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祺鑫】承蒙厚爱

先婚后爱 [短暂性失忆]

温柔总裁祺X不务正业画家丁/ooc预警

[遇到喜欢的人,就像浩劫余生,漂流过沧海,终见陆地]

这是马嘉祺和丁程鑫在一起结婚的第三个月,三个月以来,除了结婚的时候带了戒指,亲吻了一下,同床共枕了一个晚上,便再也没有任何事情发生,毕竟两家人都知道,祺氏集团和丁氏集团之所以让家子结婚是为了更好的发展经济,自从马嘉祺的父亲换病以来,自己一直是维持公司秩序的小总裁,而丁程鑫就截然不同,他不喜欢被什么继承家业所约束,励志自己弄好一番事业,当一个小有名气的画手,偶尔为别人设计珠宝戒指,两人的同居生活其实和个人生活没有什么区别,丁程鑫有自己的房间,马嘉祺也是如此,两人回到家就是互道一声回来了,便又干自己的事情,丁程鑫知道马嘉祺是个和蔼可亲的人却和他怎么也熟不起来,每一次都是对丁程鑫恭恭敬敬,产生一种莫名的隔阂感,他知道马嘉祺和他结婚只是为了事业而已,当初两人也说好,结了婚自己干自己的事情,不要越界了。

“丁儿,你说你和马嘉祺在一起也挺久了,你两真的什么也没做过?”贺峻霖质疑的看着他,“能做什么?他对我还有我对他,我们都没有感情。”丁程鑫怂了怂肩膀画着桌子上的向日葵,边说到,“你这结婚和没结都差不多的还不如离婚呢。” “离婚?嗯…再过几个月够婚期就真的可以离婚了。” “你舍得…?” 贺峻霖望着他,“他除了名义上是我的伴侣其他什么都不是为什么不舍得?” “也是毕竟这婚……” 贺峻霖低头绕了绕头发。

今天如往常一样,马嘉祺回到家脱下外套说:“阿程我回来了。”丁程鑫回头看了一眼,说到:“饭已经做好了,在桌子上,然后微波炉里面有热牛奶,等会吃完饭你就喝了吧。” “好,谢谢了阿程。”,等马嘉祺吃完饭,洗完澡了以后,丁程鑫才刚画完画,他伸了个懒腰,打了个哈欠,走出卧室,马嘉祺的门紧锁着,这倒也不奇怪,毕竟每次马嘉祺洗完澡都会这样锁起门好似不允许别人打扰,丁程鑫看着马嘉祺门外的把手发着呆。

其实丁程鑫说对马嘉祺没感觉是假的,他撒谎了。

这一切还要从刚开始的婚礼说起,那时候的马嘉祺为了不让丁程鑫喝酒,一直在帮他挡酒,喝的整个人醉醺醺的,丁程鑫靠拽靠拉使了好大劲才把他从车子里拖回家,别看马嘉祺长得瘦,还挺重的,回到家以后,他摸了摸马嘉祺的口袋和一袋没发现有钥匙,因为不知道马嘉祺的房间钥匙放哪,只能把他先安顿在自己的床上,正准备给他热牛奶,结果那人一把抓住了丁程鑫的手腕,让丁程鑫突然有些紧张。

马嘉祺:“别走好不好”

丁程鑫:“你喝醉了……我给你去热牛奶去”

马嘉祺:“别管什么牛奶了,给我抱一下。”

说着他用力把丁程鑫拽到了自己的怀里,丁程鑫听着马嘉祺在他耳边的呼吸声,看着马嘉祺那纤细,骨节分明的手指挽在他的腰间,心也跟着呼吸声一跳一跳的。

马嘉祺:“豆芽菜……别走”

他突然间喃喃自语到好像快要哭了出来,丁程鑫知道这个豆芽菜是他心心念念的人心上人,虽然两人只有一面之缘之后再也没见过,至于他是怎么懂的,是因为他在一次偶然中翻见了马嘉祺工作笔记本里的这页纸,他的心突然像被捏紧了一样的痛,但是他却觉得被马嘉祺抱着有一种莫名的安全感,所以他没有在意这些,抚摸着马嘉祺的头发,闭上了双眼。

就这样不知过去了多久,等马嘉祺醒来已经是早上,他捂着发昏的头,看了看四周,发现这是丁程鑫的房间,垫子旁还有一个凹下去的人形形状,他就猜到是和丁程鑫睡了一个晚上。

“醒了?我热了牛奶你等会记得喝”丁程鑫拿着画盘,在一旁画着画,“谢谢了阿程。”说着那人头也不回穿上拖鞋就走了,丁程鑫感觉心里空空的,有种说不出的感觉,明明那人已经道谢了。

今天,马嘉祺打电话给丁程鑫说自己要参加一个晚会,不回家吃饭,可丁程鑫看了看手表,这都已经凌晨3:00了,还没见马嘉祺回家,便打了个电话给贺峻霖。

丁程鑫:“喂,贺峻霖你知道马嘉祺去哪儿了吗?”

