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翔霖】逆年(三)

[双更中…]

你今天别去学校了。”

“为什么?”

贺言盯着父亲有些不解的望着他,男人却黑着脸说:“我说不去就不去了,家里可以请私教,也可以有钱供你搞实验。”贺言有些懵,“爸?我去学校明明成绩也没有下降,也没有干什么坏事,你为什么?” “还需要我说吗?!”贺父突然大怒拍了一下桌子,吓了贺言一抖,“爸,有事情可以商量。”贺言抓着裤角,低下头,他一直在控制自己的情绪,贺父却严肃说到:“好啊,我得问你个问题,你和严逸汶什么关系?”贺言心脏漏了一拍,望着他“我…和他是朋友…”声音很小。“这样吗?朋友好到可以亲在一起吗?” “你都看见了……” “那又怎样?”贺父的每一句话都好似扎进贺言那不可告人的秘密里,“贺言可真有你的啊,翅膀硬了找个男孩谈恋爱?你是什么病?精神疾病吗?你找个女的我都至于气成这样!你何况找个男的?你是想气死我吗?”贺父直接抓着贺言的领子骂到,“为什么不可以?他和我都是真心喜欢的,为什么不行?!我都已经那么大了,你还是要什么事情都逼着我去做吗?我没有一点自主选择的权利吗?”他捏紧拳头,身子止不住的打颤,泪角慢慢滴下些许泪水,贺父见状立马心头软了他看不得贺言委屈从小都是,他突然语气平和起来说到:“阿言,爸希望你可以认识到自己在做什么,你说你喜欢研究,爸可以帮你把你所以感兴趣的设备全部买下来,你说你想看一场黑幕尼的足球,爸也会买票带着你和妈一起去,你知道吗阿言,人会生老病死,爸妈相爱把你生出来,是希望你可以茁壮成长,每一天都是如此,我不奢求你可以答应我每一件事情,但是作为一个长辈,阿言我想告诉你,同性相爱是一种病,他本来就不应该发生。”他抹了抹贺言的眼泪,望着自己的儿子,“爸……我。”没等贺言说完,把他搂紧了自己宽广的胸廓,“儿子,爸爸希望你可以健健康康的成长,17岁的年纪说小不算小,现在遇到了这种问题我们还可以好好解决,以后爸一定不凶你了,这次是爸爸错了。”贺言在怀里已经潸然泪下,“我知道了爸……我会好好控制我自己的,我会说清楚的。” “乖儿子爸知道你一向懂事,对了今天听说s大来了你最喜欢的教授,要讲座,如果以后你想要去s大爸爸会一直支持你。” “知道了爸。”

这一天如以往,课上大家还是在嬉戏打闹,贺言和刘辰泽便在复习,准备高三了最后一个学期的冲刺及其重要,这关系到是否可以保送“贺言,你朋友找你。” “?”他看了一眼,是严逸汶在挥手,他指了指自己手上的袋子,手比划让他出来,“啧,愣着干啥出去啊”刘辰泽推了推他,贺言梗了一下,转身便出去了,他们一路走上了天台,结果严逸汶忍不住了偷亲了一口他的脸颊,又说到,“就几个小时没看见你说我怎么那么难受呢?”贺言笑了笑:“那看来你很想我吧?”说着rua了rua严逸汶松软的头发,“你看这个,这可是我妈亲自熬的豚骨汤,可香了你尝尝?”他眨巴着眼睛 “尽然你那么求我那我就勉为其难的尝一口咯。”贺言拿起勺子舀了一勺汤汁,结果却烫到了自己的舌头尖,他的脸立马皱了起来,严逸汶看见连忙下意识的吹了吹贺言的小舌头,对,下意识的。

