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轩】南极破冰船

请勿上升真人

面对主动吻过来的宋亚轩,刘耀文第一次感到头痛而非激动。他艰难地吞下一口口水,出口的话音也像是砂纸一般生涩粗粝:“你别……”说着话的当口,还伸手挡了挡宋亚轩缠上来的手臂,当然没挡住。他从来无法真正拒绝宋亚轩的一切。 宋亚轩预料到刘耀文的反应,很得意地哧哧地笑。索吻失败,丰润的嘴唇干脆利落转向刘耀文耳侧,有意无意地触碰着他热度上升的皮肤:“干嘛——做吗。” 虽然是问句,却没半点询问的意思。在这个时间这个地点,当然是……不可以!刘耀文咬着牙隔开宋亚轩在胸口作恶的手,宋亚轩这会儿倒好说话,那只手欢快地离开了,然后换了一片疆域继续行使主人翁的特权。刘耀文穿了一套宋亚轩的睡衣,下过水的柔软贴身的棉质布料隔绝不了人的体温,能清晰地感知到宋亚轩的手抚上他小腹又缓缓下移的行动轨迹。 刘耀文有些招架不住。刚洗完澡出来,淋浴间蒸腾的热气仿佛还没消散,脑袋也运转不动,只钝钝地觉得宋亚轩太反常了,明明刚才和他爸妈待在客厅里的时候,他扮演的还是一个乖顺可爱的儿子,还跟在外面上学的弟弟通了视频电话——这让他想到了自家的氛围,由此在“见家长”的恐怖气氛中得以喘息。可等他洗完澡出来,情况完全变化了。宋亚轩在走廊上守株待兔,在家长眼皮子底下胆大包天地凑上来勾引他,好像他们俩不是在宋亚轩家里,而是待在那个位于首都高层管控严密,远离公司、队友和粉丝的自由隐秘巢穴,在那个小天地里,他们偶尔兴起会扮演一对一边放荡而一边克制的陌生人。 即使这里是宋亚轩从小长到大的生活的地方,也并不是万无一失的可以想为所欲为的地方。拜托,来男朋友家做客的第一天就******?怎么想都不应该吧! “宋亚轩儿,你就非要这样刁难我?”刘耀文收回往客厅方向望的视线,苦着脸叹气。电视机还在播放,不知道刚才雨中哭泣的女主角是不是追回了男主角,刘耀文乱七八糟地想到坐在客厅里看八点档电视剧的和蔼的男朋友爸妈;又想到这房子并不优秀的隔音效果,下午他们待在房间里,宋妈妈喊他们吃饭的声音从厨房传来,依旧清晰可闻;最后想到男朋友情动时的******,沙哑的粘稠的,好听……但大声。 这么一想,刘耀文觉得自己的理智又回来了两分。 宋亚轩不让他清醒超过两秒,眨巴着眼睛继续说:“我哪有刁难你呀?你昨天晚上不是很想做吗?” 哦,原来在这里等着他。 昨天刘耀文新戏杀青,杀青宴上制片导演灯光摄像同事助理一齐上阵,他推拒不下,喝得不知身处何处。宋亚轩赶来接他,他禁欲太久,喊着“轩轩”没等酒店感应门开就去吻自家男朋友,收获“臭死了”的评价和一个坚定的拒绝。 “我不是故——”话一出口赶紧调低音量,“我不是故意喝那么多酒的,有些实在挡不掉……” 混在这圈里,宋亚轩了解其中难处,类似的情景他也经历过。他提这茬当然不是认真要生气,弯起嘴角摸了摸刘耀文的脸:“想道歉的话就听我的,跟我回房间。” 往左拐是客厅,往右拐就是宋亚轩的房间。“不和你爸妈说一声,这样好吗?” 