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鑫】狼来了

他说他爱惨了他身上的这股乖张劲。

他如是这样说道,在梦里说了千遍万遍把丁程鑫给弄的脸红耳赤的。但丁程鑫也能够清楚他在深夜里也这样说过。

他还没来得及卸下小丑全妆就被刘耀文抓住手腕跑到了一个隔间将他按在门上,是他们休息的地方,没有人敢这样轻易的闯进来。

“丁儿。”刘耀文隐忍着声线里的欲望开口,然后按住丁程鑫的肩膀防止他一个公主脾气出来骂他。

丁程鑫像个瓷娃娃一般,不仅生的好看,而且易碎易破,所以他身上总带着那股乖张劲让刘耀文处处碰壁不敢拿他怎么样。

“干嘛?”丁程鑫身上黏糊的汗水沾着黑色衬衫黏在皮肤表面,有些燥热又有些难受,再是刘耀文紧紧的按着他的肩头,他能轻易的感觉到他的手心的汗湿的像一片海。

刘耀文在昏暗的房间里舔了舔干燥的嘴唇,下巴抵在丁程鑫的肩胛骨上,少年骨感的下巴硌得丁程鑫想躲又躲不开。

“你真好看。”刘耀文埋进他脖子,伸出舌头轻轻碰了碰,丁程鑫立刻敏感的缩了缩肩膀,一下子红了脸,脑袋里也迅速窜出一个预警——狼来了。

“这……这里不行……”丁程鑫推开刘耀文,支支吾吾的好久才开口,而后盯着这只容下了一张沙发的小隔间。丁程鑫不得不心有余悸害怕别人听到。

当然,在刘耀文的眼中,若不是做这种事的话,大概丁程鑫一直都是意气风发的,他也能做到把所有的事情当作无事发生过。

而现在,丁程鑫是一只被狼做到的小狐狸,会缴械投降,会动歪脑筋躲过一劫,也会温驯的像一只小鹿一般。

就好比刘耀文有时候会因为下雨天打雷,雷把黑暗浑浊的天空撕成两半,声音一直尖锐的刺进刘耀文的耳朵里,他会蒙上被子把自己缩成一团。

他想下床爬到丁程鑫的房间里和他一起睡,但雷声轰隆隆的,他害怕到头皮发麻,整个后背彻骨地寒冷。

丁程鑫就迷迷糊糊的爬上刘耀文的床上,床的一面塌了下去,刘耀文瞪圆眼睛要喊了出来。对方把人往怀里一带,扑面而来的沐浴露味道主动或被动的往鼻腔里进去,于是适可而止的闭上了嘴,还紧绷着的肌肉一下子放松了起来安安稳稳的趴在丁程鑫怀里睡得一夜酣眠。

第二天丁程鑫起来还要傲骨地推开刘耀文一声不吭的回到自己房间去,等有时间就对着刘耀文说:“哎昨天怕错床了别当真。”

其实刘耀文都清楚这是担心,只不过他傲的不肯在任何人面上说答应。向来刀子嘴豆腐心。

而现在,丁程鑫是一只被狼逮到的小狐狸,会缴械投降,会动歪脑筋躲过一劫,也会温驯的像一只小鹿一般。

刘耀文见他这样总是是在这个时间点。如果来一段******的奔放音乐,灯光转换不停迷人的颜色还有洒满玫瑰花在床上,丁程鑫大概会更沉溺于这一切。

刘耀文顺着脖颈凑了上去,耳朵是丁程鑫敏感的地方,谁碰一下他就软的一塌糊涂咯咯咯吱的笑不停。

想起第一次发现时,还是刘耀文长的比丁程鑫还高了后凑到他耳旁和他说悄悄话,当时丁程鑫就敏感的蹲下抱住了自己,缓了几秒钟才反应过来。好似植物界里的含羞草,遇到外界的******时迅速合上,缓了很久才慢慢张开。

