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翔霖】615号房

请勿上升真人.

 

“叮咚”

电梯降到负一层,指腹贴紧按钮,等待门开后走出电梯,十二月底的夜晚即使是在室内都难以抵御寒冷,搓揉手臂躲在柱子边四处张望。

 

“晚上好。”

 

低沉人声在耳边突然响起,贺峻霖给吓得一哆嗦,平复后回头嫌弃的看向扬起嘴角偷笑那人。

 

“多大人了还这么幼稚?”

 

艺人工作最忙碌的时期总在年终,一星期前他们刚结束团队活动,休息没过两天就各忙各的单人通告去了,两人七天来只打过一通视频电话,好不容易见面,腻乎的很。

 

严浩翔得逞似的轻笑一声,伸臂把人捞进怀里“比你小一点。”

“助理哥哥呢,你怎么自己过来了?”贺峻霖侧过头看眼他身后是否有人跟着。

 

严浩翔把人脑袋掰回来,颇为不满贺峻霖的走神“你跟你男朋友约会会带别人嘛?”接着他撒娇般凑近唇边贴上。

 

贺峻霖没搭理他的亲热,后躲开几厘米,环顾周围,一片寂静无声,他勾住严浩翔的小拇指轻轻拉拽“先上去。”

 

“行。”严浩翔顺势圈住他的手,十指相扣。

 

两人挨在一块进了电梯,再次打开,楼层数字就已变为6,贺峻霖把房卡插入门把手,房门合并,门牌被震的晃了晃。

 

“唔..”

 

一瞬间,贺峻霖的背脊贴上冰凉,身前是将他摁在墙上亲吻的严浩翔,腰间被手臂圈的很紧,唇舌在撕咬舔舐湿润的柔软,他们亲的难舍难分,只能发出没有意义的呜咽声。

 

大概一分钟后唇瓣分离,贺峻霖的眼睛和嘴唇都冒着水光,亮晶晶的,让人想再咬一口。

 

他终于喘过气来,在严浩翔胸膛上推攘两下“放开我,先让我去洗澡。”

 

“做完再洗。”

 

严浩翔把人圈在怀中带进房间,贺峻霖半推半就的再回过神来,已经被压在床上亲了好久,小孩迷迷糊糊的呜了一声,他推推严浩翔,对这人的猴急表示强烈******。

 

可惜严浩翔不为所动,以胸膛至腹部紧贴,没有缝隙,严浩翔的吻总是带着少年人专有的戾气和热烈,掠夺性质的抢走口腔里所有氧气,贺峻霖差点在他怀中窒息。

 

“你好甜,你今天是不是吃草莓了?”严浩翔在人鼻尖上用嘴唇蹭过,亲昵的留下轻吻。

 

贺峻霖陷在棉绒中摇了摇脑袋“没有,但是我喝了草莓奶昔。”

 

“好喝吗?”

 

他嫌弃的撇撇嘴“不好喝,腻死人了。”

 

可爱。

 

严浩翔被人逗笑了,再吻上去,仅限定在严浩翔怀中,贺峻霖这个人散发的味道总是腻乎乎的,又软又甜,不是指他热衷的女士香水。

 

严浩翔就是有本事让贺峻霖变回小兔子。

 

“宝宝,你明天有没有工作?”

 

“啊?”贺峻霖抬起头望向他,严浩翔将身上帽衫脱下,露出精练躯干,他的男朋友看着他时眼带笑意,贺峻霖窝在被中吞咽口水,不可否认的他被严浩翔帅到了。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以下吧
点赞45 分享
评论 共6条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