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宇轩扬】买一送一

“I’m just gonna keep on waiting”

“Underneath the mistletoe”

01

又是一年圣诞节。

宋继扬半倚在门口,搂着金发男人的脖子送上亲吻,分开的时候微低着头扯出一个笑容,长而纤细的睫毛垂下来半遮住眼瞳,“Merry Christmas John.”

John用拇指划过他有些凹陷但细致的面颊和左侧那个小小的酒窝,突然觉得自己有些不舍得离开这个看起来有些悲伤的,瘦弱的亚洲男孩。

毕竟他一直都那么乖巧又懂事,从不像他其他骄纵的情人那样提出些过分的要求,而且身体也和性格一样柔软,在床上任他摆成各种姿势的时候,漂亮极了。

他几乎要邀请这个男孩一起度过今天的圣诞节。

周围邻居的院子里都装饰着各种漂亮花哨的彩灯,所有人都会在今晚和他们的家人一起,围坐在点着蜡烛的餐桌旁,伴着填料烤鸡的香味庆祝某个神祇的诞生。而面前这个小小的房子,没有灯,没有浮夸的充气圣诞老人和他的麋鹿,甚至没有代表幸福的槲寄生花环。

仅有的节日气氛,可能就是白色木门上挂着的一颗塑料星星,喷在塑料基底上的金色颜料泛着白,看起来就像沃尔玛标价$4.99还买一送一的廉价货。

家里美丽大方的妻子和三个可爱的孩子打消了他突如其来的冲动,爱怜地摸摸宋继扬柔软的黑色发丝,蓝眼睛里沤着汪浅薄的深情,“Merry Christmas.”

“演出下个月开始,别忘了,我美丽的蝴蝶夫人。”

看着那辆黑色的保时捷逐渐驶出视线范围,宋继扬嗤笑一声歪过头,上挑的眼尾里尽是不屑,他真想为自己刚刚精湛的演技鼓鼓掌。

宋继扬太知道他什么样子最惹人心疼了。

低头,眨眼睛,笑,不能太弱气,对,要的就是楚楚可怜里带着点倔。

他耸耸肩,男人啊男人,进化了几千年还是这么简单的生物。

宋继扬原本是懒得陪一个不务正业的舞台剧导演周旋的。城里最无人问津的剧场和被几个蠢货改写得漏洞百出,充斥着西方人下流幻想的剧本并不吸引人。他想要的,可是那个承载过无数悲欢离合,又被无数人所痴迷幻想的巨大银幕。

一份够他支付表演课学费的工资和男人摆在眼前的支票本改变了他的心意,毕竟被250磅重的房东扯着领子扔出去可称不上是什么美好回忆。

锤锤酸痛的腰,宋继扬决定下次男人再来的时候,他会随意地抱怨句自己车技不好,差点把那辆大灯撞坏了的二手旧福特开到反向车道上去。

一阵寒风吹过来,只穿了件薄毛衣的宋继扬打了个喷嚏,忍不住在心底咒骂近来阴冷潮湿的天气,转身想要重回他尚且温暖的窝。

邻居家的房门开了,宋继扬嘴角扯出甜蜜笑意。

他决定先去找寻今天的乐趣——那只可爱的小动物。

02

攥着手里改好的,10分钟前刚被打印出来的新剧本,王皓轩在门口站了会儿,等那个金发男人走了才打开大门走出去。

王皓轩并不认识John,但这并不妨碍他觉得这个金发男人亲吻宋继扬的画面碍眼。

回头锁上门,泛白的星星挂饰虚弱地晃了两下,敲在下方红红绿绿的槲寄生上,显得有些多余。这是前天宋继扬挂在他门上的,细长的手指熟练地打了个结,笑着跟他说沃尔玛买一送一,不要白不要。

其实他的院子已经被人仔细装饰过了,女朋友去机场前还嘱咐他下雨的时候不要把插头淋到水,很容易短路。

她压根就不知道,等她走了之后,这些精巧饰品的电源甚至都没被拨开过,微笑着的雪人和缠得到处都是的彩灯被完全忽视后,只能选择沉默。

“嗨!”穿着白毛衣的宋继扬站在栅栏边,开心地冲他挥手。

“嗨…”

“你拿着的是新剧本?去见经理人吗?怎么过节还要工作啊!”他软糯的嗓音在结尾被拖出一条长长的、圆润的尾巴,一闪而过消逝在蓝天白云下。

王皓轩挠挠头,眉眼锋利深邃,却透露出几分腼腆,“是啊,好不容易改完了,想快点拿给他看看。”

