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翔霖】伤疤

      一个鼻腔厚重的男人从椅子上面缓缓站起来,他摸了摸跪在自己前面特务的头,沉重说到:“这次任务完成了你就可以走。”“真的吗?”特务问道“嗯,真的,前提是你只有72个小时完成任务,超出时间你就永远别想离开。”“给我目标吧。”男人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照片,特务一愣,这是一个他认不得到人。“收到”就这样特务冰冷冷的转身离去。

 

他回到房间打算着计划如何进行,一边听着优美的华尔兹一遍将自己的武器装备都擦了一遍又一遍说到:“以后就都用不上你们了。”他微微笑到,一双犀利而冰冷的眼睛在灯光的照耀下显得格外动人,高挺的鼻梁骨,以及呼着微气呼吸的嘴唇,让人感觉很痴迷,他点下任务计时器说到:“004号特务严浩翔计时任务开始。”

 

与特务交接好暗号便开始行动,那个咖啡厅里正在看书的男人,只见严浩翔见到他就傻愣了一会,一张巴掌大的小脸,以及他那双炯炯有神的桃花眼,在蓝色衣服的衬托下像刚刚从花苞里含羞待放的美人。

“你好,我是严浩翔,你旁边的位置有人吗?”美人瞪了他一眼,与他对视不急不慢的说着:“我们很熟?”“别那么拘谨嘛,我只是看中了店里一等奖的奖金想让你帮我个忙而已。”美人识趣的挑了挑眉问道“哦?什么东西呢”“就是这家店里的一等奖的奖金,只需要两人假装是情侣关系然后顺利度过三天就可以得到,到时候我在平分你一半怎样?”“有意思,好,我答应了,加我QQ吧。”“对了我还没问你叫什么名字呢?”严浩翔撇了撇嘴说到“我叫贺峻霖”美人回答到“哈哈,真是个好听的名字,那我把咋们的参赛名字报上,明天正式开始”严浩翔笑眯眯的对着贺峻霖笑,贺峻霖忽然之间被带动进去也对着严浩翔笑了笑。

 

第一天任务开始,他们把麦克风带上摄影镜头随着他们的身影拍去,只见严浩翔从手机发了一条信息过来。

“贺儿,我已经到你家楼下了还帮你买了早餐吃完我们就去迪士尼吧”贺峻霖看着信息突然一笑

“好~等我一下”

摄像机一路跟着两对他们在咖啡店的大屏幕上出现了几组不同的情侣,通过投票方式来得出最终的甜蜜情侣,他们好像很快能代进角色,收拾好了行李,办好签证飞往了上海。

 

一进到迪士尼里严浩翔就拉着贺峻霖就说“咋们去做过山车吧?很******的!”贺峻霖看着上面尖叫的人心头一颤的说“严……严浩翔……我不敢”“哎呀没事的没事的”严浩翔用他纤细的手指摸着贺峻霖的头,把他按在自己大而又温暖的怀抱里,在怀里的贺峻霖感觉和小兔子一般弱小,大大的眼睛眨巴眨巴着看向严浩翔的肩头,“还从没有人把我这样紧的拥进怀里”他的耳根突然稍稍微红。

