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轩】薄荷味 中

请勿上升真人

薄荷烟(中) 2. 艺术节每年都缺不了宋亚轩的节目,今年宋亚轩和校花在台上合奏,刘耀文跟前几排的人换了个座位,撑着侧脸看宋亚轩弹琴。 A大是数一数二有钱的大学,每年艺术节都办的极其大张旗鼓。灯光打得很足,宋亚轩穿了件丝绸面料的黑西装坐在台上弹钢琴,闭上眼睛弹第一个音符刘耀文就听见周围女生压低的尖叫。 肌肉线条漂亮的大腿被包裹在西装裤里,刘耀文的眼睛就黏在上面来来******的扫,要是眼神能实质化,宋亚轩大腿的布料都能给勾烂。 节目一结束刘耀文就往后台走,在更衣室抓住了宋亚轩。宋亚轩不止一个节目,他今年还被话剧社拉去排练,说是副会长都得演一次女生,学生会的传统,宋亚轩答应的时候还没在酒吧碰见刘耀文,结果现在他一想刘耀文就在台下坐着就头大。 剧场后台的更衣室只有三个,但是需要换衣服的也只有话剧社的人。等宋亚轩下来的时候正好只剩下他还没换。刚把衬衫纽扣解开,就听见外面有人敲门,刚准备说等一下外面先说话了。 “宋亚轩开门。” 不用问都知道是谁,这么欠打的声音除了刘耀文没有第二个人,宋亚轩犹豫了一下鬼使神差打开一条缝,露出半张脸看着刘耀文警告他。 “有什么事儿等演出完再说,我现在没功夫搭理你。” 宋亚轩刚准备关门,刘耀文马上把手从兜里拿出来死死按住门挤了进去,然后反手关上门还不忘锁起来。更衣室实在是不大,还放了几个柜子,显得空间越发逼仄,没来由的宋亚轩从他身上感受到了一丝压迫感。 “你不是演出完了吗。”刘耀文目光在更衣室里转了一圈,话音刚落就看见椅子上搭着的那条复杂华丽的欧洲中世纪大裙子,绕过宋亚轩走过去拿起来看了看,“演女生啊学姐,马嘉祺他们排的辛格瑞拉?” “跟你有关系吗刘耀文,还有半个小时我该上场了,给你五分钟有屁快放。” 这语气着实不算好,宋亚轩黑着脸去拿刘耀文手里的裙子,然后丢进柜子里。刘耀文看了看表一只手勾着宋亚轩的腰翻过去按在柜子上。宋亚轩还没反应过来就已经侧脸贴在金属柜子上,裤子被刘耀文扒下去,里面又是一条蕾丝的******,刘耀文看着吹了声口哨。 “学姐这么喜欢这个款式啊,下次给学姐买点别的怎么样。” ******被刘耀文拽着拉起来,勒进股缝里拧成一股绳,压在******上来回的摩擦,没几下宋亚轩就软了腰,一只手死死抓着刘耀文的胳膊站稳,乱着气息骂他。 “刘耀文你有病吗,哪个是你学姐,松开…“还没说话******就被刘耀文塞进去什么东西,宋亚轩冷不丁的低叫了一声,”*********,你放的什么东西。“ 刘耀文一只手按着宋亚轩,一只手把一个涂满润滑剂跳蛋慢条斯理的一点点塞进去。也不打开就专门停在他******附近,然后又给他整理好******。拉起来就看见宋亚轩狼狈的曲着一条腿,企图隐藏已经硬起来的性器。 黏腻湿滑的东西被塞进******的异样感实在是太重,宋亚轩想自己拿出来但是又不好意思当着刘耀文的面,挣扎了一下想到一会还要弄头发化妆时间不一定够,自暴自弃的开始换衣服穿那条复杂的裙子, 刘耀文当然是故意在时间紧迫的时候才来使坏,凑上去给宋亚轩把裙子穿好,背后的扣子仔细扣上,使劲拉了一把后面的系带,拽着把人拉到自己怀里凑过去亲了亲他耳朵。 “我在更衣室等学姐,别走错房间啊。” 说完把跳蛋的遥控器在宋亚轩面前晃了晃,然后打开门锁靠在旁边,宋亚轩狠狠剜了他一眼,拎着裙角走了出去,刘耀文跟在他后面一起走出去。 话剧社社长马嘉祺和宋亚轩一直关系很好,马嘉祺是大四快毕业的学长,宋亚轩这次答应演这个多数还是因为马嘉祺亲自和他开的口,想着他这个关系亲近的学长马上就要毕业也就点头答应了下来。 演王子的是马嘉祺,刘耀文坐在下面越看脸色越黑。宋亚轩戴了顶金色的大卷金发,比上次的黑长直看起来多了几分柔弱娇气的漂亮,看到马嘉祺搂着宋亚轩的腰跳舞的时候脸色彻底黑了下来,一声不吭起身往后台走,都没顾上理和他打招呼的人。 表演结束,宋亚轩和马嘉祺站在更衣室门口聊了两句,还没等他说完就感觉到啊******塞着的跳蛋突然被人打开。跳蛋正好被刘耀文放在他******上,突然开始的震动几乎让他直接跪在地上。 频率不大,刘耀文只开了最低档,宋亚轩被马嘉祺扶起来的时候腿还有点发抖,幸亏裙子里面呢还有一个裙撑,没让他看出来异样,宋亚轩面前稳住声线拒绝了马嘉祺要送他去医务室的提议,借口说舞鞋穿着脚疼。 马嘉祺迟疑了一下点点头跟他说了晚上结束后话剧社聚餐地点,宋亚轩这会脑子都不怎么清楚,只能囫囵点点头跟人道了别转身就进了更衣室。 刚进去就被刘耀文一把拉过去按在了门上,宋亚轩挣扎着伸手把门锁上,仰着头和刘耀文接吻,裙子被撩起来,裙撑让粗暴的拽下去,跳蛋开到最大,******都被刘耀文尽数吞了下去。 “你是喜欢马嘉祺吗?跟他演个话剧怎么还含情脉脉上了,要不是你******里塞着跳蛋是不是刚才就要跟他走了?” 宋亚轩被******折磨的反应迟钝,抓着刘耀文的胳膊小声的喘息,眼角都被逼的通红,根本没顾上反应刘耀文都说了点什么,刘耀文看他这副样子心里那股子醋味越发的重,捏着宋宋亚轩的下巴抬起来。 “怎么不说话,我说中你想法了是吗?” 这会宋亚轩才听明白刘耀文话里的意思,抓着刘耀文的手腕拉下来,低头去吞他的手指,舌尖一点一点从指根舔到指尖,在含进去吮吸。这幅又骚又浪的样把刘耀文******的差点忘了自己还在吃醋。他把手凑出来退后几步把裤子拉下去做在椅子上,胯间的布料被硬挺的性器顶起一个弧度。 不用说话宋亚轩就意会了他的意思,跪在层层叠叠的裙摆上低头去用侧脸蹭那一团,隔着布料用舌头仔仔细细舔湿才将他******拽下来,粗长的性器直接弹在宋亚轩脸上,宋亚轩上台前涂的口红,剩余那一点没在接吻中晕开的随着他偏过头蹭茎身的动作蹭上去, 跳蛋还在他******震动,宋亚轩闻着鼻息间男人的腥臊气只觉得深处开始发痒,迫不及待的想要刘耀文操进来,他一只手握着低头含进去,一只手掀起裙摆伸到******指尖塞进去将那颗跳蛋又往进顶了顶。 第一次给别人口几乎不存在技巧,然而刘耀文光看着那张脸伏在自己胯下,嫣红的唇角被撑开就已经爽到不行,伸手按着宋亚轩的后脑往上挺腰。上下两张嘴都被塞着,宋亚轩被后面的************的没劲去反抗刘耀文没轻没重的动作,射进嘴里的时候有一部分顺着嘴角流下来,被他伸出舌头舔的干干净净。 刘耀文把宋亚轩拽起来,搂着腰抱在自己腿上,手从裙摆下面伸进去拽掉******,近乎粗暴的撑开宋亚轩的******把跳蛋拿出来,湿淋淋的一个被随手丢在地上。刘耀文顶到最深处的时候宋亚轩直接射了出来,咬着手指才没尖叫出来。 