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大:文轩 翔霖 祺鑫] 看似可爱(1)

午夜十二分,凉飕飕的风吹去了乌云,露出了金灿灿的明月,一座废弃工厂的地下室内,正开着

一场盛宴……

“哈哈哈哈顾大少爷又有新人了啊,上次的那位小公子呢?”

“天天哭来哭去的招人烦,前天送给王总了。”

“哎呀……听说王总chuáng上不仅了得,花招还多呢,不知道您那位小美人现在怎么样了哈哈哈……”

“随他咋样,旧的不去新的不来嘛,是不是啊雪儿……”顾少捏了一把怀里人的腰,怀里的姑娘头上冒着冷汗,她知道这是警告,所以也只能故作娇羞地垂了下那人的胸口。
“哈哈哈看来这位姑娘很识大体啊。”

一旁的严浩翔坐在酒桌旁,晃了晃红酒杯,饶有兴趣地看着这场宴会正中央的舞台,说是几大家族一起聊聊天聚一聚,实则是掌握了各位公子哥们的爱好,往身边送人呢。

“呦,严总也来了呢。”刘耀文拉开严浩翔身边的一把椅子,刚要坐下就被严浩翔的手挡住了,“不好意思刘少爷,旁边有人了。”

“上一边去,谁不知道京圈的公子哥们除了我和马哥张哥都排挤你,他俩这次又没来,谁会坐你这儿。”刘耀文打掉严浩翔的手,自己坐了上去,“再说了,我不就昨天抢了你家一个小项目嘛,严家难道缺那几百万?”

“废话,你不缺你怎么还抢?刘家也要倒闭了?”

“拜托大哥,这是我家老爷子给我的月末考核唉,你又不是不知道后果。”

“切……”严浩翔随着大厅的灯光熄灭看向了舞台,刘耀文也不好再说什么。

“各位晚上好,我是本次的主持人,今天是我们所有家族的盛宴,很荣幸能为大家主持……不知道各位有没有经历过拍卖会,今夜……就是一场不一样的拍卖会,大家请将宣******的第15面粘起的下一页撕开,里面便是我们今夜的拍卖品们,各位可以在心中先进行选择,之后再进行拍卖。”

刘耀文瞥都没瞥那单子,他知道那上面是什么,无非也就是些成了精的动物,他看向一旁的严浩翔,发现对方正在按照方式撕宣传册,“你还真看。”

“严家最近与主办方合作,不能不看。”严浩翔嘴上说着,眼睛却一直看着舞台,宣传册上的人是没看一眼,“来的时候就答应给他们面子,总得留点痕迹吧。”

“话说回来,马哥张哥怎么没来啊?”

“马家张家向来两袖清风,祖祖辈辈除了留一个继承人外其他都上交给了国家,这次特地让各家族年轻的公子们来,干什么事情心里都清楚,你觉得他俩会来吗?像我们这样黑白通吃的,只能来污眼睛了。”

“好的,十二点半了,现在我宣布,真正的宴会开始,本次拍卖品共20件,起拍价8000w,有请一号……”

“9000w!”还没宣布完,就有人叫价。

“谁啊?”严浩翔反感地说。

“顾宇。”刘耀文眼都每抬地说,“顾家大少爷。”

“我知道。”

“那你还问我。”

“……不过说实话,这次的1号确实好看……”

“嗯……嗯?”刘耀文抬起头,一个穿着统一白衬衫的人站在舞台上,旁边的黑衣人掐着他的肩膀威胁着,眼中闪着恐惧,身体发颤,但还是强壮冷静地看着天花板。不过确实白白净净的,与其他那些浓妆艳抹的不同。

“1亿2000万。”刘耀文脑子愣了下,看向了身边的严浩翔,“你……你加的?”

“嗯。”

“你加的?”

“听不懂人话?”

“不是大哥你不是还身不由己吗?”

“看着好看,买回去当助理。”

此时在严氏辛勤加班的助理:so?

“你家助理一年工资1亿2000万?”

“嗯,怎么了?”

此时在严氏想点外卖的助理看了看刚发来的工资,默默放下了手机。

“……你不怕他泄露你公司机密?”

“你觉得主办方收了钱还有那么多心思?再说了,我赎了他,他难道不应该感恩吗,而且……我好像见过他不止一次……”

“你不觉得你是在胡扯吗?”

