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翔霖】我的哥哥1

深秋落幕 贺峻霖踩碎一地霜红的枯叶,吱呀响声像小树枝折断般清脆 尽数落入严浩翔清色的眸中

彼时 贺峻霖穿一件深红色卫衣 手里提着精致的礼盒 远远的融进周围的红色枫树林 像只丛林中探头的小兔,乖戾的睁着圆圆的大眼睛,又忽然想到什么般皱起眉头,白净的脸蛋微微起,一副纠结的模样。

是这样的,一步步走近时,严浩翔想着,就是眼前人这可爱模样,如芳甜的罂粟花一样诱惑,夜夜探访他在韩国的心。

“严浩翔,好久不见!”贺峻霖滴溜溜的转转黑色星眸,抬头露出甜甜的兔牙,严浩翔看得险些失了方寸,轻咳一声,内心暗自咒骂,哥哥呐,真是勾人不自知的妖精。

“好久不见”严浩翔故作轻松的看向贺峻霖,平静的眼眸中夹杂着翻江倒海的情绪

严浩翔没办法隐藏,他真的很想他,想抱抱他

“长高了嘛”贺峻霖未曾察觉,依旧笑的眉眼弯弯,像小时候一样,无数次的牵起严浩翔的手,毅然一副哥哥的模样, “走吧 回家”

“嗯!”严浩翔轻轻应一声,默默将手牵紧

门锁哗啦转动,严浩翔的思绪从天外飘回眼前,吱—大门缓缓打开,”浩翔,我帮你拿箱子”贺峻霖朝弟弟伸出手,“奥,不用,我来拿吧,很沉的”严浩翔说着,已经快速的将箱子拎上台阶

“行吧,你注意胳膊,我去叫他们”贺峻霖习惯性叮嘱眼前总照顾不好自己的小孩,转身走向楼梯口,严浩翔先是一愣,转而看着贺峻霖背影低声轻笑“哥哥,我已经不是小孩子喽”

“小马哥,丁儿——浩翔回来了”贺峻霖倚在楼梯扶手朝楼上喊到

“啊啊——翔哥!翔哥!翔哥”(宋亚轩发出)马嘉祺刚刚踢踏着拖鞋走出房间,毫不意外的见到两个人影飞速从眼前晃了过去,摇摇头无奈的下楼

“啊!刘耀文你干嘛,我要第一个看翔哥”(小宋怒音)

宋亚轩与刘耀文推搡着挤在楼梯口,幼稚的堪比小学生打架

“你才干嘛,我第一个看的翔哥好吗”

(西南最帅小学生出战)

刘耀文愤愤的钳制住宋亚轩的胳膊,抬腿想去拦他,一不小心将拖鞋甩下楼,慌慌忙忙大喊“哎!我啷个拖孩噻”

又来了,这两个幼稚鬼,丁程鑫在房间都能听到他们“激烈”的战斗声,扶额失语的放下笔,同马嘉祺径直绕过俩人

“浩翔,回来拉,韩国生活还习惯吗?”

“马哥,丁哥,嗯…就…还好,除了菜有点吃不惯”

张真源刚在录晚安小屋,听着楼下的吵吵闹闹,还是忍不住按下暂停,健步如飞般冲下楼,“翔哥~好想你呐”张真源熟悉的搭上肩膀,笑嘻嘻的挑逗弟弟

“真源儿”“我也超级想大家”

严浩翔很享受这种热闹熟悉的气氛,让人安心又舒适,眼下看着一切都好,还是忍不住担心的开口“你们怎么样”

“石头剪刀布”

“不行,我先”

“啊啊啊啊啊啊”

“宋亚轩儿你好赖啊”

(华山论剑中)↑

五人默契的看向还在楼梯过招的两人马嘉祺没忍住噗嗤笑出了声,“好,好的很,你看看内俩,能不好吗”

话落,爆笑如雷的热闹为橘黄色的房间披上一层欢乐的气氛

夜色如约,饭桌在七人的吵吵闹闹与几位马总,刘总的滔滔不绝中落幕

 

夜色入户 解衣欲睡—

严浩翔松松垮垮的搭着一条棉白色的浴袍,领子敞开大半,浑身上下冒出腾腾热气,拿着蓝色的毛巾擦拭发尾的水珠

“贺儿去洗漱”模糊雾气中严浩翔看清沙发拥挤的俩人,突然觉得自己就不该去韩国

此时贺峻霖正在和刘耀文激烈的讨论数学题,压根没注意到严浩翔,刘耀文神色认真严肃,大手握住贺峻霖纤细的手指,在草稿纸上写写画画,贺峻霖说到紧要之处,连腿也交缠在刘耀文的大腿上,皱眉思考时葱白的小腿无意识的晃晃悠悠,远看好像软软的撒娇,无论谁看都和谐的画面

偏偏落入严浩翔眸中,扎眼,真的很扎眼,明明没有风吹,灯光也柔和,严浩翔却觉得眼睛酸疼

他不在的时候,已经走的的这么近了呢

“霖霖,快去洗澡,要睡觉喽”

刘耀文不明所以,明明才九点一刻,翔哥什么时候有了早睡的习惯??