这个位置进的极深,裙子的腰身被刘耀文当时收的极紧,刘耀文低头就能看见他小腹被顶起自己性器的轮廓。宋亚轩还没从******中回过神来,裙子后面的扣子和系带就都被解开从肩头拔下来,上次留下来的痕迹还没完全消下去,刘耀文凑过去咬他的胸,握着腰按在自己腿上向上干。 “…好大,要死了,要******死了。” 生理性的泪水从宋亚轩眼角淌下去,他半张着嘴克制着发出甜腻的******,一声一声勾的刘耀文理智都断了弦,他贴着宋亚轩耳根又亲又咬, “你的好学长见过你这幅样子吗,看见男人的几把就能硬,他不知不知道你这个******西装裤下面是蕾丝******?” 宋亚轩搂着刘耀文的肩配合他动作上下扭着腰,被填满的******加上言语的******前端马上就立了起来,他把手伸进裙摆里一边握着自己的性器一边回应。 “你都说我是******了,还有什么没见过。” 一句话直接把刘耀文眼睛都气蓝了,就这这个动作把宋亚轩抱起来按在墙上,身体的重量让性器进入到一个难以想象的深度,一瞬间宋亚轩的******都带上了哭腔,刘耀文一只手托着他翘臀,一只手去掐柔嫩的大腿根。 “是不是是个男人你都行,在台上就恨不得被人按在钢琴上操吧,是不是现在再来一个男的你也能让他跟我一起操你。” “你都承认你是******了,那我现在打开门让别人看看副会长这副样子你也不介意吧?” 这才让宋亚轩慌了神,本身被这个姿势按在墙上操了一会就已经受不住了,被刘耀文开门锁的声音一吓瞬间******就咬紧,带着哭腔求他。 “不要…没有人见过,只有你,只有你操过我。” 他话音刚落外面就有人推了一下门,刘耀文骂了一句滚一巴掌将门按回去上了锁,听到锁重新落回去宋亚轩才稍稍放了心。这会刘耀文被宋亚轩一句话安抚的非常愉快,给宋亚轩落吻痕的力道都柔和很多。 电话响起来的的时候宋亚轩正抱着自己的腿弯坐在长凳上被刘耀文干,刘耀文看了一眼手机屏幕上的“马嘉祺”三个字,冷笑一声接了电话打开免提递到宋亚轩嘴边,示意宋亚轩接电话。就在宋亚轩刚准备开口的时候被狠狠的顶了一下,咬着下唇才没让声音漏出来,也就没有及时回话。 电话那边马嘉祺一直没听见宋亚轩的回忆,又问了几声,刘耀文看了他一眼把电话凑到自己这边,下身一边慢吞吞的顶,一边对着手机说话。 “学长,宋亚轩今天去不了你们话剧社的聚餐了,下次请早好吧。” 那边马嘉祺刚说了刘耀文三个字,就被刘耀文按断了电话,再打了几个都没能打通。宋亚轩就在手机******里******射了出来。 晚上是刘耀文开车带着宋亚轩回自己家的,时间原因只干了一次,刘耀文尚且意犹未尽,也不管宋亚轩瞪着他骂人,给他随便套好裙子,西装团了团塞给宋亚轩让他自己拿着,仗着这会人都走得差不多,直接把他抱了出去。 最后那条裙子已经不能看了,上面沾满了两人的体液,宋亚轩蜷缩在刘耀文的床上累的一根指头都抬不起来,这男的还一直抱着他学姐,姐姐乱喊一顿,生生把他心里那点火气给喊下去,留下点说不清道不明的酸涩。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以下吧
点赞76 分享
评论 共6条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