只是片刻的犹豫,宋亚轩的手再度轻轻柔柔地覆了上来,在他半硬的小兄弟上揉弄:“没关系的。” “……这样真的不好。我们换好衣服去酒店好不好?”这话说出去谁都不信,他竟然拒绝了宋亚轩的主动求欢,三次。 “哎呀,我说了没关系的,”像是看到了刘耀文实在纠结的样子,宋亚轩大发善心地补充道,“我过来之前已经和我爸妈说了。你身体不舒服,待会儿就不出去继续陪着看电视了。” 如果刘耀文大脑的CPU运行仍有余裕,就会发现这谎话很蹩脚。他只是去洗个澡,宋亚轩怎么就知道他身体不舒服了呢?那两位还真的会信?但这些在这关头一点儿都不重要。好不容易调动起来思考的脑细胞,像是一群无法独立作战的士兵,听到司令原地解散的命令,便立刻作鸟兽散,抓紧投入到无边无际的放纵中去。宋亚轩这话一出,刘耀文立刻接受,从小受到的教育,关于礼貌,关于做客之道,一切的思考都随着宋亚轩手上轻轻一捏消弭在暧昧的空气里。 刘耀文按紧了门把手,确定门已经合上,这才一点点卸力让门把手复位,又去转门上的锁。宋亚轩在他的背后环着他,一只手还钻在刘耀文******里,越看他小心翼翼地做这一切,越想欺负他,抵在他肩膀上的下巴又故意多使了几分劲。 刘耀文紧张过头,对不发出声音的游戏很是投入,根本没发现宋亚轩的小动作。直到房门的锁发出清脆地一声“咔哒”,宋亚轩忍俊不禁地搂紧了他的脖子:“刘耀文你好可爱。” 刘耀文涨红着脸,理智和克制终于丢盔卸甲,转过身应战爱人邪恶的勾引:“宋亚轩儿,你也很可爱。但是现在我们需要安静。” 宋亚轩点头,把两个人间的距离缩得更短:“哦我的上帝,既然您都这么说了,那我们为何不立即开始一场浪漫的亲吻呢?” “好,那接下来我们就都不要说话了哟。”刘耀文被他不合时宜的玩笑气到了,反客为主地把宋亚轩压在门上,捏起他的下巴让那双形状美丽的嘴唇正面迎上自己。宋亚轩顺从地闭上眼睛,眼睫轻轻颤动着,是受惊后收拢翅膀的黑色蝴蝶,那在脸上投下的阴影就像是翅膀上带毒的鳞粉,诱人亲近。刘耀文看了两秒,低头垂眸,湿濡的触碰落到蝴蝶脆弱的羽翼上。宋亚轩似乎没猜到吻的落点,眼球不安地转动着,刘耀文立刻捕捉到了这点情绪,温柔的唇舌隔着眼皮安抚着。 那个吻继续往下行进,在鼻尖稍作停留,终于靠近了等待已久的唇瓣,可此刻主导权已经交付到了刘耀文手里。宋亚轩齿关大开,舌尖在牙齿间若隐若现,不甘寂寞地想要得到爱抚,可刘耀文吮吸着宋亚轩的嘴角,偶尔轻轻撕扯着宋亚轩柔软饱满的下唇,独独忽略更深层等待采撷的蜜源。“嗯……”宋亚轩发出类似猫咪般湿漉漉的******,手缩到两具滚烫躯体之间,轻推了一下刘耀文的胸膛。 大概是宋亚轩撩过了头,害羞的氛围在两人亲吻的瞬间消失了,刘耀文多数情况下对他都是合乎分寸的,但此刻这个吻却嚣张又霸道,带着不容抗拒的占有欲。宋亚轩才刚开始解了两颗扣子,被吻得站不住了,手不仅得环在刘耀文腰上,小臂还得上伸扒住刘耀文的肩膀,迷迷糊糊地想刘耀文经常被人吹嘘的太平洋肩宽的确能带来满满安全感。刘耀文攫着他的下巴让他被迫接受而非对这个吻做更多的回应,宋亚轩口腔的每一个角落都颤抖着接受国王细致的巡视,舌头作为唯一仍有活动权利的部位,也只能依附着刘耀文的动作一起沉沦。