宋继扬声音轻快,“Good luck, 投拍的时候可别忘了我呀。”他又皱皱好看的鼻子,笑得狡黠,“买一送一,签演员送情人,便宜活好不黏人,不要白不要啊。”

13度的气温里,王皓轩额头上却出了汗,支支吾吾话都说不利索,带着通红的耳尖逃命般跑掉了,只有那团慢慢散去的,排气管留下的颤抖白雾看着宋继扬扶着栏杆,笑得腰都直不起来。

王皓轩与经理人定下的见面地点在7公里外的某著名快餐店。

他不是没想过要找个稍微正常点的地方见面,比如咖啡厅之类的,但是圣诞节让整座城市都停止了运转,除了china town里人头攒动的港式早茶店之外,留给他的除了麦当劳就只剩dunkin donuts.

LA乱七八糟的交通系统并没给节日什么面子,高速路口的车像是被倒在厨房水槽口的意大利面一样水泄不通。

他焦头烂额却又无计可施,赶到的时候距离经理人发给他的最后一条短信已经过了30分钟,只能在奔向快餐店大门的同时,默默向门口长椅上舒展双臂、穿着滑稽小丑服的雕像祈祷他脾气火爆的经理人没一气之下开车回家。

当看到角落里穿着圣诞毛衣,但眉毛嘴巴都一如往常刻薄地皱起的人的瞬间,王皓轩真想往小丑雕像身上扔一枚硬币。

03

Thomas不耐烦地把剧本翻得哗哗作响,节假日还要工作这件事让他心情很不好,更别提还是被人从自家飘着馅饼味道的温暖房间扯到了他平常看都不会看一眼快餐店里工作。

用余光瞟了眼角落座位上衣衫褴褛的流浪汉,他更烦躁了,没好气地合上了手里厚厚的一沓纸扔在桌上,“王先生,我想我上次已经跟您把话说得很清楚了,如果您坚持保留那些无聊的情节,那这个本子就只可能是堆废纸,卖不出去的。”

王皓轩浓黑的眉打成了结,慌忙拿起剧本寻找着,手指颤颤巍巍指着其中一个片段辩解道,“海上的剧情是不可能删掉的啊,这是他们感情发酵的起点,没有了这段,后面的发展就太突兀了。”

“你在跟我开玩笑吗?你自己看看你都写了些什么东西!”

Thomas抢过剧本往后翻了好几页,“你数数光这一个场景就有多少对白,男女主是没别的事可做吗?只会躺在甲板上聊人生理想?观众要看的是爱情,是两个人之间的火花,不是面对着面念一堆没人听得懂的台词。”

“跟你说过多少遍了,那些所谓晦涩难懂的心思,隐秘不宣的感情,都是小说才适合的东西。一部电影120分钟,没有任何激烈的冲突和漂亮的场景,你让观众看什么?花钱买票去睡觉吗?”

“听我的,放弃吧,王皓轩你不适合这个职业”,他浅褐色的眼睛里夹着讥笑,“我敢保证,这剧本就算有人瞎了眼睛敢拍,那也会是年度最催眠的电影,而你就是那个被永远挂在耻辱柱上嘲笑的编剧。”