开始了开始了!严浩翔激动的满是笑容,他就像个三岁大点的小孩子抖着自己的两只脚,而一旁的贺峻霖却惊恐的望着上面的轨道缩在座位一团,严浩翔好像看出了异样面对贺峻霖说:“贺儿搂住我的手臂,这样你会有一点安全感”他用左手寄着安全带非常不熟练的手看出他是个右撇子,贺峻霖没多想抓着严浩翔的手就不放精神一度紧张“唔……严浩翔……我……好害怕”“别怕别怕!抓紧我的手臂。”叮叮叮过山车关闭了进入通道开始向上开去,贺峻霖怕到睁不开眼,此时的严浩翔不知不觉的让自己的手和贺峻霖十指相扣在一起,上升到了最顶端的过山车开始向下坠落,贺峻霖越来越紧张抓着严浩翔的手死死不放,大喊着:“严浩翔你不准放手!你不准!”看着自己旁边的贺峻霖抓紧自己的手掌突然感觉可爱极了,手掌心不由自主的开始出汗,“怎么回事严浩翔,他可是暗杀对象你怎么能动心”下一秒的严浩翔神情有些忧郁可没等多久又回归到了正常状态,冲下了“唰”的一身顿时,过山车上全是游客们的尖叫声欢呼声,贺峻霖突然感觉失重脱离了食指相扣的手用力的咬了严浩翔一口“啊!贺峻霖你怎么乱咬人啊”此时的贺峻霖完全没心思理解严浩翔的心情咬住严浩翔的手指节久久不松口,他喘着粗气热热的口腔呼出的气让严浩翔的手指一颤,严浩翔顿时耳根子红了起来直直的瞪着自己被贺峻霖咬着的手指节,一直到了终点贺峻霖才松开口,看得出贺峻霖是真的被吓到了生理泪水突然流了下来,严浩翔见到急忙公主抱着贺峻霖到达外面的休息区停留,贺峻霖蜷缩在严浩翔的怀里像一只被惊吓的兔子,严浩翔给他顺着背后嘴边边心疼念叨:“吓到我的贺儿了,贺儿不哭不哭看的你这样我心疼死了,以后我们不做过山车了好不好?都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严浩翔突然用炽热他的嘴唇轻吻了一下贺峻霖冰冷冒汗的额头,贺峻霖感觉额头在直冒火,他从没被这样的小心翼翼呵护过,在严浩翔的怀里他甚至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安全感,感觉他们就像真的情侣一样。

 

严浩翔一路上来都抱着怀里不愿意探头的小兔子,死死裹在自己发热的胸前,他喘着粗气胸部那一块儿地方烫烫的感觉好像被火烧一样。“好痒,他的头发一直蹭我让我怎么办啊,真的好可爱好想吸一口他”严浩翔内心的sos,等到他把霖霖带回酒店已经是晚上了,就玩了一个项目……哄了怀里的小兔子五六个小时。

他把小兔子轻轻的放在床头,此时的小兔子已经睡着了,长长的睫毛,白白的肌肤,淡淡粉的润唇,搞的严浩翔一直在吞喉咙里的唾液,“要不亲一口?还是算了吧,可是他睡着了啊?也对”反复的犹豫让严浩翔很是郁闷他干脆不想了直接进了厕所,他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还有口袋里的计时器,双眼瞬间充满了厌恶和尖锐的冷意,眼前的自己在与自己较真,可到最后内心深处却传来“我好像有点儿喜欢他了。”他回忆着今天做过山车的点滴还噗嗤的笑出了声,“傻死了贺峻霖。”怎么第一次就招人那么疼呢?小东西。

 

这是第二天,贺峻霖张开眼看着严浩翔正在抚摸着他前额的碎发,正充满溺爱的看着他,他顿时脸颊通红,瞪大他那双卡姿兰大眼软软问道:“你……你干嘛呀……别这样盯着我……”严浩翔轻轻的勾起的嘴角说:“贺儿醒了,我给你准备了自己做的三明治不知道你喜不喜欢。”“哟~还会做早餐没想到啊,看你这手也不像是为了生活而日夜操劳的手啊。”严浩翔用他温柔的眼神轻声说:“为你的话我什么都愿意”这句话把贺峻霖勾住了,贺峻霖的眼神好似隐藏着什么一样推开了严浩翔的星星眼犹豫的说了句“嗯……好……”。

 

