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坤】其实本人嗑坤农,但有宝贝要我写农坤,车文哦

蔡徐坤发誓这只是个误会。
“靠!陈立农你干什么唔…”​
从路上粗暴的扛着自己一言不发回到家,到现在被按在家门上强吻。蔡徐坤一直都是懵的。
他真的只是去了一个圈内好友的生日聚会啊。
虽然…那个朋友陈立农不认识吧。
狠狠地撬开牙关,入侵般的用舌尖去勾住蔡徐坤不知所措的小舌,毫无技巧却又让人为之着迷。
“陈…唔…松开…”
长时间的吻让蔡徐坤喘不过气来,推搡着陈立农想要逃脱。偏偏后者用牙齿不轻不重地惩罚般咬住了红舌,不疼,但是也躲不过。
当陈立农松开时,蔡徐坤已经被大脑缺氧的本能折磨的昏昏沉沉,两条腿发软的慢慢站不住要瘫在地上,被陈立农一把抱起带向卫生间。
突如其来的悬空感让迷迷糊糊的蔡徐坤一下子清醒了半分,双手下意识环住陈立农脖子。这个姿势正好将衬衫里的盛景一览无遗。
喉结滚动了两下,陈立农忍不住弯下腰去,边走着边啃咬着蔡徐坤胸口一片雪白,留下了几颗草莓印。 ​被毛茸茸的发丝蹭的有些痒的蔡徐坤半睁着眼睛,刚想起挣扎就被放入浴缸中。里面的水温自己炽热的身体感觉有些凉,
但是也止不住的扑腾着想要逃跑,溅了陈立农一身水,也惹了一身火。 “怎么,现在想着跑了?之前你一个人出去玩被私生追的时候怎么就不跑呢?嗯?” 乱动的身体顿了一下,默默的停了下来,任由着那人扑到自己身上肆意作为。 陈立农也没注意着,忍了很久的火开始发泄。那双大手一只挑逗身下人胸前的******,看着它们在手中挺立起来,另一只手在腰间作祟,
解开了蔡徐坤牛仔裤的皮带。 ​“啧,真骚,这就湿了?” 用手隔着******去探了探​******,果不其然。起身去洗手台​上拿润滑,一回头正好撞见蔡徐坤那双水汪汪的眼睛。 眼里,透露出一丝委屈与失望。 “……坤?” 这才察觉到不对劲​的陈立农猛然想起自己过火的语气戳到了蔡徐坤的痛处,那是他这辈子也不想再经历的事情。 他永远忘不了那一晚蔡徐坤抱着手机,和自己打电话使语气里透露出的绝望和无助,自己却无从去安慰。 ​…… “陈立农…我,我没事,你继续” 被蔡徐坤的声音拉回现实,陈立农取了润滑后似乎有些许愧疚,先是吻了吻前者的额头,才接着去脱下短裤,将手指缓缓放入那片温热的地方。 ​“嗯……” 刚******去时蔡徐坤痛哼了一声,随即痛感转换成了******。缓缓******着手指的陈立农时不时望向他,生怕自己感到不舒服又不开心。
​随着******加快,加入变成了三指。每次进去都会带一点浴缸里的水进入体内,胀胀的,有点不舒服。蔡徐坤感觉******的水有些撑,
刚想叫着去床上就被陈立农预支了想法一样,抽出手指,空虚感惹得惊叫了一声,然后被抱到了床上压住。 “宝贝,想要吗…?”