丁程鑫那时候还是红着脸,气息有些紊乱地气哄哄指着刘耀文说:“不要靠我那么近!”语气强硬,还作势要掐他脖子,刘耀文往后躲了躲逃过一场。

于是刘耀文在深夜里和他同欢时,但凡丁程鑫不听话,他就会有意无意的吹着他的耳朵让他不得不向自己求饶,主动投怀送抱。

“别。”丁程鑫歪了歪头躲掉,语气有些向刘耀文求饶,手抵着他的胸膛不让他进行下一步动作。

刘耀文没有打算放过丁程鑫,他嘴上眼下都残留着刚才还未卸完的红色小丑妆晕染开,忍不住眯了眯双眼移开按在肩膀上的手放在了腰上。他稍微一带丁程鑫就软塌塌的扑进怀里,双手不知道往哪放,只能堪堪的搭在刘耀文肩上。

刘耀文头凑上去亲着他的嘴角,蜻蜓点水地亲了一下又一下,酥酥软软的。丁程鑫觉得嘴边有羽毛轻轻地划过一瞬间,他忍不住歪了个头和刘耀文嘴对上了嘴。

刘耀文不再一直吊着丁程鑫的胃口,嘴里的口水咽进了喉咙里,喉结小小的滚动了一番,小腹一阵阵的燥热往上蹿。

刘耀文不得不承认,丁程鑫总是在无意识的撩拨着他。

刘耀文亲上去,舌头舔着丁程鑫的唇浸湿他的上下唇,伸进口腔内吮吸着对方的舌头,彻底******了彼此的上颚和牙龈。丁程鑫发出一声闷哼轻咬了刘耀文,而后两人的舌头纠缠在一起。

这个湿吻悠长又热烈。

第一次见刘耀文的时候,丁程鑫还在心里想可真是个小孩子,奶奶的样子,如果他不那么黝黑。当然直到今天刘耀文的肤色还是比丁程鑫黑了一个色度。

刘耀文还会默默的躲在角落里观察丁程鑫跳舞的样子。为了不挨舞蹈老师的手掌他总是小心翼翼的请教丁程鑫,丁程鑫会摸摸他的头眉眼弯弯地无条件答应他:“好啊。”

后来渐渐和刘耀文熟了之后才后悔说他可爱,明明是一个大色狼。小孩渐渐长开了样子,当初的承诺比他长得高也实现了,所以所有的肆无忌惮刘耀文全给了他。

刘耀文对他说,恨不得把诗句里的爱情编织成红色礼服,把诗句里的句号典当成一枚戒指,把诗句里的每一个字当作一辈子赠送给他。

丁程鑫想,大概是因为刘耀文果敢的浪漫他才会毅然决然的想去寻找他说的诗句然后嫁给他。他们会走过悠长又热烈的一年又一年。

不知何时,刘耀文已经把丁程鑫的衬衫扣子一颗颗地散开,少年雪白的皮肤和结实的腹肌******在空气中,隐约之间还有还有氤氲。

刘耀文手覆上去的那一刻,他的手比丁程鑫腰间的皮肤还要热,炽热的要灼伤了他的皮肤,

刘耀文亲密的给了爱人一个湿吻,爱人气喘吁吁的极力去争夺氧气,面色红润,眼睛里数不尽的春色撩人。

他的唇落在锁骨上,轻轻地咬了一口,丁程鑫勾着刘耀文脖子的手收了收不敢过多的发出一个语气词,暗自憋在喉咙口里抿嘴。

刘耀文亲着他的锁骨,腰间的手紧了几分,恨不得把丁程鑫一直抱在怀里不放开。胯下最炽热的那部分抵着丁程鑫的小腹,被欲望填满了所有情绪,丁程鑫饥饿难耐地动了动,连自己都开始硬气起来。

刘耀文小腹的燥热爬上心头,拉着丁程鑫的一只手往胸口上放,亲着他的锁骨一路滑到肩头。小狼的低音炮压低所有饥渴,把小狐狸的******挑上心头说:“帮我脱掉。”