小直球还没来得及问,严浩翔已经推着贺峻霖进了浴室

贺峻霖想题想的头脑不清醒,走路时的脚步虚浮透出几分无力,晕乎乎的听着耳边突然亲近的昵称,砰!严浩翔关门时带着不明所以的怒气,干嘛?贺峻霖眯眯眼,踮起脚打开花洒,冰凉的水温将头脑冲得清醒,哗啦啦的水流掺杂着磨砂质玻璃门外噔噔噔的脚步声,带着一丝赌气的固执,抬眼看见那人白皙的脚腕和画着皮卡丘的黄色小拖鞋,幼稚又可爱,贺峻霖无耐笑笑纯当弟弟与大家分离太久,害怕会感到陌生无法融入罢了。

严浩翔纠结的站在与贺峻霖一墙之隔的浴室外,捏了捏拳头想着现在还不是最合适的时候,会吓到贺峻霖的,说不定…最坏的结果昭然若揭,慢慢抬起的腿终于还是迈向房间

贺峻霖关掉滴滴答答的水龙头,踢踏着拖鞋走进房间,却发现屋内早已关了灯,一片漆黑中,贺峻霖借着朦朦胧胧的月光慢慢摸到床沿

“霖霖,我太困了,所以就关了灯”

贺俊霖听见睡在隔壁床的严浩翔迷迷糊糊的声音

“嗯,睡吧”贺峻霖慢慢爬上床,倒腾着盖上了被子

漆黑夜色中,严浩翔勾起唇角,那里像太困的样子?分明像丛林中等待猎杀的野兽,锐利的目光缓缓飘向已经躺下的贺峻霖,目不转睛盯着那一层淡薄的瘦小的背影,想着也许老天爷也眷顾这只易受惊的兔子,给予贺峻霖的天生的清冷气质与脆弱感,总是激起人的保护欲,只是一个浅浅的背影,严浩翔却看的痴迷又陶醉

真是勾魂呐,霖霖哥哥~

“嗯~”半梦半醒中贺峻霖感受到侧边床垫侧塌陷下来,哼哼唧唧的被迫抬起眼向身旁望去

“哥,一起睡好不好嘛~”严浩翔软着鼻音将气息喷洒在贺峻霖耳畔,料定了哥哥最经不住他的撒娇,又故意侧身与人贴紧了几分

“哦好好好快睡吧”贺峻霖最遭不住严浩翔撒娇时故意拖得软糯绵长的尾音,眼下的困意也捉急,于是便没有思考的嗯嗯啊啊答应着,紧闭着双眼翻身朝向严浩翔,迷迷糊糊中想着弟弟还是像小时候一样黏人

严浩翔满意的接受贺峻霖无条件的宠溺,又得寸进尺的揽上那人的腰,往自己怀里揉了揉,翘起的眼角弧度都清晰表达着少年热烈的欢喜

宇宙中银河星月都能感受到小熊费尽心思的浪漫

却又天公不作美

单独瞒住眼下这只傻乎乎的小兔.

借着窗边的朦胧月色,严浩翔仔细观摩贺峻霖精致小巧的脸蛋,男孩俊美的脸庞曲线像古希腊神话传说中的美少年纳喀索斯一样圆润完美,白粉交叠的色泽又透出淡淡红晕,宛如夕阳下喝醉酒的小孩,长长的睫毛在眼睛下方打上了一层厚厚的阴影,小巧精致中透着可爱,斜飞入鬓的眉毛在凌乱刘海的遮盖下若隐若现,高而挺的鼻梁下是一张微显饱满的嘴唇,粉粉嫰嫰的,像海棠花瓣的颜色

晶莹透润的唇瓣一定有不可言喻的香甜,睡觉干嘛嘟嘴呢?是在考验弟弟的意志力吗?

“我的好哥哥”

严浩翔被迷的神魂颠倒,伸出手指轻轻蹭过贺峻霖的嘴角,满脑子都是香香软软的贺峻霖,真的很想尝尝哥哥的味道,太想太想了

刘耀文怎么能肆无忌惮的靠近他呢,真该死

连载中…

感谢观看

—daisydaisy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以下吧
点赞2 分享
评论 共2条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