从宋亚轩十五岁时就离开的臼齿已经过医生的精密操作替换上新成员,可那儿已经是刘耀文早早发现的快乐园地,在牙龈侧边每一次舔弄都能给宋亚轩带来直冲天灵盖的******,分开的瞬间宋亚轩发出含糊而失落的******,舌头傻乎乎跟着追了出来,盛不住的唾液从嘴角滑落,在他们之间拉扯出******的丝线。 宋亚轩还攀在刘耀文肩上,脸靠着脸小口小口地想喘匀气,刘耀文听他哼哼心也跟着痒,又把人拉开了些,看见宋亚轩皱起好看的眉头,露出一点苦恼又撒娇的神色。 这种表情在床笫之间并不能引起任何怜悯,只会让人想要更恶意地破坏和入侵,想看那种神色会不会变成焦躁、恐惧或是泫然若泣。刘耀文刚为自己过分的念头反省半秒,宋亚轩已经主动贴上来吻住了刘耀文滚动的喉结,红艳的嘴唇刚被刘耀文吻得烫热,贴在颈部脆弱的皮肤上,齿贝衔住一块又松开,这次换舌头一展身手,绕着灵活的骨头熟练地打着圈,又在其上轻柔地拂来拂去,如果刘耀文的喉结真是一块柠檬味硬糖,此刻应该已经在宋亚轩的攻势下融化成一滩粘稠蜜水。 刘耀文的鼻腔充盈着宋亚轩那股带着半干不干潮湿水汽的海盐洗发香波味道,头发蹭在他下巴上,有点痒。刘耀文难以忍受地穿过两层衣料的阻挡,把手按在宋亚轩柔腻的臀肉上。 宋亚轩的肉很会挑地方长,特别是开始抽条后,一个人即使什么都不干地站在那儿,都飘着一股清纯的******感。身体是单薄的,胸脯是鼓鼓的,腰肢是纤细的,手腕脚腕是精致的,小腿是修长的,软嫩的肉全长在******和大腿根,挺翘的******和丰腴的大腿,有着超越身体其他部分的,被衣料层层保护后的羞赧的白,是隐私,是神秘,是可以带来无限************的禁区。偏偏宋亚轩本人对这些不够敏感,有时候拍物料懒得站起来走,经常晃着******跪在地上爬,刘耀文看着看着,就忍不住咬牙,又发现自己表情管理出走,赶紧此地无银三百两地抬眼看摄像机。 此刻这两团******的臀肉正在大掌之下被肆意挼搓成各种形状。宋亚轩哼了一声,用硬着的下半身贴近刘耀文。刘耀文得到指令,抱着宋亚轩一个转身,两个人一起陷入软乎的有着阳光熏晒味道的温暖被子里,像两只初学捕食技巧的小野兽,毫无章法地贴近对方想占领主导权。 刘耀文的上衣已经被宋亚轩扒掉了,而宋亚轩的虽然还没有彻底被脱下,也只剩下一颗胸口的扣子仍在坚守,上摆和下摆都往两边大大敞开,看起来跟情趣内衣似的。刘耀文很满意这幅画面,拂开宋亚轩的手,隔着衣料捏住了宋亚轩逐渐挺立起来的乳珠,接触的那一瞬间宋亚轩的身体弹动了一下,同时发出了压抑而愉悦的欢叫。刘耀文换手肘撑着身体,空出一只手按在宋亚轩嘴唇上,示意他保持安静,可另一只手食指和大拇指缓慢地厮磨又让宋亚轩的双眼开始迷离,无暇顾及声量大小。 “嗯……”宋亚轩的声音带着浓重的鼻音,他又开始撒娇。从胸口传来的******,下身两个坚硬物事的碰撞,和刘耀文强势******他两腿之间的动作,都让人目眩神迷,他很想接吻,想和刘耀文有更多触碰,刘耀文知道,偏偏不给他。 宋亚轩委委屈屈地张嘴,挑逗似的轻咬着刘耀文的手指,又仍嫌不够地吞了一节,吃棒棒糖一般把刘耀文的手指吸得啧啧作响。 