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轩】Who is the sinner?

  请勿上升真人,还有就是对不起大家断更了这么久,可能八月很少更文,开学之后尽量一周一篇吧,学业为重。文中含某些特殊词汇,因为我害怕过不了审,某些字用拼音代替。

  “近日,T小镇上频繁发生命案,居民们每天生活在忧虑之中,而……”马嘉祺把电视关掉,疲惫地躺在了沙发上。“最近怎么命案这么多?每天打开电视看新闻就会有报道,不能消停会儿?”这是本月的第五起命案,作案手法极为残忍,地点大多集中在薄荷街一块儿的街区,si者多为男性。“是啊,估计只有那对兄弟还生活在那儿吧?”

  “啧,最怕的是接下来si的是他们。”两人谈话之间,镇长推门而进,身后跟着一位制服侦探。“嘉祺,浩翔,这位侦探将会加入你们进行案件调查,我希望你们快些找出凶手。”等他离开之后,气氛瞬间活跃起来。“真源你来得太及时了,我们小镇最近频发命案,我们真的一筹莫展。”“马哥你别这样说,我们先去现场看看吧。”

  现场惨不忍睹,张真源三人戴上鞋套和手套之后开始勘察现场。shi体已经呈现出了巨人观,大腿右侧不规则地分布着一些绿色的点状shi斑。“嗯,初步判断si wang五天左右,脖子处有一条明显的勒痕,但脑枕部有一条不长且深的伤口,在我看来这应该是导致si者si wang的主要原因。”“哎,我记得你大学不是学心理分析学的嘛?”“也曾经学过法医学,毕竟两门学科相关。”张真源说着,在沙发地下发现一小处xue ji,采取样本之后准备回去检验脱氧核糖核酸(DNA)。“这个案件多久了?”

  “一周多了,之前我们是一点头绪都没有,头疼。”

  而此时,刘耀文刚把宋亚轩从房间放出来,宋亚轩好不容易直起腰,拿起他的手机拨通了马嘉祺的电话:“喂…马哥,你今天忙吗?要不要过我这儿来…吃饭?”“可以,现在我们还忙着呢,晚上过来蹭个晚饭,话说你和耀文又咋了?我听着你声音都哑了,刚做完是吗?”

  “别扯这件事了,过来我就先买菜。”“嗯,挂了啊,有人来拜访我们。”

  他们已经回到公安局,面前两位清秀的男生是张真源的好朋友,听闻张真源在这里暂时性工作,想和他叙叙旧。“真源,你和你同事工作吗?”张真源揉揉贺峻霖的兔头:“嘁,还是这么幼稚,哥哥只是暂时在这里工作呢。”“这是给你补的见面礼,迟到的CD盘。”“谢谢丁哥,我喜欢这盒CD!”

  “听说你们最近破案很困难是吗?需要我们帮忙吗?”“如果你们乐意,自然可以。”

  (晚上,宋亚轩家里)

  “亚轩,今天下午你给我打电话的时候到底怎么了?”马嘉祺突然笑着问,“啧,马哥我不是给你说,不让你再提这事了嘛?”坐在对面的宋亚轩温柔的声音响起。“哦?”丁会长闻声而来,“刘耀文和你怎么了?”

  图片[1]-【文轩】Who is the sinner?-河马的秘密河

  宋亚轩直接无语,哥哥们都怎么了?“没有,刘耀文只是拉着我在房间里唱rap,嗓子唱哑了而已…”宋亚轩试图解释。

  图片[2]-【文轩】Who is the sinner?-河马的秘密河

  “行了行了,吃饭吃饭,菜都快凉了。”一旁的严浩翔终于忍不住提醒道。在提醒之前他一直在偷笑,边看宋亚轩那红得要滴血的脸,边低头干饭。

  图片[3]-【文轩】Who is the sinner?-河马的秘密河

  坐在C位的张真源默默掏出手机,偷偷给陈泗旭发着信息。“好嘛,又趁泗旭不在撒******,等泗旭回来我也要和他撒******虐死你们呜呜呜……”

  图片[4]-【文轩】Who is the sinner?-河马的秘密河

  没有玩得很晚,陆陆续续在九点半就离开了他俩的家。

  张真源在黑暗里裹着被子,还在思索着白天勘察的现场。在不安之中,凭借男人的第六感,他觉得会出事。

  果然,第二天一早,薄荷街就出事了。宋亚轩和刘耀文的shi体被发现在客厅里,地面上有几条弯曲的xue ji,这可吓坏了其他五人。明明昨天还在一起吃饭,今天怎么就si了?“woc!马哥你乌鸦嘴啊!”严浩翔拿起一个抱枕扔向马嘉祺,“TM跟我有什么关系啊?这事真的太玄乎了。”

  据报道,两具shi体脸部有多条伤痕,且腹部被重重捅了几刀,失xue过多si去。几人前去薄荷街宋亚轩家,把整个房子都找遍之后开始细微搜查,终于在水果篮里找到一卷带xie的线和一枚带xie的绣花针。“这些可能就是凶手留下的,极大概率又是熟人作案,哎马哥和小严,你们把手伸过来一下。”

  张真源把针口和两人昨晚睡觉时发现的伤口进行比对,一模一样。“这是巧合吧?你不能因为这个就说我和浩翔是凶手啊?而且我们还是警察,怎么可能sha人?”

