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翔霖】姐姐

姐姐只能是他一个人的姐姐。严浩翔这么想。
彼时贺峻霖正在和刘耀文低头讲话,鼻息交错。凑太近了。他不着痕迹地靠近贺峻霖身后,在贺峻霖起身时,装作无意地撞了上去。贺峻霖换了新的洗发水,撞上来的发梢还留有淡淡橘子香气。
想抱抱他。

严浩翔不是第一次做这种梦了。
梦里贺峻霖穿着白纱短裙子,少女感的肉大腿在白纱下若隐若现。他探向隐匿在裙子下芬香的嫩肉,稍稍用力,就会在白皙的腿根留下红痕。
姐姐的秘密花园是他的桃花源。
姐姐姐姐,贺峻霖,霖霖,我的好姐姐。
在梦里,严浩翔征战在贺峻霖的神秘花田,他咬着贺峻霖透红的耳垂,舔掉贺峻霖发红的眼尾掉落的生理性泪水。
姐姐真的成了他一个人的姐姐。

睁眼是午夜,房间里平稳有秩的呼吸声,抬眼对上贺峻霖紧闭的双眼,他离自己很近,嘴巴微张,露出两颗兔牙。
严浩翔猜测那牙齿后面定是温热湿润的小舌。
更睡不着了。严浩翔偷摸着翻身下床,下身已经硬了,他关上卫生间的门,坐在马桶上,右手向下身探去。白光闪现的瞬间,脑海中是梦中贺峻霖被他操红的腿根和合不上的花蕊。

海南的冬天很暖和,贺峻霖因练舞汗湿了头发,他气鼓鼓地叉腰在骂:“严浩翔!你不许再笑!”
编舞老师定了男女位,贺峻霖被分去女位,他其实挣扎过,又不得不为被严浩翔压制的身高作出妥协。
他们时常争吵,但贺峻霖不会真的生气。严浩翔摸透了他的脾气,贺峻霖生气时飞红的眼角,就真的像梦里出现过那样。

他本无意在贺峻霖洗澡时闯进去。他只是去拿洗澡时掉在案台上的耳机。
贺峻霖泡在浴缸里,抬眉看了他一眼。
“干嘛?”
“拿耳机。”
“拿完赶快出去。”
严浩翔莫名在胸口涌起一团怒火,这积郁着他的梦,他不可告人的秘密,他的嫉妒,他的愤怒,他的委屈与不甘。

“霖霖。”
贺峻霖白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他白皙的腿在浴缸里若隐若现,露出两颗发粉的膝盖,发梢湿漉漉的,脸红扑扑,像陈在水里的一块玉。
那是严浩翔的维纳斯,是严浩翔最念着,最渴望的,姐姐。
他突然想通了什么,一把脱掉T恤,扯下睡裤,大步踏进了浴缸里。水花四溅,贺峻霖惊慌地要逃,被他一把捉住,就这么落进了严浩翔的怀里。
“严浩翔你疯了!放开!”
“霖霖,霖霖,贺峻霖。”他箍住贺峻霖,脸埋进贺峻霖湿漉的脖颈,“让我抱抱,求求你,让我抱抱。”
他感受到贺峻霖的挣扎在怀中渐渐弱了下来,他松开贺峻霖,看向他的眼睛。
贺峻霖的眼睛很好看,桃花眼,在水汽中雾蒙蒙的。
“霖霖,让我亲亲。”
他轻轻覆上贺峻霖的唇,含住他的唇珠,舔舐一番,贺峻霖被亲的懵了,他微微张开嘴巴,被严浩翔钻了空子,舌头便探进贺峻霖的唇齿间,勾住他,一起缠绵。
贺峻霖的呼吸声愈发重了,他被严浩翔亲得浑身发软,就这么半靠在严浩翔胸口。直到身后有异物刺入,他一个激灵,在半疯半醒间,清醒过来。
“严浩翔你!”
“霖霖,好哥哥,让我做吧,我轻轻的,你帮帮我。”
他最烦严浩翔撒娇了。因为严浩翔最知道他的命门,他知道只要严浩翔撒娇,他就真的拿严浩翔一点办法都没有。
严浩翔左手搓揉着贺峻霖的大腿,他的大腿很有肉,手感很好。在水下扩张似乎要容易的多,右手先进去中指,待到贺峻霖眉头舒展,他又探进食指。那处秘密花园温热地包裹住他的手指,是他肖想已久的伊甸园,严浩翔觉得浑身的细胞都沸腾起来。他等不及了,又恐贺峻霖受伤,只得耐心地为他扩张着。
终于,四指并入,严浩翔将贺峻霖抱起身,正着面将他压在浴缸一头,支起他的一双腿,露出粉红色的,冒着水光的入口。
“霖霖,我进去了。”
贺峻霖别过脸,他咬紧下唇,脸红得要滴血,不知是热的,还是臊的。
严浩翔终于进入梦中的花园。
那比他想象的还要芬芳,像甘甜的乳汁,火热包裹住火热,他仿佛置身云端。
贺峻霖太香了。
“霖霖,霖霖。”贺峻霖仰长脖颈,露出漂亮的线条,他处于疼痛与一种隐秘的******之间,严浩翔太温柔了,他带着他,像跌落进柔软的泡沫。
他周身被火热包裹,羞于启齿的地方被严浩翔填塞的满满当当。伴着水声,与******声,那音波像催情的毒药,他整个人都要燃烧起来了。
“严……严浩翔。”严浩翔是初尝情事的毛头小子,他毫无章法地在贺峻霖体内横冲直撞,心理上的满足感加身,他在操着贺峻霖,操着他梦里想过了无数次的,姐姐。
贺峻霖就该是小女孩儿,她的眼睛,睫毛,手指,她的腿,她的全身上下,她就该是他一个人的姐姐啊。
她浑身战栗着,就像漂在水上的花瓣。
“霖霖,答应我,只给我一个人操,好不好,只给我一个人。”
他埋进贺峻霖起伏的胸部,双手扶住贺峻霖因******曲起的腰,这滋味太美妙了。
“你在想什么啊。”贺峻霖抓上严浩翔的头发,手指插入严浩翔打湿的发间。
严浩翔又用那一双湿漉漉的眼睛看着他。

“是你才可以啊。”
笨蛋弟弟。
贺峻霖想。

文章来源:https://archiveofourown.win/works/22278973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以下吧
点赞50 分享
评论 共2条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