贺峻霖有些震惊的说:“马嘉祺出车祸了,你不知道吗?我还以为你知道呢。”

丁程鑫知道后有些愣了,他急急忙忙穿好了衣服,问医院地址在哪,便直接打车过去了,一路上他紧张的扭动着手指上的戒指。

丁程鑫大步走向前台说到:“你好,我想请问一下马嘉祺在哪间病房?我是家属。” “奥,家属对吧?马先生在二楼出门左拐的204号房。” “好的,谢谢。”他上到电梯,发现医生正在给站在门外的严浩翔分析手里的脑部图,“马嘉祺怎么样了?”丁程鑫跑过来喘着气问道,严浩翔看见丁程鑫来了,知道应该是贺峻霖告诉他了,便也不在隐瞒说:

“今天晚会马嘉祺喝完酒了以后,让代驾送他回家,路上有一辆小车突然撞了过来,马嘉祺额头流血了,代价打了120,事故后车主付了赔偿金,受到处罚后我就过来了,代驾说马嘉祺被抬进车里前说不能把这件事告诉你,所以……。”

丁程鑫:“没什么好藏的迟早要知道的,这件事别让马嘉祺他妈知道就好,如果打电话来了,就说马嘉祺最近工作忙知道吗?”

严浩翔:“好,那你在这照顾好马哥,我先回去了,有需要打公司电话。”

丁程鑫:“嗯。”

医生:“家属对吧?”

丁程鑫:“是的我是”

医生:“是这样的,马先生的后脑勺被轻微碰撞了,导致他的神经中枢被压到了,可能会出现短暂性的失忆,不过你放心没有出现血块堵塞情况,但是他目前只记得三年前的东西,在这时间里要想恢复快就一定不要******到患者,要配合治疗,一个月以后如果没有恢复在打电话给我。”

丁程鑫:“好的,谢谢医生我知道了。”

他走进病房,看见了闭着眼睛的马嘉祺,便坐在床头看着窗外发了一会呆,不久过后一个声音从床上传来。

马嘉祺:“你是谁?”他望着丁程鑫。

丁程鑫:“我?我…我是你的合法伴侣丁程鑫。”

马嘉祺看了看手指上带着的戒指以及丁程鑫手上带着的戒指,一个款式,他抓住丁程鑫的手腕歪着头看着他说了一句:

“老婆?”

丁程鑫:“?!”

“老婆~老婆~”

丁程鑫傻眼了,这是被撞傻了吧?眼前抓着他手腕的这个人看起来天真无邪,像个小屁孩一样,和之前那个沉稳端庄温柔的总裁看起来根本不像同一个人,“喂,马嘉祺你别得寸进尺…” “怎么了?……你不是我老婆吗?……”马嘉祺的眼神瞬间委屈了起来,丁程鑫想起医生说的话,不能******到病人便强行挤出个微笑说了句:“是……我是你老婆……” “那老婆我为什么在医院啊?” “因为你出车祸了。” “老婆我之前是干嘛的?” “是工作的。”

“老婆你应该很爱我吧?”

丁程鑫:“……”

他停顿了,马嘉祺现在压根记不起来 ,也不知道自己曾经对他多么冷淡,永远都是一副和蔼可亲却有疏离感的模样,“你和我只是合作关系罢了。”丁程鑫说到。

马嘉祺:“我不信。”

丁程鑫:“?”

马嘉祺:“如果我不喜欢你的话怎么会答应和你在一起呢?”

丁程鑫:“因为合作啊……”

马嘉祺:“就算是那我还是不信,反正我们两之前肯定是很爱对方才结婚的对吧?”他露出真城的眼神看着丁程鑫。

丁程鑫无奈只好从了:“对对对,我们之前很爱对方,而且也很好。”

马嘉祺:“那是我追的你还是你追我呢?”