刘耀文分了点心给那只被幸运女神萱萱眷顾的手指。手指滑过柔软弹性的口腔壁,又在牙龈边缘逡巡,被包裹在温暖口腔的感觉很奇妙,宋亚轩的舌头配合地流连缠绕,让他想起来宋亚轩用这张潮湿小嘴给他******时候的绝佳******。 宋亚轩嘤嘤呜呜地感受着双重******,终于努力地把两个人的裤子都脱了下来。短兵相接的时刻,刘耀文拔出手指,用指节轻轻地拨了拨宋亚轩的下巴,宋亚轩长时间无法合上双唇,唇角不可控制地流下涎液,刘耀文擦了擦,又抹回宋亚轩湿漉漉的嘴唇上,如愿以偿收获宋亚轩含羞带恼地一瞪。 “嗯嗯嗯嗯——”宋亚轩两条大腿夹紧了刘耀文的腿,伸手指着自己的嘴。 宋亚轩总在某些让人脸红的场合有仪式感,刘耀文无奈点头:“你说。” “快、点、干、我。”粘稠娇软的喉音带着浓浓的欲望,刘耀文快疯了,在他腰上搂了一把,扶着宋亚轩的腿往外掰,迫不及待地造访最终目的地。 “啊……”刘耀文刚放进去两根手指,宋亚轩就放浪地喘了起来。首先这是刘耀文,其次刘耀文的那双大手,就两根手指也比他平时自己玩自己带来更多******。可程度再加深就遇到了障碍,男性的身体没有天然接受******的机制,刘耀文被他撩得上头,把他的下意识当成欲迎还拒。宋亚轩的手按在刘耀文腹肌上,那上面覆了一层亮晶晶的汗,手感很诱人,但现在不适合欣赏,他仿佛回到他们初夜那晚,被刘耀文猴急往里硬塞的行为气到翻白眼,而且因为疼,腿不由自主地想收拢,刘耀文发现后压腿的手劲反倒加大了。 “你他……没有带润滑剂吗?”就靠刚才那点口水,刘耀文就想直接给他快半年没经历全套性生活的后面扩张,他差点尖叫出声,“痛啦!” “小宝贝儿对不起,”刘耀文赶紧道歉,还想把手指*********,差点又被宋亚轩骂一通,一边啄吻着宋亚轩的脸和嘴唇一边念叨,“太久没做了,没准备好……” 刘耀文进组后觊觎他的莺莺燕燕不在少数,刘耀文对陌生人倒有戒心,却不想偌大一个剧组总有人存了旁的心思,经常傻乎乎地被同组的人找狗仔拍到借位的绯闻,一来二去既恐男又恐女,恨不得变成清心寡欲的唐僧。这次来自己家,要不是自己勾引,刘耀文应该打死也不敢跟他提要做,没准备润滑剂也是情有可原。宋亚轩没好意思再生气,下巴朝床头柜方向扬了扬:“你看看第一格抽屉里有没有……或者你直接来也行。” 刘耀文光着身子下床去找了,他的细心体贴毋庸置疑,从来不会做勉强恋人的选择。那个床头柜大概塞了宋亚轩十几年不知来处不知去处的小玩意儿,乱得不行,宋亚轩转过脸观察刘耀文,刘耀文胯下还提着把硬邦邦的枪,皱着眉头挂着汗,帅气侧脸上写满认真,从站着弯腰找又到蹲着细细翻找,一副马上抓狂又极力忍耐的样子,心头又好笑又甜蜜。刘耀文先在一个剧组拍反季时装剧,又马不停蹄赶去深山老林里拍了很久古装剧,天天全副武装,身体都闷白了两个度,宋亚轩漫无边际地想拍打戏似乎让他的身材更棒了,刚刚手下弹性的腹肌,还有现在面前隆起的背肌,正随着他的手部动作起伏,像幅动态的山峦风景图,性感得要死。 长大后他们的分别变多了,但每一次再度相遇,他都能看到刘耀文不负众望向着更好更值得爱的方向奔跑。