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北】法兰西多士

夏日暑气渐浓的时候,阳光把整扇玻璃都晒得滚烫,教室上空的风扇尽了全力也没带来多少清凉,毕业班的学生们皱着眉头趴在桌子上,度过仅剩的几个难捱的午后。
郭文韬额角都是细碎的汗,短袖黏在背上隐隐有些发痒,校服长裤也被他卷到膝盖,露出小条细长又白的小腿。教室里只能听见聒噪的蝉鸣,偶尔有学生迷迷瞪瞪小声背课文的声音,郭文韬睁着眼睛趴了会儿,装作自己是流体,上身慢慢滑下桌子,弓着背从后门溜了出去。

午休时间,学校小卖部里除了昏昏欲睡的老板就只剩凉爽的冷气。郭文韬买了只冰棒叼在嘴里,呆在空调房里总算让他焦躁的心思沉淀下来,他一******坐在柜台前的小椅子上,把小电扇调了个方向直吹着脸,面无波澜地发呆。
他坐了没多长时间,有人推开小卖部的玻璃门进来,门口挂着的小铃铛叮呤作响。屋外的热气涌进来拍上他的背部,他还没来得及条件反射地往门口看,耳朵率先听见了对方的声音。
“郭文韬?”
他回过头去,果然看见蒲熠星皱着眉头站在门口。他穿了一身衬衣加西装,袖口挽到了小臂,看着一副商业精英的样子,与以往随性休闲的风格不大相同,郭文韬一时没能移开眼,愣愣地看着蒲熠星走到他面前。
“现在是午休,你怎么在这?”蒲熠星说道,他又抽空抬头和睡醒的小卖铺老板打招呼,“给我拿个面包,没带卡,我扫支付宝。”
郭文韬闷闷地说了声“老师好,我这就******室”,站起身来上身前倾跟蒲熠星点了点头,越过他身边要往外走。
蒲熠星一把攥住了他的手腕,“等会儿。”他语气强硬,手上却讨好似的捏捏他,“你在外面等着我,不准走。”
冰棒早就化成了糖水儿,郭文韬使劲嘬嘬,用脚在地上画圈,乖乖在太阳底下等着蒲熠星出来。约摸不到一分钟,铃铛又响一声,蒲熠星拿着面包、功能饮料和一份快餐出来,“走吧,”他眯着眼睛说,“跟我来办公室。”

办公室被立柜分割成两片区域,只留了一个门的距离可以通过,但这并不代表交流不会被听见。郭文韬朝另一侧张望,却被立柜遮挡住视线。
“没有人,只有我自己。”蒲熠星打开办公室的制冷模式,把买来的食物放在桌子上,转身把自己摔进了沙发里,“那份快餐是给你的,太热了应该没吃什么东西吧。”
郭文韬点点头,也没和蒲熠星假客气,坐在转椅上轻车熟路地打开包装吃起来。
蒲熠星不是第一次给他开小灶了,郭文韬一边嚼着一边想,他从最开始的拒绝到现在习以为常地接受只花了不到一年的时间。年长的男人尽可能地在方方面面照顾到他,从他脆弱的胃到脆弱的心理,正因为一开始就开了特权,才让他在蒲熠星这里一路绿灯,坦然大方地闹别扭。
郭文韬抹了抹嘴巴,看了眼窝在沙发里闭目养神的师长,“你不吃吗?”他踱步到蒲熠星身边坐下,“头疼?”
“有点,今天太热了。”蒲熠星揉揉太阳穴坐回办公桌前,简单咬了两口面包就放到一边,“你中午在这儿眯一会,还有半个小时午休就结束了。晚上下了课我去接你。”
郭文韬本都已经卧倒着缩在沙发上,听到他这样说忍不住支棱起上身,“去你那里吗?”他忽然觉得自己显得过于急切,只好干巴巴地又说,“我晚上要回宿舍,学校最近查寝查的很严。”
蒲熠星背对着光,神色有些阴沉地看了会儿他,郭文韬心里不想拒绝,只在面儿上绷着股劲儿,现在反倒怕蒲熠星顺势不让他去了,刚要开口说自己不怕就听蒲熠星叹了口气,“听话,过来。”他半敛着眼睛,脸色柔和下来,从左手边的抽屉里拿出个册子,“我给你开假条。”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以下吧
点赞2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

    暂无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