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翔霖】吸引

严浩翔快要疯了。

明暗交织的灯光下,贺峻霖微红的耳尖近在咫尺。严浩翔仗着比他高一些,能轻而易举看到他柔软的发旋、盛星的眼睛。

他今天的眼妆好漂亮。严浩翔难得在舞台上分神,但贺峻霖在他身前动作时发丝都像萦绕在他周围,服装倒映着镁光灯,衬得眼前这个人闪闪发光,他总忍不住去看。

结束时严浩翔搂着贺峻霖,终于舍得在他身后分出一次目光给观众,心却跳得像重逢第一面那样快。严浩翔就快抑制不住内心的渴望了,搂着他的那只手在所有人看不到的地方轻轻摩挲着贺峻霖的肩膀。

贺峻霖的耳朵更红了。

下了台的两人却默契地一句话没说,贺峻霖走在前面,严浩翔一步不离地跟着他进了更衣室。但关上门的下一秒,贺峻霖就被严浩翔按在门上亲了。

没卸的口红黏腻在两人之间,严浩翔一手放在贺峻霖脑后防止他碰伤,一手伸向他右手,固执地十指相扣。贺峻霖的嘴唇温温软软,他忍不住吻得更深,像忍耐不住的小兽,急切啃咬着寻觅已久的猎物。他们僵持着这样危险的距离,睫毛轻扫对方脸颊,呼出的热气蒸得眼尾都泛红,却禁不住唇舌间难分难舍的眷恋。

太久了,久到贺峻霖以为天荒地老。他被吻得腿软,有些喘不过气,没被握住的手一下一下推着严浩翔的肩示意他放开,吻了个心满意足的小兽才放过他,餮足地搂着贺峻霖,头埋在他颈窝,缓慢地深呼吸。贺峻霖也深呼吸一口,然后轻轻抚着严浩翔的背脊以做安慰。他知道严浩翔想要什么,但音乐会还没结束,他没有多长时间休息就要上台主持,根本来不及。

“我……”

严浩翔开口,声音闷闷的,有水汽打在贺峻霖侧颈,打得他心和皮肤都在痒。

“……你换衣服吧,我先出去。”

思索好拒绝台词的贺峻霖愣了,严浩翔揉揉他的头发就准备起身,他没忍住疑问,反握住严浩翔的手。

“你不是要…那个?”

“你还要主持,不了吧。”

严浩翔还哑着嗓子,看着自己的男朋友懵懵地眨眼睛,在生理打败理智前最后时刻凑上去亲了下贺峻霖眼尾的小珍珠,开门出去了。

贺峻霖不知道严浩翔是怎么解决的,反正上台前他脸色如常,好像刚刚快烧起来的人不是他。但严浩翔自己知道,心里的那团火只有一个人能灭,自己再怎么解决,都只是扬汤止沸。

音乐止息的那一刻,一年一次的盛大庆典宣告结束。旁人还想同贺峻霖说几句话,严浩翔一把拉起贺峻霖的手,快速地走向最后一间更衣室。贺峻霖笑着对那人抱歉抱歉,也不生气,反握着严浩翔的手,任由他牵着自己走。

熟悉的场景似乎半小时前刚发生过,贺峻霖被严浩翔按在上了锁的更衣室门上亲,只是十指相扣的手不再纠缠。

严浩翔撩起贺峻霖的衣摆,摸上了纤细的腰。贺峻霖难耐地闪躲,被他按住,手继续往上伸,捻住乳粒轻轻揉捏,像初探世界的好奇婴孩,用短短的指甲刮蹭着。

“嗯……唔…”

贺峻霖从亲吻中泄出低吟,是不同于舞台上的声音,带着欲望,勾住了严浩翔的心。

无休止的接吻暂告一段落,贺峻霖伸手解开严浩翔的裤子,摸上******边缘时却磨蹭着不肯继续脱下去。严浩翔对上他闪躲的眸子,笑着逗弄,“都做了几次了,怎么还害羞呢。”

脸红耳朵也红的兔子无力地瞪了一眼严浩翔,一闭眼把******也脱了下来,******已经硬起,他不再好意思接下来的动作。严浩翔也不勉强,轻轻搂住他,卸下裤子,揉捏着软嫩的臀肉。白花花的臀肉从指间透出,他毫无章法地乱摸,贺峻霖的******上留下了交叉不匀的粉红指印,但没一会就褪去了。

“唔……别捏,嗯……”

贺峻霖小声******,严浩翔笑笑,手指探向贺峻霖的******。起了情欲的******已经湿润,他一下一下地轻按着******,感觉到趴在他身上的人渐渐放松下来,便伸进了第一根手指。

“嗯啊……”

******脱口而出,贺峻霖软了腰,下巴抵着严浩翔的肩,适应着******的异物感。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以下吧
点赞91 分享
评论 共5条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