今天情况有点不好,因为下雨导致室外的游玩活动都被取消了只能在室内的电玩城里玩玩了,严浩翔看到了唱歌间眼睛都亮了,抓着贺峻霖就往里跑,坐在包厢里严浩翔兴奋的说:“你会唱歌吗?”贺峻霖突然看着严浩翔让严浩翔有些不敢直视他的眼睛,他微微笑到:“会呀~”“好!那就点一首歌!”这时的他们在包厢里你说我笑的样子像极了正在热恋中的小情侣,咖啡店里的情侣投票也越来越多人支持他们,“天黑人容易犯错,屋顶会着火。”他们一起唱完了这首歌,互相对视严浩翔往贺峻霖的小嘴吧上看了看,“真的好粉好润好像很好亲的样子,真想知道他嘴巴是什么味道”贺峻霖此时脸已经红了和那红气球一样,一脸羞涩的看着严浩翔“严浩翔……”“嗯?”“要……要不……你亲我一口吧?”“好~”只见他顶着贺峻霖的额头鼻子碰着鼻子鼻息来回交换,亲亲的吻了上去,两人的身体开始燥热,唇间的唾液开始交融严浩翔趁机将舌头伸进贺峻霖的口腔里,来回在口腔里绕着,吮吸着贺峻霖舌头,贺峻霖感觉口腔发痒,每次当严浩翔触碰了自己的舌头就会发麻,像被电一样麻麻的,看着贺峻霖的泪水突然流出喘不过气的样子严浩翔才松了口,顿时拉出了一条长长的银丝,头对着头脸都红的不像样的大口喘气,直视着对方,严浩翔蹭了蹭贺峻霖的鼻子甜甜蜜蜜的温柔说到:“霖霖,里面是甜甜的味道我好喜欢……”贺峻霖一时语塞不知道怎么说只知道小脸一个劲的红,心脏一个劲的跳,他仿佛掉入了严浩翔的温柔乡里出不来,只留着那小鹿乱撞。“啪!碰!啪!”外面放起了迪士尼烟花严浩翔拉着贺峻霖的手向外跑出去,此时五彩缤纷的烟花从他们的头顶上升至城堡,热热闹闹的人群却分不开严浩翔和贺峻霖的手,“霖霖许个愿吧?”严浩翔一脸宠溺又温柔的看着他“好”乖乖的贺峻霖照做的闭上了眼双手合十在胸口,严浩翔就这样盯着他,“许好了你呢?”“我?我不许愿我想大声念出来!”严浩翔对着城堡大声喊到:“严浩翔喜欢贺峻霖!希望贺峻霖和严浩翔可以永远在一起!”在吵杂的环境中贺峻霖就这样盯着向迪士尼透露自己心声的严浩翔,他真的进去了?出不来了?真的掉下去吗?

是的,他掉下去了。贺峻霖抱紧严浩翔顿时暗自流了泪“我该怎么办……”也不知道贺峻霖说这话是什么意思,严浩翔把兔子死死抱在怀里好像在像全世界宣布贺峻霖是他严浩翔的私有物品谁都不能懂。

 

又到了晚上两人在草坪上躺着,不知道严浩翔怎么着就说起了让贺峻霖奇怪的话题,“霖霖”“嗯?”“如果,我是说如果有人接近你只是为了让你死去或者只是为了让自己得到利益你该怎么办”这件事憋在严浩翔心里好久好久。可他们短短两天时间而已就已经做到了情侣们还没做到的步伐,“我呀?我会选择乖乖等你出现把我救走,嘿嘿,”贺峻霖用纯真的脸大大的眼睛看着严浩翔笑起来,却让严浩翔更加加深了心里的痛,他的心像被刀刺进了深处一直在滴着滴血,谁让他真的喜欢上了贺峻霖真的对贺峻霖动了一片真心,短短两天时间就让他知道自己有多想保护贺峻霖,多想好好抱住他可爱的小兔子,严浩翔红了可怜巴巴的眼望着贺峻霖嘴巴喃喃自语的温柔说着:“霖霖……霖霖……我真的好喜欢你……我对不起你……我好难受……”他开始涕流满面,贺峻霖立马抱住他摸着他的头温柔的说:“没事的啊浩翔无论发生什么我都会站在这边的”“霖霖……霖霖……让我抱抱你抱着你睡觉好不好……霖霖……对不起我真的对不起……我好怕自己做噩梦……”虽然贺峻霖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但是还是心疼着让严浩翔和自己一起回酒店睡觉,他第一次见这个哄他粘人的大猫咪在哭。

