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祺鑫】嗜糖04

  郑州蛊王影帝马28×钓而不自知idol丁26(人设随时崩)

  私设同性合法且普遍    破镜重圆   娱乐圈  HE  半虐不甜  

  马哥:等我追老婆。

  “能遇见一个真心喜欢的人真的不容易。”
——

        丁程鑫回到了休息室。忙活了一上午,又加上故人重逢,浑身不自在,丁程鑫累得摊在椅子上,打开桌面上的小盒子就往嘴里扔糖,随后就闭上眼睛养神。

  张真源推门进来,看见丁程鑫一副要“两耳不闻窗外事”的样子,先是轻轻笑了笑,而后又想到了今天马嘉祺的出现,又开始心疼了。

  事业都那么顺风顺水了,怎么感情路就那么崎岖呢?

  “丁儿,一会儿咱们就能走了,”张真源走过去拍拍他的肩,“说是因为某些道具还没到位,明天才开始正式拍。但是晚上有个剧组一起的饭局,可能咱们要去一趟。”

  “饭局?”丁程鑫没睁眼,转身换了个姿势继续摊。

  张真源想起,这个饭局全剧组的都去,那马嘉祺岂不是也去?张真源有点为难,又觉得缺席饭局不太好,但又看不得丁程鑫难过。张真源低头掏出手机,划了几下,随后说:“也不是非去不可,要不我跟导演说说,就说咱卡了个拍摄?还是……”

  “别,”丁程鑫起身打断他,“我去,我为什么不去?”

  不就是个饭局吗?不就是马嘉祺也在吗?不就是前男友吗?我怕什么?又不会怎么我,我又不吃亏!

  张真源看着他满不在乎的样子,也不继续问了,怕踩到雷点引得他又不开心。叮嘱好他带好随身物品准备回家,就匆匆出门接电话了。

  张真源刚一出门,丁程鑫漫不经心的样子早就烟消云散了,替换过来的是一副纠结模样。

  丁程鑫小小声嘟囔:“哎呀,丁程鑫你嘴犟什么嘛?你晚上见到他该怎么应付他啊?真是不争气。”

  但我绝对不怂!
  
——

  丁程鑫临走前跟各个工作人员打好招呼,就上车了。回去的路上赶上午高峰,好巧不巧堵车了,丁程鑫也不知不觉睡着了。

  他做了个梦,他梦到了自己刚见到马嘉祺的时候。

  那时丁程鑫22岁,刚从北电毕业,但是已经是当红流量了。他应朋友的约去参加一个综艺的飞行,跟他同时被邀请的是已经是一线演员的马嘉祺。

  丁程鑫一直把马嘉祺当成自己学习的方向。是从什么时候起的呢?哦,大概是自己17岁还是练习生的时候,他看到了马嘉祺“最佳新人奖”的颁奖典礼,看着马嘉祺带着点少年气又不失成熟的样子,丁程鑫看了还不忘吐槽:“才19岁,装什么成熟稳重嘛。”但是,丁程鑫却一直盯着目不转睛。

  或是少年的意气风发,丁程鑫开始努力。自己不是舞蹈的天赋型选手,但是却把自己的舞练得比任何同期的练习生都要好;自己的表演总是差了点味道,所以就一节表演课都没有落下。丁程鑫空闲时还会刷马嘉祺的剧,别人问他为什么,他也只笑笑说:“学习学习啊。”但是他知道马嘉祺已经成了他的目标——丁程鑫也想在舞台上发光发热,也想在银幕上有自己的身影,也想年少有为。

  事实证明,丁程鑫确实做到了。

  17岁随组合出道,19岁考到北京电影学院,一直是当红流量,21岁组合解散,丁程鑫和其他成员一样选择单飞,但是发展得很好,有资源有专辑有舞台有作品。

  22岁见到马嘉祺,丁程鑫对马嘉祺是一见钟情,一直都是。只不过这次是见到了真的马嘉祺。刚开始小狐狸只是激动自己追星成功,后来才发现,自己有多喜欢马嘉祺。在拍摄即将结束的时候,丁程鑫悄悄跟马嘉祺吐露了心声,虽然他知道很突然,很失态,但是终归是个好结果——马嘉祺同意了。

  后来丁程鑫问马嘉祺,当初为什么会答应自己,马嘉祺笑笑,回答:“就是喜欢了,你也喜欢我,为什么我不答应呢?”虽然丁程鑫还想再问,但是已经被马嘉祺强制要求睡觉了。这个问题的实际答案永远被搁置在了那里,即便是丁程鑫跟马嘉祺分手了,丁程鑫再问,也没有了回音。

  等丁程鑫睡醒,自己快要到已经到小区门口了。

  张真源察觉到他的动静,出声道:“咱们快到了,中午想吃什么?我给你带。”

  丁程鑫下意识想去摸糖吃,但发现糖罐子不见了,只好作罢。

  “糖罐我给你扔后座了,快说中午吃什么。”张真源说。

  丁程鑫扭头一看,还真是。

  “我想想……”丁程鑫低头想了想。

  想自己去探店。

  “我还是……还是自己去吃吧,”丁程鑫说,“不麻烦你了。”其实只是拍你骂我。

  “啊,也行,”张真源点头,“那你记得别去什么奇奇怪怪的地方,狗仔拍到就不好了,注意私生,带好防狼喷雾,吃点好的,别吃垃圾食品……然后还有手机记得保持畅通知道吗?我有什么事我要找你的,回头记得看剧本,明天开始拍了,我知道你看得挺多了,但是还是要看看的,记牢点,这部戏都是些知名演员,你要加油啊。”

  “我知道。”丁程鑫也点点头。

  虽然张真源好像说的有点多,但是总归是为自己好,丁程鑫也已经习惯了。

——

  丁程鑫回到家,掏出手机,就看见了马嘉祺的好友申请。

  “‘M’请求添加你为好友。”

  像是私人号,反正我给他的也是私人号,那就这样吧。

  丁程鑫点了“同意”后,就划到了跟贺峻霖的对话框,问下这个美食家有没有空去吃东西,拨了个电话过去。

  “喂,小铃铛?”

  “丁老师?”穿过来一个低沉的声音。

  “严浩翔?贺峻霖呢?”

  严浩翔回道:“贺儿在挑包,我帮他拿着东西,见他应该没空,是你打过来我就接了。”

  “啧啧啧,小情侣。行了,你们玩开心点,别亏待我家小宝贝,不然我就秘密处决你,知道吗?”

  “我会的,我很爱他,一直都是。”

  爱啊?好像我从来就没有听过别人对我说过“我爱你”。

  “嗯嗯,挂……挂了。”

  丁程鑫挂了电话,坐在沙发上,眼睛红了一圈。但是很快,丁程鑫又调整了过来。

  “叮——”

  M:阿程吃午饭了吗?

  丁程鑫看见马嘉祺的信息,给他改了个备注“马嘉祺大渣男,丁程鑫不要原谅他”的备注,但是又觉得太长了占地方,又改成了“马嘉祺大渣男”,然后给他回信息。

  丁rich:怎么了?没呢

  马嘉祺大渣男:我这有家好吃的重庆小面,过来吗?

  马嘉祺大渣男:【定位】

  丁rich:我过去吧

  马嘉祺大渣男:我在这等你,要是有你家地址我就去接你了

        丁程鑫吃了没买车的亏,打车又不太好。转念一想毕竟是马嘉祺让自己出去,让他来接自己也不过分吧。

  丁rich:【定位】

  丁rich:来接我

  马嘉祺大渣男:行

——

马嘉祺:在追了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以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共12条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