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泰/VKOOK】Surgeon.he

【正泰/VKOOK】Surgeon.he

私设txl合法.文_Hzlint

“Be careful to show your feet again, baby”

他终于要去找他了呢,田柾国心想着。

田柾国,是别人羡慕都羡慕不过来的人,长了一张绝美爱豆的脸蛋,家世好,人又勤奋聪明,体贴细心,哪一个女生看了不会动心?

一向听话的他固执的在大学选专业的时候选了医学,幸好有他的天赋和努力,毕业了之后在一家有名的医院找到了一个不错的工作,让他的父母省了些心,但谁知道他在那里待了两年不到就辞了职,去到了另外一个医院。

虽然这个医院也不是不合适,也不是不好,但是已经有了固定的收入之后又突然改变现状,也还是让他爸妈吓了一大跳。

要不是田柾国还有一个哥哥不像他一样那么不省心,还可以帮忙操劳一下家业,不然田柾国爸妈得气吐。

田柾国自己倒是开心得要死要活。

 

“田柾国,你最好在我这里谨慎点,别以为你在你以前的医院威风的很,来到这里你就可以释放出你那骄傲的天性了。”

这是田柾国的新导师金泰亨对田柾国说的第一句话。

虽然好像是骂人的话,但是田柾国自己心里爽的不要不要的。

按这么说,金泰亨算是认可了他一直以来的成绩咯!

 

田柾国以前有多威风,他现在就有多听金泰亨的话。

他喜欢金泰亨喜欢的不得了。

每天都会贴心的问金泰亨过得好不好,心情好不好,三餐有没有认真吃,像是一只黏人的兔子跟在金泰亨旁边,在那里问东问西的。

才一两个星期不到,大半个科室的人都知道了田柾国这心思。

也有些人觉得田柾国辞去原来的工作来这医院就是为了追金泰亨的。

但是可惜了田柾国长时间那么努力,金泰亨也没怎么发觉回应他。

可让田柾国够失望的了。

 

“导师,有一个病人的状态有些不太好,我不太明白应该怎么处理,你可以和我去看一下吗?”

田柾国找到金泰亨,告诉了他这个病人的情况。

金泰亨听后,皱了皱眉头。

“我先去看看,有可能会有些麻烦,可能要准备再次手术。”

“哦哦!”

田柾国心里一阵凉风拂过,哎,怎么泰亨对病人就那么上心啊。

 

“田柾国,通知病人家属准备再次手术,你跟我一起进去。”

田柾国站在门口了一两分钟,才突然一个激灵起来。

“明白!”

……

没想到这位病人的情况真的不太理想,田柾国告诉金泰亨的时候已经将近夜晚11点,手术结束都已经一点多了。

哎,又困又累。

“田柾国!发什么愣!换好衣服就去找人引导家属付手术费和术后调理费,让家属照顾病人去啊!之后去写手术报告。”

“哦哦!!”

田柾国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回事儿,今天老是发呆,都已经被金泰亨骂了好几次了。

 

更衣间里,田柾国又在一半情形一半迷糊的换下了手术服,这个时候,金泰亨突然进来了。

“嗯?田柾国你怎么还在这里面?换衣服这么慢的吗?”

“啊…导师都换好衣服了怎么还进来啊?”

“有东西落在这里面了,进来拿。”

“哦。”

“…田柾国,你昨晚是不是没睡好啊?不知道今天值夜班要有多点精神吗?”

“没有,我…我知道。”

“以后注意一下,要是我不在就你一个人的话,再这个状态是会出大事的。”

“知道了。”

田柾国抬起头看向了金泰亨。

他可真不上镜,真人比照片要好看不知道几百几千几万倍。

更衣室里有些发黄的灯光不均匀的洒落在他的头顶,眉间,睫毛,鼻尖,嘴唇,肩上…

 

田柾国突然冲了上去,把金泰亨抵在了墙上,不懂分寸的吻上了他的唇。

金泰亨倒吸一口凉气,被田柾国这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

眨了眨眼,突然看清了现实。

田柾国青涩地吸吮着金泰亨的嘴唇,享受着这短暂的美好。

见没有一丝反抗,便加大了些力度,由温柔的吸吮突然变成了有些粗犷的啃咬。

侵占着金泰亨的池城。手不安分的探进他的衣内,轻点他的脊梁骨。

每一次的点击都对金泰亨而言是致命的攻击。

 

在田柾国一阵好不魅.惑的交流下,两人都有些微喘。

“你已经露出马脚了,好好控制住自己,宝贝。”

金泰亨的声音带着成熟的沙哑,又让田柾国的心乱了分寸。

还没等他反应过来,金泰亨就推开了他,往外走去。

巨型兔子呆呆的立在那里,思索着刚刚他和金泰亨的交流与动作。

金泰亨刚刚是叫他…宝贝了??

