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翔霖】******(小破?)

贺峻霖有些犹豫的看着面前忙碌的男人,有些紧张,“那个……请问做这个会不会很疼啊?”对方意味深长的瞥了他一眼,摇了摇头,“好了,脱裤子。”“什么?”贺峻霖涨红了脸,揪紧裤腰,******师似乎被他这副样子惹得发笑,“歪,******前列腺不脱裤子,和你上女人不脱衣服有什么区别?”
贺峻霖这才犹犹豫豫的脱下裤子,修长白皙的双腿露出来,贺峻霖看了看医生,对方似乎并不在意这些,贺峻霖觉得自己反而显得有些矫情了。******而已嘛。
脱下******,贺峻霖趴在亲上,医生走过莱,用手拍拍他的******,“放松一点。昨晚有没有排过精?”“啊?”“我是说,昨晚有没有做过?”贺峻霖脸色爆红,“没……没有!”
医生点点头,拿起桌子上的石蜡油,轻轻涂抹在贺峻霖的肛口,“唔……”医生挑了挑眉,“这么敏感?”贺峻霖羞得不行。修长的食指揉着贺峻霖******处的软肉,等放松的差不多了,手指慢慢的伸进去,从未被进入过的地方紧致又娇嫩贺峻霖有些不适的攥紧床单。
医生轻轻的刮着贺峻霖的内壁,敏感的皮肤被略显粗糙的胶皮手套揉捻过,贺峻霖忍不住缩紧了穴肉,医生啧了一声,“放轻松,别夹这么紧!”
“唔……”贺峻霖恍惚中觉得这句话有些怪怪的,却又说不上来为什么。医生轻轻的揉着内壁,刮着娇嫩的穴肉,贺峻霖觉得又难受又爽,******也颤巍巍的抬起头,前端分泌出一点点粘稠。
贺峻霖有些害羞,试图让自己的老二软下去,可惜医生己经注意到了,贺峻霖只觉得自己耳边拂过一阵热气,“贺先生对女人硬不起来吧!”贺峻霖有些屈辱的把头埋进床褥里,想他贺峻霖一个大男人,每天都有女同事明示暗示,看他不为所动,都以为他是专一的好男人,谁会想到他对女人硬不起来。
贺峻霖有些难过的闭了眼,医生手上微微用力按压了那处凸起,“嗯啊”贺峻霖感到仿佛有一股电流从自己体内窜过,“你……轻一点…”
医生点点头,递给贺峻霖一个眼罩,“接下来可能会有些不适,看不见可能会让你更适应一点。”贺峻霖乖乖的带好,全然没有看到医生眼中的欲望。
贺峻霖只觉得自己的******处抵着一根热热的棒状物,“医生,这是什么?”医生揉揉他的******,“让你舒服的好东西。”下一秒,贺峻霖只觉得一根过于粗壮的棒子******自己的体内,“啊!……医生……好疼……”

医生扶住他的腰,一言不发,贺峻霖感觉到体内的那个棒子抽动的越来越快,饶是贺峻霖再迟钝,也明白那是什么了,一次又一次撞击下拍打自己臀部的囊袋,温热而充满弹性的棒身。贺峻霖惊慌失措的想爬起来推开正在奸淫自己的医生,对方似乎早有预料,紧紧按住他的腰,使他动弹不得。“你……*********放开我!神经病啊!”
医生不理贺峻霖的谩骂,******速度越来越快,贺峻霖也从最开始的粗口变成了细软的娇吟,“唔……******……慢一点……要坏掉了~啊啊啊”
倘若现在有人推开房间的门,便能看到气质清冷的医生正在疯狂的操干着自己的病人。淫秽而不堪。
医生抬起美貌病人的左腿,粗壮的******紧紧抵在病人的体内,美貌的病人已经******干的像一朵盛放的牡丹,甜美的花心弥漫着情欲的茶靡气息。
医生摘下口罩,完美的下颌线诱人而薄情,贺峻霖看着医生把脸埋进自己的胯下,不由得笑出了声。医生舔净贺峻霖腿根的******,再一次******去,吻往贺峻霖的唇。******弄二疯狂拍打起来。
不知过了多久,等医生射出来时,贺峻霖已经晕了好几次,蔫蔫的趴在床上,******早被撞得发麻,医生正在擦拭他的******,“感觉怎么样?还疼吗?”“闭嘴吧你!”
贺峻霖穿好裤子,歪歪扭扭的推开门打算离开,身后的医生喊他一声,看他回过头时,勾起嘴角,“我是医生严浩翔。下次来记得找我。”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以下吧
点赞86 分享
评论 共11条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