 

回了酒店严浩翔便哄着贺峻霖睡着了,悄悄盖上了被子,他走了出去门外的阳台点了一支烟,吐出白色的烟圈,看了看计时器,24小时而已了,眼角的泪光还在闪烁,是啊你怎么忍心杀掉一个自己遇见了以后那么喜欢的男孩,说是喜欢不如说是爱,在神明的眷恋下严浩翔仰头看着天上的星星点点,诉说起来他的不公“贺峻霖,我其实许下的最后的一个愿望是和你在一个无人知晓我们的地方偷偷私奔,偷偷相爱不让世俗知道……”

 

最后一天,咖啡店的情侣活动已经接近尾声了看到此时票数最多的还是严浩翔和贺峻霖两人,严浩翔扣了扣西装外套,下了楼来到了贺峻霖的房间敲了敲门,“霖霖,你一觉睡到晚上七点多了,应该出来了”贺峻霖开了房间们穿着精致的粉色西装走到严浩翔面前,对他微微的笑了一下,严浩翔此时不是开心而是恐惧和害怕,他知道过了十二点以后自己的爱人将要死在自己手里,不太敢看贺峻霖的眼睛,此时外面想起了华尔兹圆舞曲,严浩翔带着贺峻霖下楼,轻轻捏起贺峻霖的手亲吻了一下,“霖霖,我想请你跳支舞”严浩翔的眼神很犀利和之前完全变了一副模样眼里有很重的血丝,应该一整晚没睡了,贺峻霖摸了摸严浩翔的脸说到来吧,于是他们在宫殿里起舞,像极了王子与王子的婚礼,此时是十点钟距离杀死贺峻霖还有两个小时。

进入了宫殿后公园,气氛瞬间变得沉寂起开,严浩翔捏痛了贺峻霖,“啊。严浩翔你怎么了”严浩翔不顾贺峻霖说什么眼睛红红的看着贺峻霖闪烁着泪光,伴随着音乐的停止严浩翔跪在贺峻霖的前面,泪花滴下了地板,却发现头顶突然感觉有东西抵着自己。

严浩翔抬头一看,真的愣了一下,贺峻霖拿着枪抵着自己的脑袋,一脸的阴暗瞬间暴露与严浩翔打在脸上的光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贺儿?……”“。贺儿你妈呢?烦都烦死了陪你演的这么久真是让我心累”严浩翔瞬间崩溃了瞪大眼睛顺眼望着他一脸不可置信“你之前都是装的?……我不信……。”贺峻霖得逞的笑出了坏人的笑容:“没点能耐还能吊到大鱼吗?你说是吧004”

原来喜欢是可以装出来的……

“那你的心跳,你的脸红,你的愿望,你的回忆,你怎么可能都是装的!”严浩翔对着他崩溃大吼“你想要随时都可以给你演,你可是我500万的大鱼呀004,忘了告诉你,在你第一天勾搭上我,我就知道你的目的了,只是一直在陪你玩而已,哦~偷偷告诉你,我~是~杀~手~哦~”严浩翔的心已经死了,心里感觉到了真实的撕心裂肺,

“原来……爱上一个人……被辜负了心真的会很痛啊……哈哈……”