丁程鑫妥协,被刘耀文一口亲吻奖励过头,低头去解开他的衬衫扣子,胸口微微滚烫,他的手边还能感受到刘耀文的心跳声。

手头上再也没有扣子能够进行下一步的解放,丁程鑫乖乖的听从刘耀文的话,帮他脱掉了白色衬衫。衬衫上的丝巾划过刘耀文的胸膛和小腹,最后轻飘飘的落在地上。

丁程鑫被他一口一口的亲吻失去了仅存的理智。唯一从脑袋里逃出来的羞耻心是想与刘耀文沉迷于此,夜夜笙歌,共度良宵。

刘耀文含住丁程鑫微微挺立的乳珠,舌尖抵着粉色的乳晕打转,酥酥麻麻的******占据了整个身体,丁程鑫仰着头不去想这些。

直到刘耀文身下支起了帐篷处处盯着丁程鑫,他只好动手慢慢抵着刘耀文的胸口一阵子开始往下滑,这时候摸到小腹间的温度往往比其他地方的温度高。

丁程鑫隔着裤子摸了上去,摸上去感受着大小,然后一边被刘耀文亲的找不到方向一边想着他是否能够撑的住。

刘耀文开始有些呼吸急促,摸住丁程鑫的手往******里伸,远比想象中的还要大了许多,丁程鑫红着脸脱掉了他最后的防备,试着之前刘耀文教给他的动作上下撸动。

刘耀文开始有所心动,腰间一拦托住他的臀部让丁程鑫挂在自己身上,丁程鑫懂的道理,被抱起的那刻长腿一圈搭在他腰间。像个人体挂件。

刘耀文平日里也是人体挂件,只不过他向来都是在镜头面前还有平日里简单的生活里喜欢挂在他身上,被他抱着被他背着。

丁程鑫被抱躺在沙发上,他还来不及调整一个舒服的躺姿刘耀文就铺天盖地的亲吻着他的嘴角,吻着他的鼻头,吻着他的嘴唇,吻着他还未卸下的小丑妆。

在刘耀文的眼里,他永远是最完整最独一无二的礼物。

丁程鑫一边被他亲吻,一边手下的动作还在继续帮着刘耀文解决着,尽管自己身下也很难受,他却只能静等着刘耀文下一步的动作。

刘耀文帮他脱掉最后的遮羞布时,灼热的******弹在刘耀文的小腹上惹得他一声压抑的闷哼声。他沉默的停下吻,耳边还停留着他的呼吸声急促,低头看向了丁程鑫的******处,一片湿润也随时会溢出来的白色液体。

刘耀文高抬着他的腿,伸手摸向禁地,湿的一塌糊涂,一根手指直接插了进去,异物毫无防备的进去禁地。丁程鑫皱起了眉头差点喊出声,又默默吞回去只能速度加快的帮忙安抚刘耀文的身下之物。

对着禁地一出一进一出一进,刘耀文不满足就这样放过丁程鑫,刚才小狐狸瞪他一眼撇开个头,手下不留情面的把气撒在了撸动的动作上。一连******去两根手指,还来不及适应的饱满让丁程鑫只能仰着头去默默承受。

“丁儿你夹太紧了,放松。”刘耀文亲着他的耳垂,小有惩罚地把呼吸全数洒在他耳旁上,舌尖绕着耳廓舔了一圈丁程鑫才服个软试着放松身体。

“你太坏了!”丁程鑫眼角湿漉漉的转头控诉着刘耀文,手下的动作跟着停了下来勾住刘耀文的脖子。

狐狸终究斗不过狼。还是一只被他养大的一只狼。

刘耀文心疼丁程鑫,吻着他眼角快要掉下来的泪水,手下的动作温柔了几分不参杂着不满的心情去润湿******。

“我错了丁儿。”刘耀文蹭着他的脖子,发丝柔软的摩擦着皮肤逗得丁程鑫最后笑了出来,第一次主动仰头笨拙的吻着他的下巴一下又一下。

刘耀文抽出手指,上面沾满了银白色液体,抽出的瞬间******还喷出了些滴在了红色沙发上。刘耀文摸向了他的******开始上下撸动,把手上的液体全都一股脑的沾在那。

“嗯……”刚才小腹的空虚感一直叫嚣着,现在突然被粗长的异物措不及防的撞进******里,丁程鑫闷哼了一声身体不由自觉的夹紧了异物,双腿紧紧夹着刘耀文腰间。

“嘶~”刘耀文倒吸了一口冷气,含住他挺立的******,另一只手不断的戏弄着丁程鑫的性器。

大概是被刘耀文的一声冷气吓到,丁程鑫赶紧调整好呼吸放松肌肉,催眠着自己已经不是第一次这样******了。

他们会在无人的练习室******,会在月光闯进落地窗前******,会去没人的公共浴室******,会在每个不为人知的地方一起******。

起初刘耀文还在照顾着丁程鑫的情绪,慢慢的******插出,层层穴肉包裹着性器,由内而外的节奏翻出又进去,丁程鑫还能够感受到它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又继续生长了一倍。