他们都******了,贺言的小舌头还吐在外面,盯着严逸汶,“你吐个舌头想要我吻你啊?”严逸汶笑了笑,遭了刚刚看太迷忘记收舌头了,贺言反应该过来却被对方用舌尖点了点自己的小舌头,“别…别想那么多啊,我只是把你的疼痛分我一半而已,你看看你喝个汤都不吹,还要我帮你么?”他绕了绕后脑勺,贺言笑了一下,因为他看见了严逸汶那红的冒烟的耳朵像煮熟了一样,就这样你喝一口我喝一口的腻歪了一下午,放学回家的路上本该牵手的却被贺言拒绝了,严逸汶有点不理解,自己又没惹到他,怎么突然就不理自己了,寻思着这中午还好好的“阿言干嘛啦?~阿言牵手手~阿言~”简直就是撒娇精本精,“严逸汶,我和你说件重要的事。”他的表情瞬间严肃起来,严逸汶却有些紧张的看着他“怎么了?”小小声问了一句,
“昨天你亲我被我爸看见了。”
“就这事啊?那就看见吧,又不是什么大事。”严逸汶好像松了一口气,幸好不是什么要离开的话,“不是这个问题,我爸说我精神病找个男的在一起,我一时不知道怎么想,毕竟我觉得也是我自己可能有病才喜欢你吧。” “然后呢?那又怎样,和我在一起让你感到负担吗?”他望着贺言眼神有些空阔,不知道一时该回什么贺言却推辞了严逸汶,“时间不早了,回家吧。” “我话没问完你跑什么?”他一把拽住了贺言的手腕,顿时眼神相对,严逸汶的眼睛生的也好看,一双欧式大双眼,眼窝凸陷下去,眸子格外深情,“我…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准备考试了我不能分神。”回答有些让人失落,严逸汶松了手,“好。我以后都不打扰你了我是精神病, 抱歉耽误了您的伟大事业。”贺言就看着严逸汶这么走了,这一走感觉什么好像都没了。

贺言睡不着,他一直想着明明中午还在腻歪的两个人,以后却要做陌生人了,他颇有不甘,但是想到父亲说的话,对啊他离开了严逸汶不是证明自己正常起来了吗?应该感到高兴啊?可现实他怎么也开心不起来。

这一转眼就到了考试的日子,这几个月里严逸汶都再也没来找过贺言,贺言也顾不上伤心,毕竟要考试了,这次成绩下来颁布了奖状。

“大家好我是李校长,首先我们在这里热烈祝贺高二学子们考试圆满结束!”下面一片掌声雷动,“好的,这一次我们全校诞生了三位保送生可直接抵达大学!他们分别是,高二一班的纯亚文,高二六班的陈哲源,和高二九班的贺言!大家掌声祝贺这几位优秀的状元!”掌声再次响起,待到他们上台演讲,贺言向下望去仿佛在人海中试图找到严逸汶,可是他却有些失落,没有找到那个熟悉的背影。
“大哥……干嘛要躲着他?他干什么了?要不要我们帮你揍他!” “没有,没干什么,你们可别碰他,我只是不想看见他仅此而已。”他们怂了怂肩膀你看我我看你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今天贺言回家,母亲早早准备好了可口的饭菜等着他和父亲回来,“妈” “哟?阿言回来啦?快洗手吃饭了,你爸爸也准备到家了。”他回卧室放下书包,躺在床上眼神放空了许久,贺言好久没有见到严逸汶了他有点想他,“阿言,你爸回来啦”贺母喊着贺言到:“来了!”他慢慢起身,走到客厅外看着父亲,“对了今天我们考成绩下来了,我是保送生。”父母们显然有戏欣喜若狂,“这么厉害!?不愧是我的儿子啊!”贺父拍着贺言的背部,脸上露出了久违的笑容,一旁的贺母吐槽着贺父自己结婚的时候都没笑的现在那么开心,可贺言却不知道为什么一点也高兴不起来,脸上也是干巴巴的笑着。

贺言在研究自己的发明,父亲敲了敲们,“请进。” “阿言,这是我热的牛奶,晚饭后喝一杯长身体。”贺言知道自己的父亲有话要说便转身看了一眼,“爸,有事快说。” “哎好,就是你和那个什么严…”还没说完 “哦,他和我早就没关系了你放心。”这句话心品气和的从贺言的嘴里说了出去。“这样啊,那就好那就好证明我儿子的性取向还是没有问题的只不过出现了一点插曲而已”贺父笑的很开心,“那我不打扰你研究了。”说着顺手关上了门,贺言叹了口气,走进厕所,看着镜子的自己,又想起了严逸汶和他的点滴,但是严逸汶早已不理自己了,明天就要离开这里,他真的好舍不得严逸汶,说什么不在乎都是假话,明明在意的要死,前几天还听说乔奈子和严逸汶好般配,说什么乔奈子主动请求严逸汶送她回家他还答应了,贺言越想越烦躁。