贺峻霖用他的桃花眼冷漠的看着哭了的严浩翔问道:“还有什么好说的吗?我还要杀了你赶快去做下一单呢”“

杀吧……原来我一开始的目标的确是杀了你,可是你知道吗当我知道我喜欢上你的那一刻起我不知道自己有多担心这件事被发生,我开始小心翼翼的隐藏让你不知道我的痛苦,想趁着这个时候偷偷关闭任务和你私奔到任何一个你想去的地方,我昨天想了一整晚,我都已经想好了……霖霖……你让我的心脏好痛……它现在刺刺的冷冷的好难受……你能不能帮我揉一揉……捂一捂……”

严浩翔知道他已经活不久了可是他怎么恨的起他深爱的男孩子……啊“别说了我心烦”“霖霖……如果杀了我可以让你得到更多好处的话。”

“我愿意。”这句话好像在结婚的礼堂被祝福的人开口说着一定会长长久久的愿望一样。

 

“谢谢了严 浩 翔”

“砰!……”

 

“K先生你要的视频,500百万可以打进我账户了,对方毕竟是特务追究起开你应该懂的。”K看着被杀死的严浩翔笑了笑说:“放心吧这份资料我也会发给他们看看的,自己的特务死的是有多么狼狈哈哈!”贺峻霖收到转账就离开了。

 

贺峻霖从此不在干杀手这门事业,他来到一个全新的地方,风吹着白色的窗帘印出他的侧脸,他深吸一口气,忽然被身后的大手抱住,“霖霖霖霖……”他笑了起开耳朵微微泛红,那是的他想玫瑰一样被人捧在手心,“严浩翔你真讨厌死了,要和你一辈子的话想想……还挺幸运的……”

 

(接着跪下来的剧情其实发生的)“砰!……”严浩翔紧紧闭上眼睛,发现自己没死,他睁开眼睛一看,此时的贺峻霖尽然泪流满面,他直接扔掉手上的抢,想都没想直接冲上去抱住了跪在地上的严浩翔,他的气呼出来呼在严浩翔脸上“严浩翔……我爱你……我心刚刚都要被自己刺碎了……”他吻着严浩翔的嘴,严浩翔愣了一下顺势搂住他的腰部大力的亲吻着这只兔子,舌头这次舔的到处都是,内壁上沾满了严浩翔的唾液,让贺峻霖发出哼唧的声音,“……腿软了”严浩翔把贺峻霖紧紧抱在怀里不让他跌落被亲哭的贺峻霖脸红的够呛,“……和我在一起吧……融在一起纠缠在一起……”严浩翔用手指插入贺峻霖的******,“唔~严浩翔哈~好痛……”此时******已经******了三根手指来回在贺峻霖的肉壁里摩擦,严浩翔就解开裤子那巨大的硬物尽然热的发烫冒火,“准备好了吗霖霖”“唔~嗯”那巨物直******贺峻霖的******搞的贺峻霖一声惨叫小腹凸了起来,“严浩翔……啊……太大了吧……唔~好撑……”只见严浩翔插的越来越快疯狂迅速都顶着贺峻霖的敏感区嘴边发生低哼声,伴随着大口喘粗气贺峻霖越发感觉自己快******了啪!啪!啪!“严浩翔~!我*********~!”“来了,唔!”的一声白色的液体射进了贺峻霖的最深处……严浩翔咬了一口贺峻霖的脖子“你是我的。”于是过后和贺峻霖并开始剪辑片段,彩排片段,看着严浩翔哭的那段贺峻霖不由自主的急了眼,太真了。“霖霖用哪个血包好?”“这个吧更多一点更能提现你的死哈哈”“你好坏霖霖……”别和我分开嘛今天一起睡好不好~“好~那你抱紧我……”“嗯嗯”“我们赢了耶?”明天就去咖啡店谢谢那一等奖!”“记得分我一半!这可是你说的!“好好好反正都在一起了都给你~””

 

严浩翔赌赢了。贺峻霖对他的爱超过了两天,早在十年前就赢了不是吗?贺峻霖许的愿望就是刚好严浩翔的想要的,偷偷找个地方,偷偷相爱,别让世俗知道。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以下吧
点赞48 分享
评论 共23条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