炙热就抵在******,放大了空虚感,让蔡徐坤想要更多,哼唧着要。还没反应陈立农就操了进来。 “嗯啊…疼…​轻,轻一点” 太大了,撑的蔡徐坤痛呼出声,陈立农忍的也有点难受,但是迫于不想再惹蔡徐坤哭,还是停了下来。 ​ “很,很疼吗坤坤,如果这样的话我们不做了昂” 听见陈立农在床上意外这么温柔对他说话,​蔡徐坤有些吃惊。本能的回头看一看人,
发现平时******总是有些坏心思的陈立信突然变成了生活里温顺的大狗狗,乖巧不已。有些奇怪的摸了摸陈立农的头,
感觉身下能适应巨物了,便有些讨好的说到:“农农…我可以了,你快…快来帮我” 得到回复的人开始慢慢的动了起来,随着蔡徐坤挺腰的速度往里面顶。渐渐加快的速度让人快要受不住,
想要抓着床单跑掉却又被拽了回来。陈立农附在他耳边,悄悄地耳语:“哥哥,很痛吗…再忍一下,很快你就会舒服的” 乖巧的小咪很听话的​忍着,他相信陈立农的,他也知道陈立农不会骗他。过了一会儿,也的确适应了,蔡徐坤忽然想起刚刚那句话,
立刻化身傲娇咪,躺在那里自己不动。 “还气呢哥哥,弟弟让你爽一爽就不气了吧” 瞪大了眼睛。还没来得及挣扎​就被提起来,呈骑乘式的坐在了陈立农身上。 这个位置可以操到的地方更深。蔡徐坤感觉埋在穴内的性器直戳戳的捅向那一点,立刻就软了腰趴在人身上,
一边被陈立农上下顶的直抖一边求着饶​。 “陈--!嗯…啊…!我,我不行…你你你快放我下来!求你了啊…!​” 越是这样说,正在卖力“干活”的人就越是不理。无奈的受不了******,蔡徐坤在陈立农的颠簸中射了一次。 看见烟花在眼里绽开,蔡徐坤被迫用后面******,趴着怎么也不肯动了。陈立农啧了一声,直接捞起腰接着干。​ “哥哥,你还没告诉我呢,你今天去干嘛啦~” “嗯唔…你…我,我一个朋友啊…” “随便认识我不认识的朋友?不听话” 啪的一下,打在了蔡徐坤******的******上,疼的那人痛呼一声,回头恶狠狠的看着陈立农。​后者接着装不闻不问,
继续掐着前者的腰操着。很快,蔡徐坤又受不了******,急着要释放。就在快要的前一秒被堵住了马眼,顿时急了起来,
眶又红了一圈,​无力的手拍打着陈立农叫着放开。 “不行,哥哥射过一次了,今天这么不听话,要惩罚” 说完再次上下猛的顶,看着蔡徐坤整个依靠着自己的样子心里一阵满足。 他是我的 只能是我的 谁都不可以抢走,也不可能会抢走 …… 当蔡徐坤感觉自己的前端已经被******的快要没有知觉时陈立农才释放在自己体内​。也松开了手让自己爽。
终于得到******的他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样,挠了两下子陈立农的后背,然后呼呼的喘着气适应。被拖着******带到洗手间清理。 早就在清理时就开始打着哈欠的蔡徐坤正要迷迷糊糊的在床上睡着,脑海里忽然冒出了陈立农对自己说的话,立刻清醒了半分
,拖着疲软的身子就要走。 “坤坤?你去哪?” “滚!你你你…呜哇” 话还没说全就哭了起来。陈立农立刻慌得一批起身抱住了哭的梨花带雨的小人。这才想起之前气昏了头,提到了自己男朋友的痛处
。懊悔的就差给自己两巴掌。 “?!坤坤啊对不起我我错了我跪键盘搓衣板榴莲方便面你别哭了好不好?” “我…我不出去了呜…外面有,有坏人…” 看着蔡徐坤哭着哭着就累的睡着了,陈立农也是无奈,叹了口气把人放回床上,盖好被子,轻轻吻了一下他的额头。 “宝贝乖,今天我的错,我永远相信你偏向你,晚安” 被迷糊着的小猫傲娇的拍了一巴掌,叽里咕噜回了一句晚安然后就坠入梦中。 梦里有他,有陈立农。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以下吧
点赞18 分享
评论 共4条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