人问。
刘耀文惊喜,下了车,
“丁儿,你慢点,你看看你,又把冰激凌搞在衣服上了”马嘉祺一脸宠溺的给对面的人擦衣服。看来,过的不错。
刘耀文自嘲的笑笑,把烟最后一口吸完,踩在脚下。真是够傻的呢,大半夜爬起来赶飞机回重庆,累的和狗一样为了看他一眼,合着,根本没把自己放在心里呐。
“马嘉祺!你是不是又嫌弃我了你??”丁程鑫怒道。
“好好好,我错了”马嘉祺耐心的擦着。好一个打情骂俏。
“绿灯了”马嘉祺牵着丁程鑫的手,一脸嬉笑。从刘耀文身边跑过,毫无留恋,就好像,根本不认识他一样。
刘耀文想要打招呼的手停在半空,整个人愣在那里。马嘉祺笑着,看着身后的人,一边说别摔了,一边带着他跑。
真不应该回来的。
05.我不要你了
刘耀文干脆不回了,直接官宣在家休养。
“叮”门铃响起,刘耀文拖拉着拖鞋挠着头开门。
“你好,请问是…W先生吗?”马嘉祺低着头,看着手机上的地址,完全没看眼前的人。自顾自的送信。
每周末都会送,公益活动嘛。
马嘉祺身穿小半袖,腰部背着小包。刘耀文看见他,心里不知道是喜是悲。总之,心情不好。
马嘉祺没等到人回复,抬头看着刘耀文:“先生?”
“啊…啊,是我。”刘耀文接过信。
“你?”刘耀文歪歪头,马嘉祺没认出自己来??
长的和之前一样啊。
“我?”马嘉祺眨巴眨巴眼睛,看着自己,没问题啊?
“******?失忆了?不是吧什么狗血剧情,我啊,刘耀文”刘耀文晃着马嘉祺。
“??”马嘉祺觉得这人是个疯子,急忙走开。
06.下毒
“你就是马嘉祺吗?”
“我是。”马嘉祺被绑着。
“嗯,你认识刘耀文?”
“不认识。”马嘉祺斩钉截铁。骨子里的傲气不能磨灭。
“不认识?哦?”
“有话快说。”马嘉祺抬头,虽然看不见对方是谁,总之就是很可怕。
“我听说,你心脏有问题?”
“你管我?”马嘉祺皱着眉。
“这样,不要耽误刘耀文了”男人给马嘉祺穿上刻着“戒”的衣服。
“你要干什么?”马嘉祺害怕了,皮肤第一次暴露在外,不适应。
“帮你戒掉他 ”
07.片段
马嘉祺被按在床上注射着药物,马嘉祺挣扎,头昏,好疼。
马嘉祺意识渐渐模糊,意识深处保存着唯一一丝意识在呐喊:马嘉祺!快醒醒!你别睡!醒过来!刘耀文还没回来呢!!
最后,还是昏睡了过去。
马嘉祺醒来,一系列关于刘耀文的事在脑海里闪着,快,看不清。
“哈哈哈,马嘉祺…”
“祝你生日快乐…”
“马嘉祺,今天给你带了…”
“马嘉祺”
“马嘉祺”
这是谁啊?看不清…看不清他的脸…
他为什么一直喊我啊。
马嘉祺坐起来,在看似病房的牢房里开始新一天的折磨。
马嘉祺歪着头,数着身上的疤痕,“今天是…被关的…没看见…刘…”一提到刘耀文,脑袋就开始剧烈的疼 刘耀文,是马嘉祺脱口而出,是脑海里,有这三个字。
他觉得,这三个字,一定对自己很重要吧。
08.可怕的你
刘耀文没搞明白,看着马嘉祺惊慌失措的样子,又恢复了往日的神态,门,被关上
马嘉祺看着他的脸,好像啊,好像那个叫刘耀文的人,但是,他好像,不是他,又是他
马嘉祺回到家里,死寂一片。
满地的血,散落的药物,好颓废啊。
疼痛难忍,只能割破让自己昏过去。
又是他!又是刘耀文,他到底是谁!!?马嘉祺捂着脑袋,浑身出着冷汗。颤抖着抓住刀片,一刀往自己的胳膊上划了一下。鲜血涌出。
会清醒一点。
“因为所以,你还是不打算去找那个人要解药吗”丁程鑫给马嘉祺包扎着伤口,抬眼问道。
“丁儿,你说我是不是特别恶心”
“怎么说?”丁程鑫把医药箱放好,开始扫着地上的玻璃碎片。
“心里有一个未知的他,还要和你在一起”马嘉祺拽了拽被子,只剩下脑袋。
“那是我自愿的不是吗”丁程鑫顿了顿“只是想让你做我男朋友而已,无所谓”
马嘉祺没说话,叹了口气。
09.曾经的记忆
“马嘉祺,你知道吗,你现在就像活生生的恶鬼孤魂”男人扭动着手上看似昂贵的戒指,上面清晰的刻上了X
“你到底要怎么样才可以给我解药?”马嘉祺面部冷漠,没有给男人一丝一毫的感情。
“别这样”男人站起身“我就是想要看着我最爱的你一点点在我手里死去”磁性的声音遍布满房间,一字一字的烙印在马嘉祺心里。
“如果我说不呢”马嘉祺挣开男人托着他下巴的手。
“话说,”男人顿了顿,靠近马嘉祺耳边“刘耀文怎么样了?嗯?”
*********的,又是刘耀文。
马嘉祺的脑子就好像可以感应到刘耀文这一信号,如果有这三个字,立马就开始重演上面的场景。
马嘉祺捂着脑袋,一点点坠落在地毯上,这一次感觉不一样,可以看的清他的脸了,那么,你到底是谁呢,刘耀文。
“*********想我死就直说,”马嘉祺疼得不行“别在这搞这些”
一声冷笑,转身离去。只留下马嘉祺在地毯上忍受这长达半小时的痛苦。
额头沁出冷汗,该死,早知道不自己来找他了。
小合集第一篇OK啦!思路还算是清晰,文笔有待提升!
谢谢铁汁支持,第二章写的会更好。?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以下吧
点赞23 分享
评论 共6条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