“你……你倒是快一点……”丁程鑫也不知为何会说出这般羞耻的话语,鬼使神差的就脱口而出。

刘耀文怔了怔只好顺从着丁程鑫的意思,速度渐渐加快,他的囊袋甚至在和丁程鑫的******碰撞时发生摩擦,拍打着臀瓣间还有渍渍渍的拍水声出来。

丁程鑫抓住沙发垫,咬着下唇尽量不发出一声娇喘声,可刘耀文喜欢他喊出声的样子,因为这个时候刘耀文才能感受到丁程鑫很爱他。

丁程鑫体内自带的润滑剂,******的动作一路顺畅的往里撞,好几下撞到顶部,前端伞状的形状在小腹平坦间突兀的凸起一部分来。

“啊……嗯……”丁程鑫眼泪汪汪的从喉咙里干涩的发出轻微的喘息声,白浊液体由最初的吝啬现在随着刘耀文送进送出的动作往下流,整个性器都沾上了自然润滑剂如此顺畅。

“恩……啊!”丁程鑫的尾音变了个调,因为刘耀文狠狠的撞进最深处几乎要把丁程鑫给撞到结局虚脱无力的样子。

丁程鑫只有在生病的时候才会露出的表情,脸色惨白,睁着眼睛看见了刘耀文,就虚脱的抬手勾了勾食指让刘耀文过来。刘耀文乖乖听话的坐在他旁边时,只要没人再打扰,丁程鑫才会可怜兮兮的躲进他怀里,如果是冬天,丁程鑫会躲进他宽松的羽绒服中把他半个身子都给包容住然后抬头露出眼睛和他撒娇:“耀文我好难受啊~”

这时候只有刘耀文觉得这个时候他特别需要人的安慰。于是亲亲他眼角挤出来的几滴眼泪吃进嘴里,甜甜的,然后抱住生病的小狐狸安慰:“咱们丁儿是最棒的会好起来的。”

丁程鑫觉得刘耀文在欺负他,不然不会在他没喊出声的情况下一直横冲直撞,而在他嘴边发出几句娇喘声,刘耀文就是奖励性的摸头并亲吻他身子的动作就柔情了几分。

等到丁程鑫射出******来,刘耀文只稍微停下了动作换了个姿势,扶着他的腰肢带着他一下一下的主动去迎合刘耀文。

等到一股热流从******流进腹部里,丁程鑫才觉得这一切就快要结束了,双腿间的性器半硬半软的在他体内慢慢送出去。丁程鑫又听见了一阵水声,咕噜咕噜的吐了几个泡泡出来。

刘耀文停下手中擦拭的动作,丢掉纸巾在空中完美了划出一个弧度来完好无整的丢进垃圾桶。扶起虚软无力的丁程鑫亲着他的额头,“真乖。”

小狐狸现在不想说一句话,被大灰狼欺负的手无缚鸡之力,他身上留下的黏黏糊糊的液体和汗水参杂在一起,难受,血腥和汗臭味混合在一起已经分不清什么是什么。

刘耀文帮忙穿好衣服,背着丁程鑫打开门,背着丁程鑫掂了一下估摸着小狐狸的轻重,下次还是要把全部的肉留给小狐狸,不然饭后运动会虚的慌。

关门前还在观察现场留下的暧昧是否还有。

丁程鑫半夜醒来,身上已经穿上了睡衣,嗅了嗅领口了香味,是他最喜欢的那股沐浴露味道。

旁边还躺着刘耀文,丁程鑫皱着眉一声不吭的逃进另外一个房间去睡了一夜。

隐约间听见了有人在他耳旁说话,说他爱惨了他身上的这股乖张劲。

当然,在那些常人之下无法承受下来的爱情性福中,小狼还是更希望小狐狸能够温驯的像一只小鹿。

丁程鑫隐约之间听到有人在他耳边说希望,小狐狸最后应了一声。

“我变得像只温驯的小鹿。”

文章来源:https://archiveofourown.win/works/23171920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以下吧
点赞28 分享
评论 共3条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