“是吗?我也这么觉得。”

“……”

“您好严先生,您可以去看看您拍卖下的一号了。”

“知道了。”严浩翔拍了拍刘耀文的肩,“走了。”

“唉,这小子啥时候也有这嗜好了,还是我好,堪称京圈公子哥楷模!……话说回来,我家小鱼也不知道饿没饿……”

贺峻霖躲在墙角,兔耳朵因为害怕露了出来,垂在了两肩,刚才在后台孔雀姐姐们说,他被一个长相很恐怖的一个人买走了,要……要……贺峻霖把头埋在双腿上……要炖兔汤喝……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他用两只耳朵捂着眼睛,时不时还擦一擦眼泪。

“咔哒……”门被打开,贺峻霖缩得更小了,严浩翔看见那小小的一团,笑出了声,“真是只兔子啊……”他走向墙角,揉了揉兔头,摸了摸毛茸茸的兔耳朵,听上次最后一批被抓来的兔子说,兔族已经立下了不能来人间的规矩,现在能瞧见兔子已经很难得了,估计这只是自己偷跑出来才被抓的。

小兔子见严浩翔摸他了,便抓紧变成原形钻到了卫生间。

“别跑啊,我又不吃你。”

“你吃……”

“啊?”

“他们说你要拿我炖汤……”贺峻霖靠在门上,吸了吸鼻子,“我求你了,我把我家的财宝都给你,你放过我吧……”

“哦?兔子家的财宝?”严浩翔笑着逗着兔子,“兔子那么小,东西能有多大?”

贺峻霖这下说不出话来了,虽然他家财产多,但人类寻常的财宝有多大他并不知道。

严浩翔见那里没声了,于是就开始下套,“这样吧,我不吃你,你就乖乖地在我身边呆着,好不好?”

“那……那……呆多久?”

“等我什么时候不想吃你了,你就可以回家了。”

“吱呀——”门被开了一个小缝,贺峻霖的脑袋伸了出来,“那……我要吃不完的胡萝卜。”

“可以。”严浩翔蹲了下来,平视着他,虽然小兔子反而对自己提出了条件,但他还是答应了。

“那……我还要毛茸茸的窝,暖和的那种。”

“放心,你要的都有”

“那……那……”

“还有什么吗?”

兔子眼睛转来转去,实在想不到了才摇了摇头。

“那就睡觉吧……”严浩翔摊开手,贺峻霖小心翼翼地变回原形趴了上去。

严浩翔把兔子放回被窝,自己洗了澡后也躺了上去,把兔子搂到怀里,自己也睡去了。

“哦吼!”宋亚轩在刘耀文家里蹦来蹦去,人间怎么这么好玩啊!父皇母后就知道骗人,这里怎么可能会有坏人呢?刘耀文天天都把自己喂地饱饱的!给自己住的家也大大的。

“咔嚓——”刘耀文将门打开,看着自己家里的满片狼藉,与正在狂欢的宋亚轩四目相对。

“你……你……”

宋亚轩抓紧变回锦鲤,纵身一跃,想要跳进自己的大鱼缸。“哎呦……”宋亚轩后悔没有好好上螃蟹老师的课了。

刘耀文看着地上扑腾的小鱼,心里还没反应过来,那鱼就又变成了一个人,尴尬地看着刘耀文,“你……你好呀……”

“马哥!你别走啊!”张真源抹着泪望着进入******的马嘉祺,这人带自己来狂吃一顿,一句医院有事就跑掉了,真有急事也就算了,一只受了伤的路过的小白狐,叫保镖带去宠物医院不就行了嘛?搞得他是专业兽医一样,去那里有多大用处,如果真有用处,那也是付医药……等等!姓马的你这顿饭钱付了没?当国内教师月薪很高吗?

 “……”丁程鑫睁开了眼睛,看着自己胳膊上的绷带与旁边开车的人,完蛋了,自己在人面前暴露了,不会把他拿去卖了吧!爷爷总是说,我们白狐的皮毛人类都很喜欢,贪婪的人类看见都会去抓捕换一张张不知道是什么的红票子。

“醒了?”马嘉祺在等红绿灯时望了望丁程鑫。

[现在盗猎者都这么好看了吗?]丁程鑫心里想着,“你谁啊?”他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有震慑力,结果只传来了身体虚弱的回应。

“马嘉祺。”马嘉祺重新启动了车子,“不用紧张,我看你受伤才带你来的,等你伤好了就可以回你的族群了,不过小心点,不要乱跑,毕竟……白狐在这挺值钱的,不扒皮也会被当作商品卖掉。”

丁程鑫知道自己现在就算跑出去会更危险,只能瘪瘪嘴,离马嘉祺又坐远了些,“那……那……你不要伤害我,好吗?”