今天是离开高中直升大学的日子,贺言选择了s大,他今天要正式告别高中走向大学了,在台上发表了感言一后,便准备离开,但是他看见严逸汶的课桌还是停留了。

严逸汶其实这几个月也过的相当煎熬,没有贺言他总是感觉少了什么重要的东西,一个人上楼顶吹风吃便当,开始打架斗殴,成绩直线下滑,被请家长面谈,也丝毫不为所动,前几天为了从乔奈子口中得知现在贺言怎么样,和人家谈论,到别人口中变成了送她回家,“贺言保送要走了。” “保送连高三都不用上吗?”严逸汶瞪着乔奈子,“嗯,直接上大学了毕竟高三的知识保送生懂的,就不需要学了。” “嗯……谢谢你啊乔奈子。” “不客气我到家了你回去吧。”严逸汶送完乔奈子一路小跑回家,你说他真的不理贺言?怎么可能,就算他没见到贺言人了,也得知现在贺言的情况,今天一早到他家楼下没想到贺言走那么快,连句再见都没有说,家也搬了,严逸汶有些失措,什么都没有留下。

回到教室,他直接趴在课桌上,就应为这些事情他在课上睡了一个上午,可偶然收拾桌子才看见了一封小信,里面是一串手链,装置很特别炫酷,虽然不知道有什么功能,字上写着。

[承蒙厚爱让你我不期而遇—-贺言]

时间很快,一转眼已经过了几年,这是一次高中的同学的聚会,严逸汶举着高脚杯像老友们说着当年在班里闹着的笑话,这是一次大型聚会现场里面的班都是混在一起的,这时一个穿着西装的男子格外明显,严逸汶一眼就认出了他,可没有上前举杯,那男子和刘辰泽碰杯,微微笑着。

酒局过后贺言出来透气,却看见了在外面抽烟的严逸汶,他们对视,仿佛回到了曾经那个17岁轰轰烈烈的日子,那对少年站在教学楼楼顶上闭眼相吻。

“好久不见严逸汶。”

“你也是贺言。”

“这么久不见,你变得更成熟稳重了。”贺言微微笑到,“嗯,毕竟已经是一个爸爸的孩子了,男人总要成长。”严逸汶也对贺言礼貌的回笑,“也对,我爱人都生了个儿子了。” “这样吗?我们家的也是个男孩。”两人相视一笑,贺言摇摇头“看来凑不成一对咯。”他开玩笑的口吻看着严逸汶,“是啊,真是可惜。”严逸汶点点头,气氛有些尴尬贺言举起手表眼看时间不早了说了一句“今天你怎么回去?” “我吗?嗯明天就买机票回加拿大了,现在已经居住在那里了。” “你现在居然住加拿大了?可以啊出国了,是个混血孩子?” 严逸汶吸了口烟吐了出去“没有,就是和爱人遇见一起去了加拿大,爱人喜欢看足球喜欢多伦多球队。”贺言愣了,还记得自己曾经17岁在天台上许愿自己一定要去一趟黑幕尼看足球,17岁的严逸汶说自己一定会拉着他的手一起去黑幕尼,“对了……你有看见我送你的转运珠吗?”贺言问了一句,“看见了。”严逸汶答了一句刚想准备问下一句,可里面的人纷纷出了场,他也不好意思在说,毕竟熟人都知道他们曾经早就闹掰了,“那个我开车回去,要不要送你去酒店?” “可以吗?那麻烦了。”严逸汶没有多想,他就是想留下来在贺言的身边时间长一点,说着座进了车里,车内飘着淡淡的杉木香格外好闻,两人在车里一句话没说,这样一直到了十字路口,可意外却总是先来临。

一辆大货车因为闯红灯直径撞上了贺言车子的侧面,气囊一瞬间涨开,车子被撞的飞出几米远,严逸汶从别人拍车窗的声音中醒了过来,脸上擦破了皮,额头留着血,他眯着眼第一时间反应去看了前面的人,那人的后脑勺血已经黏腻的把头发粘在了一起,严逸汶惊慌失措的摇了摇前坐的人“贺言……贺言!”他失了魂把贺言从车里抱了出来,大声喊着:“有谁打120!这里有人晕了!快打120!捧着后脑勺的手被血流过掌心指尖,滴到了地上,天空忽然下起了雨,严逸汶跪着紧紧抱着怀里的贺言不让他被淋,那个撞人的司机一直在打120等待救助,旁人都冷眼围观,“严逸汶……” “我在……”此时的严逸汶声音颤抖眼角湿润的彻底,雨和泪混合在一起滴到了贺言的脸上,怀里的人尽然笑了,“你这样抱着我还是在几年前的时候…那时候我好喜欢你啊…现在也喜欢…我不是精神病…”严逸汶根本顾不到贺言的说的话,他心里只有痛,除了痛还有恨,“对不起贺言,对不起我当时就应该来找你……对不起……”严逸汶紧紧抱着贺言的额头靠在自己的肩膀窝里,“严逸汶……我好冷,我好想睡觉,在你怀里睡觉,我感觉好暖……能不能就这样一直抱着我。” “你个傻瓜说什么啊!你不准睡听见没有!你根本不是什么精神病,人和人相爱和性别跟本无关!”严逸汶的身子一直在抖,这一刻他开始怪为什么时间过的那么慢那么慢,怀里的人伸出冰冷的手摸着跪着的人的脸庞摩挲这他的泪,“严逸汶别哭啦…当初我如果说不是,是不是我们就在一起好久好久啦…当做补回来我这几年一直都忘不掉你,我甚至觉得。”