丁程鑫:“这个嘛……互相的吧。”

马嘉祺:“原来如此啊,老婆你长得真好看怪不得我会和你在一起。”

丁程鑫笑了,眼前这个人现在愣愣的还挺好玩的,回家后丁程鑫给家里打了个电话说最近可能要忙点事情顺便叫马嘉祺家里人也暂时不要来打扰,当家里人问起来是什么事情的时候,他说了一句。

“旅游。”

然后就把电话挂了,虽然他知道这辈子是和马嘉祺没什么事发生,等马嘉祺回忆起来以后他就会远离自己了,他拿起旁边熬好的汤去了医院,到了后推开门发现马嘉祺翘着小脚望着他,一瞬间眼睛都亮了。

“老婆~老婆~你来啦?老婆我要抱抱~”他伸出手臂委委屈屈的看着丁程鑫,丁程鑫叫他把汤喝完就抱。

丁程鑫:“烫吗?”

马嘉祺:“好烫,老婆吹吹。”他拿起勺子举像丁程鑫的嘴边,丁程鑫也顺势帮他呼了呼。

马嘉祺:“老婆,你说我以前应该也挺会做饭的吧?我最拿手茄丁炒饭了,应该教过你吧?”

从结婚开始,马嘉祺从来没有做过一顿饭给丁程鑫甚至没有提过自己会做饭,就算是家里没煮饭也只会随便点点外卖熬过,导致吃坏了肚子,从那以后丁程鑫就开始研究食谱让马嘉祺少吃吃外卖。

丁程鑫:“你……你没给我做过饭,也没教过我。”

马嘉祺:“那我也太不称职了吧?没关系老婆等我出院了回家就做给你吃!”

此时刘耀文和宋亚轩也来看望马嘉祺了,刚到门口听见了马嘉祺叫丁程鑫老婆,刘耀文差点没摔着后脑勺,盯大眼睛看着宋亚轩比划。

丁程鑫:“等你出院了以后再说好吗?现在乖乖喝汤。”

马嘉祺:“老婆吹老婆吹,我要喝老婆吹的~”

刘耀文再次震惊,下巴毫不夸张的说,都快下地了,眼里露着不可思议的表情,宋亚轩看不下去了小声说到:“你要是嘴巴合不拢就去看看骨科。”最后刘耀文平缓了好一会才终于进去。

刘耀文:“嗨丁哥,那个我来看看马哥来了。”

马嘉祺高兴的望着他们:“哟小刘亚轩。”

宋亚轩:“马哥还好吧?应该没什么事情吧?”

丁程鑫:“你们先聊医生找我出去。”

马嘉祺:“老婆记得快点回来!”

宋亚轩无语:“……”这是被忽视了吗。

说完话马嘉祺才会过头来,叫他们座,不久后就问了起来,“我和丁程鑫到底怎么认识的啊?”

刘耀文:“呃……”他用求救的眼神看着宋亚轩,宋亚轩却回到,“你和丁哥是因为画展相遇的。” “对!画展相遇的!当时啊你两看上同一副画你知道吧?你还会他吵起来了可凶了!结果你两特有缘而且还是婚家就这样在一起了!”刘耀文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让一旁的宋亚轩捂着脸叹气,都吵起来了还有缘,撒谎不打草稿……

马嘉祺看着自己的戒指上面刻着,M应该是自己的首字母,那D就是丁程鑫的了,为什么爱人不是互相戴彼此的戒指的呢?于是他决定一定要戴上丁程鑫D,在把自己的M给丁程鑫,聊天时间不久后,宋亚轩和刘耀文向他告别,丁程鑫就进来了。

丁程鑫:“医生说明天就可以出院了。”

马嘉祺:“好~”他宠溺的看着丁程鑫。

但没料到这明天在医院一呆就是12天,这几天上上下下丁程鑫天天跑去医院给那人送饭,没事的时候马嘉祺就撒撒娇,求牵手手,一口一个老婆,丁程鑫也习惯了。

回到家以后,马嘉祺看着家里,两个卧室不联通,还有分房的书房,看起来一点也不像结婚的两人住在一起的房子。

马嘉祺:“这两个房间旁边的客房是给严浩翔的吧?”

丁程鑫:“……那是你的”

马嘉祺看着丁程鑫:“我们不应该睡在一起吗?”

丁程鑫不知道怎么开口,马嘉祺又开口说自我安慰,“对,那肯定不是我的,钥匙还放在毯子下面呢,我都没带怎么可能是我的房间对吧老婆?”

丁程鑫有些惊讶原来马嘉祺的钥匙从来都不随身携带都是放在毯子下的,“啊…或许吧……”他回答,随后把马嘉祺拉进书房说:“你躺了12天,这公司上下都需要你,你看看吧,人可以傻但是工作必须要从,加油我相信你。”丁程鑫笑了笑拍拍他的肩膀。

马嘉祺:“……”

说到底虽然马嘉祺失忆了,但是工作水平还是不赖的,是高效率,隔壁房的丁程鑫在画画,却看见一个黑乎乎的影子站在门口,那影子走过来一瞬间突然抱住了自己的背,头蹭啊蹭。

马嘉祺:“要抱~要充电~工作好累。”

丁程鑫显然也习惯了,任由那人在背后抱着自己,结果突然一下子被整个人抱了起来,坐在马嘉祺的腿上。

丁程鑫红了耳朵挣扎着:“马嘉祺!你放开!”