“你放心养病就好了,我不会对你做什么。”马嘉祺看着满是警戒的狐狸,不禁笑了笑,上次见他的时候可比这时候可爱多了。

“好……”丁程鑫慢慢放松下来,随后突然想到了什么,把头探到马嘉祺脸边,“马什么什么,你刚刚说的钱是不是红纸啊?”听长老说那个东西在狐族最起码可以换二十条鱼呢。

“应该是吧。”马嘉祺大概理解了他的意思,但也不太能保证狐族描述的东西和自己说的是一类,“还有,我叫马嘉祺。”

“马……嘉……”丁程鑫歪了歪头,心里懊恼没有好好学习人类语言课,啊啊啊普通话太难了!一点口音都不能带。

“算了,等你以后普通话练好了再叫我名字吧。”马嘉祺笑了笑,毕竟各族群有各族群的语言,要不是因为动物满十八岁后必须要来人间历练,他们根本就不会学习人类语言,丁程鑫从小就不爱听课,不如其他人熟练也正常,没有带口音就已经不错了。

“行吧……”丁程鑫也不纠结了,躺在座椅上睡着了。

马嘉祺看着熟睡的狐狸,想起了以前悄悄钻到狐族看见他时,那时估计还不到十五六岁吧……

“你放开……”宋亚轩挣扎着想从刘耀文怀里钻出来。

“你不走我就放开。”刘耀文干脆耍起了无赖,这锦鲤养了那么久(2天),成了精竟然那么漂亮。

“我又没说要走,再说了,你都有我的光迹了,我也走不了啊。”

“光……光迹?”

“你们人类不知道吗?我还以为人类什么都了解呢。”宋亚轩也不挣扎了,干脆玩着刘耀文的大手说着,“在兽族,所有动物出生就已经定下了命中的伴侣,有些的就在本族,有些可能在人界,他们头上都有着一束光,让我们有所联系,我们称为光迹,当我们某一方发觉的时候,那束光就会消失,但仍会留着我们动物自己的气息,兽族之所以冒着被人类抓捕的风险来到人界,就是为了找到属于自己的光迹,所以并不是所有动物都必须来人间一次,得看自身情况。”

“那你多大了?”刘耀文想知道小鱼找了自己多久。

“我已经成年三天啦!”宋亚轩兴奋地挥着手,满了十八岁就说明之前被束缚的法力会全部释放。

“才刚刚成年吗?那你找我找的挺快的。”

“所以我是特别特别幸运的。”宋亚轩躺在刘耀文的腿上,用指尖描着刘耀文眉眼的轮廓,“那天我刚来人界就被你从水坑里带回来了,不然估计等水坑干了我就必须得变成人形了,危险就会很大……咦?你耳朵怎么烫烫的?”

“咳咳……”刘耀文害羞地挠了挠耳朵,毕竟也是十九岁的人,被这样挑逗也是控制不住的,“没事,有点热……”

“哦~”宋亚轩眨了眨眼,人类有时候就是很奇怪,他发了个哈欠,“刘耀文我困了~”他仍然把自己当作了小鱼,不过事实上他也就是小鱼,但刘耀文现在不是这样想了。

“那……那个……我给你去收拾客房吧……”刘耀文不敢直视宋亚轩的眼睛,他担心自己会陷进去。

“啊?为什么啊?”宋亚轩有一点迷惑,书上不是说伴侣都是睡一个房间里的吗?“你不是应该跟我一起……”

“你……你愿意?”刘耀文倒也挺想跟宋亚轩一块的,但就是怕宋亚轩不乐意。

“为什么不愿意啊?两个人睡在一块不暖和吗?”宋亚轩穿着刘耀文给他准备的睡衣躺在刘耀文的床上,“再说了,我们不是伴侣吗?伴侣就应该一直呆在一块啊,按理说……我应该叫你男朋友呢!”宋亚轩回忆着书上写的内容,像人类生活老师检查他背诵一样复述了下来,一脸等着被夸。

“那……那你先睡吧,我先洗澡……”刘耀文抓起衣服,自己逃了,怎么办啊自己一个21世纪好少年被撩了啊啊啊啊啊啊!

宋亚轩疑惑地看着落荒而逃的刘耀文,是自己知识点背错了吗?不可能!自己被罚抄那么多遍怎么可能记错!年级第一的学霸遇到他都自愧不如,那是为啥呀?懂了!男朋友他肯定不背书!宋亚轩得意地哼哼,而且……他肯定也不抄书,真可怜,竟然没有体会过一分钟58个字是什么体验……

宋亚轩都快睡着了,刘耀文还没回来,宋亚轩睡前总结了男朋友的几个特点:

1.热的时候耳朵和脸会红,不过没事,看起来还是很好看!

2.不太有文化,不知道伴侣要睡在一块,不知道伴侣之间的称呼,肯定人类生活课没有认真上,不过没事,我不会嫌弃的!

3.很帅很帅很帅,不过跟我比还是差一点点吧!

 4.洗澡好慢,不过这个被子很暖和!

 很好很好,又是充实的一天,睡觉!

未完待续……

#某省某市滴某人(视频号or河马)
#2024.1.24
#中学生文笔+不喜勿喷+勿转载
#无不良引导,感谢张哥客串,因提到不多所以不打标签
#文中如有错别字或者冒犯到正主以及女化没打括号解释的,纯属不小心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以下吧
点赞17 分享
评论 共3条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