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翔霖】*********03

-有私设

-小严露出马脚啦

 

 

“心跳声出卖在一月的凛风中,连着我的心也炽热起来。”

贺峻霖一如往常地从公司回来,手里提着公司女同事硬塞的几个平安果。一个个包得多么喜气洋洋,在贺峻霖看来也就是形状更规整的苹果。

 

 

出了电梯,就看见自家门把手上挂着一个方方正正的木头盒子。贺峻霖打开它,里面的卡片上写着“圣诞快乐”。

 

 

上面并没有署名。但贺峻霖就认为是那位未曾谋面的邻居的礼物。

 

 

这木头盒子实在精巧,还有一股好闻的在冬天里犹显温暖的春天的味道。贺峻霖自然对他偏爱许多,决定和他一起度过自己的平安夜。他本想回送对面的邻居一个平安果,但把别人的心意送出去太敷衍了,即使他可能不会知道。

 

 

那平安果居然让他无端想起桃心的模样。

 

 

当贺峻霖一口咬下平安果的时候,竟然不是脆脆的口感,而是绵绵沙沙的,是他喜欢的沙苹果。他还真没见过别人送沙苹果当平安果的,除了…知道他喜欢沙苹果的严浩翔。

 

 

他喜欢沙苹果的绵绵软软,即使它没有脆苹果那么香甜,但余味可以让贺峻霖一整天都暖洋洋的。那盒子贺峻霖没舍得扔,就放在了床头。

 

 

这或许是一个温暖的巧合。

 

 

在贺峻霖不知道的时候,严浩翔一个人默默将木头盒子打磨了很久。有时候是失神地望着它,手指轻轻擦过的纹路都是爱的痕迹。他还是忍不住要偷偷告诉贺峻霖有个人在悄悄爱他。

 

 

他把贺峻霖最爱的沙苹果端端正正的放进木盒子里。就算严浩翔不过圣诞节,他也要贺峻霖有个美美满满的平安夜。

 

 

 

 

周末,碰巧是元旦。贺峻霖难得有个做早餐的心情。想着新邻居还没打过照面,就多下了点汤圆给自己的新邻居送去,顺便当做是圣诞节的回礼。

 

 

贺峻霖刚出自家门,就听见叮叮当当的声音,心想:这房子之前早装修好了吧,还真是有兴致。

 

 

他一手端着汤圆,一手敲门道:“哥们儿在吗?我这汤圆煮多了给你送一碗。”听房间叮叮当当的声停了,可房主人还是没有回应,他又道:“哥们儿,今天不正好元旦么,跟你打个招呼,以后还得多关照呢。”

 

 

屋里的严浩翔吓得心都漏了一拍,一个硬拉着贺峻霖走过不知多少个鬼屋只为显示他的男子气概的成年男子,现在慌张地看着四周寻找着伪装。

 

 

门外贺峻霖的声音再度传来,严浩翔仓皇之下竟学起幼稚园小朋友的把戏,捏着自己的鼻子忿忿出声:“不用了,谢谢。”

 

 

他实在不敢多说什么,怪腔怪调的声线自己听着都甚觉别扭,何况贺峻霖。

 

 

外来得突然,严浩翔有种被发现踪迹的危机感。

 

 

心里还一边别扭地觉着,贺峻霖怎么能做东西给面都没见一面的人吃呢?这要对面住的不是自己可怎么办?他隔着一扇门,仿佛就已经闻到了汤圆的香气。

 

 

边想着,严浩翔快速地迈着猫步来到玄关,双手轻轻搭上房门,脸缓缓贴上去,透过猫眼,看着贺峻霖端着碗汤圆走进了自己的房门。

 

 

门要关上的那刻,严浩翔也不知道自己是该松一口气还是听听自己遗憾的心跳。贺儿说过如果有人和他一起跨年,他会记很久。严浩翔也记着和贺峻霖的每一个新年。

 

 

贺峻霖确实觉得不对劲,这么不知如何形容的腔调真的好古怪。贺峻霖可以就当他沉默寡言吗,也许对面住的是一位艺术家呢。

 

 

之后的几天,一切在风平浪静中度过。严浩翔守着自己的小屋,贺峻霖也守着自己的小屋,进进出出。

 

 

一些小插曲,比如贺峻霖下楼倒垃圾的时候,正为垃圾找到各自的家。视线里突然闯入一团欢脱的白影,待贺峻霖转过头去,只看见萨摩耶的头咻得便隐没在了灌木里,还听见几声埋怨的吠声。

 

 

贺峻霖听过严浩翔说起过百万,严浩翔养的狗应该和他一样温柔吧。当年严浩翔因为他怕狗,一直没有带百万来。所以,它会是百万吗?