话音落下的同时,Thomas感到鼻梁一阵剧痛,温热的液体争先恐后地流出来。

王皓轩揪着他花色可笑的丑毛衣,把他一把掼在地上,无视周围人的尖叫和孩童的哭泣,赤红着眼,拳头不断落在那张刻薄的脸上。

被彻底激怒的人展露出了心底的暴戾。

他的努力,他的心血,他日以继夜逐字推敲的细致,在这人口中仿佛都成了笑话。

他好像很理智,又好像很疯狂。理智得想把那张永远吐不出好话的嘴撕烂,疯狂得想现在、马上、当场杀掉这个人。

Thomas努力摆动着手脚想把疯了的男人从身上甩开,但常年的缺乏运动使他甚至无法阻拦那雨点般落下的拳头的一分一毫,在这场单方面的碾压中意识逐渐混沌。

他后悔了,他今天就应该呆在家里好好吃他的馅饼,而不是来见这个疯子。

远处传来的警笛声,此时此刻,却仿佛比教堂的赞歌还要优美。

04

王皓轩是被宋继扬领走的,与他红肿的手骨,七零八落的剧本,和满身盖不住的戾气一起。

保释金不算少,兑了两张支票才勉强够用,宋继扬却神奇的没怎么心疼,甚至打开了八百年没用过的车载音响,那几首每年都被翻来覆去播放的圣诞歌曲都好像比往常入耳了点。

避开了地图上已经红得发紫的高速,宋继扬选了条七拐八拐的山路,破福特只能任劳任怨地载着他们爬上爬下。

折腾了大半天,太阳都已经沉到西边去了,天空飘着整片的粉紫色,和那部知名电影奇妙的相似。

洛杉矶的天总是很漂亮的,而王皓轩也总是沉默的,他又套回了自己和缓的外壳对宋继扬道谢,却总有些藏不住的躁动与真实从细密的裂缝中漏出来,被人小心地窥视着。

宋继扬一路把他领回了自己家,那扇窄窄的白色木门后的世界。

他们坐在他宽敞的沙发上分食一份早就凉透的中餐外卖,炒面已经不好吃了,植物油冰冷黏腻地糊在叉子上,佐餐的酒却是拍卖会上才见得到的好东西。

喝了几杯后宋继扬嫌酸,加进苹果和肉桂煮成了锅冒着甜蜜香气的液体,直白青涩的甜渗入到由单宁筑起的华美大厦中,逐渐蚕食,直至崩塌。

王皓轩有些微醺,捧着手里昂贵的饮料,半眯着眼打量着这间屋子,宋继扬的屋子。

客厅只摆着张棕色的皮沙发和木质茶几,空荡荡好似家徒四壁,四处散落的物件却价值不菲,灯光下折射出漂亮花纹的水晶杯子,堆满了橱柜的红酒,沙发上搭着的毯子绣着某奢侈品牌的logo,还有那个裹在毯子里小口喝酒的人。

然后无不狎昵地猜想着他们的来路。

他们这一晚上聊了很多,王皓轩的剧本,宋继扬的梦想,弗洛伊德的假设和洛杉矶好看不好吃的健康食品网红店,聊了很久很久,说了很多的话,也喝了很多神赐的佳酿。

两个人从沙发挪到地毯,又滚在一起成了密不可分的整体。

05

宋继扬双腿大开被压在密实柔软的地毯上,小巧的******发着颤,承受着堪称暴虐的入侵。

他喘息着,颤抖着,享受着所有施与他的痛苦与欢愉。

野兽撕开了平日披着的人皮,每一下******都带着十成十的力道,过多的润滑从箍得紧紧的******中被挤出来,湿淋淋顺着******的臀瓣往下滑,在白色的羊毛上晕染开一片水渍。

王皓轩捉着宋继扬的手摸上去,“你看,你在流水,像女人一样。”

用另一只手捂着脸,擦去淌个不停的眼泪,宋继扬无力地呢喃,“是啊,都被你肏出水了,怎么办呢。”

他仿佛也忘了自己是谁,灵魂在上空俯视着,看着那张沉溺于情欲而放荡的脸,泛着水光的眼睛和那具过分敏感的身体。

他全身都很白,又被激烈的******涂上粉红色,热气腾腾像是条脱水的鱼一般扭动着。

王皓轩用一个挺身让他的灵魂归了位。

王皓轩趴在他耳边,一声声唤着他的名字,下身则毫不留情地在他体内攻伐。宋继扬从未想过三个简单的字节可以被念得如此缱绻,也从未想过千篇一律的交合动作能带给他这样的******。

“慢…慢点…王皓轩你慢点啊….”

黑暗中迷蒙的双眼仿佛能看见对面邻居家的客厅,有高大的圣诞树和刚出炉的蛋糕,两个人在暖色的灯光中跳舞,手拉着手开心极了。

做了不知道多少次,结束的时候宋继扬腿软得站都站不稳,被抱着去浴室清理,暂时闭合不上的******里装满了王皓轩的东西,如果他是个女的,九个月后保准能抱一窝胖娃娃。

等王皓轩搂着精疲力尽的人躺进房子里唯一被放过的大床上,圣诞节已经快过去了。

陷进蓬松的羽毛枕头里,宋继扬抬头看着他,眼睛晶亮,露出的半张侧脸线条柔和,还带着点孩童的稚气。

“王皓轩你奸诈。”

“说好的买一送一,你还没付钱呢,就把赠品骗到手了。”

揉揉他乱七八糟翘起的黑发,“那你要不要一直被骗下去呢,小奸商?”

宋继扬沉默着,神色明暗闪烁,随后献上一个不含情欲的亲吻,柔软的舌尖滑过他两颗锋利的虎牙。

————

“You know that all I want for Christmas is you.”

-END-

文章来源:{laiyuan}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以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

    暂无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