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大:文轩 翔霖 祺鑫] 看似可爱(2)

黑夜中,所有人都进入了梦乡,贺峻霖睁开了双眼,看向把头埋在他颈窝里的人,欣赏着那人的俊颜,又看了看搂着自己的双手,勾唇一笑,“看来猎物上钩了。”

回忆part……

“你就说,多少钱可以给我。”

“鄙人知道贺公子家大业大,也不缺钱财,只不过是想要一个东西罢了。”

“什么东西?”

“严氏集团的一个文件。”

“你是人类?”贺峻霖惊讶地说,能在两界同时穿梭的人类可是前所未有。

“这个……小贺公子就不用管了。”

“你都有本事用继承人位置威胁我,就没本事从一个公司里拿机密?”

“与其看着他一脸的无所谓与不耐烦,倒不如……让他看着他心爱之人亲手拿走……”

“你让我******?”贺峻霖把眼镜一甩,他堂堂一个兔族首领之子,虽然是三四十只兔子里最小的一只,但做事从来都是看他脸色,再加上性格冷漠,谁都不敢惹,现在要他去跟一个人类撒娇?

“做不做随你,况且你也是有同伴的,比如狐族……”

“你是说,狐族那看火都能结冰的丁公子?”贺峻霖突然笑了起来,“没有想到啊,当初几大族群商讨会时唯一一个跟我对着干的臭狐狸,也有迫不得已的时候啊……不过你想报复的人可真不少呢……”

“你就说你去不去吧。”那人显然不太想聊了,没有了之前的礼貌。

“去,能看到狐族准继承人蹭着那人类怀吵着要吃草莓软糖,是贺某的荣幸。”贺峻霖站起了身,“不过我很好奇,你是给了什么诱惑才能让狐族独子去让他最憎恶的地方的?”

“嘟嘟嘟——”那边得到了答案就没有了声音,贺峻霖甩了几下就扔沙发上了,“猪族的什么意思?

拿个破玩意儿就来糊弄我,没多久就听不到声了,还人类的宝贝,我呸!”贺峻霖手一挥,身上穿着一件白衬衫,象征兔族贵族的红发也变成了普通的黑发,用法力打开了一条通道,走了进去,转头就到了人间,走进了一个商场……

好的好的,全体目光看过来,现在结束回忆。

贺峻霖坐在一家咖啡厅,看着杯子里黑乎乎的东西,不禁有点无语,这种东西人类是怎么喝下去的,根据他这一早上的考察,人间也就只有奶茶,臭豆腐,烤冷面,小烧烤,鸡架骨,炸鸡腿,汉堡,炸酱面好吃点,然后就……吃饱了……贺峻霖有些责备地看向了自己的肚子,委屈的瘪了瘪嘴,而且好几家店里都没有卖胡萝卜和羽毛的,这真的让他很不满意!他突然看到了一个人的身影,立马坐了起来,优雅地搅着咖啡,嗯,再饱也不能毁了自己的高冷形象。

“贺小公子还是一如既往地喜欢早到啊。”丁程鑫坐了下来,没有属于好兄弟的倜傥,只有冷漠的客套,他喜欢用“小”来提醒贺峻霖是家族里最小的,也是最不可能继承家业的。

“丁大公子客气了,不知道您的侄子最近掌管狐族顺不顺利呢?”贺峻霖用昨夜听离狐族近的族群继承人的消息也说了回去。

“哼,一个毛头小子,坐在那个位置上空有虚名,还不是一切都得靠我。”丁程鑫翻了个白眼,拿起了一旁的咖啡喝了起来,“这黑玩意儿你喝地下去?”

“怎么?丁大公子不会?”贺峻霖还是没敢动咖啡,拿起一旁刚刚送来的牛奶喝了一口,远处店员小姐瞪圆眼睛,不可置信地看着,这这这……这是新喝法吗?