 

 

贺峻霖乘电梯上了楼去。不一会儿,听见声狗狗的欢叫。养狗狗的人应该不难相处吧。

 

 

可能这对于严浩翔来说才更像插曲,原本跟在百万身后的他瞥见不远的贺峻霖,猛地就将百万抱起。忽然腾空的百万四条腿扑腾着,亏得严浩翔还抱得动它。

 

 

再比如…现在。

 

 

严浩翔好不容易赶上了电梯,堪堪扒进门去,还没等喘过气,一抬眼除了看见不知道哪个屋聘的搬家工人,还有缩在壮实的肩膀缝隙中低头在角落里看手机的贺峻霖。严浩翔赶紧扯上帽子背过身去。

 

 

看见旁边的师傅按下12楼的按键,严浩翔的指尖徘徊了一会,落在了5楼。不高不低,时间不长不短。他看数字一个个向上,不知为何居然生出些燥热。

 

 

他到底是没料到贺峻霖居然会早回来。严浩翔有时候也恍惚自己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小心翼翼了,可能因为他是贺峻霖吧,是让他念了三年,想了三年的贺峻霖。

 

 

他慢慢踏上一级级台阶,看见电梯已经停在了18楼,他还是一级一级向上攀着,帽子依然套在头上。以前宿舍楼的楼梯也就是那么一步一步走过4年的。

 

 

不过一座楼梯而已,严浩翔吸一口气,几个大步上了楼去,却还是忍不住看了那扇门很久才大跨步迈进对门。

 

 

他以为自己藏得很好,但贺峻霖有注意到闯入电梯的身影,虽然他当时他以为只是个路人罢了。

 

 

5楼电梯到时,他听见旁边的师傅对旁边的伙计说:“小伙子嘎有趣,电梯里头戴个帽子。”

 

 

“是哦,又爬楼梯往上去喽,看见伐?”

 

 

 

贺峻霖听见他们说的话,随着伙计手指的方向看去只捉得住他的背影了,连发丝都吝啬地不显露出一根。电梯门关上,贺峻霖也就无暇顾及了。

 

 

进了自家门,好巧不巧,几分钟后,开关门的声音又传入了贺峻霖的耳朵。这让他不得不把奇怪的邻居和刚刚那个奇怪的人联系在一起。

 

 

他,是在躲我吗?

 

 

贺峻霖第二天照常起来,漫不经心地在楼下逗留了十多分钟,稀稀拉拉的几个人里都没有他要的。即使他没见过对面的人,他还是有一种能认出他的直觉。也许有时候越期待,落空的感觉就更难受吧。

 

 

他看见车驶过路,才意识到那位全款买房的大款早就直通地下室开着他的爱车出发了。暗道自己的后知后觉,看时间已然不早,难得打车前往公司。

 

 

又是相安无事的几天,眼见的一月已经步入中旬,贺峻霖也没什么好方法让好邻居现身。

 

 

他照旧从公司回来,看见一个快递员用脚撇着电梯门正费力地往里搬箱子,三大一小看着分量不轻。贺峻霖上前去帮人搭了把手,看小哥大冬天的被累出汗来,问道:“哥们你,几楼?”

 

 

“18,谢谢哈。”

 

 

这是…对门的东西?这不就巧了嘛。贺峻霖笑着按下键,转头说道:“哥,要帮忙不,我正好也到18楼去。”

 

 

快递员忙连声道谢。

 

 

“叮——”

 

 

贺峻霖抱起箱子,啧,还真是不轻的。箱子堆在脚边,快递员按了门铃喊了声:“快递!”

 

 

“来了。”简短的两个字渗过门缝钻入贺峻霖的耳中。那声音,他再熟悉不过,真的是他,是严浩翔。那个大坏蛋。

 

 

他一时分不清那“咚咚”声是严浩翔的脚步声还是自己的心跳。在快递员疑惑的神情里,他转身进了自己的家门。他还没准备好怎么和他打招呼。

 

 

这边严浩翔开门看着整整齐齐的一摞箱子,拿过笔边签字边说道:“辛苦了。”

 

 

“不辛苦不辛苦,还多亏对面帅哥帮我。”快递员接过快递单留下满心错愕的严浩翔走了。

 

 

对面的帅哥?…贺峻霖!?

 

 

他…好像…玩脱了…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以下吧
点赞13 分享
评论 共4条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