那刚刚的那句话,是对他有意,还是无意啊?

 

第三天的早上,不见金泰亨回来医院,田柾国心里感觉有些奇怪。

生病了吗?请假了?

他跑去前台。

“玧智欧尼,泰亨他最近是请假了吗?”

田柾国眨巴眨巴着他的大眼睛,像一只巨型兔子一样趴在了前台的桌上。

闵玧智抬起头,一脸冷漠的看着田柾国。

“你们两个不是挺好的吗?你难道不知道他昨晚突然发烧,今天早上请假四天吗?他没告诉你?”

田柾国心中的大石头放了下来,幸好没出什么大事。

“没有啊,他没有用kkt告诉我啊 ”

闵玧智给他留下一个尴尬而不失礼貌的笑,意味深长的点了点头,便低下头去继续工作了。

田柾国一愣,便转过身去走回自己的办公位置。

金泰亨怎么就没有告诉他呢?

他打开kkt ,找到金泰亨,发过去一段信息。

“导师这两天怎么都没有来医院啊?是生病了吗?”

田柾国撅了撅嘴,放下手机,又把自己投入进了工作之中。

 

“是啊,昨天晚上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发烧了,所以就请了假,柾国一个人也要做好工作哦!”

七八分钟之后,手机才传来信息提醒铃,金泰亨回了他消息。

田柾国看着这条消息,眉眼带笑,又拿起手机打起字来。

“嗯嗯!金导师是住在哪里的啊?我下班之后可以去看看吗?”

刚把这条消息发出去,田柾国就忍不住给自己的脑袋来了一巴掌。

“啊怎么可以这么说啊,奇怪死了!”田柾国自言自语到。

“하하. 柾国今天不用值夜班吗?”

诶?奇怪,金泰亨是自己的导师,当然知道今晚田柾国需不需要值夜班啊,他还反过来问自己,那……是同意了?

“不用啊!那是可以去吗?”

“如果就果儿晚上没事情的话也可以来的啊.”

“还有点想柾国呢!”

简直就是赤.裸.裸的勾引啊!

田柾国自己都没注意到他已经咧开了嘴角,笑的跟朵花儿似的。

“哟,柾国儿笑的这么开心啊 找到女朋友了?”

过路的一个男医生说道。

“没有嘿嘿,不想找呢!”柾国笑着顶嘴过去,眼睛里乖巧中带着一小丝凶狠。

那个男医生有些小吃惊,凑过来,“你爸妈不催你吗?”

田柾国放下手机,翻开记事本,抬起头说,“没有啊,你被催了?”

那个男医生就比他大多两三岁。

“哎,家里人烦死了,老是在说,一直催个不停。”

田柾国突然有些同情他了,又突然害怕着,自己到了那个时候也时不时会被催。

“那哥怎么还不找啊?有可能到时候真的没人要了哦!”田柾国******着他

“哎你小子怎么说话的歪!田柾国三天不打上房揭瓦啊!”

“哥快点找就不会被说啦!难不成哥就没有喜欢的人吗?现在这个社会要是哥喜欢男生的话也肯定有人接受啊,是个人不就得了?”田柾国挪了挪椅子,说着。

“……柾国啊,你来,你过来一点,我跟你说…”

“啊?”田柾国把身子挪了挪过去,“什么?”

“我觉得玧智就挺不错的,我老喜欢了,但是她又有些高冷好难接近啊…柾国要不然你帮帮我?”

田柾国一听,转过头去有些鄙夷地看着那个兄弟。

“玧智姐对你还是对别人都一点兴趣都没有哎,她只对工作和钱感兴趣歪,你叫我怎么帮你?他还有一个哥哥是医院的董事会的人…”

“啊……哎”

“哥赶紧工作去吧,要不然被上级看到的话可一点都不好,会被记工作不认真的。”

“哎…柾国加油啊!”那人走之前留下这一句奇奇怪怪的话。

田柾国一脸迷惑,这话不应该是对他自己说的吗?

 

田柾国在他下班之后就立刻跑回了家。

今天刚刚好,提前下班而且还不用值夜班,简直幸运至极。

他总不会希望自己一身医院特有的消毒水味去见他的泰亨导师。

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对金泰亨有多着迷。

 

“啊…好像是27楼来着的吧……”田柾国喃喃的说着。

他按下数字27的键格,电梯一层一层的往上攀登着。

“2702…”田柾国按了几次门铃,等待着。

不一会儿,就听见了拖鞋在地板上行走引起的声音。

听起来有些晕晕的。

 

“柾国啊,进来吧,拖鞋在鞋柜里,自己拿好吗?”