他们共同经历过痛苦和挣扎,希望和重生,也逐渐从并肩行进的孩子成长到独当一面的成熟偶像。发展到现在,他们身上既有个人的工作,也没有抛开团队的工作,算是甜蜜的负担。虽然刘耀文的新戏在宋亚轩的家乡拍了大半个月,但宋亚轩也才是这几天刚结束了新综艺的录制,这才挤出一场短暂的双人会面,后天他们就要再度聚齐,以时代少年团的名字开始新一轮团体活动。 等待的工夫,宋亚轩把自己也******光,还细心地把被子扯到一边生怕弄脏,刘耀文终于回来了,带着满手的草莓甜香和疑惑的眼神,冲宋亚轩抬了抬泛光的手。 “你不是喜欢吗?” 刘耀文脸一红。 “今天不要戴套了。”宋亚轩再接再厉地勾引。 刘耀文的枪灌满了火药,已经吹响攻城号角,一刻也无法等待。 宋亚轩的身体面对刘耀文久违的造访显得很不自然,即使倒下去了一整瓶的润滑液,依然有些生涩和抗拒。刘耀文一边同他亲吻一边细致耐心地开拓着,其实他忍得也很辛苦,但宋亚轩先一步推开他的亲吻,红着脸呜咽:“不用了,直接进来吧。”他咬着下唇,经历了相当长一段时间的天人交战,最终还是在欲望的驱使下,伸手抓住了刘耀文坚硬许久的性器,引导到自己渴望被填满的******。 湿润的软肉既像是推拒又像是欢迎,层层叠叠地涌了上来。刘耀文顶进去,敏感的顶端感受到温暖柔和的阻力,这是宋亚轩面对他的默许和顺从。宋亚轩没说痛与不痛,只是手搭在他腰上,微微地环紧了几分。其实宋亚轩还是紧张的,刘耀文突然想到前段时间和宋亚轩隔空连麦一起看的纪录片。讲的是南极,南极坚硬厚重的冰层,在破冰船所向披靡的前进下,纷纷放弃抵抗为它让路。 “你在笑什么?” “我笑了吗?”刘耀文抿了抿嘴巴,还是把自己刚才想到的据实已告。这过程中他趁着宋亚轩听得专心,下身用力挺进,彻底地进入了宋亚轩,宋亚轩还没反应过来,先发出一声闷闷的******。 他们又彼此拥有了。 “哦,破冰船……”宋亚轩抱住刘耀文的背,他的双腿被高高抬起反折在胸前,半个******都悬空着接受刘耀文的冲击顶撞,只能这样维持平衡。刘耀文操干的动作越来越大,把他的话撞得七零八落,软绵绵地像在唱歌,“你还真在想南极婚礼啊?这时候想到那个。” “当然了,刚才就是南极婚礼的第一步。那什么时候开始第二步?”******已经******得湿润,适合接受更激烈频繁的光顾,而刘耀文每一次插入都又快又狠,恨不得完全没入,抽出去又洒脱得不行,连******都不留在宋亚轩的体内,被填满和空虚两种状态交替进行,******在人体温和微凉空气的温度间跳跃,宋亚轩爽得脚趾都蜷了起来,两条白滑的长腿在刘耀文的身后交叉,又被刘耀文的动作撞散。宋亚轩听不见刘耀文的话,也无法思考,只想依照内心想法,下意识抚慰自己被冷落的性器,让自己更舒服。 刘耀文挡住他的手:“还没回答我。” “什么啊……”宋亚轩恼得小声尖叫,被刘耀文咬了口嘴唇惩罚了,敏感的身体经不住刘耀文的每一次亲近,好不容易想起了刘耀文的问题,再开口呼吸都不稳,“那你想……什么时候……” “过年的时候好不好?”刘耀文把宋亚轩的腿抬高,让他半趴在床上,方便自己进得更深。