马嘉祺:“不要。”

丁程鑫:“你要这么抱到什么时候?”

马嘉祺:“充电中,1%…2%…3%…”

丁程鑫:“……”

马嘉祺心满意足的抱着丁程鑫,看见了丁程鑫的画,画上画着两个人夕阳西下在水中相吻的影子,他突然说到。

马嘉祺:“老婆可不可以亲一个…”

丁程鑫立马惊慌失措的捂住自己的嘴喊了一句:“不行!”

马嘉祺看着他又委屈了的问:“为什么?我们不是已经在一起了吗?为什么亲一个都不行?”他用力紧了紧丁程鑫的腰。

丁程鑫推开他的手臂随便撒了个慌:“咳咳,因为我感冒了啊,嗯…等感冒好了再说吧?”

马嘉祺也当真了就回了句好,之后的这几天马嘉祺一直死不要脸的缠在丁程鑫的画室里拿着电脑工作,然后工作一会借着累的理由抱着丁程鑫,晚上也要黏在一起睡觉,说自己一个人睡觉怕鬼,丁程鑫明明知道马嘉祺一点都不怕鬼,可是那人赖在床上以后拖都拖不动只好硬是跟着一起睡。

[距离失忆时间已经过了26天]

今天丁程鑫刚从外面和顾客谈完事情,回到家竟然发现马嘉祺要比他回的早,他闻见了香味应该是厨房里的,便走进去看了一眼,马嘉祺穿着花围裙,端着两碗茄丁炒饭。

“饿了吗老婆,我今天回的比较早,给你做饭啦,快去洗手。”他笑着看着丁程鑫,丁程鑫吃着他的饭,点点头,的确很好吃,“好吃吗老婆?” “好吃……” “好吃以后我就都做给你吃!”

[以后你全部记起来了就不会这么说了。]丁程鑫:“好……”

今天的饭或许以后都不会吃到,丁程鑫一口一口吃着心里却一阵一阵的刺痛,他看着眼前这个满眼都是他的马嘉祺,其实知道自己早就陷进去了……他不留神吃了一口煎蛋,谁知道那是个糖心的,突然流到了嘴角旁边顺着流了下来。

丁程鑫:“!马嘉祺纸纸纸!”他一手剩着要滴下桌的蛋液,一手用力拍着马嘉祺。

马嘉祺:“要纸呀?纸在哪呢?”他坏坏的笑着。

丁程鑫指了指马嘉祺对面喊到:“那么大个方盒你是瞎的吗!?马嘉……”

那人突然凑上去,舔了一口快要流下来的蛋液,舌头隐约伸进了丁程鑫的嘴里磕到了他的虎牙……一个不完全的吻,丁程鑫僵硬住了。

马嘉祺抿着嘴唇望着他:“怎么了老婆?”

丁程鑫:“马嘉祺你记着……”

“你会后悔的……”

马嘉祺:“后悔什么?”

丁程鑫什么也没说,推开他直径走进房间里关上了房门,他的心跳加速,脸不停泛红,呼吸紧促,蜷缩在门后,咬着嘴唇,眼睛突然红了,丁程鑫真的心动了……他明明在很努力克制自己的感情,还是被马嘉祺这座大山掀翻,他看着画上的字。

[智者不入爱河,愚者为情所捆]

他想着如果马嘉祺记起来以后不停用手帕黑着脸嫌弃的擦着嘴角的样子,不知道怎么心里就好痛好痛,他把自己关在房里将近了两天,这两天他都没吃东西,门外也没有动静,他就一直在画画一直在发呆,他不知道怎么面对来自马嘉祺的感情,闭上双眼聆听着夜晚风吹过树叶的“沙沙”声,他想让自己最后留下关于一点马嘉祺现在的样子,突然有人敲了门,丁程鑫被抖了一下。

“丁程鑫……开门,我有话要说。”

这个声音失去了原本的幼稚天真,变得锐利沉稳。

一定是马嘉祺全部都想起来了吧?……也对这都已经是28天了怎么说也要记起来了,况且他没有******过马嘉祺,他脑袋里不停的在解释,如果马嘉祺问了他就说是他自己要搂着自己的,是他自己失忆了,才来和自己睡,是他失忆了才会亲自己的,这一切都不怪他,他对马嘉祺没感情,要离婚就离婚吧……他深呼吸一口气,打开了房门,高瘦的身影就站在门口黑着脸看着他。