金泰亨穿着一件宽松的衬衫,两条白腿 裸 露在空气中。

“嗯哦。”田柾国把手上提着的一些水果放在了置物柜上。

刚一换好鞋子,放好东西,转过头,一个温柔却又带着些霸道的吻突然在他唇间落下。

不知怎么的田柾国就这样顺势揽过那个人的腰,一手护着他的后脑勺,反客为主,把金泰亨抵在了那有些冰冷的墙上,熟练的撬开他的贝齿,有些贪婪的享受着这短暂的美好。

好不容易两人分开了来,主人的眼里沾上了些情.欲,第一枚扣子不知道怎么回事被解掉了

“柾国,我想你了。”

“我也好想哥,哥请假为什么不和我说,我不开心了。”

金泰亨笑了笑,手握成拳头无力的打了打田柾国的肩膀。

“你这小子怎么说话的,小心我把你赶出去。”

田柾国趁他不注意在他嘴上嘬了一小口,“我就要看你怎么把我赶出去,嗯?”

田柾国凑得很近,金泰亨的脸又不自觉的红了起来

“以前怎么不知道金导师这么容易脸红呢?”

“哪有……”

金泰亨喃喃的说着,要把头别过一边去。

“明明就有”。

话还没说干净,田柾国一个吻就追了上去

“唔……柾国…”

金泰亨被田柾国拦腰抱起,走进卧室里,把他丢在了床上,顺势压在了他的身上。

松垮的衣服挂在金泰亨的肩上,漂亮的锁骨露了出来,金泰亨的满脸情. 欲被田柾国尽收眼底。

金泰亨看他突然没什么反应,凑上去啃了啃田柾国的脖颈,收不安分的想要解开田柾国的衣服,却被他抓住了手,在脸颊边落下一个吻。

“右边的床头柜里有润.滑剂。”金泰亨躲开了他,说道。

田柾国笑了笑,走过去把柜子打开,里面有不少形状不一的小玩具和一瓶开过用到一半的草莓味润 滑剂。“金导师私底下玩的好开放呢”他语气里带这些恶趣味,让金泰亨羞耻的想赶紧找个洞躲起来。“以后再陪你玩那些东西,今晚还不需要…”

金泰亨被田柾国分开了大腿,******被田柾国用手一点点抠挖着,润滑液在高热的穴肉里融化,滴滴答答地往外淌,田柾国的手指突然碾过他的敏感点,他全身颤栗着,脚趾忍不住蜷缩在一起,金泰亨的大腿间,腰腹上已经被弄的一片湿润。“啊…柾国……”金泰亨被田柾国手部的动作搞的忍不住******着,下面又痒又热。“没想到哥这么快就出了这么多水呢”田柾国突然之间把手*********,把沾满了******的手摆在金泰亨面前,“泰亨瞧瞧,你出了好多水”说完,就把那东西抹在了金泰亨精致的锁骨上。

“柾国……快进来”金泰亨娇着声音喊着田柾国,此时,他的******早就痒的要死,只想着赶紧被人狠狠的肏一顿。“导师好骚,柾国都没有见过这个样子的导师,导师自己一个人的时候是不是也是这样子的呢?嗯?”田柾国虽然身下的那根巨棒也早就有些按捺不住,可是他还想在好好挑逗一下面前的漂亮人儿。

金泰亨早就耐不住性子了,用力一把把田柾国推倒在床上,解开他的裤子,让那根被压迫许久的性器释放出来,自己用手扶着它往湿润的身下送。粗大的******在进入温暖的******,两个人都忍不轻叹。田柾国就一把把金泰亨压在床上,拿过着一个枕头放在金泰亨身下,没让金泰亨适应身下的巨大,就开始在他的体内******了起来,金泰亨的发出的是破碎支离的******。

“啊……柾国…再快点…”

金泰亨两只手死死的抓着床单,身下传来的灭顶的快乐让他有些许的遭受不住,但他却不知为何想要更多。田柾国叼住金泰亨挺立着的******,狠狠的吸吮着,身下的动作不觉的加快。

——

两天后,金泰亨又回到了医院。

身穿白色大褂的他又重新变得那样的严肃严谨,但也没有谁知道,他在无人的隔间里和另一个男人沉浸在做 .爱的快乐里。

 

End.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以下吧
点赞2 分享
评论 共1条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