“哪是,只不过是怕贺公子初来,喝不惯这儿的东西罢了。”丁程鑫拿起一旁盘子里的方糖,塞进了嘴里,甜到眼睛痛也不说。店员咳了两声,背过去干活了,[要不说他俩能玩一块呢]
贺峻霖看着跳动起来的手机,按了严浩翔教他的绿键,“喂?”贺峻霖将声音尽量放温柔,丁程鑫则一脸嫌弃地听着。

“在干什么?”虽然就四个字,但嗓音里并没有冷漠。

“逛商场呢,浩翔我跟你说,你们这的东西好好玩啊!我还给你买了衣服呢,你一定要看看!”“浩翔”是严浩翔要贺峻霖叫的昵称。

“好啊,那霖霖早点回家,浩翔今晚早点陪你好不好?”严浩翔满脸宠溺,手在鼠标上残忍地点了一个“不合格”,好的,又一个员工晚上要加班改文件了。

“好~”贺峻霖刚想挂断,又想起了什么,“记得给我带胡萝卜还有羽毛!”说完就挂了,严浩翔还没

打完招呼,发现被挂掉的电话,不禁失笑,小兔子学得还挺快,早上教的还没半天就会了。

“浩翔我跟你说~~~~”贺峻霖刚放下手机,丁程鑫就摇头晃脑地阴阳,“啧啧啧,怎么说也是个高冷贵族,你这……”还没说完,他就收到了马嘉祺的来电,他抬起头,贺峻霖正一脸玩味地看着手机,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阿程怎么不在家?”马嘉祺疲惫的声音从手机里传来,做完一场手术刚想看看狐狸,结果监控里却不见个影。

“我陪朋友在外面聊天呢~”丁程鑫笑嘻嘻地说,贺峻霖撇了撇嘴,无语的翻了个白眼。

“那么快阿程都交到朋友啦。是哪一个族群的啊?如果是人类就要小心一点,别被发现了。”

“是兔子啦,叫贺峻霖,他男朋友好像是那个什么什么的集团的总裁,叫叫叫……严啥的箱。”丁程鑫求助地看向贺峻霖,对方在那将牛奶和方糖和在一块,不停地搅拌,压根不理丁程鑫。

“严浩翔吗?”马嘉祺发现丁程鑫啥都能记住,就是记不住人名和地名,所以已经掌握了丁程鑫的记忆******,再加他看向一旁看文件的严浩翔,京市的总裁也就只有严浩翔一个姓严。

“对对对,严好箱!就是严好那啥!”丁程鑫说着,被贺峻霖踩了一脚,“怎么?说错你男朋友名字你不满意了?”

“那阿程,我就先挂了,保护好自己,到点了我去接你参加宴席。”

“好~”

“阿程的威风不减当年呢~”贺峻霖抓起了旁边的大包小包,除了一件衣服其他全是吃的,“走了……”

“那么快?”

“废话。没看刚刚来催了吗?”

“行吧。”

“对了。”贺峻霖转过身,“你不会动心的吧?”

“谁动心谁傻蛋。”丁程鑫头一次和贺峻霖那么默契。

“那说好了,谁先动心谁傻蛋。”

因为兽族历代的故事都告诉他们,和人类相处,谁先动心,谁就输了……

  “刘耀文刘耀文刘耀文!”宋亚轩一直拍着书房的门,这个男朋友好奇怪啊,为什么躲在这里不出来呢。鲛人族里的情侣不是都甜甜蜜蜜的嘛,还是说人类的相处方式不一样啊?难道是书的问题,但不论如何,宋亚轩必须要让刘耀文出来,毕竟…… 

 “你出来嘛……”宋亚轩的声音慢慢委屈下来,“我饿了……”