丁程鑫:“要骂要离婚给个痛快……反正我……”

话没说完就被一把楼了起来,因为悬空着不得不得把双腿夹在马嘉祺的腰间,搂住马嘉祺的脖子找平衡。

“阿程为什么要躲我……?这都已经两天了,我也反思好了,如果是我惹到你了,那我以后都不亲你了好不好……你不要生气好不好?出来乖乖吃饭,别把胃弄坏了好不好,我会难过的……”

他委委屈屈紧紧抱着丁程鑫,急的都要快哭出来了,丁程鑫感受到了马嘉祺隐隐约约身子在颤抖,却懵了。

丁程鑫:“你等一下,我上个厕所,我马上就回来”说着挣扎着要下来,马嘉祺才依依不舍的把他放下来,他跑进厕所,立马拨通了医生的电话。

丁程鑫:“喂?医生?这都已经29天了怎么马嘉祺还没好?”

医生:“怎么可能?他压到的又不是大脑中枢神经地带,怎么可能还没恢复?要不明天晚上七点带他来拍着脑补图。”

丁程鑫:“好的医生。”

说完便出去,看着在沙发上乖乖等自己的马嘉祺,“明天晚上七点我们再去一次医院。” “哦随便,那阿程可以乖乖吃饭了吗?”丁程鑫看着餐桌上的饭菜,这几天确实也没吃东西,便拿起饭碗吃了起来别说还真挺好吃便大口大口吃了起来,嘴角边沾了几粒米饭。

马嘉祺:“阿程慢点吃~”他摸着丁程鑫的头,温柔的笑着,看着丁程鑫。

丁程鑫这会才反应过来,以往他都是叫自己老婆的根本不会叫自己……

丁程鑫放下筷子笑了看着马嘉祺说到:“你还打算骗我多久?”

马嘉祺:“你在说什么啊?……骗你什么……”

丁程鑫:“阿程?吼吼,什么意思哦?!马!嘉!祺!”说完一巴掌打在了那人的肩上。

马嘉祺:“啊啊啊我知道错啦那以后就叫~老婆~老婆~”他笑着被打。

丁程鑫:“喂?医生?明天晚上七点钟的脑科改到明天下午四点钟的骨科谢谢。”

从这以后某一天,马嘉祺和刘耀文宋亚轩严浩翔贺峻霖一起喝茶,便提起了此事,他的手指上也如愿以偿的戴上了戒指D。

严浩翔:“不是马哥你演的?那你什么时候好的?”

马嘉祺:“出事后的第六天就好了。”

贺峻霖拍着手吐槽到:“******马哥,戏精啊!~”

刘耀文和宋亚轩同时说了一句:“秀还是我马哥秀。”

“谢谢各位阴阳怪气的夸奖。”

突然电话来了,那边传来一顿骂声“狗蛋!你在哪?赶快回家!”

“知道啦!老婆~在和刘耀文他们喝茶,马上回来哈”说完丁程鑫便挂断了电话。

宋亚轩:“马哥你喜欢丁哥多久了?”

马嘉祺:“多久?嗯……大概在从第一眼见到他开始吧,再到第一次抱着他……”

聊完天以后,马嘉祺回了家,还是那一句熟悉的话

“阿程我回来啦。”

不同的是屋里那人跑出房间,一把跳到马嘉祺怀里,亲了一口马嘉祺,生气鼓着嘴到“怎么今天回来那么慢……” “他们找我喝茶呀,还有公司的事呀,这样才有钱养我们不务正业的小画家呀。”说着蹭了蹭丁程鑫的鼻子。

“马嘉祺其实我还有一个是想问你……”

“嗯?”

“那天喝醉了你口中的豆芽菜……”只听见马嘉祺噗嗤笑了一下,让丁程鑫觉得迷惑这明明是个严肃的问题。

“是你啊。”

丁程鑫:“?!为什么我会是豆芽菜?!什么意思?!”

马嘉祺:“因为小时候遇见你,你哭的很伤心因为棒棒糖掉到了地板上,我一眼就觉得你是需要一个保护的人,可是那时候走的太急了直接上了车,那以后我就一直记着你了,到那天或许是缘分吧,让我再次遇见了你。”

丁程鑫:“所以你……和我结婚就是正好喜欢我然后才结的是吧?……”

马嘉祺:“不不不,不是正好的。”他笑了笑抵着丁程鑫的头说到。

 

[是蓄谋已久罢了

(end.)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以下吧
点赞73 分享
评论 共14条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