“我爱你。”

“贺言……我也好爱你,所以我求你了不要离开我好不好至少现在不要……我还有好多话没有和你说没有和你分享,我好难过,我接受不了的你给我清醒一点。” “可以亲亲我吗?虽然已婚啦……” “你看着我贺言,你别睡过去,醒了以后我亲你一万次一千次都没有事,你不要睡过去。”说着严逸汶吻在了贺言冰冷苍白的纯唇上,这个吻很轻,他害怕怀里的人呼吸不上来,贺言闭上双眼感受着,这个男人唇部的温度,他眼角流下了眼泪,那从未见过的眼泪,好像回到了17岁的吻,他轻轻说笑到:

“好暖…好喜欢…不期而遇严逸汶。”

救护车的蓝红光闪在两人的面颊上,贺言被推进了车里,手术一直在进行中,严逸汶十指相扣坐在手术室门口,乞求着贺言一定要没事,这时贺言的爱人也赶了过来,看见了严逸汶,“对不起,贺言出车祸了,因为会开的路上被货车撞了。”严逸汶站起来看着她,那个女人顿时语塞,泪水不自觉流出,便抱着头蹲在地上嚎啕大哭起来,看着她哭严逸汶心里撕心裂肺,如果贺言救不回来,那么他严逸汶的心也死了一半了。

“请问哪一位是贺言的家属?” “我。”她的爱人红着眼睛看着医生,医生却叹了口气,声音低沉说着:
“……对不起。”
就这么三个字,她直接跪在了地上,捂着脸再次哭泣,“因为没能在及时的黄金时间手术,脑部积血太多了造成了堵塞,来的时候路上已经休克了。”医生皱着眉,爱人看着贺言的尸体,不相信这一切是真的,哽咽的说:“贺言…孩子还在家等我们呢,你这个人怎么回事说走就走?你起来看看我好不好”她一直摸着贺言毫无温度的脸庞,严逸汶大力的捶在了墙上,眼角也不自觉红润,手骨瞬间因为捶击过激,留下来的血滴在地板上,他肯定原谅不了自己。

也没多久,今天是贺言的丧事,墓碑上刻着那两个字,整个乡下的人都来看了贺言,大家哭在一团,浑天盖地,拿着花圈在贺言的墓碑前围成一圈,仪式做完等人都走了以后,严逸汶才到这里,他顺势座在墓碑旁边,他打开了一瓶啤酒给贺言,一瓶自己大口大口灌下肚子,对着墓碑望着“你知道吗贺言,你猜我这几年怎么过的?我就是煎熬着过的,我就等着这次聚会见到你,问问你之前给我转运珠什么意思,问问你当年后不后悔,结果到好,你丢下我走了,就像你17岁丢下我连招呼都没打就离开了一样,你知道我心多痛吗?像被捏碎了一样…你和我说什么承蒙厚爱?蒙个鸟,我都还没来得及好好爱你…你真是无情啊…怎么着你爸几年前走了又没人管我们为什么不来找我?”说着又闷了一口酒,“说好啊,下辈子,懂不懂?下辈子,我严逸汶娶不到你我就和媒婆对着干!你下辈子一定是我的,只能和我…你听见没有?!”严逸汶有些醉意拍着墓碑,好似拍着贺言的肩膀一样。

“听到没得?我爱你!”

这一声喊的海边的礁石有了回声,痛声喊出的话果然很难受,压抑不住的情绪流淌,严逸汶此时哭的和小孩一样,他真的太久没有哭了,这一瞬间忽然爆发。
他好后悔,如果当时不和贺言倔是不是就可以好好在一起了,为什么当初自己那么傻不好好谈谈。
后来,南山的风吹散了谷堆,北海的水淹没了墓碑。
(父亲篇)
(完)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以下吧
点赞14 分享
评论 共15条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