  “唉……”刘耀文揉了揉眼睛,他不是故意不出来,他是刚刚才被吵醒,想了一会儿才想起来家里还有条鱼,他睁开眼睛,第一眼就看见了宋亚轩那白到发光的锁骨,“……”他立马红了耳朵,推开宋亚轩,一会走到卫生间,一会又走到卧室,转了两圈后才想起来自己好像不知道做什么,他转过身,就对上了宋亚轩亮晶晶的眼睛,“咳咳……”刘耀文低下头,不敢直视宋亚轩,却又瞧见了宋亚轩纤细的脚踝……

  宋亚轩看着眼神乱瞥,最后抬头看天的刘耀文,他便也抬头看,什么也没有啊……

  “怎……怎么了……”刘耀文挠了挠鼻子,头一次觉得自家天花板那么好看。

  “我饿了……”宋亚轩才想起来自己的目的,至于刘耀文这奇怪的动作……嗯……算了吧,不重要,人类生活考试肯定不会考……哦对,他好像毕业了…… 

 “饿了……那你想吃什么?”刘耀文看了看时钟,他俩竟然睡到了十一点半,也难怪宋亚轩饿了。

  “我都行,我不挑的。”宋亚轩摇了摇头,眼睛亮了亮,终于不用吃鱼食了。 

 “你能吃人类的食物?”

  “那当然了,鲛人可不像兔子那样只会吃胡萝卜,也不像肉食动物一样吃没有成精的动物,我们可是吃和人类一样的食物的,其他动物到我们这个境界还得先得到肉身呢。”  

  “咔嚓——”贺峻霖又咬了一口胡萝卜,腮帮子一鼔一鼔的,躺在铺满羽毛的大床上,他看着床边的四五个胡萝卜,有红的有白的,他满足地眯了眯眼,舒服啊…… 

 严浩翔看着床上满足的小兔子,心里也有种满足感,他笑了笑,套好了西装,“霖霖,我去上班

了。” 

 “我送你。”贺峻霖立马从床上坐起来,穿上了毛茸茸的拖鞋,拉着严浩翔的手跑向门外,呆毛一颠一颠的,严浩翔不禁笑了出来,司机看见了严浩翔,立马调整好状态准备上班,但一看见了贺峻霖,他又伸了伸懒腰,“得嘞!”他拿出手机开了一局游戏,“感谢夫人(无女化)奖励我休息十分钟。”

  严浩翔看着贺峻霖不舍的眼神,叹了口气,把小兔子拥在了怀里,“霖霖乖,浩翔已经在家很多天了,不去公司就没钱花,没钱花就不能……”严浩翔靠近贺峻霖耳边,“就不能给某只小兔子买胡萝卜吃了。”

  贺峻霖抓紧把严浩翔推开,“那你快去上班吧。”他低着头,脸红红的。 

 严浩翔笑了笑,捏了捏贺峻霖的脸,就上车去了。 

 贺峻霖看着车走远,直到看不见影子了,他才转过身,眼神没有了刚才的害羞,全是冰冷,“耻辱啊……”他摸了摸发烫的耳朵,咬牙切齿地说,回想起严浩翔方才对着他低语时的嗓音,他脸红地更厉害了,摸了摸发烫的脸,一边往回走一边嘀咕,“这个人类还挺会……” 

 贺峻霖回家后没有继续躺着,而是整理整理后出了门,又去了那家咖啡店。

  “贺小公子迟到了。”丁程鑫拿着狐族贵族专属的秒表,“哦不对,是浩翔的霖霖~你迟到了呢。”

  “阿程何必那么计较呢。”贺峻霖坐了下来,“毕竟……听说京市某家医院的内科主任马医生连上班……都带着一只小雪狐呢,咕噜咕噜地还会撒娇呢。” 

 “贺峻霖!”丁程鑫红着脸拍着桌子,专属于白狐的白发也露了出来,意识到自己失态了后,他又深呼吸几下,将黑发变了回来,扯了一个笑容,“这算啥,听说严氏集团的总裁为了一只刚买回家的小兔子在家办公了半个月,损失了不少钱才回公司办公的……那小白兔啊,啧啧啧,还吵着吃草莓软糖呢……”