  “的确,只靠这点信息是无法判断你俩sha人,但你还记得沙发下提取的脱氧核糖核酸吗?结果出来了,是你的xie啊马哥,这个你怎么向我们解释?”

  “什么?这怎么可能啊?”

  “我知道你很急马哥,我也不相信你是凶手,等绣花针上的脱氧核糖核酸检测结果出来,如果上面有你和翔哥的xie,那你们估计是难逃死罪啊。”

  丁程鑫有些故作震惊地抱着脑袋:“真的呀?小马真的是凶手啊?”

  图片[5]-【文轩】Who is the sinner?-河马的秘密河

  图片[6]-【文轩】Who is the sinner?-河马的秘密河

  “我知道,但你话别说绝了啊,我和浩翔是肯定不会sha人的。”张真源现在已经有意避开他俩,无法取得张真源信任的严浩翔和马嘉祺十分苦恼,他们又试图让丁程鑫和贺峻霖信任他们。

  “不,马哥你别靠近我,我现在有点怕你,哎,你别拉我!”

  贺峻霖像受惊的兔子一样躲开了马嘉祺,丁程鑫把他护在臂弯里。“你别碰霖霖,马嘉祺你离我们远点!”

  “怎么都不信我呢?我看起来很坏吗?”

  “我现在就觉得你很坏哎马哥。”贺峻霖天真无邪地对马嘉祺眨眨眼。

  图片[7]-【文轩】Who is the sinner?-河马的秘密河

  马嘉祺和严浩翔当场无语,先行告辞到了咖啡馆聊天。“马哥,我们要去查看薄荷街一块儿的监控吗?”

  “走吧,我总觉得有人在陷害我们,估计是跟我们不合的人。”

  来到薄荷街监控室,调动了昨晚八点至十点的监控。画面显示,九点半有两个人往宋亚轩所在的楼房去,但他们都戴着黑色口罩,马嘉祺请求把画面拉大,放大过后,彻底是把两人险些吓出心脏病。那是他们自己的脸啊,他们真的sha人了?但为什么他们什么印象也没有?

  现在他俩开始怀疑一直在踩他们是凶手的丁程鑫和贺峻霖,还在******之时,忽然冲进来几个警察说要找他俩。“小马,小严,麻烦你们俩跟我们走一趟,绣花针上的xie ji确定是你和小严的xie,局长当即决定把你俩直接在街头qiang bi,请快快跟我们回去。”

  “什么?不,队长你们松开我,我们没有sha人啊!”马嘉祺和严浩翔强行被扛在肩上带出了监控室。

  此时街头的气氛非常低沉,朦胧的雨帘里,马嘉祺和严浩翔不敢看他们,虽然他们根本想不起来他们sha人。“马哥,小严,你们肯交代事实了吗?宋亚轩和刘耀文是不是你们sha的?现在证据确凿,你们还怎么说自己无罪?啊?”

  “我们没有sha他们,一定是有人陷害我们,真源,你还不信我吗?”

  张真源扔了雨伞,雨水灌进他的脖子,慢慢蹲在马嘉祺面前。“我不愿相信你是凶手,但这是事实,我没法为你辩解。”

  图片[8]-【文轩】Who is the sinner?-河马的秘密河

 “念在我们平时的友情,你就为我辩解一下好吗真源,马哥求求你了……”

  图片[9]-【文轩】Who is the sinner?-河马的秘密河

  张真源没在理他们,背转身过去不让眼泪滴落地面。

  枪声过后,马嘉祺和严浩翔si了。殷红的xie顺着地面的水流一起流走,染红了整个街道……在这过程中,丁程鑫和贺峻霖已经悄悄含笑离开了,没有人知道他俩的离去。

  过后,张真源也告别了镇长,路过一家民政局,想着替陈泗旭把结婚证办了,便进去******。

  “******的是吧,好。最近真是霉,来这儿离婚的情侣吵架就算了,前不久来办结婚的情侣都在这里吵架,真是…”

  “哟,那是谁啊?这么没素质……”张真源半开玩笑的问。“有刚刚那两位被qiang bi的警察,还有一个…姓丁和姓贺的,看起来很年轻……”

  双手接过结婚证,张真源的脑袋忽然一震,他才发现事情并没有他想象地那么简单……

  张真源明白了什么?真正的凶手到底是谁?请见Who is the sinner(番外)。

  终于赶完了,今天生日挺开心的,还要做作业?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以下吧
点赞7 分享
评论 共3条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