宋亚轩******得双眼失焦,几乎喘不过气来,他渴求氧气,但到达肺部充满肺泡的都是在点燃他身体的让他变得更坏的刘耀文的味道。刘耀文凑过去让他抬头,吻他颤抖的唇,身下的进出也体贴地变成九浅一深,让宋亚轩缓缓,“见见我爸妈。” 宋亚轩的手悄悄地伸向下身,又被拦住了,那根寂寞的小东西有另一只手握了上去:“呜……那……” 终于被安抚的性器更硬了,并分泌出黏答答的愉悦液体,刘耀文的手在柱身上摸了两下,去碰更为敏感的顶端,这个动作让宋亚轩没来得及回答,脑子又搅成了一团浆糊,哼哼唧唧的鼻音分不清是撒娇还是******。刘耀文一直都保持着打篮球的习惯,温热的指腹上覆着层薄薄的茧,有着特殊的触感。刘耀文又压下身吻他,宋亚轩搂上去,觉得自己联通世界的通道只剩下了三处,被刘耀文吻着的嘴唇,被刘耀文握着的性器,和被刘耀文操着的******。他陶醉地飘飘然地陷落在爱和欲望里,只懂得把下身更贴近刘耀文,把双腿张得更开。 刘耀文温柔的手突然盖住了正欲发泄的铃口,动作也从九浅一深变成突然地一撞:“还有你小点声儿,爸妈还在客厅呢。” 绕来绕去都没绕过去,宋亚轩别说射,反被他吓得软了几分,先前还后悔欺骗单纯又执着的男朋友,这时候只恨自己没有向好友学到翻白眼的精髓,以致现在光靠眼神很难表现出他内心的无语:“是我骗你的啦,我爸妈都出去了……你早就知道了!” 刘耀文扯着嘴角笑了笑,在一起都这么多年了,还受骗也太小看他了。“骗我,那惩罚就是把你操射。”刘耀文放开手,掐着宋亚轩柔韧的腰开始最后的冲刺,找寻宋亚轩的性感带和敏感点都刻在记忆里成了不需思考的机械动作,每一次顶弄都精准撞在那个点上,侵占的姿态也越发强势和霸道,宋亚轩得努力抓住他,才不至于被他顶翻。渐渐的,宋亚轩的******变得娇柔而杂乱,甚至带上了啜泣的味道,宋亚轩******射了。 极度******之下,宋亚轩肠道的嫩肉绞紧了刘耀文,收缩的内壁挤压着柱身,刘耀文竭力坚持,这才没被宋亚轩那一下带来的******直接弄出来。宋亚轩的眼睛半睁着,眼角红彤彤的,水汽让他的眼眸变得像一颗闪耀的星星,******射这个认知让他的耳朵都臊红了,可他就这样委委屈屈地躺在那里,毫无保留地奉献自己的甘美。太漂亮了。刘耀文第一百万次在心里感叹。他在更加紧致的甬道里用力******,心满意足地在宋亚轩的体内释放。 又一次******的时候,刘耀文的吻落到了宋亚轩的唇角,他小心翼翼地亲吻他,像在亲吻一件易碎的稀世珍宝。 “那我们干脆想得再远点,”宋亚轩用手指懒洋洋地在刘耀文的肌肉上点来点去玩幼稚的游戏。两个人都浑身是汗,明天还要赶飞机,可宋亚轩执意要温存一番,和刘耀文光溜溜地搂在一起,“我们找一天公开好不好。我想和你去南极。” “那就去。”刘耀文摸摸他的脸颊,还和小时候一样好摸,“去结婚吧。” 破冰船的航程哪那么容易停止,当然要一直开到目的地。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以下吧
点赞80 分享
评论 共3条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