  “你才吃草莓软糖!”贺峻霖瞪着眼睛,总感觉有点熟悉,再说了,他要吃也不可能吃草莓味的啊……呸呸呸,他才不吃软糖。

  丁程鑫得意地摇了摇头,不错,扳回来一局。

  “你不去医院陪你的马医生,又叫我出来干什么。” 

 “带你认识个……鱼?”丁程鑫歪了歪头,不确定地说。

  “鱼?”贺峻霖皱着眉,“鱼……能成精?”他好像记得鱼的祖先冒犯了赐灵的神,从此以后鱼只能在海底打工,没有特许不准得肉身。

  “什么鱼,我是鲛人!鲛人懂嘛!”宋亚轩不服气地冲上来。

 “鲛人族?”贺峻霖从来没见过鲛人族的人,他们族几乎不参加任何活动,说什么鲛人族孩子多,那些勾心斗角的画面不适合族群里的鲛人看见,那时贺峻霖就想:他们族里的孩子一定被保护的很好,现在看来,宋亚轩这无忧无虑的样子,确实被保护的很好…… 

 “刘耀文他天天在家呆着,我也不知道他是做什么的……” 

 “你这样啥也不在乎啊,哪天谁把你卖了你还都跟他好呢。”丁程鑫拿了块蛋糕递给宋亚轩。 

 “刘耀文不会卖了我的!”宋亚轩叫着说。 

 “呵。”贺峻霖冷笑,这人真是傻得可爱,连人类都敢信。 

 宋亚轩瞪了贺峻霖一眼,这人看着那么可爱,怎么冷冰冰的。 

 “别管他。”丁程鑫习惯地耸了耸肩,毕竟贺峻霖想的他也赞同,人类那样的捕杀,狐族被逼地都设下了结界,他又递给宋亚轩一块蛋糕,“他除了在严浩翔面前撒撒娇,其他人面前他那嘴啊跟火药炮一样,贼能喷,下次吵架你就捎上他,你在旁边磕瓜子,他在那把别人吵哭。”丁程鑫还记得他在一次大会上反驳了贺峻霖的观点后贺峻霖那吧啦吧啦的小嘴。

  贺峻霖翻了个白眼,“你就是看他可爱跟孩子似的才哄哄他,换别人啊……那小眼神儿啊,看火都能结冰。”他把头转过来,看着丁程鑫,“你不知道吧,我比宋亚轩还小几个月呢。”贺峻霖能发现

丁程鑫看宋亚轩的眼神有幼崽滤镜,跟当初他看自己那个恶心的眼神一模一样,现在想想……咦……

  “真假的!”丁程鑫看了看宋亚轩,“你都成年啦?” 

 “昂。”宋亚轩开心地说,“我都能看见光迹啦!就是刘耀文!” 

 “我光迹是马嘉祺……”丁程鑫有些无语,“就在前两天看见的……” 

 “那挺巧啊。”贺峻霖笑着说,他还有几个月才成年。 

 “上一边去,我这辈子要不要伴侣还不一定呢。”丁程鑫瞪了眼贺峻霖,脸却红了,“再说了……我可不当傻蛋。” 

“马先生听到你这句话一定会很伤心的。”贺峻霖看他们吃的那么开心,拿了块黑巧克力味的塞进嘴里,苦苦的味道在舌尖蔓延,他皱了皱眉,人类为什么总喜欢吃苦的。

未完待续……

#某省某市滴某人(视频号or河马)
#2024.1.24
#中学生文笔+不喜勿喷+勿转载
#无不良引导,感谢张哥客串,因提到不多所以不打标签
#文中如有错别字或者冒犯到正主以及女化没打括号解释的,纯属不小心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以下吧
点赞19 分享
评论 共2条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